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金音創作獎賽後事件整理

金音創作獎落幕後,這幾天許多創作者、評審、音樂工作者甚至產業人士,沈澱好自己的心情,針對今年獨立音樂盛事發表了心得與回應;除了政治議題、評選方式討論、活動過程建議,也陸續看到現場演出比賽爭議事件,批評之餘,亦代表許多人都願意正視屬於獨立音樂圈盛事、國家級的金音創作獎。在此 Blow 整理了今年的幾大事件,並採訪相關人士的說法,希望舉辦第六年的金音獎能夠繼續加油、明年更加完滿!

本屆金音獎評審團由黃連煜擔任總召,包括李欣芸、陳弘樹、林貓王、蕭賀碩、等,合計 21 名(圖片來源:林哲儀)
本屆金音獎評審團由黃連煜擔任總召,包括李欣芸、陳弘樹、林貓王、馬念先、蕭賀碩等,共計 21 名(圖片來源:林哲儀)

一、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現場演出時外場喇叭未作用

「最佳現場演出獎」一直都是金音獎的一大特色,參賽者除了要寄送現場演出紀錄作為初審依據,入圍者更要在頒獎典禮上 live 演出,當場一決勝負。就在「巨大的轟鳴」異軍突起獲獎後,與獎項擦身而過的「王榆鈞與時間樂隊」主唱王榆鈞,週日於 Facebook發表了一篇長文,提到演出當下發現自己的vocal 聲音很小,但心想外場有專業PA掌控,不必擔心;直到演出完畢、評審主動詢問,才知道自己和樂團表演時,外場是沒有人聲的。無法完整呈現辛苦準備的表演令她十分難過,對硬體廠商所給予說法更是不能諒解。此狀況讓本次評審林貓王、鄭皓文等人同樣不滿,人在台下的THE WALL 執行長傅鉛文也留言表示聲音明顯發生異狀。

具有十五年硬體工程背景的鄭皓文公開表示,希望負責金音獎音響工程單位「穩立音響」出面說明;穩立業務部經理劉若喬則回應,王榆鈞團隊於正式表演時進入音控台,有違反比賽規定之嫌在先,但隨即招致鄭皓文反駁,他提到,硬體狀況造成評審評斷困難實為廠商疏失,且王榆鈞團隊是發覺演出狀況才至音控台反應,再來「關閉Vocal製造空靈感」說辭出自音控人員並非參賽者要求,且依照經驗此狀況應屬非人為操作的意外,要求穩立音響應該負起連帶責任,並強調:「金音獎是國家級的音樂性比賽,重大疏失可能會影響評審團評分。」此番爭執更讓本屆金音獎製作人梁序倫出面滅火,表示自己「難辭其咎」,願負起責任。

入圍最佳現場演出獎的王榆鈞與時間樂隊以非插電樂器演出,卻因現場硬體出現狀況而影響比賽公平。
入圍最佳現場演出獎的王榆鈞與時間樂隊以非插電樂器演出,卻因現場硬體狀況不良而引起參賽者、部分評審不滿。

鄭皓文接受 Blow 訪問表示,當時自己坐在最後一排的評審席,離控台僅三公尺;在王榆鈞上場後約一分半鐘,包括總召黃連煜與評審李欣芸都開始察覺異狀,頻頻回頭看控台;蕭賀碩與其他評審也開始發現現場與耳機內差距甚大,主唱音量疑似僅剩台上監聽喇叭聲音,鄭皓文立即請負責管理評審的產業局白科員詢問音響控台狀況,得到回應卻是:「這是王榆鈞與時間樂隊音樂總監的要求」,讓他與林貓王在內等五、六位評審深感疑惑。

因競賽當下評審無法與參賽者接觸,故委由白科員進一步詢問王榆鈞是否對控台提出要求,得到的答案是:「唯獨在末段結尾歌詞需要將人聲音量加大,並無其他特別要求」,但由於比賽無法重來,評審組便向總召呈報狀況。雖然評審可由監聽耳機中判斷、並不影響最終結果,但造成競賽過程不公,讓不少評審為參賽者叫屈。鄭皓文提到,本次金音獎表演橋段,都有外場音響頻率不準確的問題,連日本表演嘉賓 ORANGE RANGE 自帶音控人員都無法改善,推論是場地硬體有非人為的意外狀況,賽後經過評審二度與王榆鈞、穩立音響聯繫,至今對穩立的推諉說辭仍不滿意,表示:「民謠風格的表演已經是相對弱勢,無法給與參賽者公平待遇難以諒解。」並已將本次事件向上呈報。

Blow 昨(11日)致電穩立音響,業務經理劉若喬再次重申金音獎大會規定:「表演時參賽者團隊不得至控台」,但由於王榆鈞音樂總監在表演時至音控台指導音控人員調整,音控人員極力配合,但最終結果卻為樂器演奏蓋過主唱音量,誤讓台下以為外場聲音消失。穩立音響表示,目前已將活動側錄的影帶交由承辦單位判斷,並表示戰戰兢兢執行金音創作獎,絕對沒有關閉聲音一事。

