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親愛的你/妳 – Triple Deer 《Triple Deer 》

《Triple Deer》
《Triple Deer》

成軍三年,從解放音樂節、搖滾臺中、PutsSound到今年三月流氓阿德的發片首演嘉賓,Triple Deer已累積不少舞台經驗,足跡也悄悄地行經全台各地。歷經三年的時光焠鍊,將近一年的製作期,他們即將在今年暑假發行第一張錄音室作品,首張同名EP《Triple Deer 》,給自己、樂迷一個交代,同時也向獨立音樂圈大聲宣告他們的存在。

 關於 Triple Deer x《Triple Deer 》

 

冠宇/Guitar

永純/Guitar

承翰/Drum

韻如/Bass

紹軒(Curtis)/Synthesizer

 

Q:請用 15 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冠宇:一個過去的旅程及自我對話過後的產物。

永純:誠實的嘗試、活在當下的樣子。

 

Q:錄製這張專輯,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剛好某次錄音是 11/29(五都大選),平常冷靜又專業的孟諺,默默地在控制室用 ipad 看起了投票轉播,我們邊錄吉他邊看的血脈噴張(只有正在彈的人不能看)。錄完在回新竹的路上選舉結果慢慢出爐,甚至傳出成功割爆某立委的消息(是個美麗的誤會),大家差點把車頂掀掉,立刻轉去吃大餐慶祝。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冠宇:背對的鹿兒人看著遠方,我們的思緒也指向遠方的「那個地方」,星空代表廣泛且溫柔。

永純:一開始定位出的整體視覺就是希望要給人溫暖的感覺,也許它會是搶眼的、酷的、有個性的,其中也要有讓人溫暖和安定的成分。這也是我們目前對自己音樂的期許。

 

Q: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個橋段」

〈二號捕手〉最後一段爆炸。因為它旋律簡單,容易彈奏,現場演出時搭配鼓點狂刷起來也特爽,真的有種解放的感覺。

 

Q:挑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冠宇:〈花的名字〉 送給我的戀人,她名字裡有著花的名字。這是一首戀人之間的歌,段落中有著不規則的流動,不對稱的節奏,但最終卻能帶出和諧的聲響。花的名字就是愛情的名字。

永純:這個我不跟冠宇爭,哈哈。

 

Q:發行這張專輯希望能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

Curtis:藉由發行專輯更廣泛推廣樂團,不要虧太多錢。

永純:希望透過這張專輯,能激發更多人來看看我們的現場,後搖聽現場真的不一樣!

 

Q:為什麼選擇後搖為表現方式?有沒有要傳承或改良等其他特殊的意義?

冠宇:因不擅言詞。沒有特殊的意義,但期待能成為台灣後搖的其中一種風景。

Curtis:由於缺少人聲,在配器、和聲與音色上能有更多發展空間。

 

Q:新竹有沒有給予創作上什麼啟發?對於在地化與國際化有什麼看法呢?

永純:要講新竹我們也沒那麼道地,畢竟我們都不是土生土長的新竹人,只是碰巧在這裡相遇、一起長大而已。我們都喜歡在新竹的日子,也對同樣來自這裡的樂團特別有好感、歸屬感。

冠宇:新竹出生的回聲樂團青春大衛你們你們現象師等等都是非常棒的樂團。

 

Q:可否聊聊 團名的由來?有什麼特別想表達的涵義?

冠宇: Deer 取了 Dear 的諧音,而 Triple (三次方)我們視為廣大且眾多的含意,加起來也就是「親愛的你們阿!」的暗喻。

 

Q:發行專輯後最印象深刻或最期待的活動是哪一場?

冠宇:當然是我們的同名 EP 發片首演-「眾聲喧囂」w/ self kill。   8/9於台北Legacy;8/15於高雄 Live Warehouse。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與計畫

冠宇:接下來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演出機會以及穩定的創作新歌。

永純:團員即將全數晉升/淪落為上班族,希望日後仍能穩定的練團、創作,讓演出更動聽。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們覺得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

冠宇:我覺得我們的音樂不是武器(笑)。

Curtis:深水炸彈,慢慢地炸個不知不覺。

 

Q:你們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冠宇:張懸。

永純:喜歡的作家、導演或攝影師吧,想像鯨向海或楊雅喆在聽我們音樂的樣子就覺得很幸福。

 

Q:如果可以你們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冠宇:張懸。

韻如:徐若瑄。

永純:帶頭套的麥可法斯賓達。

 

Q:你們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冠宇:美國及日本。

Curtis:英國。

永純:有超大型魚的海生館,有海底隧道的更棒。也許可以招喚人魚,或把魚氣到撞爆玻璃。

 

Q:你們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妳覺得是哪部電影?

冠宇:岩井俊二的《青春電幻物語》

永純:《年少時代》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的作品?哪一首歌?

冠宇:張懸-〈花的名字〉(到底有多愛張懸)。

永純:王榆鈞-〈花的名字〉(她一定會編的很棒)。

 

Q: 如果可以選擇加入一個樂團,你們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永純:草東沒有派對,最近真的很喜歡他們的音樂,但我想不到自己能幹麻。

 

Q:馬上想到的一首歌是?歌詞是?

草東沒有派對〈爛泥〉,多麼天真的一句話 怎麼會 像噩夢一樣。

 

Q:在音樂創作上,最能讓你安心安定的一件事情是?

找到一個好的音、好的行進就會很開心,但通常永遠都不會真正滿意。

 

Q: 影響最深的音樂人或樂團是?

天空爆炸、Mooncake、Caspian、甜梅號、 1976 和眾電影配樂。

因為他們很長壽、很好聽也很感人。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