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提 EDM 了,你聽過 EBM 嗎?

文:比利|編:Databass

21 世紀的今日,是 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當道的時代。每每遇到音樂同好想聊工業電子樂,總會遇到一樣的窘境:「EBM?你說的是EDM 吧?哈哈!」……而且屢試不爽。EBM 在近半個世紀以來逐漸式微,但它的演變究竟影響了多少後進音樂人與團體?

自 1970 年代開始,合成器(Synthesizer)進入音樂編曲的領域範圍,打從 Klaus Schulze、Tangerine Dream 到 Kraftwerk,音樂人都著了迷似地崇拜 Throbbing Gristle Chris Carter 的技巧。那些藉由控制各種合成器與效果器所製造出來的音效元素不僅趣味饒富,更是節奏感十足。逐漸地,這些技巧與音色便廣泛為不同類型的音樂所用:Ambient、House、Techno、Trance,當然也包含最講求音色元素與人聲採樣搭配的 EBM。

EBM 的全名為 Electronic Body Music,如同 EDM,它是個總稱代名詞。顧名思義,EBM 的節奏剛強、力量持久且速度十足,操縱著你的身體讓你極度亢奮卻無力反抗,這就是 EBM 的一大特色。同時,EBM 也引用了工業龐克、金屬樂、後龐克與搖滾樂等元素,用冰冷的音色,搭配異常熱絡、且令人無法自拔的節奏,可謂電子樂界的鋼鐵鬥士。

以音樂元素的角度而言,EBM 常見的音色,包含了合成器(Synthesizer)、編曲機(Sequencer)、鍵盤、取樣機(Sampler),以及大量的工業音效。普遍來說,EBM 的節奏取樣較一般電子樂來得生猛,並強調重拍與其過門變化。而早期的 EBM 歌詞,則是圍繞在對工業時代的崇拜、冰天凍地的蘇聯冷戰氣氛,或情緒強烈的日耳曼軍隊意識。加上音色與橋段的堆疊創造出詭譎且霸氣的氛圍,結合以上元素後,那股氣勢逼人的視聽壓力以及放蕩不羈的狂野風格,總讓其他的電子音樂相形失色。

既然談到 EBM,就不能不提鼻祖樂團 Deutsch Amerikanische Freundschaft(簡稱D.A.F.)。其於 1978 年的德國杜塞道夫(Düsseldorf)發跡,並率先提出 Koerpermusik(德文,意指肢體音樂)的概念,啓發了數以萬計的後進音樂人,在 80 年代的歐陸刮起極其猛烈的 EBM 浪潮,席捲德國、英國、挪威以及芬蘭,更進而影響巴西、墨西哥等拉丁地區。而其中則以來自德國柏林的 And One 最為火紅。

D.A.F. 於 1980 年推出的單曲 DemoAlle Gegen Alle》,可從編曲中聽得出來該單曲仍保留許多後龐克元素。

D.A.F. 於 1980 年發行的單曲《Kebabtraume》,已有 EBM 之基本雛形。

D.A.F. 於 1981 年的現場演出影片,冰冷鋼鐵的日耳曼軍意識,壓抑恍惚的時代陰影。

在近代的 EBM 當中有兩個最具指標性的樂團,成功將該曲風發揚光大:來自英國艾塞克斯郡(Essex)的 Nitzer Ebb 以及比利時阿爾斯霍特(Aarschot)的 Front 242,許多愛好者甚至認為他們比 D.A.F. 更具 EBM 的領袖特質(這絕對不是筆者比利的個人偏好XD)。兩個樂團的音樂曲風均被歸類為 Old-School EBM(註一);而有別於編曲相對溫和、講究細膩電子氛圍的 Front 242,Nitzer Ebb 在歌曲中的橋段編排和音色選用上則更顯粗獷。極具重量感與爆發力、融合眾多搖滾樂元素、2/4 重拍掌握與充滿男性賀爾蒙的嘶吼,Nitzer Ebb 絕對是 EBM 的入門首選!

Nitzer Ebb 於 1990 年的作品《Lightning Man》,沿襲 Sex Pistols 放蕩野痞的粗獷風格。

Nitzer Ebb 收錄於 1987 年專輯《Mute Stumm 45》的單曲〈Violent Playground〉。兩分鐘處開始的怒吼,與突如其來、讓人措手不及的 Ending,堪稱 Old-School EBM 經典。

編曲細膩的 Front 242,於 1982 年所發行的作品《Controversy Between》,其前衛的 MV 拍攝手法也頗為愛好者津津樂道。

來到 1980 年代中期,EBM 的雛形逐漸確立,各國的 EBM 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大量湧出,北美也加入歐陸地區成為 EBM 的重裝戰地。其中以深受 D.A.F. 影響的 Skinny Puppy 最廣為人知。成立於加拿大溫哥華的 Skinny Puppy,奠定了北美工業電子樂界強悍且屹立不搖的大老地位。此團的專輯封面,從抑鬱飄渺、令人摸不著頭緒的意識形態,到美式嘲諷漫畫的寫實風格,甚至 2013 年首度利用工業機械,描繪人類畏懼昆蟲的創舉(是說蜘蛛有八隻腳不是昆蟲啦),都為 Skinny Puppy 在北美工業電子樂界打下大片江山。

