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男孩的遊戲間 — 造訪隨性樂團主唱 蛋糕 的房間

隨性蛋糕房間01

Random (隨性樂團)成軍七年,從去年拿下海洋音樂祭海洋大賞、今年參加日本 Summer sonic 音樂祭、近期亮眼表現讓大家逐漸注意到他們。隨性樂團主唱蛋糕,目前與吉他手在天母合夥開了一間練團室「騷聲工房」。走進蛋糕的家絕對會讚嘆,一樓是寬廣的挑高三米半客廳,總共有七間房間,開始採訪前蛋糕帶著我環繞了家裡一圈,笑說: 「每個來我家的人,我都要先帶他介紹一次,不然會迷路!」跟著我們走進焦慮男孩的遊戲間,專訪《隨性》樂團主唱 ─ 蛋糕。

隨性蛋糕房間02▲ 從門外一進來就可看到蛋糕家寬敞的客廳。

你與家人同住,請描述你跟家人的相處。

蛋糕:回家,我就希望一個人獨處。因為我在「騷聲」的工作時常要接觸學生、家長、樂團,這個工作有點詭異,比較像是在「交朋友」,你要不停的講話、聊天。學生被女朋友甩了會跟你講、練琴遇到瓶頸也會跟你講、要追女生就跑來騷聲教學妹練鼓,你可能要噹他一下。所以我一回家就是當個廢物 (笑),幾乎都待在房間裡面,除非我想要吃東西,我很需要自己的休息時間。通常都是家人主動跟我聊天,有時候我妹妹也會找我聊天,聊她的感情,我會幫他分析一些感情的事。

你的房間跟我想像的龐克男孩的房間不太一樣! 好乾淨啊!

蛋糕:我從小到大的房間都維持一個整潔度,因為住家裡,太髒亂怕家人會唸,自然會養成一個習慣。像之前有人要借我房間拍偶像劇,說要找一個「Rocker」的房間,來看景後,卻覺得好像太乾淨了! (笑)你看到都是假象啦! 物品都藏在抽屜裡,所以抽屜打開很亂。家裡剛買新房子時,我想貼海報在牆上,我媽就不准,現在長大想一想,不是不想貼,是「要貼就要貼最喜歡的」。我最近有把一些海報拿去裱框,想給房間增添一些不同的東西,這張海報是我高中畢業買的,上面都我很喜歡的樂團主唱。

聽說你容易心情焦慮,生活中讓你覺得最放鬆的事情是?

蛋糕:看漫畫吧!可以讓自己短暫的跳脫現實,走進故事裡,所以我舒壓的方式就是回家前先去一趟漫畫店看漫畫,再租個DVD回家看。

你的床旁邊也擺了一把吉他? 平常會在家裡寫歌?

蛋糕:以前休閒活動很多,回到家就睡覺,有想法再拿起來彈;現在寫歌方式不一樣,我會先在腦海裡不停的想主旋律,想出來我才會去搭配吉他,反正我吉他又不強,空彈也彈不出新把戲,會用的和絃都用光了! 哈

房間牆壁很乾淨,但衣櫥裡貼了一堆貼紙是怎麼回事?

蛋糕:以前去看表演拿了一堆樂團貼紙,但你知道吉他 Case 就這麼小,能貼的範圍有限,所以我把貼紙都貼在我的衣櫥裡面,還有一些以前蒐集的小型海報。

隨性蛋糕房間03

這是你平常的穿衣風格?

蛋糕:我媽最愛買格子襯衫給我,害我一堆格子襯衫。但我比較喜歡穿 T-Shirt,像今年〈隨性〉去Summer sonic 演出回來,我媽就很好奇,我去日本買些什麼? 她看我買一堆 T-Shirt 就生氣了!

