嘶吼金屬柔情電子 ─ SOUNDBASE《粉碎之後》

《粉碎之後》
《粉碎之後》

「有時候炸裂嘶吼,有時柔情似水。」台灣嘶吼女主唱不多,可以聽聽我們的音樂來感受一下。

關於 SoundBase x 《粉碎之後》

小M:Guitar
阿矩:Drum
艾心:Vocal
馬卡:Bass

Q:請用 15 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

小M:有時候炸裂嘶吼,有時柔情似水。

阿矩:釋放情緒野獸,溫馴狂暴一念之間。

艾心:嘈嘈切切錯雜彈 ,大珠小珠落玉盤 。

馬卡:雙聲道溫柔爆裂的初試啼聲。

 

Q: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小M:艾心用 auto tune 效果器唱 Qoo 超有梗.

阿矩:連錄兩首快歌,面無血色。

艾心:Qoo 有種果汁真好喝~嗝。

馬卡:某個風雨交加、乘風破浪、不畏颱風趕錄音進度的晚上,在錄音室差點回不了家……。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艾心:本來封面的圖與包裝的樣式會做結合。之前設計的樣式是斜角對半切,也就是從那雙手的中間切開一半,而 CD 部分設計的樣式是象徵性的曙光,當打開包裝的時候,看起來就像從包覆的手心中出現一道光芒一樣。但礙於成本以及時間的限制,採用了現在的版本樣式,但是意義不變啦!

 

Q: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小M:Smash,送給去看牙醫的人。smash 是看牙醫之後的感想。

阿矩:Smash,送給孤軍奮戰的人。信念永在,堅持下去。

艾心:Smash,獻給正在為生活努力奮鬥的人們,好好把握你們的信念以及夢想吧!

馬卡:Smash,推薦給各位認真唸書的好同學,上次一邊聽一邊幫家教學生準備教材的時候,發現數學演算的速度有顯著提昇。

Q: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小M:I die for you(only for you)因為愛之入骨,什麼都可以了。由此可證愛情是盲目的。

阿矩:I’ll never let you down again,即便你失望地轉身離去,我仍會奮戰下去,直到你為我喝采!

艾心:Stand up for everything you wanna have(Smash)為自己的信念勇敢站出來吧!

馬卡:there is no time to hang back, there is no time to regret.(我們沒有時間躊躇,沒有時間後悔)。人生苦短,總是要一直向前看然後繼續前進的。

 

Q:可否分享自己在音樂中與樂團中所佔的角色?如何分配?

小M:創作發想人,會先想好一個大概、做好 demo 跟大家分享交流、討論。 器材組表演負責處理各式器材。

阿矩:編鼓,演出時擔任甩髮組及影像紀錄組。

艾心:編主旋律的部分,演出時擔任機動待命組。

馬卡:編曲的部份,演出現場則為招待組(負責揪人吃宵夜)。

 

Q:發行這張專輯的意義在於?希望能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有沒有什麼還想改善的地方?

小M:這是一個努力的里程碑,之後的音樂會注入更多情感,應該是需要更多時間去討論音樂的本質。

阿矩:編階段性紀錄這一趟人生寫下的故事。

艾心:我認為是證明 SoundBase 存在的第一個紀錄,以後回來聽的話,可以提醒自己曾經這麼菜過。

馬卡:意義在於為自己作個筆記,知道說「嗯,我現在的想法就是這樣子做、這樣子編」,過幾年之後回來想想,就可以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進步。當然通常都是要改善的還有一大堆啦……。

 

Q: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

小M:生活周遭發生的事物跟當下的情感。

阿矩:喜愛的老歌。

艾心:我的信仰,以及情緒。

馬卡:靈感通常來自騎車騎到一半或是洗澡的時候……。

 

Q: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有什麼想法嗎?台灣音樂祭呢?

