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MV vs 好聽的音樂 MV與音樂的一拍即合

MV,Music Video,主要是為宣傳音樂唱片所拍攝製作。1984年,麥可傑克遜的音樂影片《Thriller(戰慄)》推出,是史上第一支具有故事性的音樂影片,對往後MV的內容帶來永久的影響。音樂與影像的搭配近乎是相輔相成的,以下邀請到了在MV拍攝上已累積多年經驗、曾為熱狗 MC Hotdog、回聲樂團、自由發揮…等藝人執導的賴映伃導演,一起分享製作 MV 當中的故事。

KTV
先釐清拍攝MV的目的

「我們常常會問客戶:為什麼你要拍 MV,為什麼想要這樣拍?」賴映伃表示,拍攝 MV 前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先釐清這是要拿來宣傳歌曲呢?還是宣傳歌手?還是只放上 Youtube  給人搭配著聽歌?那都會影響拍攝的內容以及預算。 過去MV最終目的是為了能在 KTV 點唱,一般主流唱片公司將 MV 賣給 KTV 的權利金剛好能打平拍攝成本;而一般樂團沒有所屬的唱片公司去跟 KTV 交涉,所以拍MV較多是放在 Youtube 宣傳。

MV 最重要的一點:人要好看拍 MV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一定要把歌手拍的帥、拍的漂亮。「以前滾石唱片總經理三毛說過:MV 有幾個作用,最重要的第一個是人要拍得好看,第二個是看完MV後,這首歌變好聽了,而且讓你很容易記住它。」賴映伃說。

通常唱片公司的要求是人要拍得好看,因為歌手是主打的商品,商品就應該要完美地呈現。他們對於 MV 內容通常不會有太多意見,但在拍完之後, 會比較在意歌手的狀況好不好、需不需要補拍、修臉等。以前底片時代拍出的質感比較好,現今數位化 HD 高畫質的影像讓人物臉上的細節太清楚,常常需要修一些瑕疵。

內容的發想從各方而來

在影像內容部分,賴導演表示,客戶一般都會有個想法,例如直接拿範例參照,告訴他想拍某種感覺;或是有個概念、有個故事,成為MV的軸心;當然,也有人在影像上完全沒有概念,只知道當初歌詞怎麼寫的,此時就會從討論或個別意見中激盪出火花。

「像我最近接到一首歌名叫<流星>,歌詞寫得很抽象,若再用抽象的拍攝手法就會讓人不知所云,所以我們想到賣火柴的少女,點完一根火柴的瞬間就會看到她想要的東西,藉此表達『願望』的概念;還有一支MV想拍『新年』,一開始也只有『擁抱』、『許願』這些既定印象,但又怕落入陳腔濫調中,所以另外發想了一個故事,希望傳遞新年的感覺。」賴導演分享近期的工作經驗。

台灣獨立樂團—回聲樂團的<戀人絮語>也是賴映伃的作品,他表示,當初一聽到這首歌的旋律,腦海立刻浮現出影像,並聯想到 Radiohead 的某首 MV,黑白的、有很多慢動作的畫面,而樂團本身也喜歡這樣的感覺,最後作品呈現出來就是他和樂團想要的樣子。

▼ 回聲樂團<戀人絮語>MV

MV 拍攝的內容,最後還是決定在預算上

對於 MV 導演來說,「人一定要美」是每支作品不變的原則,影響內容的主要原因還是「預算」。「常常會有樂團手邊預算不夠,但想法很多,我就想辦法刪減,維持整體 MV 的概念就好;而唱片公司因為手邊資源多,拍攝時可以發揮的空間也會比較大。」 賴映伃進一步說明,執行拍片之前會談定預算,因為預算決定拍攝方式,但如果執行拍片前才知預算過低,只能把提出的想法開始刪減。也有先知道預算再發想 的情況,這樣的作法比較能掌握執行,不過缺點是會因為已經知道預算很低,反而限制了想法,所以克服的方式是在心裡暫時先把預算這件事放一邊。

一般來說 MV 大致分為「故事性」和「紀實性」。故事性的 MV 很常見,例如金卓導演擅於講故事,他拍過張惠妹的<愛是唯一>這首歌就採用了四段故事:同志婚姻、拳擊手、生小孩等來強調的「愛」的力量,將最純粹的愛表達得淋漓盡致,找他拍攝的客戶大部分都是希望MV要有故事性,預算自然必須提高。紀錄影像式的 MV,則通常是拍攝演唱會現場,再加入一些生活紀實剪接而成。這種作法通常預算比較低,或者是因為歌曲要上KTV非得有個影像不可,「如果預算不夠,又要硬拍故事性的 MV,恐怕品質會達不到。」賴映伃說。