隨性蛋糕房間04▲ 蛋糕的媽媽從事服飾業,他笑說還好媽媽的品味還不錯。

請介紹幾件有意思的 T-Shirt。

蛋糕:我很喜歡看表演。通常我會買CD都是在演出現場買的,那時候就會被沖昏頭,買一堆樂團的周邊商品,像是樂團 T-Shirt,非人物種、表兒、KOOK…等,我都買來當收藏,但怎麼穿好像就固定那幾件,捨不得穿。

隨性蛋糕房間05▲ (左上) 在春吶買《MIMIE CHAN》的團T (右上) 2008年野台開唱,演出樂團都有拿到的紀念T-Shirt
(左下) 今年 Summersonic 主辦單位贈送的官方 T-Shirt (右下) 蛋糕光 T-Shirt 就有一整桿。

你除了蒐集 T-Shirt 還有蒐集其他物品嗎?

蛋糕:漫畫。我不喜歡看有文字的書籍,之前窮到快被鬼抓走時只好把漫畫賣掉。還有比較特別的應該是「Marlboro」的菸盒吧! 只要有不同的包裝,我都會留著。

隨性蛋糕房間06▲ 蛋糕有極多的樂團宣傳物,從傳單、酷卡、貼紙他都有在收集。

你們海洋大賞的旗幟呢?

蛋糕:那又不是我一個人的,當然是放在「騷聲工房」掛起來!把旗子放在家裡只會添麻煩,例如:有親戚來訪時家人就會一直介紹。之前卓杯說要把旗子拿回去,在他們家開的早餐店掛一下,他爸都會驕傲地說: 「這是我兒子得到的。」

隨性蛋糕房間07

你的父母對於你玩樂團也都表示支持?

蛋糕:我爸會希望我唱一些流行的東西,但是我覺得我唱的蠻主流的啊! 之前他們還叫我去報名「星光大道」,我就覺得我是玩樂團又不是要當偶像,也因為海洋音樂祭之後,他們才對玩樂團有改觀。後來有出國表演的機會,他們就覺得還不錯,但其實都是去玩的啦 (笑)


【天母幫的派對】

有哪些樂團朋友來過你家?

蛋糕:〈八十八顆芭樂籽〉主唱阿強、〈激膚〉主唱安卓雅、貝斯手阿儒、〈非人物種〉主唱阿顯、傷心欲絕‧‧‧等,還蠻多人的,我們稱為「天母幫」,現在回想那段時光很有趣。以前只要有中南部的樂團來台北表演,沒地方住就住在我們家,曾經容納十幾個人;有些朋友要參加新一代設計展,也是住我們家。以前蠻多樂團來玩,因此認識了很多人,到現在也都是好朋友。

樂團朋友來家裡都在幹嘛?

蛋糕:我們樓下有間房間可以看 DVD、唱卡拉 OK,大家都會來打牌、唱歌、煮火鍋、看演唱會 DVD、喝酒,自從和阿拓一起開了「騷聲工房」之後,朋友都會往店裡跑,也較少來家裡。不過我想也要長大了,不該一直 Party,而且我不愛喝酒,大家看我的長相,都以為我很會喝酒,就一直灌我酒,大家喝醉散場後,要收拾也蠻累人的。

朋友來家裡有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蛋糕:以前有一段時間,非人物種的阿顯在當兵,放假時就來住我們家,沒事我們就去看表演、打網咖到天亮才回家睡覺,後來我媽有次就跑來問我:「欸!你…是不是同性戀?」 我就說:「我不是啦!我超級愛女生的。」

【獨家訪問】非人物種阿顯關於此事,阿顯表示: 害我那陣子看到他媽都好尷尬。

隨性蛋糕房間08▲ 非人物種的阿顯。

【充滿回憶的男孩遊戲間】

隨性蛋糕房間09▲ 這組宣傳照就是當初在蛋糕的家中拍攝。

聊聊關於被稱為「男孩遊戲間」的房間吧!