Skinny Puppy 的《Addiction》,收錄於 1987 年的專輯《Cleanse Fold and Manipulate》,主腦人物 Nivek Ogre 多變且詭譎的唱腔,為 Skinny Puppy 帶來獨樹一格的高辨識度。

從 1980 年代後期一直到進入 1990 年代,各國 EBM 曲風趨於成熟,也因區域性不同造就了各路流派。加拿大、美國等北美地區偏向以軍事工業為重的類型 EBM(Front Line Assembly、 Ministry、Schnitt Acht);首波受惠於 EBM 浪潮的北歐瑞典地區,則是講求在嚴寒地區中特有、卻不失速度與力道的冷調風格(Pouppée Fabrikk、Cat Rapes Dog);甚至連遠在亞洲的日本,也不敵 EBM 強力入侵,在各路流派中殺出一條血路(2nd Communication)。

來自瑞典的 Pouppée Fabrikk 發行之作品Destruktor》,收錄於 1992 年的專輯《Crusader》,其編曲無不感受到北歐特有的冷冽與無情。

同樣來自於瑞典的 Cat Rapes Dog,看團名就知道他沒在跟你囉唆的,直接猛烈爆炸下去!

日本 EBM 教主 2nd Communication 於 1990 年發行之作品《Count Down》,從音效的選擇與段落編排,就能聽出有別於歐美流派的特殊風情。

特地將 Front Line Assembly 提出討論的原因無他:前 Front Line Assembly 的專輯吉他手 Jeff Stoddard 目前定居台灣,並在 2006 年創立了工業電子龐克團體 Roughhausen,也就是筆者比利所擔任鼓手的樂團。Front Line Assembly 是由來自加拿大溫哥華的多產音樂人 Bill Leeb 和 Rhys Fulber(最初以錄音助理的身分加入)創立。於 1987 年 12 月至 1988 年 2 月間,發表了最初的三首完整作品〈State of Mind〉、〈The Initial Command〉以及〈Corrosion〉。並在 1988 年後期,將〈Corrosion〉與一些從未發行過的錄音作品彙整,推出了《Convergence》這張專輯。1990 年,Rhys Fulber 重新加入樂團後,隨即發行了一張以 EBM 形式的電子音樂作為編曲主軸的專輯《Caustic Grip》。在此之後,他們嘗試融合各種樂器,包含加入人聲採樣,或以吉他破音(Distortion)為主打,並將大量的合成流行迷幻,與亢奮之旋律放入作品當中。Front Line Assembly 多樣且高變化的大膽編曲,無疑是北美工業電子樂的翹楚,地位久久無人能敵。

筆者比利與 Jeff Stoddard 於台灣所組的 Roughhausen 樂團今年所發行的單曲 MV〈Can’t Find My Mind〉,其歌曲仍保有 90 年代 Front Line Assembly 的編曲概念及元素。

任何一種音樂類型都無法避免一種狀況,那就是「融合」。在現今的樂界,我們很難定義某個團體或 DJ 為某一種特定曲風;音樂人各有獨特喜好,深受不同曲風影響,往往會在音樂創作的過程中,摻雜多種音樂曲風,創造出繼往開來、跳脫傳統束縛的新形態類型音樂。甚至不同的聽者對於同一首歌曲,也可能會有不同的分類方式。從 1990 年代開始,歐陸及北美均出現融合硬核(Hardcore)、龐克(Punk),以及鞭擊金屬(Thrash Metal)的新形態曲風,如德國知名工業金屬樂團 Rammstein、美國工業搖滾樂團 Nine Inch Nails 等。倒是傳統的 EBM 音樂人,Skinny Puppy 主唱 Nivek Ogre 對於某些「多方融合」的曲風非常不以為然,甚至公開表示歌曲過於曖昧及病態的 Nine Inch Nails 演奏的根本是「Cock Rock」(註二)。

說到底,EBM 本身也是一種複合式融合音樂。它結合了 1970 年代 Captain Beefheart 的狂野藍調、Joy Division 的後龐克編曲基調,以及 Kraftwerk 與 Throbbing Gristle 誇張的合成效果器應用等,並注入電子樂的靈魂,塑造出冰冷又亢奮、詭譎又迷幻,張力十足的工業舞曲。

