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力飽滿的樂句,營造洗滌心靈的美好風景 - 專訪 Cicada

20151023 Cicada

浮游在海上的島嶼/潛沈於水下的人們〉是 Cicada 創作生涯所寫下的第一首土地歌曲,事隔多時,為了能更深刻捕捉這片土地的日常變化,他們真的從島上一跳躍入了海中,從學習潛水開始,親身感受這一大片湛藍海域底下蘊藏的豐富生命力,同時也將這份感動刻劃成音符,與更多人分享,從海水波光凝望到的美好景象。

前作《邊境消逝》取材自台灣西部沿海的故事作為靈感基底,這次,《仰望海平面》的背景則走向了東海岸。

走過低潮,從海洋中採集靈感的碎片

去年發行《邊境消逝》後,不僅經歷團員的更替,樂團其實也陷入了一陣不短的低潮期。創作核心致潔提到,自己在那段時間感到疲憊不堪,直到去了蘭嶼體驗潛水,才慢慢找回方向,因為覺得水裡的世界真的太美了,也開始拉著團員一起下水。「我們在潛水時都會把手放胸前,盡量不碰任何東西。在海裡,除了自己的呼吸外,別想控制任何事,大海的規則是抵抗不了的,碰上強勁的海流時,更是只能順著它。」她興奮地分享當時的難忘感受,「在開始潛水後,突然就知道接下來的音樂該怎麼開始,一首一首曲子就這樣出現了。」

Cicada 02

「解決創作低潮的方法就是一直大量的閱讀、看電影還有出去玩。」致潔說,那時只要跟「海」有關的事情,就會一股腦地親身體驗。「我沒有很專業的海洋知識,所以在創作《邊境消逝》時,比較是停留在感性想像的層次,而在創作這張專輯時,就希望自己可以對海洋有更深入的瞭解。」於是,從花東交界的礁岩、阿朗壹古道、綠島的燕魚群一路航行到蘭嶼,不僅在那一望無際的清澈海洋中採集靈感的片段,在這趟旅程中,團員們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幸福。吉他手維倫憶起,當時剛好適逢致潔的生日,她許的願望是希望可以再和團員們一起潛水,於是就偷偷策畫了這場水中求婚記,幸好女主角沒有拒絕。

cicada 03

將好聽的旋律,以溫和的方式傳達到聽眾的耳朵裡

從上張專輯開始,Cicada 的音樂主題便從「人的情感」往「土地映像」的方向呈現,維倫說,會做出什麼樣子的音樂都是由身處的環境灌溉而生。他們最想做的,就是將最好聽的旋律,以溫和的方式傳達到聽眾的耳朵裡,感受背後隱含的意義,進而有機會產生一些看法上的撼動。也因此,在製作專輯時,Cicada 會花時間做足功課,傳遞更多音樂以外的層面,就算沒有歌詞也能精準地表達出歌曲的故事。

Cicada 的音樂是溫和卻充滿生命力的,以室內樂鋼琴四重奏作為主要編制,搭上一把木吉他,藉由團員默契十足的演奏,營造出洗滌心靈的美好風景。平常樂團創作的模式,是以鋼琴作為支架,隨後才加入其他樂器,慢慢編織出層次豐富的樂句。「通常在寫歌的過程裡,我的做法是自己先想好一個概念或方向,也許是我先丟出一個想法,然後大家也回應出一些東西,我們會把這些旋律記錄下來,之後再將每個 take 特別好聽的部分發展出完整的譜。」在這,吉他的功用反而多在處理和聲的部分,維倫解釋:「相較於弦樂可以以綿密的方式呈現出旋律的起伏線條,吉他在音樂表現方式上比較短促,以刷和弦(扣)的方式處理每個音節,所以我主要是花時間與鋼琴作和弦搭配上的溝通,找到適合彼此的平衡點。」