蛋糕:剛開始搬到這個家的時候,我發現有地下室,就跟我媽要求一間當練團室,隨性以前就在這邊練團,我跟卓杯還收了一些學生在家裡教課。

怎麼沒繼續在家中練團?

蛋糕:後來想想,以後還是會往音樂發展,所以開了「騷聲」,還有鼓聲太大,以前樓上會打電話來,我媽就跑去送水果禮盒(笑),對方一整年都沒有再打電話來過。後來忘記送禮盒,又被樓上抱怨,不過音場也不好,所以就不在家裡練團了。

在這間房間創作出來的歌曲,可否與我們聊聊?

蛋糕:像第一張EP《轉大人》收錄的歌幾乎都在這邊完成。以前讀大學很廢,早上起來我就來這間,開始彈吉他唱歌。以前還沒有很會嘶吼的時候,我就在這個房間裡面練習,有次我在練習〈忠言逆耳〉這首歌,吼到我媽來敲門說: 「你在幹嘛?阿那ㄟ叫成這樣(台語)」;某年過年,我跟卓杯、阿拓關在這房間裡作完了〈迷走青春〉;以前我和卓杯沒事就去家裡對面的公園抽菸,帶木吉他去亂彈,某次他接到前女友的電話,兩人在電話裡吵了很久,於是當天就寫出了〈打電話〉這首歌。我覺得寫歌是「寫故事」,沒有故事寫不出來,我每首歌都有真實的故事。

感覺你生活的環境也蠻不錯的,隨性的歌曲感覺上比較刻苦、帶些憤怒,這些創作歌曲的靈感是如何而來?

蛋糕:家境不錯對玩團是有些幫助啦!但也不是說特別順遂,我外文系畢業,同學都去當英文老師或外商公司上班,而我玩樂團是比較特殊的職業。在沒有拿海洋大賞之前,根本沒有人知道Random,但我已經玩了七年。努力地去做,但是找不到方向時,心情上當然就很焦慮。回到創作上,其實我作的歌都蠻正面的,雖然在一個逆境裡面,但往正向的方向看,一天到晚說「這個社會對不起我」也不盡然啦!

那「騷聲」營業至今有回本了嗎?

蛋糕: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的事?有的話馬、王也不會吵架了!(笑)

心境上會不會壓力要開始想要承擔家裡的責任?

蛋糕:我有在賺錢,但是沒有在存錢,最大的希望是可以靠玩團生活,就目前來說,有個地方可以錄我們的專輯、可以練團,在那邊討論事情,有一個空間是很不錯的。

聊聊龐克男孩,夢想中的房間或房子。

蛋糕:我只想要一出門就有東西吃 (笑)

那住夜市就好啦!

蛋糕:可以啊! 而且東西要很好吃才行,像「27club」練團室在寧夏夜市旁邊就很好;至於說什麼靠山靠海的房子,我倒覺得還好。

對於房子裡的想像呢?

蛋糕:要有一台電視、一台電動,但我最想要的是在家裡裝四驅車的軌道,之前我跟朋友討論過要在我們家裝一個大型的軌道,可以從客廳樓梯到房間,但是後來他沒有鳥我,就放棄了。小時候我們家真的有四驅車的軌道,就在我的床旁邊,上國中的時候想要酷一點,就跑去學吉他,把玩具都丟了,現在回想有點可惜。還有想買鋼彈!想在家裡做模型,這是男生小時候的回憶欸! 放滿整個櫃子的鋼彈,就是一個藝術品。

去完蛋糕的房間,沒看到蛋糕心情焦慮的蜘蛛馬跡,反倒看到的是一個很認分、很單純的男孩,所有夢想都還在追求的階段,不畏懼人生路途的顛簸,用力地往前衝,對蛋糕來說就是現在該做的事。(完)

隨性樂團 StreetVoice | iNDIEVOX | FACEBOOK


作者

TingFei

TingFei

深陷獨立音樂圈,喜歡音樂,更喜歡與人接觸,相信音樂始終來自於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