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描筆意朦朧色彩-印象派鉛筆《我對自己說》

用一種朦朧的意象走唱,簡單寫意,試圖找到小時候一筆一畫的真摯感受。由主唱壹翔、吉他手阿毛、Bass 手花椰菜、鼓手 Daniel 和 Keyboard 手愛文所組成的印象派鉛筆 Impressionism Pencil,目前也嘗試從印象派對於色彩革新的理解,找到創作的方向。


關於 印象派鉛筆 x 《我對自己說》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作品的風格。

壹翔:憶、幻、鬱。

Q:錄製這張作品,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花椰菜:在錄製〈一起做夢〉時,因為是第一次進錄音室,覺得非常緊張。重覆錄了很多次後,感受到錄音師的無奈,也意識到都是因爲自己的焦慮和彈得很不確定所致,從此以後每次錄音前都會做好充足的準備,並提醒自己一定要進入狀況,以免再有類似情形發生。

壹翔:與錄音師和團員間的溝通及磨合,讓我了解到每個人都有不一樣的眼光與見解,要學會尊重並理解對方對於自己的看法,更明白了公開透明的重要性。

愛文:混音師 Kieren 帶著我學習如何在錄音室中聽到很多細節,其他團員在錄音時也儘可能到場,不僅參與到更多過程,同時也讓錄音室的設備訓練自己的耳朵。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我們的 EP 叫做《我對自己說》,如字面上所言,每一個人一定都有向自己傳達感受、傾聽內在聲音的時候,而作品中的歌曲就是我們與自己對話後的產物。封面由藝術家ㄓㄒ所設計,藉由深深憂鬱的藍色來詮釋我們自己,並以拿著傳聲筒邊講邊聽的畫面,表達出和心中自我對話的過程。

Q:說出此這張作品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花椰菜:「衝夢、衝動、執著的我,不該掙扎、不該怠忘,就這樣衝出去吧」〈我對自己說〉

壹翔:「若聽見誰哭泣的聲音,停止微笑,隨後補上了嘆息」〈漠然森林〉,大多的現代人都僅追求自我滿足,對於其他弱勢的發聲,僅只於補上嘆息便讓事情過去,這首這便是此現象的呈現。

愛文:「有很多故事沒結局,不管你委不委屈,不是一個人的事」〈棄守〉

Q:挑作品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將第一首歌〈漠然森林〉獻給對於社會事務袖手旁觀的人們,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份善良憐憫之心,只是因為奔波於忙碌的生活而沉睡,希望能用這首歌換醒那些真心。

Q:發行這張作品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有了唱片行等各大實體通路以及數位下載的管道,衷心期盼能夠讓更多人認識我們的音樂作品。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完成了發行 EP 這項里程碑後,我們正在音樂之路上持續地努力著,接下來的活動行程都會公佈在粉絲專頁中,請大家密切注意並拭目以待。


【快問快答】

Q: 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壹翔:希望是火影忍者裡佐助的「血輪眼」,覺得擁有看穿所有人的眼睛是一件很棒的事情,這樣就能夠對聽到我們音樂的人對症下藥,給予他欠缺的,也能叫出「須佐能乎」將聽眾心裡的心魔用什麼都能燒毀的火焰燒盡。

Q: 你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壹翔:李宗盛

Q: 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壹翔:目前最想要能夠在台灣的貢寮海洋音樂祭演出。

Q: 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壹翔:我希望能夠聽到我們團的〈棄守〉被李宗盛大哥翻唱,因為我覺得他的腔調唱出,想必前段歌詞中的「異樣的是虛華,吞沒了的真實,清楚得我已被侵蝕」跟最後面那段「就這樣撤退吧」將會很有韻味,更相信他能駕馭這首歌的副歌。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