小M:希望台灣能夠更重視音樂文化,不止流行音樂,拒絕黑心廠商。音樂祭希望舞台人員、音響人員能夠更把樂團表演的這件事情當做樂團的工作,尊重並以更好的處理方式去幫台上演出的人/樂團。

阿矩:不需太侷限自我只屬於哪個領域,不同的曲風音樂都一樣是在傳達故事。

艾心:希望台灣音樂市場能有更廣更多元的接受度,並且拒絕過度包裝。

馬卡:今年真的是超多音樂祭、超多大團來台灣,我們真的很有耳福,希望每一年都會有更多這麼美麗的風景,也希望有更多朋友發現除了主流的流行樂之外,台灣還有超級多、多到不勝枚舉的優秀樂團!大家都一起來玩耍吧!

Q: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你們有什麼看法?自己的音樂對於土地或社會環境有什麼連結嗎?

小M:對於音樂,我覺得喜不喜歡都是個人主觀的意見,有些事情是有主題性的,但這只是多一種創作的靈感。土地、社會都只是一個題目,只要是自己喜歡的音樂就好。

阿矩:傳達的都是一段故事或情緒,想和聽眾當下或是過往的回憶有所連結。

艾心:其實我自己編的東西目前與在地文化都沒什麼關係,比較偏向的是社會議題或是價值觀。

馬卡:之前看過一句話叫做「越在地、越國際」,覺得滿有道理的,雖然目前的詞曲內容比較沒有融入台灣在地的特色,不過之後可以試著想想怎麼樣多增加一點屬於我們台灣的元素。

 

Q:接下來有沒有相關的表演活動行程?下一波計畫是?

小M:明年台灣簡單小巡迴,音樂祭演出。

阿矩:巡迴及音樂祭。

艾心:北中南巡迴!

馬卡:下一波應該是明年度農曆年後準備要進行的北中南巡演,希望能有很多收穫!

 

Q: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小M:革命尚未成功,團員仍須努力。

阿矩:一起成為傳說吧,我愛你們!

艾心:做好做滿。

馬卡:阿矩你怎麼帥成這樣?

 

Q: 請用一句話推薦這次的音樂!

小M:台灣嘶吼女主唱不多,可以聽聽我們的音樂來感受一下。

阿矩:潮爽der~~~

艾心:如果你遭逢親友變故,或是被分手被劈腿,建議可以聽〈Only for you〉;如果你迷失方向,想激勵自己,建議可以聽〈Smash〉;如果你無所事事,可以聽〈No fear〉。

馬卡:希望大家可以拿著啤酒一起來現場怒喝一波啦!

 

【快問快答】

Q:對你們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小M:音樂是各種情緒,旋律,發洩的組合。有人說玩 metal 的人在掩飾些什麼,我不認為。只是音樂給人感受卻是千萬種。

阿矩:大概就像「動滋大滋動動大滋」 那般重要。

艾心:它是我另一個情緒的出口。

馬卡:拯救我免於成為精銳小宅男的一個救贖。

 

Q:在音樂上的理想是什麼?

小M:希望帶著我們的音樂可以去世界各地表演旅行讓更多人產生共鳴。

阿矩:一呼百應。

艾心:目前的理想是希望更多人能聽到、並且喜歡我們的作品。

馬卡:一定要可以在現場演出的時候入魂!

 

Q:你們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小M:本身工作就是從事相關產業,幾乎是離不開音樂。回到家完全沒事就會安排時間寫一些東西。

阿矩:起床、練鼓、 吃飯、 睡覺及打東東。

艾心:音樂無所不在!

馬卡:除了睡覺之外的所有時間都是一定要有音樂的!無所不在!

 

Q: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些你個人或者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嗎?

小M:「而這個肇事的車輛,而這個駕駛呢發現呢這個駕駛呢突然呢發現呢為什麼當時呢會逃之夭夭駕駛突然發現呢這個肇事駕駛呢突然說是為什麼會逃之夭夭,駕駛說呢當時呢逃之夭夭他卻是說呢,當時他逃之夭夭卻是說呢他完全呢在肇事夭夭以後他完全呢是因為呢他完全是不知情。」

阿矩:大師兄回來啦! 逮中一記甜蜜的內角球,林智勝二話不說一棒將球狠狠掃到全壘打牆外,三分砲炸裂!

