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嗓對快嘴!作詞脈絡大不同:金屬 VS 饒舌

世界上每個人都在書寫自己的生命,但同樣描寫一件事物,因為成長背景與經驗的不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理解世界、詮釋世界的方式;在音樂領域中,亦有非常天南地北、擁有鮮明特色方式詮釋歌詞的音樂流派存在,例如以翻玩文字遊戲、流暢傾吐詞句的饒舌歌手,和遊走於極端嘶吼與高昂嗓音中的金屬樂團。到底饒舌歌手與金屬樂團,音樂風格與歌詞演唱有著鮮明特色的類型音樂,是如何創作歌詞?他們各自又對歌詞創作,抱持著如何的態度呢?

本次訪問由台灣金屬樂團先驅刺客、新生代的血肉果汁機暴君以及冰霜之淚領軍,饒舌人馬則有請「饒舌校長」大支蛋堡頑童MJ116 與首次發專輯的熊仔,流派相近但風格迂迴的組成,一起探討他們在歌詞創作與風格上的差異。

句尾、高音處以母音作結較適切

金屬音樂中,「唱腔」是絕對不可忽略的鮮明特色,但在演唱時,歌詞的發音是否會變成一種限制?刺客緯緯提到,唱腔是主唱詮釋歌曲的方式,也是表達歌曲精神與樂團氣質的關鍵:「通常唱高音時會強調母音而非子音,因此將「ㄚ」或「ㄛ」之類的母音放在高音是比較好發揮的。」例如〈惡之華〉這首歌,高音要唱「飛」,就會唱成「ㄈ~ㄟ~~」強調「ㄟ」;反例,像副歌中「死亡」的「死」就比較不好處理:「不過有時候這必要之惡,是主唱表現唱功的安排,總不能柿子都挑軟的吃,偶爾要設計一下不經意地炫技。(笑)」

(圖片來源:刺客)
(圖片來源:刺客)

「因為我們的歌以清腔為主,所以還是很重視押韻的部分。」冰霜之淚提到,因為樂團作品不像流行歌,字字句句要讓人聽得一清二楚:「假設這首歌押『ㄠ』韻,中間有個『ㄛ』韻的字無法修改時,其實可以稍微把『ㄛ』唱得很像『ㄠ』;從語意上推斷其實是可以聽得懂的。」搭配如此連貫的演唱方式,冰霜之淚在歌詞斷句上就不會讓詞拆分成前後兩句,注意著詞意的完整性,也避免造成理解的困難。冰霜之淚提到,自己的作品的歌詞撰寫角度將會營造不同的演唱風格:「如果是以第三人稱的角度去寫,唱法會比較溫柔、美聲,會像在說故事;若是第一人稱的寫法大多會以自身角度,抒發不滿情緒,因此唱法會比較偏吶喊式;另一種是京劇的唱腔,可以讓歌曲更有戲劇性,主要是從歌劇聲樂發展出來。」他們也提到有些有些主唱的演唱方式多變,如將吼腔融合流行的唱法,延展出的戲劇性也很夠。

平仄影響不大,依編曲構造調整歌詞才能更引人入勝

以黑腔演唱的暴君在新作品《水沙漣傳奇》就有以旋律的吼腔進行,營造出戲劇性,但也因此讓演唱的難度增加。例如一聲跟輕聲,像「的」這種輕聲就非常難唱,「如果某段音樂部分比較沒這麼大聲,可以做一些口白式的演唱法,但若是炸出來的音牆橋段,就要以低沈的方式呈現,讓『的』變成『德』。此外,『ㄋ』開頭和『ㄧ』結尾的詞會比較難唱,因此歌詞擺放的位置就更加重要!如果某段樂句是『ㄋ』開頭,聲音就必須直接衝上去到一定音高,所以會從編曲的構造來調整歌詞。」暴君認為,中文平仄其實影響不大,只要寫歌時將韻腳納入考慮,讓演唱平順即可。即使是吼腔,也要讓歌詞聽起來是順的,要是亂寫或沒有注意這些,會讓聽者不知道你在唱什麼,營造情緒也會不夠連貫。

10608483_638754396268422_1370790082909967656_o
(圖片來源:暴君)

