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蘇迪勒給音樂祭上的一課

不幸遇上地表最強颱風蘇迪勒的山海屯音樂節,在延期兩天、打亂所有原定時間表後,昨晚終於在台灣樂團的支援下正式落幕。活動過後,除了留下好的或壞的回憶、殘存興奮或激憤的情緒,也是時候好好想想如何讓事情變得更好,為下一個台灣大型音樂活動做準備。

七、八月辦表演,除了雨備,還要有颱風應變計畫

夏天是台灣颱風的旺季,戶外活動絕對應該考量,畢竟颱風夜要出門看表演真的是太.冒.險.了! 由於蘇迪勒情勢難以預測,今年山海屯音樂節活動開始時間一延再延、原定三天的節目也縮短成兩天,包括 Fear,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Young Guns、Mary’s blood 等皆因班機問題取消演出;在時間擠壓、器材毀損的狀況下,部分藝人如 Coldrain、閃靈儘管已經到場做好準備,也無法上台。

每年在夏天舉辦的海洋音樂祭一樣多次遇颱,變動最多的莫屬 2005 年,先是受海棠來襲延期,後又遇上瑪莎颱風再度改期,而外國藝人包括 BRMC、Boom Boom Satellites 則移師 The WALL 這牆音樂展演空間演出,這一年卻是許多樂迷心目中的經典。

野台開唱亦不遑多讓。2001 年的 Megadeth 因颱風班機延誤至凌晨三點開唱;2002 年辛樂克報到,活動順延兩天;2008 年末代野台則遭遇鳳凰颱風,將「山舞台」的表演合併至「風舞台」,包括蘇打綠ECHO 回聲樂團橙草等遭到取消;2011 年再度復出的野台,又差點遇上梅花颱風直撲,無怪乎野台開唱團隊笑稱自己是「靠風雨長大的音樂季」。

儘管每個颱風強度、影響範圍不一,但主辦單位該力求安全,避免整個活動(品牌)與參加人員陷入危機 。雖然有賠錢的風險,但千萬不要逃避雨天或延期備案,很多活動的雨備計畫只出現在提案的最後幾頁,甚至根本沒有,如果你愛你的音樂、愛你的專業,想要一場成功的活動讓大家都開心,安全考量一定是最優先,不該僥倖以對。

2008野台開唱也是面臨颱風,但依然咬牙撐完。(圖片來源:野台開唱)
2008 野台開唱也是面臨颱風,但依然咬牙撐完。(圖片來源:野台開唱)

不要超時,或至少,打點好街坊鄰居

超時是活動主辦單位時常面臨的問題。天團天后在小巨蛋或台大體育館超時,可以發稿說是「搖滾精神」來讓歌迷 High,或用「罰款無上限」作為回饋歌迷的噱頭,但搖滾音樂節舉辦至深夜影響居民作息,媒體和一般民眾通常就沒那麼友善了。湧入粉絲團抗議事小,當民意代表介入、場地單位遭到苛責,這就可能牽扯到活動以外的範圍(認真的,地方勢力與政治), 若是葬送掉這塊地點未來舉辦音樂活動的正當性,更是樂迷們不樂見的事。

「敦親睦鄰」絕對是音樂節必要的功課,甚至像高雄的蚵寮漁村小搖滾、台南南吼音樂節、嘉義 Wake Up 覺醒音樂季,讓在地鄉親參與其中,成為一個里鄰共襄盛舉、具有地方代表性的慶典。這在大城市中雖然不容易,但事前的溝通,或許能讓被打擾的居民稍微諒解。

記得蚵寮這隻非常 Local 的宣傳片嗎?蚵寮在地方關係經營上堪稱成功案例。

外國藝人不強求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1997 年 Fuji Rock 第一屆因為颱風取消了第二日的表演,樂迷跟 Line up 上的 BECK、Green Day、The Prodigy、Massive Attack 說了再見(雖然第二天天氣超好。)前一日淋雨的歌迷與器材,外加場地泥濘讓整個活動堪稱災難,但樂迷至今還是支持著 Fuji Rock,主辦單位也越來越壯大。

「大求準,小求變」音樂祭的現場如戰場,任何情形都應該秉持專業、以靈活的思維去應對活動調整。外國藝人來台演出雖然成本高、機會難得,但若有突發狀況,視時候抽手、搭配妥善的退票機制或補償配套,也是主辦單位該有的心理準備。

此次山海屯音樂節,Coldrain 因為颱風關係影響主舞台系統,臨時確認無法演出,雖然讓不少樂迷生氣、失望,但藝人和主辦單位承諾將於 9 月舉辦專場,不失為一個正面的處理範例;同樣原定主舞台登場的 Limp Bizkit,據了解也一直無法克服器材問題,但勉強上陣的結果,就是帶來評價兩極的演出。當然,「器材」可能不是問題的癥結,國際交流的專業度、應變的妥善度才是關鍵。

若主辦單位無法達到表演者的需求,即使合約是死的,在雙方溝通、達成共識之下,是否可以做一些彈性調整,無須選擇造成藝人不悅、觀眾傻眼的結果?讓他們在台下共同享受音樂、認識台灣的樂團、相邀明年再戰,會不會是更好的選項呢?

螢幕快照 2015-08-11 下午7.08.13
在頗具爭議的 Limp Bizkit 表演風波後,國外樂團其實並沒有特別不滿台灣的硬體狀況,反而都對台灣樂迷搖滾態度滿是好評。圖為 Limp Bizkit 主唱 Fred Durst 發表狀態。

 

該好好被花心思照顧的是這些情義相挺的台灣樂團

今年山海屯音樂節變動最多的當然是台灣團,但即便數度改時間、改舞台,八十八顆芭樂籽神棍皇后皮箱血肉果汁機麋先生流氓阿德等,還是以樂觀的態度相挺;延至週一演出的樂團,儘管知道迎接他們的場面可能稍微冷清,依舊義無反顧支持主辦單位繼續搖滾,隨性樂團甚至唱了第二次,以填補部分空窗時段。

樂團人的熱情與團結讓人動容,但我們心中這些真正該被重視的本土表演者,在台灣絕大多數的音樂活動中,待遇(不光指演出費)卻往往不及外國藝人;在偶發狀況中,更是首當其衝的犧牲者。或許,建立健全的音樂祭環境,應該先從尊重本地音樂人開始,以應有的規格、價碼、禮數對待自己人,才可能建立起具國際標準的待客禮儀,也才有機會發展成具國際規模的音樂祭。

 

皇后皮箱等樂團都能在活動中自得其樂,並鼓勵樂迷到場參與。
皇后皮箱等樂團都能在活動中自得其樂,並鼓勵樂迷到場參與。

 

麋先生
最後一天演出的樂團,也紛紛在粉絲團上提醒樂迷該出門了!即使是星期一,他們還是會到現場進行演出,挺山海屯更挺音樂。

 

11838620_408867382641354_3351659596054655059_o
隨性兩天都報到,力挺山海屯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