基於上述發展,EBM 到 20 世紀末、21 世紀初時,已經很難以最原始的狀態呈現了。音樂人無一不想做出與眾不同的創新編曲,遊走於曲風之間,試圖在各類型的音樂中,挖掘最完美的融合搭配。其中,以來自丹麥的 Leæther Strip 所發起的 EBM 革命最為著名。身為德國知名工業電子廠牌 Zoth Ommog 旗下的第一批樂團,Leæther Strip 以卓越的創新,早早為歐陸 EBM 界投下震撼彈。擅長類似恐怖片劇情的女聲採樣、接近嘶吼卻咬字清晰的唱腔、拳拳到位的失真吉他間奏、合成器的小調過門等運用,都讓 Leæther Strip 得到了黑暗改革派首腦的美名(註三)。

德國知名工業電子廠牌Zoth Ommog,於1992年所發行之Leæther Strip專輯《Solitary Confinement》為EBM樂界帶來全新風貌。

1990 年代,EBM 的革命如火如荼,Leæther Strip 的出現也造成作曲家模仿跟進,如此風潮更一併吹入歐陸各地的夜店與俱樂部;其中,也影響了德國知名工業電子俱樂部 Pipeline 的駐場 DJ─Rudy Ratzinger。因為深受 Claus Larsen、Skinny Puppy、KMFDM 等工業電子樂前輩的陶冶與洗禮,Rudy 在接觸 Leæther Strip 的專輯之後震撼不已,決意加入革命行列。於是,:wumpscut: 這個一看就知道音樂很詭異的團體就此成軍。:wumpscut: 最擅長的是以黑暗旋律搭配工業電子的強勁節拍,扭曲後強行灌輸於聽者腦中;這樣的音樂,彷彿勾勒出一幅盡是混亂、死亡,與哀傷的獨特畫面,令人沈溺其中。Rudy 也喜歡在歌曲中配以大量鹹溼淫蕩的 A 片呻吟女音,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將帶有挑逗意味的濃厚罪惡感注入每一位聽眾內心的黑暗世界。:wumpscut: 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深層領域與噪音力量,而當中也不乏歌德(Gothic)等較為古典之樂句編排。超現實,卻也體現了歐洲文化的廣度與深度。

I Want You1997 年收錄於 :wumpscut: 發行之作品《Embryodead》,按下 Play 前,請先確定你的老婆、老闆、老媽等人不在身邊。

20 世紀末,EBM 已經無法以最原始的形態呈現,更無法以單純的曲風歸類來判定。尤其在歐洲,大量的 Techno DJ 於此時開始將 EBM 元素注入他們的創作之中,頓時間,EBM 成了依附在這些大眾音樂中,若隱若現的某種精神與音色元素,但卻一再強烈地震撼及影響歐陸電子音樂的發展趨勢。如法國知名的 Techno 製作人 The Hacker、德國 House/ Techno DJ Hell 等人,均朝向 Techno/ EBM crossover 的方向前進。更有些音樂人再將這些「混種 EBM」重新帶回 Old-School EBM 圈內,如 Terence Fixmer 與來自 Nitzer Ebb 的 Douglas McCarthy 所組成的 Fixmer/ McCarthy。

Fixmer/ McCarthy 的出現,堪稱為 EBM 復興運動。

綜觀來說,EBM 已超越了單一音樂曲風的形態,早期如 Front 242 或 Nitzer Ebb 所呈現的,是某種特定的氛圍與情緒藝術,無論是細膩的電子編曲,抑或是極具重量的爆發感,都說明了 EBM 高度的兼容性以及多面向的歷史特色。如今,EBM 化為各式各樣的音色與取樣,藏身於不同類型的電子樂中。然而它的精神依舊,只是伺機而動,等著再次創造極其猛烈的電子新浪潮。

 

 

註一:Old-School EBM 是統稱代名詞,泛指「沒有與其他音樂類型融合」之傳統 EBM 曲風,與歌曲年代或團體成立時間無關。

註二:「Cock Rock」起源於 1970 年代,為紐約一位匿名女權主義作家於文刊投稿中提到的辭彙。該作家認為男性長期壟斷音樂產業,並唾棄以「厭惡女人的作為」當歌詞內容決定發聲。到 80 年代後期,「Cock Rock」演變為用來調侃擁有眾多女歌迷,且打扮誇張的華麗金屬搖滾樂團,如 Mötley Crüe、L.A. Guns、Poison 等團。

註三:隨著各種音樂的融合演變,樂界越來越難以單一曲風來定義某個 DJ、團體或樂團,於是便出現了「Electro-Industrial」這個名詞,泛指所有與 EBM、後工業(Post-Industrial)、流行電音(Synthpop)、暗黑浪潮 (Dark Wave)融合後的相關音樂類型。其中包含了黑暗電子(Dark Electro)與情緒電子(Aggrotech)等分支。

11696437_10207030698195340_499318169_n

作者簡介: 比利(Billy Drummed)

工業電子龐克樂團 Roughhausen 鼓手
極端死亡金屬樂團 Revilement 鼓手
音響工程師 / 非主流文化擁護者
喜歡小動物卻極度熱愛人體肢解、肚破腸流的專輯封面

※ 此文章為 EarWorm 授權轉貼,請勿任意刊載。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