暴君坦言,有時候吼腔的唱法變成捨棄掉咬字,著重於情緒上的表現:「我比較不中聽的說,基本上吼腔唱這樣的歌詞不會有人立即就能聽懂。就算唱清腔也不一定有人聽得懂,這其實不只限定黑金,你看周杰倫歌詞咬字很常也是唱的很不明白,但他點綴出音樂的情緒,其實一樣的邏輯。」主唱蕭逸說:「以我作為觀眾的角色,我聽 Live 或 CD 一開始並不會去聽歌詞在唱什麼,我會因為先喜歡這個音樂,我才會去想瞭解故事。所以我創作的時候也會採用這種角度看待,對我來說一首好的創作必須讓觀眾不用透過任何的歌詞,就可以感受到情緒。」他補充:「不是說只看音樂,而是主唱雖然在唱吼腔,但與器樂整體營造出來的氛圍必須讓人感受到作品是 OK 的,吸引人瞭解背後的意義;當然這只是暴君的看法,找到適合自己音樂搭配的方式才是最重要的。」

刺客提到,會依照作品主題做唱腔詮釋:「〈你家是個動物園〉、〈I don’t care〉、〈no〉這幾首就使用比較戲謔的情緒和唱腔,〈無敵鐵金鋼〉就比較是三八好玩的;〈要記得我〉、〈盼你到來〉是情感比較濃厚的;〈恐怖情人節〉、〈oh yeah〉則使用比較奔放的唱腔和情緒。」有時候會先創作旋律,讓主唱依照編曲的情緒哼唱,再依照原本設定的主題感覺把歌詞填進去。

中文發音生硬?其實聲韻是可以被創造的!

然而,難唱與否重點其實不在於是否是金屬樂。很多人覺得中文難唱是因為此語言的特性,同字詞在不同地區會有不同發音:「從崑曲、京劇這些地方戲曲上,很多聲韻變化可以看到各種詮釋表現;中文聲韻其實是可以多變的。」緯緯也與暴君同樣舉例周杰倫為例,當初沒有人把中文這樣唱,然而隨著時代變遷,聲韻也是可以被創造的。他解釋,創作過程有時候比較容易卡在 Groove 和字意段落取捨之間,不過以專輯作品來說,因為會有歌詞本,所以刺客會著重 Groove 為主,有時候甚至刻意斷句、唱疊字來加強聲韻強度:「比方說〈No.5〉的副歌,Solo 後的女聲和尾段京劇念白就在拍子上作出不一樣的設計。」緯緯說。

因為「台語八音」聲調,在過去台語演唱上填詞是一門嚴肅的學問,但用台語唱死腔的血肉果汁機,則認為自己的歌詞沒有好唱難唱之分,技巧反而是保持住歌詞的可辨識性:「因為台語的鏗鏘咬字太多,有時候用死腔唱一句歌詞,很多力道都是在 Hold 住咬文嚼字的部分,讓它不能走樣、破音,所以這讓我很難想像法語要怎麼唱。」主唱童仲宇提到,唱腔的編制主要是看歌詞這段內容要詮釋什麼情緒,又或是像對話般的歌詞「舉個例子〈上山〉就是對話般的歌詞。所以當外星魔神用人的嘴巴講話的的時候都會再疊一個假音,那是要呈現一種雌雄同體的概念。」他補充:「一句歌詞的呈現方式百百種,我喜歡用最生活化的方式來唱,這時候你就得一直念一直念。而且,我覺得押韻是一種整齊的概念,好的押韻能讓人瞬間上手沒錯,但刻意去押韻並不會比講一段流利的生活用語來的好聽、有趣。」

饒舌五大重點:Flow、押韻、主題、Beats、音樂的契合度

對於一個小節可能塞入數十字的 Rap 來說,很多人可能以為 Rapper 只是押押韻、把話語念順、念快,歌詞聽起來有押韻、對拍就好。但其實對真正的饒舌歌手來說,除了「耍嘴皮子」,他們真正鑽研的事項可不只是這些,「饒舌其實跟說話很不一樣,饒舌是一種唱歌的方式。」蛋堡說。

