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手研究室:專訪鼓手黃子瑜「不要去爭機會,專心把自己準備好」

yello

無論是鼓技、還是外型,黃子瑜都是個難以忽略的存在。從搖滾、金屬、流行樂起家的他,在爵士的領域中,找到了他的樂園。 文 / 盧志宏

開始打鼓的動機?

子瑜:念高中的時候,我有一個朋友是吉他社的。有一次陪他去新麗聲買弦,看到樓下有練團室,就問店家可不可以進去敲敲看鼓。雖然當時不會打,但覺得打鼓挺不錯的,之後就連去了好幾天。那不會打,就都亂敲,結果有個學長看到我這樣,覺得看不下去,就開始教我打鼓,我的鼓手生涯就這樣開始了。

去柏克萊學音樂的體驗?

子瑜:我覺得是格局吧。雖然那邊還好的人也不少,但厲害的人真的很多。你會發覺,那些很厲害的人也沒有什麼撇步,就是練基本吧。去了那邊之後不會去跟人比較,反正就是練。其實一切都挺意外的,我本來沒有計劃要去柏克萊,也沒有計劃要回台灣,更沒有計劃要打八三夭。

是什麼契機讓你從玩搖滾樂轉為爵士樂的?

子瑜:其實是源自於⋯⋯我很愛比較,我不允許看到比自己還強的鼓手。就算看得到,他也只會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大學快畢業的時候,我就想,如果要把打鼓變成工作,就像做演唱會的職業樂手們那樣,我一定要跟他們一樣很厲害、很厲害才行。那很厲害的人在哪裡呢?那時候我剛好在聽一些 fusion,像 T-Square、Dave Weckl 之類的。所以我的結論就是:厲害的人都在玩爵士。很爛的理由。我就只是純粹想找到那些很厲害的人,就開始練爵士。過了一年之後,我才發現那些做演唱會的人,都沒有在做爵士樂。(笑)但我確實是在爵士樂中找到樂趣了。爵士樂比較像是人與人之間的對話,比較沒有侷限。


328679

所使用的鼓組設定是怎樣的?

子瑜:我目前的鼓組是 Canopus Ash Kit:18″ x 14″的大鼓、10″ x 7” 的 rack tom、14″ x 13” 的 floor tom。我會買小套的鼓組原因有兩個:一是我是打爵士的;二是在爵士的場合裡,鼓的原始音很重要。我是覺得要買到喜歡的器材是比較難的,沒有所謂的好聽不好聽,只有主觀的喜歡或不喜歡。每樣器材都有它的特色,變成你要跟器材培養感情,讓它成為你的 sound。我在買它的時候,大鼓一踩下去,我就:『啊!(陶醉狀)這就是我的了!』它的音色集中、共振非常地好。因為它木材跟零件用的很好,打下去的音色溫暖、但 body 還在、中氣很足。

328531

有使用哪些小鼓?

子瑜:現在主要用的是14″ x 7″ Limited 30 Series “Baritone Snare Drum” ,這是限量三十顆小鼓的第二十一顆。Canopus 的鼓一般來說聲音都很美,但音量不大。那因為我同時做爵士樂跟八三夭,所以我需要一顆小鼓能讓我在兩邊都能用的。這顆小鼓的動態範圍夠大,音量可以很高、也可以很低,我可以很細膩地演奏,也可以大力的敲它。我還有一顆比較薄的小鼓,最近買的:13” x 4″ Canopus The Maple。聲音很穿,我拿來做 Drum & Bass,或是 side snare 的。

▼ (圖左)13” x 4″ Canopus The Maple (圖右) 14″ x 7″ Limited 30 Series “Baritone Snare Drum”
328528

YAMAHA 13″ X 7″ Beech Snare Drum; Akira Jimbo Signature Model。這是我的第一顆小鼓,那時候我去 Yamaha 熱音大賽比,是神保彰選我成為亞洲區的最佳鼓手,也算是為了感念他,拿了獎金就去買他的簽名小鼓。但現在它被我打入冷宮了。它是樺木的,音色很怪、很獨特,沒什麼低頻、高頻還好、中頻很多,ㄤ到失控。我試過很多方法來壓抑它的奇怪,我裝了 Evans 的鼓皮,它的特色是聲音穩定、不會有太多的泛音,但相對來講音色就沒那麼活。還換成了銅製的Canopus 響線,不會那麼脆,通常都是鐵的。因為一開始沒什麼錢,所以會去嘗試讓小鼓變出各樣的音色。

▼ YAMAHA 13″ X 7″ Beech Snare Drum; Akira Jimbo Signature Model
328530

鼓皮及調音方式?

子瑜:我喜歡用 Remo 的鼓皮,因為它讓我在演奏上的音色比較靈活。其實我買了非常多的皮,讓我可以互相搭配使用、嘗試不同的音色。因為我打爵士的關係,所以音高都調的比較高。我目前 tom-toms 的上鼓皮都是 Fiberskyn 3,下鼓皮是 Coated Diplomat。用Fiberskyn,是我刻意讓音色聽起來比較溫暖、收斂、低調的。因為我現在的爵士樂團裡都沒有太亮的樂器,像是管樂之類的,那我用 Fiberskyn,音色就比較木頭。小鼓也是用 Fiberskyn 3,大鼓是 Coated Powerstroke 3。

所使用的銅鈸?

