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 Beyond Cure 鼓手 ─ 小妖

現任 Beyond Cure 鼓手、征戰過無數台灣金屬舞台的小妖(劉凡隱),實際訪問時意外發現本人是個好好先生,說起話來慢條斯理,並帶有得道高僧的空靈感(!)與其金屬硬漢的外貌完全違和。這次就來深入了解小妖的爵士鼓歷程吧!

圖1

 

 

克里斯:可以介紹一下從開始玩鼓到現在玩團表演、教學的發展歷程嗎?

小妖:開始接觸鼓這個樂器的契機很妙,國中時常常在台北東區的大型電玩店流連忘返,因為特別熱衷一款叫「DrumMania(青春鼓王)」的遊戲機,所以我幾乎天天窩在那邊,就算沒錢只看別人玩我也覺得頗爽。某一天,碰巧認識個說自己有打「真鼓」的朋友,而透過這位朋友的介紹,才開始了這趟旅程。

圖2

剛開始學鼓時,其實並沒有特別喜歡怎樣的音樂,更不用說想成為什麼樣子的鼓手,只是特別喜歡打鼓,因為想要把鼓打得更好、每次坐在鼓前能打出更不一樣的東西,就是一直打,有什麼能練能玩的就都玩玩。小時候無論是親眼看到、或從網路上看見別人能做到而且很厲害的東西,總是單純地相信,只要能找對方法,並付出足夠的時間與努力,也就同樣能擁有這些並揮灑它們;生活中能有這些點滴的累積與些微有感的發酵就覺得很開心,並樂於ㄧ直這麼去做。

接下來,在我打鼓人生中帶來了最先不同的,是準備要 16 歲時,被馬岱麒老師找去加入了雪舞,特別在 2003 年印象深刻的野台開唱與金屬永生,我學習到很多。

圖3

隨著往後越來越多的經驗增加,「有什麼是如果我變得更好,就可以、或者希望帶來的?」這想法總是不斷在腦海裡浮現並督促著我。接下來,也一直都有很多老師和朋友非常支持、不吝幫助以及給予不少機會去伸展自己。之後才因為某次偶然的機會,接到這球樂團修煉場詢問關於教學的意願,才開啟了這份去經營關於知識與閱歷分享的工作。

圖4

 

里斯:有哪些樂團或哪幾張專輯影響你很多呢?

小妖:最近剛好為了一些創作上的新想法,正在回憶並整理以前曾經喜歡、也在演奏或編鼓上受到比較多影響的樂團與人。但想了半天頗是頭痛啊!逐一列出來的話實在很多又零碎(聽起來我超不專情又老是忘記我很愛的某一首歌到底是誰演奏的),但總覺得在四處亂聽的過程中,可以很容易去探索到、並能輕易被不同酷炫方式的音樂影響還蠻不賴的(笑)。

 

克里斯:除了 metal,請問私底下還有喜歡聽哪類型的音樂嗎?也會將這些元素融入在創作中嗎?

小妖:我喜歡聽 Hip-Hop、一些特定的電影配樂、日系搖滾、電子音樂以及 Math 類型的音樂等,甚至會在網路上找些聽起來超慘的鋼琴或水晶音樂,或是很離譜很強大的鼓手影片,來研究看看有無新的想法或體認;最近因為一些契機,而迷上去挖掘很多不同的奇怪音效來聽(對,就是一些訊號聲,或是聽整晚某種工廠裡的聲音)。但無論如何,最後還是都繞回去聽金屬,比較會試著想從金屬這個風格裡,找到混入喜愛元素的團或是類別;如果沒有找到,我也很樂於去想像,或從較簡單能做到的角度去著手那些混合或實驗。我應該就是特別愛金屬類別那異常激進和充滿侵略性的場景訴求吧!

