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RSE RUBBER TRACKS 橡膠製造企劃嚴選台灣樂團:椰子 冰島錄音實記

 「錄音」對於音樂人來說,不僅是紀錄創作的一小步,更可能是讓自己名留青史的一大步,有鑑於不少有才華的音樂人,可能礙於資金問題,沒辦法錄音留下自己的音樂足跡而被埋沒。CONVERSE 為了回饋音樂社群的熱情,發起了「CONVERSE RUBBER TRACKS 橡膠製造」,打造全方位的頂級錄音室,免費提供世界各地的藝術家、樂團使用。這項計畫自布魯克林成立了旗艦錄音室以來,已經有超過 900 名新銳音樂人,獲得與專業音樂團隊合作的錄音機會。過去三年更擴展至全球,包括奧斯汀、洛杉磯、舊金山、波士頓、蒙特婁、聖保羅、北京、阿姆斯特丹、倫敦、漢堡、巴黎和墨西哥城等多個國家,將音樂錄製經驗,注入全球生機蓬勃的音樂社群。

今年六月份,CONVERSE 再次發起了一項震撼全球的「CONVERSE RUBBER TRACKS橡膠製造企劃」,為全球音樂人開啟經典錄音室的大門,透過徵選活動,邀請音樂人前往 12 間傳奇錄音室,免費錄下原創音樂作品。

經過評選之後,台灣的椰子樂團從九千多組報名者中脫穎而出,獲得前往冰島Greenhouse Studios錄音的難得機會。位於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的 Greenhouse Studio,有著寬敞、明亮的空間設計,提供的器材則結合了傳統與現代,讓音樂人在這之間創造出高品質的作品。各式類比合成器更是它最大的賣點,飄逸、空靈的音樂類型,也是這間錄音室的專精所在,產製過無數出色的氛圍音樂、民謠,以及新古典作品。冰島傳奇人物 Sigur Rós、Björk 震撼世界的音樂,亦來自這間錄音室。

繼上一篇行前專訪之後,歷經冰島錄音之旅的椰子樂團,帶回了滿滿的心得想和大家分享,一起來看看亞熱帶的椰子到了寒帶的冰島,擦出什麼不一樣的火花吧!

左起為鼓手 Peter、吉他手阿康、主唱阿霈、詠恩 (北極熊)、代打貝斯手子喬
左起為鼓手 Peter、吉他手阿康、主唱阿霈、詠恩 (北極熊)、代打貝斯手子喬

這次前往錄音的成員包括椰子樂團的主唱阿霈、吉他手阿康以及鼓手 Peter,貝斯手雞排哥哥因為工作的緣故缺席,改由 1976 的子喬代打,此外,還有 Hello Nico 的吉他手詠恩擔任鍵盤與萬能小幫手的角色。

椰子剛到冰島的第一個感覺竟然是「挫屎」?

飛抵冰島,阿霈回憶當時的情況說,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荒涼和苔原的景色,但是第一個感覺其實是「沒有想像中冷」。鼓手 Peter 則說,一望無際的景象,讓他有種公路電影的感覺,好像自己獨自開著車在流浪,一直往前開,卻不知道要去哪裡。(浪漫的描述,讓阿康驚訝地說,原來 Peter 是這種感覺!)子喬反倒是直覺地反應,「怎麼沒有冰?」沒有下雪的冰島看起來灰灰的,萬能小幫手詠恩這時成了地理小老師解釋,因為當地是火山、玄武岩地形,所以都是石頭,長不出植物。最後阿康則出乎意料地說出了「挫屎」這兩個字,原來當時正高興飛抵當地,卻突然發現有個行李留在海關忘了拿,門又是封鎖的,最後還是趁一個倒垃圾的阿伯走出來時,趕快衝進去拿,才化解這個小危機。

初次踏入冰島傳奇錄音室 Greenhouse Studio

充滿陽光的control room,工作起來非常舒適。
充滿陽光的control room,工作起來非常舒適。

冰島的地理環境為大家帶來了衝擊,而進入傳說中的 Greenhouse Studio,每個人注意的地方也不一樣。阿康說,原本以為錄音室會超級精緻、感覺冰冷,但到了現場發現裡面有客廳、客房和廚房,其實是很居家、舒適的環境。Peter 也附和,很像把自己家改造成錄音室的感覺,子喬則是直覺地描述「終於有錄音室不是蓋在地下室或是頂樓了!」眾人紛紛點頭贊同。Greenhouse Studio 不但是一間獨棟的房子,二樓挑高的樓中樓和對外窗的設計,使得室內相當明亮。詠恩回到器材面,以專業的角度說,之前先上網看過器材的型號,那些硬體並不是特別稀有,只是可能年代不一樣,音色上會有所差異,所以主要是想要看他們會怎麼使用、操作。阿霈也說,有別於「世界頂尖錄音室」的刻板印象,沒有想像中大,東西看起來古色古香,整體環境也讓人心情放鬆,非常自在舒適!