子瑜:我的銅鈸都是 Meinl 的。雖然在台灣,大家覺得這是金屬樂手在用的牌子,但我是因為 Benny Greb 的關係才用的。我鼓會打得很花、很多 ghost notes,所以我得選用不會吵的銅鈸:要有顆粒、延音不要太長。但我又不喜歡太厚、太乾的鈸。這些鈸的軟硬適中,可以讓我做很多音色。我在器材的選擇上,比較喜歡能夠品牌單一化。那我除了打爵士,也想做其他類型的音樂;所以我需要一個牌子能滿足我不同的需求。

像這片 Vintage Sand Ride,是 Meinl 跟 Benny Greb 合作研發。它音色乾又有延音,又夠薄,還有bell,我一聽就愛上它了。那我用 Jazz Thin Hihat,是因為我打鼓的張力大,所以我需要它動態的表現很大。從輕到強,我身體的每個動作、我的情緒,它都能忠實地反映。我的左手邊也擺一片 ride(Jazz Medium Thin),是當 crash ride 用,一方面我可以去 wash 它,也可以當作改變音色來用。那這片 Dark Crash,是我看到現在宇宙人的鼓手用,感到很驚豔。它的聲音像 china,但是它一打,延音馬上就收回去,又可以當第三片 ride 用,還有 bell 可以用,很屌。

我在銅鈸上其實有動一個手腳,就是裝上 Cympad。有時候你會希望銅鈸不要太吵,那你可以會需要買各種不同的銅鈸。但你用了這個之後,能夠依它的尺寸來消除延音,又不失去銅鈸原本的音色和動態;進錄音室很好用。

328536

有慣用的鼓棒及硬體嗎?

子瑜:踏板我用 Pearl,它是我第一個買的器材,陪我十幾年了。它的價格實在,又可以調整踏板的長度,還可以換軸距;變化性很多。如果你不是有太極端的需要的話,它幾乎可以滿足各種方式的使用。

架子我都是用 Canopus Light-Weigh 的,因為我他媽閃到腰。爲什麼呢?因為我是個瘋狂的鼓手,可以的話,我幾乎都會帶自己的鼓組,那時的 hardware 我是用 Gibraltar 的,長期這樣下來就受傷了。那換成 Canopus 的,你知道這有多輕嗎?我也不是大力幹的鼓手,它就夠穩了。而且它的腳是平的,很容易收納跟擺放。為了自己的未來,每個鼓手都應該買。當你閃到腰的那一刻,你就知道自己老了,不要以為自己年輕,真的!

鼓棒的話,我用 Vic Firth SD2,它是楓木製的,音色平均。有次我好奇某個鼓手的音色很好聽,一拿起它的鼓棒來敲,我當下就明白了,就改用 Vic Firth 的了。鼓刷的話,我還沒找到真正喜歡的。目前我用 Regal Tip 的,材質有彈性,手感也很不錯;但缺點是太小聲了。

328533

有使用其他打擊樂器嗎?

子瑜:我有用一個牛鈴,Meinl Artist Series Cowbell (Russ Miller)。它裡面有個綿墊可以轉,去做 muffle,就可以自由選擇要比較悶、或比較開的聲音。所以我要的,都是聲音 range 大的東西。

328529


「想做什麼就去做,不要去爭任何的機會,專心把自己準備好!」-子瑜

你的技巧和風格是怎麼樣子的?

子瑜:神保彰(Akira Jimbo)、Mike Portnoy、 Dave Weckl、Eric Harland、Chris Dave、Ari Hoenig、Mark Guiliana。

怎樣準備演出?

子瑜:喝酒、跳來跳去。儘量讓自己放鬆。要專注在怎麼讓自己跟音樂能夠 sync,用最自然、舒適的方式呈現。

給年輕的鼓手的建議?

子瑜:有些年輕的鼓手會來問我問題,他們都想要得到一個答案,但答案根本不是重點。你沒有去尋求答案,而只是想找一個人來跟你說這樣子是對的。這個是最要不得的。像很多人問我:『我也想去柏克萊,你有什麼建議嗎?』我就反問他:『你有沒有上柏克萊的官網看過?沒有,那你到底在問什麼?』十個來問,九個都沒上網查過。還有人問:『傳統式打法好?還是交叉式打法好?』我就反問他:『你有沒有練過?知道差在哪邊嗎?沒有的話我要跟你講什麼?』想做什麼就去做,沒有人能你答案。就算我給了你答案,也不見得是你的答案。

那給一些比較認真的鼓手建議的話,我會說:不要去爭任何的機會。因為東方人的社會是排隊的社會,你要照著規矩走。你年資到了,機會就是你的了。你二十歲講的話,跟三十歲講的話,分量不一樣。所以不要去爭,專心把自己準備好。因為事情沒有真相:你年輕的時候,大家只會嘲諷你;有點資歷了,大家只會捧你。要保持醒著,讓自己進步,機會一定有的。

▼  黃子瑜分享玩偶小袋鼠的功用。


作者

ZORN

ZORN

樂團主唱,熱愛鑽研器材,平時同時翻譯國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