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系 MV 三連發!The Tic Tac 脆樂團 柯智棠用溫柔的歌聲為你打氣

在忙碌的生活中我們越來越脆弱,擁有夢想卻懷疑自我,渴望獨處又害怕寂寞,很多時候,其實只需要一些小小的關懷,從一句簡單而真摯的問候中就能得到救贖。最近 The Tic Tac、Crispy 脆樂團和柯智棠相繼釋出新 MV,這三首歌曲被輕柔而溫暖的情感包覆著,在歌聲與音樂的流瀉中,緩緩飄散著療癒的力量。

10 月剛推出的新專輯《正常的生活》的 The Tic Tac,近期除了一連串的音樂節活動,11/7 也將在 The Wall 舉辦完整編制的發片專場。日前釋出的歌詞 MV〈大象〉用 KTV 手法呈現,字幕與畫面走老派復古風格,相當經典!雖然從頭到尾都在拍攝大象,搭配音樂後卻給人一種沉靜、安穩的感覺。

官方粉絲專頁特別敘述了〈大象〉的創作背景,希望能讓聽者更了解這首歌:「 一直以來很喜歡吳明益的小說。《天橋上的魔術師》裡有篇『大象的房間』故事非常吸引我,而後意外發現,這故事的發想跟社會學中常提及的『房間裡的大象』(註)有關。當時,常跟鍵盤手任博窩在練團室寫歌,其實有一段鋼琴旋律覺得很棒,問他是一首關於什麼的想像,他只有說:是灰色的。也就直接聯想到了『大象的房間』,後來這段鋼琴也成為〈大象〉的前奏。一開始,我們其實還有做一些電子的 loop,在早期的表演都還聽得到。但為了錄音,莊雨潔也開始嘗試加入更多打擊樂的概念,漸漸地取代了那些電子鼓機的聲音,也就慢慢成為了現在的樣子,也是從這一首歌開始,Tic Tac 在鼓的概念上,慢慢地跟其他樂團有所區分,成為一個蠻重要的特色。然後,弦樂和電吉他 Ebow 則是到最後,錄音的時候,才加上去的。那時候一直在想找一些聲音來代表大象,也可以為整首歌(整張專輯)拉開序幕,後來覺得 ebow 壓弦製造出來的噪音,很像大象的叫聲(雖然大家覺得不像…)。另一方面,跟家凱討論可以有一些低音象徵大象的沈穩,也因此在錄音的時候加入很多大提琴的長音。」

註:英文諺語「Elephant in the room」意指房間裡明明有隻大象,大家卻假裝沒看到、刻意忽略甚至告訴自己不該看到,比喻眾人故意忽視或刻意逃避擺在眼前的大麻煩、大問題。

「我們都是煙火 當生命從夜空劃過 一瞬間能夠留下甚麼」Crispy 脆樂團的〈煙火〉是一首溫柔而充滿能量的歌,在 Skippy 與丁不拉丁相互交織的歌聲中,我們彷彿能感受到自己的短暫的人生跟著 Crispy 的音樂努力綻放著。

Skippy 表示,自己其實懼怕燭火又討厭碰水,但是卻相繼在〈這世界沒有你想像的苦澀〉MV 中拿著 Go Pro 泡了一整天,而這次也在頂樓紮實地跟火花四濺的仙女棒共度了一個晚上, 算是小小地突破了自己的心魔。關於這支 MV,Crispy 舉辦了一個小小的分享活動:只要在官方粉絲專頁的 PO 文底下留言「滿天的煙火,在黑夜裡照亮了天空」,並且公開分享此曲,就有機會獲得丁不拉丁的手工大禮喔!

八月底發行了首張創作專輯《你不真的想流浪》的柯智棠,日前釋出歌曲〈找到我〉MV,在練團室唱著歌、在巷弄間緩緩走著、生活的片段隨著時間流動著,這些看似平凡而簡單的場景,卻蘊藏了深刻而動人心弦的真摯情感。

你是否也在尋找與被尋找中,慢慢發現了自己存在的價值?就像歌曲文案所描述的:「去找,不一定找得到;不去找,也不一定找不到。遇見開懷,錯過釋懷,兩者都值得歌頌。­未知的際遇在木吉他質樸的撥弦聲中開場,而後隱身在電吉他神秘的音牆裡,命運是遼闊的­麥田與延遲的快樂,多希望你穿越重重遮蔽,發現我就在這裡。」柯智棠從夏天延續至秋末的「唱遍巡迴演唱會」仍然在進行中,到現場感受美好的音樂吧!或許你會發現自己心頭滿溢著溫暖,而不再寂寞。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