9.working

在 Greenhouse Studio 錄音,你會覺得是真的在創作

CONVERSE RUBBER TRACKS 橡膠製造企劃委託專屬的錄音師前往全球 12 間傳奇錄音室,協助獲選樂團錄製音樂作品,這次在冰島負責協助椰子的錄音師 Justin Douglas 來自美國德州奧斯汀,他在美國擁有一間自己的工作室 (Shine Studios),負責錄音、混音工作多年,合作藝人包含:Celine Dion、Simple Plan…等,同時也在自己的樂團擔任Steel Pedal吉他手。

當初知道自己獲得機會前往冰島錄音之後,阿康表示自己不免會擔心,對方因為自己是不知名的樂團,所以隨便弄一弄,但錄音師 Justin 非常認真,「從行前 mail 溝通就開始感受到他的熱誠,現場錄音也十分順利,第一天就錄完所有的鼓和貝斯,並完成一首歌的吉他,覺得很爽!」他接著補充,在台灣錄音時,常常會去琢磨小地方,弄得要死不活,可是這次錄音很有效率,Justin 比較不拘小節,很自在卻非常專注,給我們很多自由,卻也適時提出建議與點子。他在聽錄音成果的時候,還會很享受地跟著節奏搖擺,甚至直接把銀幕轉開,不去看音樂的波形,「這樣做音樂的方式,你會覺得在錄音室是真的在『創作』,會很珍惜當下的每個瞬間,不會有遺憾。」在台灣,很常聽見樂手說,「拜託,再給我一次機會,我會彈得更好。」或是想把音樂弄得更精細,一分一毫都不差,但是在 Greenhouse Studio 舒適自在的環境下,很自然會有種好心情,一掃以往在台灣錄音充滿壓力的狀況,帶給椰子一種全新的錄音感受和體驗。阿霈也說,在台灣錄音時,如果你想要一個很怪的音效,錄音師可能會說,你確定要這麼怪嗎?但是在這裡,錄音師反而協助弄出比原本設想還要更怪的音色。「錄音室戶外有一個跳床,我每做完一件事,就會去外面跳一跳。」阿霈笑著說道,不難想見當下的環境令人身心愉快,且不同的工作思維和錄音方式,為椰子帶來許多不一樣的想法,整個錄音過程非常愉悅且收穫滿滿。

▲超大型跳床,團員們都超愛。

錄音師喜歡椰子到想要取消下一組樂團的錄音

「此行最大的遺憾可能就是合成器的部分。」阿康說,原本想要大量地使用合成器,但由於錄音室使用時間只有兩天,從早上十一點到晚上七點,預計錄完《擦去》、《瘋狂的醫院》兩首歌曲,時間本來就很緊湊,而且求好心切的錄音師現場提供了不少建議,詠恩也嘗試使用 1960 年代的老琴,但是它太有個性,無法被掌控,音怎麼都調不準,最後只好放棄。

iceland 6
詠恩正在鑽研一台古老的合成器,許多軟體都是模擬自這台老骨董。

子喬也偷偷爆料「Justin 是不是非常喜歡椰子?他說希望取消隔天俄羅斯樂團的行程,繼續錄椰子。」Justin 不僅相當喜歡椰子的音樂,他也不斷誇獎鼓手 Peter 是一個很棒 (awesome) 的鼓手,同樣被讚賞唱得很棒的阿霈也興奮地說,「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麼好,但你就會覺得很開心,自己也會覺得好像真的很不錯。」

CRT
左上:阿康、右上:阿霈、左下:Peter、右下:子喬

最特別的是,椰子替 Justin 贏得了「Crazy Sound」第一名的殊榮,原來橡膠企劃 12 位在世界各地的錄音師們,發起了一個比賽,每天各自上傳一段自認為最酷的音樂片段,相互評比,結果阿康用吉他效果器錄製的一段 Solo,讓他們的錄音師贏得了第一天的比賽。

▲Crazy Sound 搶先聽

除了鼓勵之外,Justin 的錄音方式也相當獨特,以錄鼓為例,「他是先調 tone,再開始錄。」和一般先錄製乾淨的鼓,並不相同,雖然這樣的方式,在後製時相對限縮了修改、調整的幅度,但是對鼓手來說,確實是一件相對興奮的事情。

▲特殊的錄鼓方式,錄音師 Justin 聽得相當投入。

椰子在訪談的過程中,大力地讚賞 Justin 的錄音方式、給樂團的自由度和舒適的環境,雙方合作經驗相當愉快。而過程中,Justin 也頻頻對椰子的音樂表示讚賞,讓椰子決定將此行錄製的兩首歌曲交由 Justin 打造,進行後續混音。阿康說,能讓 Justin 同時擔任錄音和混音的角色非常幸運,也更能表現椰子試圖呈現的音樂風貌。

橡膠製造企劃給椰子很大的幫助

「CONVERSE RUBBER TRACKS 橡膠製造企劃並不是一個噱頭」阿康真誠地說,他們真正聘請專業錄音師協助音樂人打造作品,甚至食宿上的安排,包括宿舍就在錄音室旁邊(走一分鐘即可到達),且錄音室老闆親自下廚餵飽大家……等細節,也讓椰子能無後顧之憂,專心在錄音上。「這次能參與橡膠製造企劃給了椰子精神上很大的幫助!」鼓手 Peter 認為,在與國際頂尖音樂人互動的過程中,學習他們做音樂的方式以及態度,讓他得到許多啟發。子喬更開心地表示,「自己又對音樂更有熱情了!」這次經驗的洗禮,對於停工已久的椰子來說,是激勵他們向前邁進的一大助力!

iceland 10
全員大合照

椰子要起飛囉!

也許是有人冥冥之中守護著椰子,不捨這樣的好音樂被淡忘,只要樂團一進入停擺的情況,就會有大型的演出邀約,促使椰子繼續運轉。去年初,椰子受邀前往新加坡參加了大型的活動「華藝節」;今年有生力軍貝斯手雞排哥哥的推波助瀾,幫忙報名橡膠製造企劃,促使椰子迅速完成了兩首新歌。接下來,「椰子要起飛囉!」遠渡重洋到冰島錄音的椰子,朝新作品邁進了一大步,樂迷們就敬請期待在天空自在飛翔的椰子吧!


作者

Shock Lin

Shock Lin

用文字替音樂記憶,以攝影凝結時間,我想要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獨立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