艾心:LOL 改版,天賦看不懂怎麼辦。

馬卡:小M 花惹發!(笑)

 

Q: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小M:國外音樂祭主理人,有國外演出的機會。

阿矩:親人

艾心:Dir en grey, Caliban >/////<

馬卡:Head Phones President,看看有沒有機會爭取下次來台灣的時候幫他們暖場。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小M:八三夭 or SHE。〈Not Shero〉

阿矩:山地人老師哥。

艾心:山地人。〈Smash〉

馬卡:山地人。想知道他會把我們編得多兇殘!

 

Q: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小M:想找山地人做下一張專輯,覺得跟他討論東西會滿有趣的。

阿矩:山地人老師哥哥。

艾心:山地人!

馬卡:找 OVDS 的 DJ KIT 做東西應該會很精彩!

 

Q: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們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小M:〈Smash〉,惡靈古堡,死裡逃生的感覺!

阿矩:〈No Fear〉,玩命關頭,飆車飆得亂七八糟的時候。

艾心:〈Smash〉當成萬惡城市電影其中一幕打鬥的配樂應該會滿有趣的。

馬卡:可以一邊放〈Smash〉一邊追殺比爾殺得亂七八糟。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小M:《Smash – 粉碎之後》。 請大家支持台灣地下樂團尤其是新生代樂團。

阿矩:東京事變《SPORTS》。

艾心:Caliban《The Awakening》好聽到哭。

馬卡:Pay money to my pain《Gene》每一首都打到心坎裡,尤其〈Rain〉真的必推。

 

Q: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個音樂人或樂團,會推薦誰?原因是?

小M:Crossfaith,Crystal lake。電子融合跟強大旋律線編曲安排。

阿矩:Dream Theater,華麗的陳述故事。

艾心:Dir en grey,不只是神團,根本是藝術家。

馬卡:Pay money to my pain,他們在我心中是絕對無法被取代的。

 

Q: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小M:夢想是留給永不放棄的人。

阿矩:莫忘初衷。

艾心:做好做滿。

馬卡:逃之夭夭。

 

Q: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小M:魔幻力量,八三夭P!SCO。玩音樂的堅持不放棄,相信自己,要更大膽嘗試接受任何事物。

阿矩:和小M 一樣。

艾心:Dir en grey。常常因為主唱 Kyo 以嘶聲力竭的方式詮釋歌曲而被感動。

馬卡:Pay money to my pain 的 bass 手 Tsuyoshi,他的 bass line 永遠都不會過度搶眼,但是當你仔細去聆聽,又會不斷在樂句間發現很多很有感情的手法。之前在編曲遇到瓶頸的時候就會自然的想到,如果是他,會怎麼去處理呢?

 

Q:對於樂評有什麼想法?

小M:音樂很主觀,但也需要樂評來幫我們把音樂介紹給更多人。

阿矩:薑黃好帥!

艾心:感恩樂評增加作品曝光率!

馬卡:感謝樂評把很多好音樂推到平台上,讓這些資訊可以更容易被獲取。

 

Q: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想參與的?

小M:去台中看棒球為中華隊加油。

阿矩:NAMM Show。

艾心:拜託二月讓我去武道館看 Dir en grey 啦

馬卡:我好想去 Knot fest……。

 

Q: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小M:去運動,看卡通,上網,看漫畫。

阿矩:宅。

艾心:打 LOL,看漫畫,游泳,料理,滑怪物彈珠,看美國影集。

馬卡:各類電玩。

 

Q: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小M:想學攀岩。想玩極限運動。

阿矩:跳舞,增加律動。

艾心:希望能學習投資賺錢的技能。有錢就能做很多事情啦!

馬卡:目前沒有,但並不是不想要嘗試新東西,而是手上還有太多東西都是半吊子,付出的努力都很不足,不論是身為工作者或是身為樂手都有太多應該要再精進的部份!所以硬要說的話,我應該是希望可以學會多為自己負責一點吧!

標籤 SoundBase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