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法蘭黛鼓手吳孟諺「鼓手要學樂理、練音感,強化與其他樂手間的溝通」

吳孟諺

「無論是偏電子樂風的法蘭黛,還是人性本位的甜梅號,孟諺的表現都適得其當,在截然不同的概念下,他的鼓技精確、順暢地保持著音樂的流動。」 文 / 盧志宏

法蘭黛樂團剛發行新專輯《隨波逐流我不介意》,錄製過程中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孟諺:有首歌我印象很深刻,那就是〈特別〉。本來這首歌是法蘭要寫給別人唱的,大家聽了 demo 之後,覺得應該留下來自己唱。一開始的 demo 只有簡單的和弦跟旋律而已,我們就一起在練團室裡編,很快速、順利地完成它。我們在同步錄工作帶的時候,到了某個段落,大家都沒有事先說好,吉他跟貝斯就突然停下來了,變成一個安靜的橋段。效果很好,這個編曲就留下來用在專輯裡。這首歌的鼓很簡單,但我很喜歡它的風格跟律動。

甜梅號發行新專輯《金光之鄉》,在那邊的情形又是如何呢?

孟諺:我在甜梅號這次也是有鼓手、製作人、錄音師、混音師等多樣的身份。在這張專輯,我們特別去保有歌曲它原始的流動感跟動態。我們在練團室同步分軌錄音做工作帶,有些歌我們竟然可以只跑一次,就沒有什麼錯誤地錄好。我們就以那個工作帶,來疊錄正式的音軌。因為這樣,吉他跟 bass 都是以one take 去錄製的,也就是沒有分段,鼓的話是從以前就這樣做,因為我從來都不知道怎麼分段錄鼓,吉他跟貝斯要這麼做是比較難得,錄音的時候就只靠自己去切換音色,所以動態會比較好、比較自然,導致甜梅號這張專輯的歌曲從頭到尾,有種一氣呵成的感覺。


327967

現場的鼓組的設定是怎樣的?

孟諺:甜梅號的 setting 比較大,我會用三顆 tom-tom:一顆 rack tom、兩顆 floor tom。但我的 floor toms 桶身都不深,不太像 floor tom。銅鈸的話會有三片 crash,ride 跟 hi-hats,因為在甜梅號會需要演奏出比較多的聲音。

你有自己的鼓組嗎?

孟諺:我自己的鼓組,是一套 Gretsch Broadkaster。它是很復古的鼓組,這個系列已經幾十年了,而且我買它沒有多久就停產了。因為它是手工製的,所以鼓上面還有製鼓師的簽名和製造日期,從買來到現在剛好滿十年。它是套 fusion set,所以很大套:有一個 22” x 18” 的大鼓、14” x 5” 的小鼓、10” x 7” 跟 12” x 9” 的 rack tom、14” 和 16” 的 floor tom。一開始其實我不喜歡它大鼓的聲音,跟想像中不太一樣。我踩,都覺得沒有什麼低頻;一直到我錄法蘭黛的第一張專輯時,我才覺得它的低頻變好了。我覺得樂器有件很奇妙的事情是——該說是有靈性嗎?你一直跟它相處,一直去演奏它,樂器的聲音會讓你的風格有改變。樂器被彈奏久了,它的聲音也會隨著時間而改變。

327991

使用的小鼓?

孟諺:我現在總共有四顆小鼓。Pearl Sensitone Elite II Brass 14” x 5”,是我的第一顆小鼓,大一的時候在麵包店打工存錢買的。因為金屬材質的關係,它的音色很亮、延音較長、音量也大。我拿它在錄音的時候,都形容它是青春帶勁。甜梅號的〈新流浪運動〉,就是用它錄的。那它的打擊面,我會配 Remo Emperor Coated 的鼓皮。雙層的霧面鼓皮,可以稍微抑制一下它過亮的音色。

327945

還有一顆就是 Gretsch Broadkaster 的小鼓。甜梅號的新專輯很多都是用它錄的,可能那一陣子比較多愁善感一點。它的聲音很溫、很厚。本來法蘭沒有很喜歡它的音色,但把它放在音樂裡面,就剛好佔據了鼓所需要的一個頻率,其他空間都讓給別的樂器,很神奇的。而且它只能裝 Ambassador 的鼓皮,裝其他的都不好聽。