(圖片來源:大支)
(圖片來源:大支)

大支提到,如何判斷饒舌作品?大致上分為五個要點:「一是Flow,句子的標點符號、高低起伏,念起來才不會呆板像是數來寶;第二個是押韻,現在押韻技巧其實不一樣,以前只有最後一個字,現可以押中間韻,甚至進步到兩韻、三韻甚至更多;第三是歌詞呼應主題的關係,歡樂主題要簡單易懂,聽到當下即可接受;然而相對的艱深主題要讓大家思考,不要用太簡單的歌詞鋪陳,要讓大家陷入情境的字詞。第四個是Beats,現在做音樂門檻低,人人都可以做出基本,或者一些不錯的東西,但是否能有自己的風格?例如台灣味的東西,人們一聽到就會知道這是誰做的。第五個是音樂與 Beats 的契合度,歌詞跟主題搭配之外,音樂也該與主題配合,更要與Beats配合起來不突兀。」蛋堡也同意這種說法:「在寫歌詞的時候,要確定韻腳、Flow 跟 Beat 還有音樂的契合與互動。不要給自己找麻煩,寫自己無法好好表現的東西。

進階成就:Flow 練習 VS 文字遊戲

熊仔提到,中文亦有諧音梗可以翻玩,因為中文並不像英文是一個單字,而是一個可能本身俱有意義的「字」;字形成詞再組成句子,運用字與字的中間的關係能夠讓饒舌元素更加豐沛:「例如說我專輯中有一首歌叫做〈NeoN〉,副歌中【隨著這霓『』燈的『』市 徬『』的旋『』他『』不住那『』影般比『』彈快的變局】,我在音樂裡面加入一些特效讓字聽起來很突出,『紅橙黃綠藍靛紫』就很明顯。或者【我三不五時就七步成詩 粉絲二話不說巴不得搶先一步得知】一些運用韻與詞義搭配來做很有趣的文字遊戲。」

Flow 的技巧練習,熊仔與大支都提出有趣的方式「有人會說中文不適合饒舌,比起英文會不適合饒舌,中文是個有音高的語言,有抑揚頓挫、古漢語的平上去入,每個字本身就有自己的音高。可是英文的話你可以隨意決定音高在理解上都沒有困難。雖然中文有既定音高,可是你可以再疊加上去就會有更多層次,例如〈凶宅〉歌詞中【是誰說玩音樂的小孩不會變壞、 看我從玩音樂的小宅男變成天菜】你會發現它有一個明顯 Pitch,在語音上把 Pitch 的弧線加強就會變成一個波型,光是這種 Flow就會有很多種鑽研的方向。」

Rapper_頑童 MJ116
(圖片來源:頑童 MJ116)

對於歌詞與 Flow 的練習,頑童MJ116 表示每個人的方式都不太一樣,但先動筆寫,多寫就能找出自己的特色,Flow 念起來別跑拍,只有不斷的練習,多唱多聽。熊仔也說,把自己喜歡的音樂人找來聽,練習他的 Flow,例如他自己找了 Biggie(聲名狼藉先生)很會用粘接的方式,很圓滑的方式演唱,讓在〈台北分部 Cypher〉用上類似的 Flow。熊仔:「跟著歌曲,將別人的 Flow 學起來,變成自己的工具。」大支:「我們工作室有搭節奏念報紙小練習,看你怎麼隨著節奏去詮釋。隨時隨地、沒事騎車走路練一下 Freestyle,練一下自己的歌,練各種不同方法去表達,練習 Flow 各種不同的樣式。老話一句就是多練習,不停地去練習!」

歌詞靈感從何而來?從生活、社會到壯闊的史詩故事

歌德金屬樂團冰霜之淚的主唱濂與吉他手焚,紛紛提到樂團的歌詞創作方式,源自於他們喜愛的歌德金屬、交響黑金屬和厄運金屬影響;歌詞上既有哥德小說式的,也有描述個人經歷,極富戲劇性並充滿悲傷與感悟,甚至有使用莎氏文學來寫詞:「金屬樂往往給人一種神祕感,因為我們主要喜歡的金屬樂團,歌詞大多也是在描寫故事。我覺得寫故事比較有想像力,許多樂團會寫跟社會層面有關的歌詞,比較傾向說別人的故事;而我們主要會寫跟歷史、野史有關的故事,歌詞中如果有引用到經典都會考證,也會在歌詞後面備註。」