 

克里斯:對於器材的選購,有什麼特別的喜好嗎?請說說當初開始購買器材的契機故事。

小妖:我覺得應該也不算什麼特別的喜好,就只是喜歡拆拆裝裝,或去試著胡亂搭配器材在音樂上的使用。一開始對於音色並沒有什麼概念,也不知道要買什麼才適合,因此在我意識到「需要用喜歡或是屬於自己的聲音演奏」時,就找了一些我記得團名的音樂來比較看看。第一顆購買的小鼓是 Bon Jovi 鼓手 Tico Torres 的簽名小鼓,沒什麼非常特別的原因,就覺得在音樂裡面聽起來比較對味就存錢買下去了;然而當我拿到這顆小鼓並試著請樂器行的專門人員稍微調整後,才發現實際上所發出的聲音和音樂裡聽到的完全是兩回事啊!當然也在之後慢慢地體認到那兩回事還有著很深的專業與技術層面,那怎麼辦呢?就先整個拆掉再說好了!當時只想著,既然簽名鼓就是這一顆,如果多去了解聲音的設定和零件配件彼此間的影響,或許可以找到想要的聲音!於是上網去翻國內外的相關品牌網站、交流器材的論壇,從人們分享的錄音檔或影片中,來試著讓自己對於「聽到音色的認知」與「對音色的形容詞」有所連結,再不行就去樂器行多問。真的很感謝 Input 音鋪的小胖、阿通伯的金剛、還有曾經被我盧小過的人,雖然我很常死都偏要去買你們叫我別買的東西(大笑)。

圖5
Bon Jovi 鼓手 Tico Torres 的簽名小鼓

除了換不同的鼓皮,試貼從其他鼓皮割下的不同厚度、大小、各種顏色的 DOT,在小鼓皮上挖洞,硬是要拿 7 mil 的 Tom 共振面當成小鼓共振面,當然把金屬小鼓換皮裝成 TOM 也都有玩一下,或在小鼓裡放一堆五四三來搞怪那個聲音等等;買不同的 Die Cast 框,買 Shoop、換不同厚度的 Flanged  hoop,嘗試各種不同類型的響線,或剪它、坳它、焊它(這失敗了),再把它們都拿去和不同小鼓、不同設定或音樂背景搭配看看;因為得到了某個自以為很酷的聲音,而開心好一陣子,也曾為了搞半天卻跟想像中不同而傷透腦筋,在許多好玩經驗又可以滿足個人嗜好(錢包在哭)的同時,也漸漸了解一件事:「原廠那樣設定還是有它的考量和安排在的(笑)」既然如此,我轉變成去瘋一些不同品牌、規格和鼓肚材質。

小時候聽說「對於金屬和搖滾鼓手就是要拿大尺寸深桶小鼓才好」,這個說法讓我有一陣子死都偏要拿 Piccolo 小鼓玩金屬,想辦法去了解可能的頻率關聯與材質設定,希望透過不斷調整與配件更動,能發現特別的做法,讓自己也能把這類型的小鼓作為具有足夠穿透力或結實感的主小鼓來使用。在嘗試的過程,也有試著去 Custom 幾顆不同鼓肚與規格的小鼓來玩(我熱愛能夠不斷假想、實驗並得到不同音色的過程),不過後來發現其實國外好像也不少人拿 Piccolo 小鼓去打金屬,所以我現在就用 13 X 6.5(笑)。之後會再試試看,聚焦在其他設定上玩出不同的模樣,期待會一直能擦出什麼奇怪的火花。

圖6

銅鈸的部分就比較可惜,比較沒有對它搞怪的機會與能力,的確曾經異想天開,想說能不能都用 Ride 當 Crash、拿 Crash 疊成 Hi-hat,結果後來發現沒有很喜歡;但無論如何,我很享受這些過程。

 

克里斯:請介紹一下你的演出必備器材們及習慣的配置。

小妖:我目前演出習慣帶的設定,小鼓是 TAMA SLP steel 13×6.5,這顆頗是平價的小鼓我也是愛得要命,粗獷通透的金屬聲搭配上繃緊的 Evans Black chrome 鼓皮,加 Puresound equalizer 響線的所帶來的 glassy / hollow 質感很妙。

圖7
TAMA SLP steel 13×6.5

圖8

鈸的部分偏好 Zildjian,有A Custom Rezo Crash,清透閃爍但仍然有些厚度的聲音我很喜愛。還有 21” Z3 Megabell ride,我們的音樂需要這個尖銳又超ㄎㄤ超有力的聲音!特別是那一大塊特好瞄準的 Bell。而 Hi-hat 的部分目前正考慮更換成 14” A quickbeat,China 則是很受歡迎的 18” Oriental china trash,這片真的很棒!