在拍攝過程中,有時會突然有了新的想法,可能是因為現場狀況不一樣,或是與演員的互動變好等而改變拍攝的方式。賴映伃舉出之前拍攝一支閻韋伶的 MV,導演那時設定了12個項目要拍,但他突然來了個新想法,結果接下來6個小時拍攝的內容沒有一個是這12項裡的,拍完後直接收工,客戶在現場也沒意見。但如果是有故事內容的 MV,通常是不會整體大翻盤,基本上還是會照著故事線走,除非真的拍不完,像是已經從早上七點拍到半夜四五點還沒完成時,才可能會直接刪減情結。

低預算沒關係,妥善利用身邊的資源才是關鍵

「我幫自由發揮拍過第一支 MV<死定了>,那支腳本很有創意。那時他們的預算很低,在拍攝的時候,我還搞不太清楚整支 MV 的架構,因為中間有一段岔題去踢足球,到最後拍完剪接完,場景重新排列安插時,我才知道故事的全貌,這支大概也只有20萬的預算而已。正常一般歌手的 MV,第一波主打歌曲合理預算大約40-60萬,第二波開始遞減,但像蔡依林等巨星級的歌手第一波大約都無上限,幾百萬都有可能。」賴映伃說。

▼ 自由發揮<死定了>MV

他也舉出之前執導的熱狗 MC Hotdog  的這首歌,說明如何在有限的預算下完成拍攝。「這支 MV 裡面講一個簡單的故事:聖誕老公公遇上聖誕老婆婆。因為沒有錢請演員,所以就請我的製片助理下去演聖誕老公公。而那時也快聖誕節了,全台北市都有聖誕燈飾的街景,我們不用自己花錢搭景,就可以直接利用很多現成的資源取景。」整支MV只花了五萬元的預算在棚租與燈光器材,和一台下雪機上,其他都利用都市裡現有的燈景完成。「沒有預算的時候,可以發揮的創意也很多,怎麼利用身邊的資源才是關鍵。」賴映伃表示。

▼ MC Hotdog<MC來了>MV

MV 故事的原創性,勝於一切拍攝技巧

一支 MV 要好看、甚至引發討論,創意或故事原創性勝於一切拍攝技巧。例如芝加哥樂團 OK GO 就以創意 MV 聞名。他們在作歌的時候已經想好如何拍攝 MV,像在跑步機上跳舞,還有一鏡到底的各式骨牌,都是他們一手包辦。除了骨牌的呈現需要很多次嘗試、很花時間以外,其他拍攝手法都不會很難,只是玩ㄧ個創意。

▼ OK Go < This Too Shall Pass – Rube Goldberg Machine version>

另外還有搖滾天團 Coldplay 的 Fix You,鏡頭從主唱在街道上邊走邊唱,最後突然走進一場真的演唱會,現場幾十萬人正在歡呼,在執行與技術上是很困難的,營造連貫性的感覺與真實演唱會結合,帶來的震撼感很強烈。

▼ Coldplay <Fix You>MV

賴映伃也特別舉出國內獨立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的<所以我停下來>這隻MV,是他很欣賞的。「拍攝技巧可能沒有很好,畫面構圖、攝影層次可能都不夠完美,但重點在故事性很強、女主角的個性很強烈。還有很特別的是,那支MV的工作名單內有個動作執導,可能是負責設計女主角的打架動作、肢體動作怎樣比較好看,讓女主角看起來特別迷人,這職稱在MV裡很少見,幾乎就像是拍電影的戲劇執導。」他分析這支曾在網路瘋狂傳閱,創下百萬次瀏覽量的MV成功因素。

▼ 那我懂你意思了<所以我停下來>MV

拍攝MV前要先釐清宣傳用意,如果是要讓大家認識藝人,那麼拍攝人和樂器應該就夠了;如果是希望引起話題,就必須具有創意。「現在做音樂與拍攝影片的門檻很低,所以故事的原創性就更為重要,要如何創作一個吸引人的故事與影像,引起觀眾的共鳴,這是最難的。」賴映伃點出,「不然怎麼吸引大家在 Facebook 或微博上轉貼呢?」

本文章引用於 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TAVIS.TW 網站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