1396999_839099112768444_8105548333297695323_o
(圖片來源:冰霜之淚)

「我需要一個事件、一個畫面來發想,通常我寫出來的大多是形容詞(恐怖、悲傷等),不過由於我們是兩個人共同創作歌詞,在互相討論之下,焚會從我的歌詞所營造出來的畫面感,延伸發想出相對應的故事性,有時候也會從整張專輯概念去想,讓每首歌之間有連接。」濂補充,樂團會使用文言文的形式來創作,主要是因為這樣比較有想像力:「如果你直白的敘述一件事、一個畫面,那聽的人所想像到的東西就會非常直接、具象。」

黑金樂團暴君的主唱蕭逸提到:「我第一份工作是在埔里擔任少年安置機構的老師,學員動不動打架鬧事,算半個監獄,我是半個獄卒。機構在田中間,每天接觸大自然;一年的老師經驗對我影響很大,我常常帶著學生去日月潭,晚上只能聽音樂當紓壓消遣,那時候的經驗對於我的創作影響很多。」其實金屬歌詞的類型並沒有特別限制,只要對題材有興趣都可以發揮,他與吉他手林老屍都很喜歡冰與火之歌、魔戒這種奇幻題材,所以暴君創作的音樂畫面也喜歡這樣的場面。血肉果汁機主唱童仲宇說:「我們寫的歌詞很白話、很生活,早期會依照曲風而定,不過現在新一代沒有這個問題了。今天看到洛克人你也可以用黑金來寫,OK 的。通常由我架構故事,確定主題故事後,再由吉他手阿霖依照故事情節去編曲,打基底;寫好之後給團長阿慶去美化每首歌,就會進入 Demo 製作。最後才是阿中從 Demo 中瞭解整團樂器情緒來編鼓,最後所有人進入細節調整,這樣一首歌就出爐啦!」

(圖片來源:血肉果汁機)
(圖片來源:血肉果汁機)

刺客緯緯表示,可能是刺客的團名讓人感覺有點悲壯,但其實專輯如《惡之華》,史詩感其實也是蜻蜓點水,並沒有刻意營造這樣的氛圍,反而因為自己是鍵盤手出身,所以作品會以鋼琴和絃樂烘托,渲染音樂畫面的層次與張力:「例如〈大司命〉這首歌是刺客做過比較壯麗的編排,配合中國古代詩歌集《九歌》歌詞很適合史詩處理手法;尤其主唱演唱包含了祭司和大司命角色的對話設計,正好我們當時也想嘗試以中國五聲音階為架構,並將長達十分鐘的音樂做出沒有重複的章節,所以配合整個詞義,編制出情結畫面的流動。」

暴君主唱蕭逸:「其實廣義來說,金屬樂就是搖滾樂。但金屬這個流派下面又分了很多很多很多,間接跟直接影響到很多曲風的發展。給人壯闊史詩印象,其實只是一部分。基本上金屬音樂是非常激烈的,所以在金屬創作者來說,會樂於摹寫禁忌,可能有名大團會稍微斟酌,但其他根本不管會不會禁播;其實坦白講以黑金來說又分很多很多的內容,有反基督、山水神話風景,有些還有反人類的自殺內容或者抑鬱心理,甚至還有宣揚納粹主義、光頭黨…但這些在龐克或 Hardcore 搖滾其實都有。」暴君新專輯《水沙漣傳奇》其實正是樂團的家鄉南投一帶的地名古稱,想要用新專輯讓人了解更多關於南投在地的故事:「而且因為我們家大人有被國民黨迫害過,所以歌詞中也用雙龍隱喻了這個國家的內憂外患。」他說。