評審鄭皓文表示,現場演出其實考驗著整體活動軟、硬體成熟度,並非苛責穩立音響;期待「獨立音樂界振奮劑」的金音創作獎能持續完善,並希望藉由這次「最佳現場表演獎項」的相關爭議,檢討缺失與賽制缺陷進行改善。

不少評審、音樂從業的來賓都提到現場成音不佳的問題。
不少評審、音樂從業的來賓都提到本屆金音創作獎現場成音不佳的問題。

 

二、音樂活動牽連政治、社會議題引場外激辯

因「馬習會」與本屆金音獎頒獎典禮同日舉辦,不少音樂人藉此表達不滿,尤其入圍最佳現場演出樂團的滅火器,當日下午在臉書上貼出短片,以 BB 彈槍射擊總統馬英九照片引發網友正反兩極評價;當晚各個頒獎橋段,更不乏參與者對馬習會作出揶揄,如:頒獎人閃靈團長 Doris 與資深音樂人趙家駒便以長達 80 秒的握手,以行動諷刺,Doris 更於後台表示「人在金音心在國家」;頒發嘻哈類獎項的人人有功練校長大支,也不忘順著風向嗆聲;得獎人亦不遑多讓,從最佳電音單曲得獎者世外桃源主唱閻韋伶、最佳民謠專輯獎得獎者謝銘祐、最佳民謠單曲獎得獎者黃瑋傑以及囊括三項大獎的濁水溪公社貝斯手江力平,都在發表得獎感言時直接對政治議題開砲,使不少主流媒體報導本屆金音獎「淪為嗆馬大會」,其中閻韋伶高呼「馬英九下台!」影片更在會後瘋狂流傳。

(圖片來源:世外桃源)
得獎感言不外乎感謝家人朋友、小貓小狗,但如實表述涉及敏感議題在台灣還是容易引發正反兩極評價。(圖片來源:世外桃源)

支持者如民進黨立委參選人王定宇轉載讚許,反對者如協助成立金音獎的資深音樂人韓羅賢、典選音樂負責人王方谷則認為,「批馬是一種時尚,可是卻傷害了其他為政府人民做事的人。」此番論述又引起另一方音樂人反駁,包括甫獲最佳現場演出獎的「巨大的轟鳴」鼓手黃堂軒、創作女歌手何欣穗都提出自己觀點,前者提到藉此讓與會官員直接接觸新世代的想法是好事,後者更對上台後發言者應享有言論自由作出辯護。

因為自己一席話而引發各界討論的閻韋伶,也打破沈默在臉書上發文,強調自由社會的價值:「音樂會自古以來多少都跟生活有關,ㄧ句公開的表示,並非要煽動群眾。」相信創作者與民眾都有自己的價值判斷,對於評論虛心受教,亦希望停止紛爭,反思自己內心信念是否足夠堅定才是重點。

 

三、現場成音效果不佳 舞台設計與整體執行有待加強

除了政治的討論聲浪,「董事長樂團」吳永吉、嘻哈廠牌「顏社」負責人迪拉胖都提到關於現場演出音場有非常大的問題;吳永吉表示大空間的現場演出音場一直以來都是金曲獎、金音獎最需要補強的地方,反而比起爭論政治是否正確,更需要針對國家級音樂獎、有「最佳現場演出」獎項的活動核心做出強化。

迪拉胖批評本次活動主辦單位與府方代表依然不了解金音創作獎活動本質:「大概就是像高中班上一群極度聰明又有點壞壞的學生,迎接搞不清楚狀況的代課老師們那種私底下翻白眼躁動的感覺。」讓活動剛開始瀰漫一股尷尬的氛圍;更提到現場成音一年不如比一年,當閃靈表演時「好像被裝在強化玻璃櫃裡,後面的樂隊都覺得離我好遠好遠」以及本屆金音獎的舞台設計,相較於前幾次實在過於無聊。

IMG_0458

 

四、頒獎前夕祖母過世 鐵漢大支撐完金音獎

另一嘻哈廠牌「人人有功練」的校長大支,在頒獎典禮上妙語如珠,不忘左推嘻哈、右諷總統,子弟兵熊仔奪得三項大獎,是為本屆金音獎大贏家,喜悅之情溢於言表。雖然在台上談笑風生,但他在金音獎結束後,卻公開感情深厚的阿嬤過世訊息,令人錯愕亦惋惜。

大支

一向保持著溫柔鐵漢形象的大支,鮮少在臉書等公開平台上發表言論、提及自己的心情。此次,當他北上參加頒獎典禮的時候,接到母親傳來阿嬤過世的噩耗,原本打算直接放棄活動趕回台南,但他深知阿嬤個性希望他將工作好好完成,才強忍悲傷,照著劇本走完典禮全程。大支隔日在臉書上發文表示,至今都像做夢一樣,他也希望阿嬤能看顧今年奪得三項大獎的熊仔,亦感謝阿嬤一直以來的陪伴;並呼籲所有的好朋友要記得「Family first」一切以家人優先,以免徒增遺憾。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