其他兩顆小鼓都是 Ludwig 的。 Ludwig Birch 14” x 6.5”,印象最深就是用在甜梅號《腦海群島》的〈人兒呀〉;法蘭黛的話,是用在〈 Every Word 〉。它的音色很溫和。因為是樺木材質,所以高、低頻多,感覺就像中頻被挖了一個洞。雖然它有 6.5” 厚,但打起來卻比楓木的音高來的高,又亮。錄音的時候特別好聽,因為本來在後製時會處理的中頻,已經被挖掉了。它的打擊面用 Powerstroke 3 的話,會很溫、很好聽。那現在我用最多的是 Ludwig LM402,它是鋁合金的。鼓皮的話,有時裝 Powerstroke 3,有時用 Ambassador。

327947

使用的鼓皮以及調音方式?

孟諺:我都習慣用 Remo 的鼓皮。大鼓打擊面是用 Powerstroke 3,有時用亮面,有時用霧面的,看歌曲;共振面是用 Ambassordar 。因為我鼓組的特性,比較適合裝單層的鼓皮,所以都是一樣的設定,兩面都是裝 Ambassador,打擊面視情況而定裝亮面或霧面的。調音方面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我打擊面會調的比共振面鬆一點。

所使用的銅鈸?

孟諺:我都是用 Sabian。高中還大學時,剛開始要買銅鈸,我的老師跟身邊的朋友都說:『我覺得你就是要用 Sabian。』我就一直用到現在。我有三組Hihats:一組是 HH Regular Hats 14”,另一組是 AAX Stage Hats 14”,還有一組 Artisan Hats 14”。我最喜歡的是 HH Regular Hats,它也停產了,而且是我的第一組 hi-hats,大一時買的。如果你聽到甜梅號還法蘭黛的 hi-hats 是軟綿綿的,跟音樂黏在一起的那樣,就一定是這組 hi-hats。我都說它是我的神兵利器。錄音要是拿哪組 hi-hats 都搞不定時,把它拿出來用,就對了。有的時候遇到器材,都是我們會被它說服,它並不是我們一開始預設、想要的聲音,但它在歌曲裡的表現就是很棒。這樣子,它就是很好的器材。

327952

Ride 的部分我也是有三片。HHX Dry Ride 21” 是我的第一片 Ride,對我很有意義,因為它是我爸爸送我的。可能是那時他作股票賺了一些錢,有天竟然主動問我說:「你打鼓有沒有缺什麼器材?後來就送我這片 Ride,也許他已經忘記這件事情了,但是對我而言很重要,所以我一直記得。它很厚、很重,音色很乾,顆粒很明顯。在《謝謝你提醒我》的時候都是用它。

再來是 HHX Legacy Ride 20”,是在錄《腦海群島》時買的。它跟 Dry Ride 的反差很大;因為它很薄,打下去沒什麼 attack,延音很多。因為不同的特色,所以在錄音時的選擇就會比較多。我現在最喜歡的,是一片 Artisan 的20” ride。它的特性,剛好居於上述兩者的中間,音色比較好控制。比較特別的是事情是,我在錄法蘭黛的時候,會架兩片 Ride。通常大家不會這麼做,但因為法蘭黛的東西不太適合打 open hi-hats ——那樣太搖滾了,我就用電子樂的想法去思考。其實音樂的節奏都沒有變,那就用轉換音色的方式來做,比較符合法蘭黛的需求。

327952

我的 crash 一直以來就只有三片耶,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片是 AAX Stage Crash 16”,我很喜歡它的手感和聲音,所以破了兩次,我都還是再去買一樣的。一片是17” 的 HHX X-Treme Crash,它的聲音很破。它沒有破掉噢,可是聲音很像破掉的,音色很髒。在甜梅號需要比較吵的時候,我就會打它。還有一片是 HH medium thin 18”。

327992

有習慣使用的鼓棒嗎?