「其實歐洲的樂風會比較多這樣的史詩呈現,他們透過一些神話故事或事件來作為專輯概念。」刺客緯緯強調,我們有很多元的歷史背景,也有很長遠的歷史文化,但這個緯度與地域並不屬於那樣的搖滾脈絡,所以自然不能去強行移植、栽種,而是讓土地自己激盪出一些事物。「音樂應該是文化生活延伸出來的結果,也就是歷史流動,不須刻意。我一直認為創作的基本是誠意,而誠意就是不能欺騙。」讓自己經歷接觸各種可能,體會更真實、更豐富的感受。從表面的紙醉金迷到內化的宗教信仰,透過這樣的修練、奇遇、考驗自己和世界的極限,「失戀過才知道失戀怎麼回事、上過法院才知道審判這兩個字的感受、幹過架就能體會什麼叫第二天才會痛、被磕過爛飯才知道什麼叫假義氣…」緯緯說,創作體材與技巧其實和年紀無關,在於用心。「對我來說,創作中比較難搞的部份,是得要用整個生命去提煉。」

創意為主、炫技為輔,故事題材來自生活

蛋堡表示:「以饒舌歌詞來說,我覺得不該因為炫技(Flow 與韻腳),而忽略了原本要呈現、表達的中心思想。」頑童 MJ116 的大淵、小春與瘦子也說,他們的創作都以先有想法優先,才會進行後續的創作,「故事與畫面架構是我比較在意的,題材通常是自己生活的體驗,觀察週遭的人事物很重要 ,並且要習慣隨時筆記,寫歌時就會很有幫助。」大支表示:「在生活中、聊天講話時、聽到不錯的句子,看電視、看漫畫看到不錯的句子或讀書的時候,就要筆記起來,做成一本韻腳本;甚至可以分類。當你要寫一個題材的時候,就可以在裡面找一些句子,加進來。」他也說,自己現在仍然保留著紀錄的習慣,用手機錄製或打字存起來。

Rapper_蛋堡2
(圖片來源:蛋堡)

「基本上你要寫一首歌,就是因為對它有很大的感覺才會想寫,有想法讓大家聽到,去評估哪邊是Punch Line,是故事的精華,哪邊在鋪陳。饒舌就像跟大家分享你的想法,先有想法才會去跟大家分享。」大支說:「靈感來自生活,用心的體會生活就會有很多想法與感觸。但相對的如果你整天渾渾噩噩,整天 Party、玩樂喝酒,那你的感觸可能就沒這麼多、這麼豐富了。」蛋堡也提到,自己看到什麼、想到什麼就會記下來的習慣,「主要是對每件有感覺的事去做各種聯想,對習以為常的事,試著用不同角度去解讀、觀察、感受。」

被稱為「學院派 Rapper」的熊仔,提到新專輯《∞ 無限》的概念來自於自己喜歡的科幻與心靈的題材,並且藉由不同的角度詮釋,呼應主題。「我一開始重視技巧,後來著眼於創意與內容,然後是完整性。我很想做一個像劇本、有完整概念的專輯,《∞ 無限》就是一個完整的故事。」自己並不只聽嘻哈饒舌,電子、前衛搖滾也涉略;熊仔舉例自己很喜歡的前衛金屬樂團Dream Theater的專輯創作概念,並讓這樣的架構創作回到自己的歌詞創作:「有些作品雖是以前寫的,但我會回到那個當下審視自己寫這些歌的原因,然後讓新加入的作品時可以與它們呼應;找出作品的共通性,把它們串起來。」

「我覺得寫詞就像是過河;過河需要要找踏腳石,那些石頭就是韻腳,你要過去的踩踏方式就是演唱的 Flow 技巧,然而河對面的風景就是歌詞的內容與創意。」熊仔說:「用華麗的舞步跳過去之後,到對岸是一片荒蕪,大家只會對你的華麗過河拍拍手僅止於此;但如果你過河以後能讓大家看到完全不一樣的風景,就會讓大家覺得你的作品是有深度的。」

超級比一比!金屬 VS 饒舌歌詞即興創作

講了這麼多,每個創作者的心中是否都能在歌詞創作反映出他們自己的氣息?我們想,還是來立即演練一下最實際!由 Blow 提供了兩張圖片讓受訪者即興創作,一起來比較看看金屬音樂人與饒舌音樂人,大腦的思路到底是如何發展的吧!