圖10
21” Z3 Megabell ride

踏板目前是使用 Pearl Eliminator P-2002,我後來將它們換成 Belt Drive,欸……只是想換看看。除此之外,這組踏板有著許多選擇並容易更換的軸承,簡單就能調整的許多部位,都很能滿足我稍微容易變心的個性。

圖11
Pearl Eliminator P-2002

然後 SPD-SX 真的是一台屌物,因為在現場都有安排開場和一些串場背景音樂,還有金屬樂風裡大鼓音色疊加的需要,它可以將這些我需要播放的音軌與上網挖到的威猛大鼓聲,都匯入到機器中並可以在演出時使用!而且還有很多很酷的功能都玩不完。

圖12
SPD-SX

我自已也還會再帶一台小 mixer BEHRINGER 克里斯 502,另外將我想聽到的聲音連帶著節拍器聲ㄧ同匯進耳機裡於現場使用,而有著隔音功能的 shure215 耳機也是我的基本配備之一。

圖13
mixer BEHRINGER 克里斯 502
圖14
shure215 耳機

 

克里斯:最近有在玩些甚麼有趣的練習嗎?

小妖:最近蠻常把一些手或腳的打點組合拿出來練習,並把它們再重新切割成更多動態層級,這對於演奏時較能順心的調整 Balance,或想對整體或細節情緒掌握甚至規劃,都能有著很大的訓練效果。

 

克里斯:對鼓棒有特別的偏好嗎?

小妖:鼓棒部分在剛開始也試了許多種不同的規格,從想換更粗些逐漸換到.630″ 的 Pro mark 2B,和一路往更長的方向去嘗試 17″ 的 Vater 1A(現在改短了些),以為短一點會更快的 15 4/1″ Vater Excel,屁股就是頭、頭就是屁股的 Pro.mark Rock Knocker 等等(想打又快又久會超想死)。

圖15
Pro.mark Rock Knocker

還有許多以為會很好玩,但發現沒有那麼適合我的型號。到了目前,最愛用的鼓棒是 ProMark Oak PW808W,除了這型號的排列看起來很討喜之外,大圓型棒頭能帶來演奏時需要的顆粒感,橡木材質也能讓擊鈸的聲音較硬和亮些;而介於 5A 與 B 之間的粗細,還有重心偏前、棒肩略長的設定,使得我在需要擊出的內容上能夠更得心應手。

圖16
ProMark Oak PW808W

 

克里斯:在學習和教學上,有哪些部份是你比較著重的嗎?

小妖:我想除了熱誠的培養是相當重要的,而能把同樣重要的應用玩樂與機械式訓練做出良好區隔,將練習環境的條件和需求也考量進去,盡量慎密地自我規劃並時常對階段檢討評估,抱持著最積極的參與去增加相關經驗,多親臨現場演出去觀聽,感受並能有所體會,用最大的彈性去喜愛或理解可能的價值,大膽想像、大膽探索、大膽嘗試,細心去實現那份過程;我也常常用這些去砥礪自己,並學習還有什麼也能去追尋的。

 

克里斯:是否可以說明 Beyond Cure 最近的作品跟以往有哪些不太一樣呢?

小妖:我們最近很貪心地盡量去實驗可能的元素與方法,試著表現更多變的場景意象或情境氛圍,當然就像是會有人去描繪事物陽光美好的那一面,不過 Beyond Cure 剛好反過來架設那些人們不願直視卻寫實的面向;我們也將不斷帶來各種不同的面貌與結構,而這些音樂就是一首首對於我們而言想如此敘說的故事。

圖17
近日 Beyond Cure 公布了單曲〈Void〉歌詞版MV,在一片暴力的吉他與主唱聲浪侵襲之下,強勁的鼓擊與清脆的鋼琴聲是為一大亮點。

 

克里斯:請問接下來有哪些計畫?

小妖:目前已經開始在籌備專輯,我們希望能一直帶來更好的內容與現場演出。

圖18

標籤 Hot Beyond Cure

作者

克里斯

克里斯

音樂工作者,經年累月被各式音樂人圍繞之後,決定深入探訪音樂人的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