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饒舌之戰裡嗆人挨批?Iron Mic 大賽衝突事件(新增 11/17 阿龍回應)

最近電影《衝出康普頓》(Straight Outta Compton)中 Ice Cube一句:「說出一點真相,人們就抓狂了。」無比深刻,沒想到現在 Iron Mic 參賽者 Joey 寫歌嗆「受不了比賽費用」作為 Iron Mic 報名作品,意外激怒在台推廣 Freestyle Battle 饒舌戰的主辦人 MC 阿龍 Dallas Waldo,無預警於現場開嗆,未安排的橋段讓 Joey 覺得被設計、甚至受到羞辱,此番事件也激起針對人種、族群、國籍的網路輿論。

全球範圍最大、最久的即興中文饒舌比賽 Iron Mic,第三次在台灣舉辦預賽,獲勝者能享有參加上海決賽資格以及免費機票與住宿,並以「代表台灣最兇猛的 MC」之姿站上國際舞台,堪稱大中華區饒舌盛事。

這次台灣預賽主辦單位要求以「我最受不了 – 表達你最受不了的事」作為報名參賽的歌詞主題,引起台大嘻研社社長 Joey 興趣,打趣的將活動要求 500 元報名費入歌,沒想到卻激怒主辦人 MC 阿龍,於預賽現場無預警直接開嗆,讓 Joey 不甘受辱而離去,當晚撰寫一篇質問主辦單位「設局」的文章讓網友公評,阿龍現場反嗆的影片也被大肆轉載與撻伐,擁有加拿大國籍與白人身份更被網友大作文章,叫他「滾回加拿大去」。

用「不滿報名費五百元」作為主題的 Joey 亦遵守比賽規定,寫歌上傳影片參加今年 Iron Mic 台灣預賽。
用「不滿報名費五百元」作為主題的 Joey 亦遵守比賽規定,確實寫歌上傳影片參加今年 Iron Mic 台灣預賽。

「阿龍其實是很有熱情推廣,但這次真的不應該」同樣出身自台大嘻研社、甫獲金音獎的熊仔受訪表示,一般 Diss 性質的比賽,雙方皆會先被告知,展開一段很精彩的表演;但這次阿龍並未告知 Joey,讓 Joey 很錯愕,這種公然羞辱的方式應該受到譴責。

「即使阿龍被這樣說報名費很不爽,也不該為私人原因在比賽的場合、像設局一樣對待 Joey;阿龍大可直接發文表達辦活動者的辛勞、回覆給 Joey ,如果真不爽也可以私下做歌 Diss 回去。阿龍這樣做並不是進行 Diss 比賽,而是公然羞辱人,應該儘快出面道歉。」熊仔補充:「他是做了件中二的事情,但這跟他來自哪個國家並沒有關係。」

SmashRegz/違法的 TroutFresh 呂士軒也提到:「阿龍其實很年輕,來台灣求學之餘也在北、中、南推廣 Rap Battle 文化,盡心盡力。可能一直以來活動經費讓他壓力很大,造成這次脫序行為。」他補充,身為加拿大人的阿龍,在台灣成立 Diss:RBL(Rap Battle League),推廣中文饒舌行之有年,其實是件很棒的事,但也許因以往活動細節處理上並沒有盡善盡美,讓不少饒舌歌手對他抱有微詞,亦可能是這次事件的引爆原因。

螢幕快照 2015-11-16 下午7.44.40
舉辦至今的 Diss RBL便是以兩方互罵的「Rap Battle」模式進行,活動由加拿大籍的 MC 阿龍擔任活動主辦人,偶爾也會報名參賽;即興 Rap 對嗆考驗冷靜、機智與幽默感,比賽過程非常精彩。圖為阿龍 vs. 春艷比賽畫面

回合制對罵的 Rap Battle 在國外行之有年,台灣則以阿龍主理的 Freestyle Battle 聯盟「Diss:RBL」進行推廣,諸如熊仔、吵架王BR、韓森等台灣知名的饒舌歌手都曾參加。雙方以嗆、婊、酸、罵等「Diss」羞辱對方,從長相外型、家人、朋友、寵物到女朋友,全都不放過;除了常態性比賽,人人有功練校長大支也曾因為籃球賽事延伸出中國台灣、你來我往的跨海 Diss,還有滿人與頑童的嘻哈國大戰,近期中聯的與紅花會罵戰也尚未停歇。

目前吹音樂尚未取得 Joey 與阿龍回應,但也許部分嘻哈歌手認為對嗆稀鬆平常,生活中的不滿也習慣採以 Rap Battle 方式對決,但彼此認知差異與感受,可能造成本次事件登上媒體版面的肇因,進而衍伸成國籍、種族對立,這可能是這些平時以做歌相互 Diss、以對嗆為樂的台灣饒舌歌手們萬萬沒有想到的;廣大的輿論可能也在尚未明白 Diss 、Rap Battle 的競賽模式與文化,而無上限謾罵、挑起對立,衝擊了尚在成長的饒舌文化形象與相關致力於推廣的工作者。

(2015.11.17 新增阿龍 Dallas Waldo 臉書回應,現已刪文)

阿龍於 Facebook 專頁發文表示當晚單純為誤會一場,但此番回應難以平息眾怒。
阿龍 Dallas Waldo 11/17 凌晨於 Facebook 專頁發文表示當晚單純為誤會一場,但此番回應難以平息眾怒,貼文現已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