圖片一
金屬-刺客 饒舌-大支
全部給你
全部奉獻給你不會顫抖 不該後悔
支解成你愛的形狀
調配你期待的口味如何掙扎 怎麼怨懟
誰比誰重要 誰又更需要
是心甘情願 是無可奈何
誰比誰重要 誰又更需要事到如今只好扮一齣美麗
臣服 配上優雅的微笑
我溫柔的翻騰 用甜美的汁液
滿足你無盡的貪婪
這一次~全部給你
全部奉獻給你~
曾經我也很愛吃海鮮
但從事動保後我人生有了超級大改變
說好話 做好事不再只是說說
一起來吃素吧南無阿彌陀佛
金屬-冰霜之淚 饒舌-熊仔
〈歡暄〉
孟秋還來酷暑 油桐飄落繽紛
花簇展開紛爭 歡喧舉樽高歌
宵衣*晨曦下耕 焚風吹來苦悶
晚霞餘暉時分 歡喧舉樽高歌
百花爭豔繽紛 蟲鳴響徹三更(節氣,農村,歡樂氣氛,收獲… )
*宵衣意思是天未亮即起床更衣,古代指帝王勤於政事。
邊吃著海鮮 一邊看著海綿寶寶
看著魚群到餐廳 吃著美味蟹堡
你邊笑著說 蟹堡肉 是魚肉還是蟹肉
邊把盤中的血與肉 往你嘴裡送
在平行時空 中 螃蟹 把人類
綑綁成堆 現撈才鮮美 原汁原味
現切 才有鮮血的甜味
太殘忍? 誰叫這是他們身為食物的原罪
金屬-暴君 饒舌-蛋堡
〈地獄海鮮大體拼盤復仇記〉
清酒 宿醉 鮪魚斬頭去鱗剝皮
清酒 宿醉 蝦腦鮮美大快朵頤
陶質拼盤豎立我無堅不摧挖沙米
鼻腔灼熱眼淚灑落遍地
水銀中毒是吃太多鮭魚
海洋浩劫有毒大家來吸
主題:小黃瓜 白蘿蔔 和 蝦子 與 魚們的初次見面!

 

圖片二
金屬-刺客 饒舌-大支
還有什麼比啊~之後更讓人難忘~
就讓生命操控在不相干的人手上
自以為是的悲壯 荒誕的淒涼管他
生死相許 真愛不渝還是 血肉糢糊 人間煉獄
你說人生短暫 爽就好
就算一褲子都是屎尿 看著你飄亂的髮梢
變了形的微笑我也無知的歡呼 無常的心跳
還有什麼比啊~之後更讓人難忘~
放肆吧 啊~(拉高音)
放肆吧 啊~(拉高音)
我超俗仔不敢坐雲霄飛車
一到頂端我覺得天空是黑的
原因就是我有嚴重懼高症
雲霄飛車一衝下來懼高症馬上變隱睪症
金屬-冰霜之淚 饒舌-熊仔
蒼穹天地 雨滂沱 俯仰之間 風滿樓
狂風驟起捲蓋天 瞬息萬變
懸在無邊無際空中 不安惶恐 害怕墜落
眼前一片牆垣 在心中衝突騷動
(自我恐懼、害怕,在危險中冒險,實踐的勇氣,冒險跟內在恐懼成正比…)
搭我的 flow 像在搭雲霄飛車 韻腳一個接著一個
聽眾都瞠目結舌 當我和不同的聲部結合
手放到空中 感受那風 從指縫中 流動
從最高峰 向下俯衝 像一路墜入那夢中夢 中
舒服圓滑的弧線 拉出了五線 譜線
高潮迭起 帶你從谷底 一路邁向無限
金屬-暴君 饒舌-蛋堡
〈嘔吐之時〉
飛車帶我前往嘔吐之地
炸開了天際 炸開了胃液 也炸開了午餐的土雞
這裡沒有酒精 這裡沒有 Louie
但我卻吐的像隻受驚的墨魚
反胃的淚液 將飛往哪裡
(註:Louie為火燒島的主唱,這首歌獻給喝醉嘔吐的他)
(圖像創作)蛋堡.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