孟諺:我都用 Vic Firth 5A。之前跟萬青(註:萬能青年旅店)去大陸巡迴的時候用了 7A 的。因為行程比較硬一些,六天四場,跑四個城市,對體力的消耗比較大一點,所以就用細一點的鼓棒。錄音的時候比較不一樣,我會去用不同的廠牌或尺寸的鼓棒,來做不同的音色。我都會把鼓棒放防潮箱裡保存。因為台灣太潮濕了,鼓棒容易吃水氣進去,重量就會變化,演出的時候會容易受傷。

327942


「除了把鼓打好之外,你還要學會怎麼讓鼓跟其他的樂器做好連結。」-孟諺

你的技巧和風格是怎麼樣子的?

孟諺:如果要說的話,我想,比起其他的鼓手來,我對旋律應該會比較敏感。因為我練過很多樂器,樂團裡面會有的樂器我都真的練過。其實我會建議鼓手要去學樂理、去練音感。這麼做的原因是,讓你可以在跟其他樂手討論的時候,不會像是從別的世界來的。

一開始打鼓的動機是?

孟諺:高中的時候,我參加了內湖高中熱音社。因為那時候有一個學長,他打鼓很帥,我看了就:『哇!』。剛好同學想要組團,他們缺鼓手,我就這麼開始了。

誰是你最喜歡的鼓手?

孟諺:每一個時期其實都不太一樣耶。如果是偏搖滾方面的話,我最喜歡的是 Smashing Pumpkins 的 Jimmy Chamberlin。他是打爵士出身的,會運用高階的爵士手法,可以打得很快,很厲害。爵士方面的話,我其實很喜歡 Steve Gadd 。因為他的東西簡單、好聽。還有 Philly Joe Jones,有幾張我很喜歡的爵士專輯都是他打的,他也跟 Miles Davis 合作過。我還很喜歡 Vinnie Colaiuta 。他在錄音的時候,可以沒打什麼特別的東西,卻很明確地把他要表達的東西,呈現出來。真的是很厲害!

327944

平常練習的方式是怎麼樣的?

孟諺:我最近都沒什麼時間練鼓,所以我都練些簡單、扼要的。我最近在練超快速單點(Moeller Technique),說『超』,是因為 BPM 都超過兩百的關係。做的到的話,就等於很多東西都有練到了。有時候去做教學,學生給的反應,都讓我能對鼓做些思考。

除了做打鼓的練習之外,會去運動來保持體力嗎?

孟諺:我會去跑步、舉啞鈴、游泳。其實真的必須要這麼做耶!因為我看國外的鼓手,甚至是 engineer,都把自己的職業生涯看得很重。他們的生活都規律到難以想像,非常注重自己身體的狀態。尤其是常常在演出的鼓手,他們的運動量真的很大,因此需要常常鍛鍊自己的體力,才可以有足夠的體力把每一場表演的演出做好。

上台前會做些什麼事情來準備演出?

孟諺:在演出前半個小時,我會做全身的暖身運動,因為曾經在表演時受過傷,因此為了避免再次受傷,手腕、腳踝、背部、腰部等等部位的暖身對我而言變得相當重要。有時候甜梅號會做九十分鐘的 set,你知道嘛,甜梅號在台上又不講話,沒得休息,我甚至會進行兩次熱身運動以應付整場不間段的演奏。

可以給年輕的鼓手一些建議嗎?

孟諺:如果很認真的想要把打鼓當做長遠的職業的話,可以試著規劃一個也許五年的計畫,前三年努力的把鼓練好,接著開始學習 Bass,若依然覺得不足夠,可以再規劃學習任一種和聲樂器。讓自己成為以演奏鼓組為主,進而也可以是全方位的音樂人。講簡單一點,如果你想要你的鼓更上一層樓的話,除了把鼓打好之外,你還要學會怎麼讓鼓跟其他的樂器做好連結。因為鼓其實也是具備了音樂的三元素:旋律、和聲、節奏。當你可以巧妙的,把這三者融合在演奏裡面的話,你就會是一個大家都很喜歡跟你合作的鼓手。當然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要一直保持對音樂的熱情,要永遠都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