跨界合作本來就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

「我覺得新團員的加入是真的鼓舞了我,也帶來了『很青春的氣息』。」致潔說,我也好奇問起了目前仍就讀東吳大學音樂系的兩位新團員,對於 Cicada 這類音樂的想法。小提琴手罡愷坦言,第一次聆聽,除了認為 Cicada 在歌曲處理上情感是很纖細的,也發現在這裡似乎不那麼追求樂器彈奏的精準度。他說:「對我而言,音樂就是音準加上節奏。可能是我們學古典音樂的,平常的訓練就是先用這個標準來聽。」大提琴手庭禎則雀躍地說:「一直以來,我們可能只會拉貝多芬、莫札特譜的曲,從沒想過可以做出自己所想要的音樂氛圍。」

中提琴手漁靜補充道,雖然自己從小就在古典樂的世界成長,但她認為跨界藝術的合作本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藝術本來就不應該分開。「就像以前的人並不會只專精於一件事,他們可能同時是天文學家、數學家,同時也身兼哲學家。但現在每件事都分門分科了,所以才變得需要強調跨界這件事。」

離開舒適圈,為追求更細緻的聲音

「這次開始找一些不一樣的人合作,還有一個的原因是想要走出舒適圈。」在《仰望海平面》中,他們為各別曲目找尋屬性適合的錄音及混音師工作。舉例來說,本身是小提琴手的左興,負責處理弦樂合奏、聲音比較重的曲目;長期合作的陳信華則負責聲音較為明亮的曲目;而介於兩者之間的,則是和極具耐心的老朋友黃志煜合作。完全以每一首歌曲的特質作為優先考量,就是要讓音樂可以聽起來更為細緻,呈現不同的生命力。

於是,新專輯有了不一樣的嘗試。開場曲〈日出〉不僅一掃 Cicada 原先抑鬱的音樂風格,改以清亮透徹的旋律呈現,這首歌也是他們首次加入爵士鼓的創作,與相識多年的「天方爵士」鼓手樹葉合作,經由柔中帶剛的鼓點,共同模擬出天漸漸亮起,陽光撒在海面上的溫醇色澤。而以往每張作品都會安排一首鋼琴獨奏的長曲擔任轉場的插曲,在這次,則加入了「聲子蟲」吉他手柯明,希望可以打造出專輯從未出現過的聲響。「〈深藍色長影〉原來的版本,音色是比較甜、略帶青春少女的氛圍,但我希望可以把少女情懷再加入一點濁濁的暗底,於是便想到了他。」果然,柯明的電吉他也為這首歌帶來了爆炸性的點綴。

除了上述的兩位高手外,在標題曲〈仰望海平面〉中,還會聽到一個隱藏版的高手。他是楊鎮安,目前擔任示範樂隊的小號手。致潔說:「在海邊時,常會感覺到有一種類似回聲的聲音,迴盪在整個場景中,這也可以想像成是船在海上航駛的鳴聲,所以想到加入管樂。其實我對管樂也不太熟悉,只知道想要的聲音是什麼感覺,然後庭禎就講到她哥哥的小號音色非常溫潤,後來與我們練過一次團,就決定跟他合作了。」

如此細心地看待每一個小細節,或許就是他們總能輕易勾動人心的最佳解答。Cicada 用音符交織出一大片廣闊、溫柔的海,而我們也在這片音樂海中屏住呼吸,獨享了最深邃的靜謐時光。

攝影/Cicada 提供

Cicada「仰望海平面」專輯巡迴最終場
日期:11/21(六)
時間:20:00
地點:Legacy Taichung 台中音樂傳記(台中市西屯區安和路117號)
售票網址:http://www.indievox.com/legacytc/event-post/17224

標籤 Hot Cicada

作者

戴居

戴居

一九九二年生,現為音樂廠牌企劃,文字散見 Blow 吹音樂、Taiwan Beats、娛樂重擊、台灣搖滾映像誌、KKBOX、《小白兔通訊》等線上線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