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浪跡天涯的賭局!黃藍白、台灣爽、泥洹之迫 MV 出爐

大師曾有言:「做與不做,沒有試一試這回事。」在漫漫的人生路,只有靠著不斷的學習、挑戰、賭博、失敗,經過七苦八難才得以逐漸完整,找尋世界與自我的平衡點。來看看由惡搞歌手黃藍白、搖滾樂團台灣爽、資深的重金屬新團 Urging Oblivion 泥洹之迫 ,以他們人生體悟、醞育而出的音樂作品影像化!

發行第三張新專輯《莫名奇妙的冒險》的黃藍白,這幾年主辦了許多惡搞性質、黑色詼諧的音樂活動,如搖滾辦喪、困難生活節,以及即將於大林蒲登場的小港開唱,搞怪中蘊藏著反抗理念;即使陽春、草包、不賺錢、被批評,黃藍白如打不死的蟑螂般匍匐於非主流中的非主流場景,而新專輯一樣是完全自費、獨立製作,洗腦宣傳外,更完整公開專輯製作成本。這首〈德里.德里〉、主打歌〈單挑〉以及由村上春樹《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一書所啟發的〈Drive My Car〉,成為三首先行公開的 MV;其中〈德里.德里〉不但以今年前往印度之旅的畫面剪輯,並搭配隨行饒舌歌手藍燁的 Rap,一把吉他、貝斯的簡單配置,為一貫沒有進入錄音室的黃藍白完成度超高之作。〈德里.德里〉一詞在印度語言中含有兩種意思;從畫面的拼接、歌詞的敘述淺顯直接反映了印度平民的生活、隨處可見的乞討、飲用水等問題,更讓人反思旅人「善意」、「同情」微妙的主客關係。

猶如電影手法鋪陳 MV〈賭局〉的搖滾樂團台灣爽,從去年海祭奪得好成績後,今年更在 IMC 樂團大賞取得亞軍以及最佳人氣樂團成績;來自中壢的五人編制樂團,歌曲一貫有著流暢的爽快感,以輕快的律動帶領樂迷進入搖擺的節奏裡,今年舉行〈BabyLady〉的新歌首發會後迴響巨大,已開始閉關準備正式專輯。這次的作品以「不相信命運才能改變命運」為題,邀請正妹拐拐參與 MV 幫樂迷謀福利,並且編排猶如《瞞天過海》、《賭神》等動作鬥智電影,在賭桌上決勝負;但在音樂上他們亦絲毫不馬乎,歌曲開頭以電子鍵盤佐和經典搖滾悸動的吉他聲響揭開序幕,兩者作為最亮眼的襯底串在整首歌曲中,巧妙的合音安排與它暗通款曲,旋律性強勁的主唱聲線輔佐著搖滾骨幹誕生。不得不提主唱紅中在尾音處理上與五月天阿信有異曲同工之妙,發佈同時舉行PTT上流行的「分享 MV 領雞排」活動,是為新生代樂團中天團潛力十分雄厚的流行搖滾團。

如果你聽金屬,一定會好奇「Kin 跟 Mason 的新團到底何時會有正式作品呢?」成軍於 2015 年初的泥洹之迫,由資深的金屬女主唱 Kin 與老戰友 Mason 再次合作,意為迫切地希望超脫一切煩惱和生死之意。集成期間陸續在網路上發表尚未加上主唱音軌的音樂讓樂團動態備受關注,更宣布了第一次的演出要幫破繭而出發片場站台;就在演出前夕泥洹之迫推出了首支歌詞 MV,儘管沒有更多畫面,在黑暗與繚繞的煙霧中仍就勢不可當。開場超過 200BMP 如機槍般掃射的鼓點、宣示般劃出地盤的吉他重擊 ,Kin 熟悉的吼腔重新迴盪在耳際,既黑也狂;以驚人肺活量著稱的主唱 Kin,沒有被這段時間的沈潛而耗弱,像是累積已久的大爆發。〈敢袂當放任心內的期待〉運用著清唱與吼腔方式詮釋,在 Kin 得心應手的轉換中承接毫不費力,歌詞以台語演唱,敘述著人生如戲、風景剎那變化的俗世,唯有自己踏出的那一步才會成為自己的路;在破繭而出發片場後,Kin 與泥洹之迫帶來熟悉而親切的金屬巨響,儘管他們謹慎、緩慢,但就〈敢袂當放任心內的期待〉以及 Live 演出受到極大好評,相信樂迷等待一定值得。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