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 Mic 事件回應:參賽者 Joey 聲明

上個週末發生在 Revolver 的 Iron Mic 事件吵得沸沸揚揚,甚至因為媒體報導與網路轉貼,原本與台灣嘻哈、饒舌圈素不往來的一般民眾都注意到此事件,輿論一面倒抨擊在比賽時羞辱參賽者的主辦人 MC 阿龍 Dallas Waldo,更針對他的國籍、膚色與種族大肆攻擊。昨晚阿龍發文之後,他將這次的爭議事件以「活動的鋪梗」說法難以平息眾怒,被砲火猛烈的網友圍剿刪文,至今也尚未出面。

阿龍於 Facebook 專頁發文表示當晚單純為誤會一場,但此番回應難以平息眾怒。
阿龍於 Facebook 專頁發文表示當晚單純為誤會一場,但此番回應難以平息眾怒,文章已刪除。

Blow 吹音樂獨家取得了參賽者 Joey (就已)的聲明,就己也同意吹音樂協助刊登。就己提到這起事件,他個人只針對阿龍在舉辦活動的失態與侮辱,以及對台灣嘻哈造成的傷害,應該出面道歉,並且再次強調這件事「跟外國人無關,希望大家不要再罵 whitetrash,或外國人滾出台灣等等帶有種族歧視的話」,希望事件就此落幕,台灣的嘻哈文化可以繼續走下去,越來越好。

以下為聲明全文:

Dallas Waldo 先生辦比賽推廣文化這件事,我非常 respect 他的,但辦一個好的活動,主辦方、觀眾、和演出者三方是缺一不可的,今天他以主辦方的身份,卻帶入個人的情緒,對演出者造成傷害,是一件不對的事。

Battle 在嘻哈文化中的意義,是表演,是互相切磋成長,是交流,並不是我們討厭彼此所以要嗆得你死我活。所以在舞台上,雙方會用最激烈的言辭攻防、誇大事件、明引暗喻做為題材用押韻的方式唱出來,以煽動觀眾的情緒,製造做好的舞台表演效果,也因為如此,嘻哈的聽眾幾乎不會探討內容的真實性。

我認為 Dallas Waldo 先生欠一個道歉,因為他這樣做對嘻哈文化傷害很深,以後大家可能在寫歌或發言前進行過度嚴謹的自我審查,在 battle 時可能會不敢暢所欲言,或甚至不敢參加比賽,就失去了玩 hip hop 的 peace, love, unity, and having fun 的本意了。

最後,這件事完全跟外國人無關,希望大家不要再罵 whitetrash,或外國人滾出台灣等等帶有種族歧視的話,也希望這件事到此為止,發生在我身上就好了,不要再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希望這個嘻哈文化可以繼續走下去,愈來愈好。

 

文字內容為 Joey Huang a.k.a 就已授權刊登,未經同意不得任意節錄轉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