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記錄當下的感動:談國內外現場攝影環境 ─ 專訪攝影師 葉豐堯

Handerson 01

「從台灣到世界,透過相機捕捉當下的感動,讓每個人都可以體會到『當時』拍攝現場的感受,包括觀眾的投入、熱情以及演出者的精采演出,或許就能讓大家因而更喜歡音樂!我希望把所有看到的畫面記錄下來,來讓更多的人欣賞到不一樣的世界、不一樣的畫面!」拍過 Soundwave、knotfest Japan、Vans Warped Tour、春天吶喊等國內外知名音樂節,也曾擔任過 All Time Low 、We Came As Romans 、Bring Me The Horizon、Bullet for My Valentine 等外國團演唱會/巡演的現場攝影師,目前為山海屯攝影總監、Wake Up 音樂節及搖滾臺中指定攝影的葉豐堯,在今年舉辦了亞洲巡迴攝影展,希望讓更多人不僅能透過他的鏡頭記錄,重溫身處於現場的悸動,甚至進而激起想去朝聖的慾望。

因失戀而接觸到人生的第一台相機,從未想到就此與「攝影」結下難分難捨的緣。2013 年,透過朋友介紹,讓從網拍與婚攝起家的他,開始嘗試拍攝樂團的現場演出-第一個拍的便是來自瑞士的 Eluveitie -他提起,剛好有朋友(現在為他的經紀人)在專門辦國外樂團來台的企劃公司上班,有天就問自己想不想試試看拍現場紀實,他不好意思地的說:「拍攝現場我覺得真的比較不簡單,因為平常拍攝一些商業照片,我拍不好可以重來,可是瞬間的畫面錯過就沒了。」

透過攝影,走過更多更遠的地方

由於剛開始從事現場攝影的工作就是拍攝外國團,在無遠弗屆的網路效益加持之下,他的攝影作品開始不停被其他國家的樂迷轉貼分享、關注,最後也跟著樂團一同展開一場又一場的世界巡演。問他,國內外現場攝影環境的相異?葉豐堯直接表明,台灣還沒有市場,所以在這個圈子工作是辛苦的,但拍攝起來相對自由;而國外市場機制早已完善,也較為嚴謹。他分享,在今年二月參加澳洲的 Soundwave Festival 的經驗,雖然樂團已幫忙申請到攝影工作證,但到了會場後,還是要經過兩三關的檢查作業-先識別進場手環,再到攝影工作區去填寫個人資料、切結書,才可拿到相關證件。但這個攝影證,第一天就只能拿第一天的,次日仍要重覆此過程。

Handerson 02
We Came As Romans 拍攝於 Vans Warped Tour。(由葉豐堯提供)
Handerson 03
We Came As Romans 拍攝於 Vans Warped Tour。(由葉豐堯提供)
Handerson 04
While She Sleeps 拍攝於 Vans Warped Tour。(由葉豐堯提供)
Handerson 05
The Devil Wears Prada 拍攝於 Soundwave Festival。(由葉豐堯提供)

此外,比較知名的樂團還會簽合約,內容大多是攝影師可以使用照片,但不可作為商業用途;假若還想拍其他團的話,就只能以媒體的身分拍攝前三首歌,之後就必須離開,如果還持續拍攝,就會被工作人員帶回攝影工作區,把照片全刪除後才歸還相機。

「我覺得這是好事,畢竟就是一種規則、一種尊重,所以現在我們在做的山海屯音樂節,就在以這個方向逐步進行,要先慢慢的把很多規則、很多該做的把建立好。」

什麼是該做的呢?舉例來說,所有照片在發表前,一定要先讓樂團看過、檢查過,做好最後的確認才能夠發佈。還有,就算是跟樂團很熟,上舞台前也必須先做足功課,了解可以拍攝的動線,因為絕對不可以影響到表演者,當你影響了,就是影響到觀眾的權益。舞台上最大的表演者、第二大的是工作人員,最後才是攝影師。

藉此問起,現今台灣發展方向的可能性?他坦白,台灣有很多表演,當攝影師不是很有名時,幾乎都拿不到什麼錢。可是環境是需要改善的,專業就應該要付錢,一定要這樣才可以慢慢把環境培養起來。不要像現在有許多活動都在壓榨,好比壓榨年輕的樂團、壓榨攝影師等等;環境要變好,攝影才有機會,因為是依附在樂團上面的。

國內外現場攝影發展的挑戰與未來可能性

近期美國歌手 Taylor Swift 炮轟 Apple Music 推出串流音樂服務首三個月竟不願付版稅給予歌手及創作人,成功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不過,有一名曾為她拍照的自由攝影師 Jason Sheldon 則反擊她也從未尊重過專業,同樣引起了許多熱烈的迴響。原因是因為近年有來不少音樂人在使用攝影師的照片宣傳時,很多都是沒有獲得授權且也沒有付費的,甚至更以宣稱是在給能夠成名的機會,狠狠剝削攝影師的權益。

不禁好奇起,擁有豐富經驗的他是如何保障自身的權益?除了要仔細看清合約中該互相配合的細節外,葉豐堯認為就算對方跟你交情再好,但當這成為工作,就必須一碼歸一碼。拿捏照片付款的時間,好比剛開始就要講清楚訂金,看要先抓個三成、五成或七成,一定要有個基本價碼。若你是免費幫人的話,就是要醜話講在先,讓雙方心裡都有個底,才是最好的。再來,不要答應別人太多事情,意思是,今天主動跟樂團說可以免費幫忙攝影拍,樂團當然很開心,但有的時候常會得意忘形,好比說,樂團會問可不可以拍一下宣傳照…等等。「我覺得在這之間是應該要取得一個平衡的。」他舉例,P!SCO 跟他們的隨行攝影師小辣就是一個良好的關係,P!SCO 很努力幫他宣傳、營造一個市場,很多機會都做給他,彼此是真的在互相幫忙。

讓更多人看見,才有人開始會重視它的價值

從今年四月開始,從板橋出發,行經高雄、嘉義、台中、八月底再到日本東京、九月在新加坡,最後十月前進香港,舉辦「當下」巡迴攝影展。葉豐堯希望透過展出國外音樂節、甚至是樂團的演出畫面,讓更多人發現:「原來這世界是多變的!」雖然這些只是國際上所有表演中,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但他仍認為做多少就能影響多少,而辦攝影展則是目前在能力範圍內所能做到的事情,期盼藉由此巡迴展讓更多人對現場攝影能有更不一樣的看法。

「其實我是從去年底開始在思考,是不是可以讓更多人看到這些音樂性的演出畫面?近而又影響到更多樂團人及觀眾。」花了四個多月的時間籌備,他認為最困難的應該在於安排場地、時間、輸出、運送及佈展,這些流程都需要很多時間來執行。未來,葉豐堯則期盼可以在國立美術館辦一場大型的展覽,並邀請一些國內的現場攝影師一起參展,「我希望有這樣的一個機會,可以帶大家一起踏進去。讓更多人看見,才會有人開始會重視,它的價值才有存在。」或許,就是憑著這股傻勁以及熱血一路支撐著他前進,透過影像作品讓全世界看見了台中男兒,真摯又無比熱沈的決心。

標籤 Hot 葉豐堯

作者

戴居

戴居

一九九二年生,現為音樂廠牌企劃,文字散見 Blow 吹音樂、Taiwan Beats、娛樂重擊、台灣搖滾映像誌、KKBOX、《小白兔通訊》等線上線下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