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House 間並非競爭對手,而是希望一起把市場作大—專訪 Legacy 總監陳彥豪

聽 LIVE 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對現今的樂迷來說,聽現場演唱已是必備的休閒。近幾年 Live House 生態、營運發展以及未來展望,讓我們藉由 Legacy 總監陳彥豪(阿舌)的專訪,從音樂展演經營者的角度一同來了解。

音樂產業轉型 LIVE HOUSE 生態蓬勃發展

「從華語流行音樂全盛時期到現今,主流歌手的唱片銷量從一百萬張縮減到三、五萬張。唱片產值一去不回頭,但演唱會產值卻逆勢上升,商演機會變多,現場演出的能力便非常重要。這樣的產業背景造就了 Live House  生態蓬勃發展。」阿舌這麼說。

不同於獨立音樂深根於各現場演出場所,以往主流藝人現場演出的機會並不多,有些甚至不具備現場演出的實力;但現在的產業環境,讓主流藝人及樂手都不得不具備現場演出的能力。Live House  演出變成必要的功課、必經的訓練過程。因此,現今演出場所中獨立和主流的區別也逐漸模糊,而聽現場演出也演變成一種潮流,不再是很地下、很特別的事情。

相互合作 一起把餅作大

聊到Legacy成立的背景,阿舌說:「Live House 間並非競爭對手,而是希望一起把市場作大。」像 The Wall 經營展演空間、獨立廠牌多年,早已深根於獨立音樂圈,創造一群死忠的消費者,如今不需靠主流藝人,營收也能夠自給自足。

▼  The Wall已成為獨立樂迷信賴的品牌,圖為公館店演出畫面

The Wall 公館

而 Legacy 初期的營運方針則是:主流藝人和獨立樂團各占一半,藉由主流藝人帶入較佳的票房:賺大秀養小秀,因此在提供獨立藝人演出機會的同時,能夠繼續營運下去。

另一方面,開發主流藝人幫助他們具備現場演出的能力,也有助於提升台灣音樂環境水準品質。雖說台灣是華語流行音樂中心,但優勢已逐漸被超越,所以 Legacy 希望創造一個契機,藉由主流藝人帶進大量觀眾,讓大家了解看現場演出是個不錯的休閒娛樂,就如同看電影和唱 KTV 一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  歌手戴佩妮於 Legacy 開唱,吸引大批粉絲

戴佩妮

環境與人才 未來展望

至於一個好的 Live House 需要什麼條件,阿舌認為硬體的燈光音響要有一定水準,先滿足台上的藝人,便能順勢滿足觀眾。而室內空間最好沒有梁柱,視覺上才不會有障礙,聲音也較不會反彈。另外,若演出完畢後,有讓觀眾聊天的舒適空間則是更理想的狀態。 而在專業人才上,現今最欠缺的是的燈光、音響及影像 VJ 等硬體人才。

目前台灣沒有系所在培養現場演出的專業硬體人才,而人才的養成需要時間,但臺灣的環境卻很難留住優秀的人才。當臺灣歌手去大陸巡演時,會先將長期合作的硬體人員一起帶走,那便造成臺灣演出場所人才的短缺,不過目前河岸留言有文化部補助的人才培育課程,Legacy 也期望展開硬體人才培訓計畫,希望帶動更多人才投入。

▼  Legacy 提供舞台投影,使音樂與影像完美結合於演出之中
legacy

大小場地環環相扣 缺一不可

阿舌從產業的角度分析,各大小 Live House  的關係是環環相扣的。若沒有女巫店、地下社會,就不會有河岸留言、The Wall,更不可能有 Legacy。因為所有藝人都需要從小場地、少數歌迷開始累積實力,漸漸茁壯發展。因此若沒有這些小場地,就不可能造就今天的五月天和蘇打綠。

▼  「地下社會」被迫熄燈,多位樂團成員於立法院舉行公聽會
地下社會

雖然現有法規已新增了音樂展演業使 Live House 得以正名,但從女巫店到地下社會事件,還是不免透露出社會大眾對 LIVE HOUSE 的誤解和不接納。阿舌表示:其實文化部各單位對展演業者都頗為友善,因為他們逐漸了解這個行業在做什麼;但其他部門如:消防局、商業司、監管處仍然對我們較陌生,雖然大環境已經比十幾年前改善許多,但還是需要進一步的溝通與了解。希望政府能夠整合各部門,讓各部門了解音樂展演業是合法經營,沒有傷害性的,相信這樣對音樂展演業以及臺灣的 Live House 文化環境會有相當大的助力。

本文章引用於 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TAVIS.TW 網站


作者

StreetVoice

StreetVoice

街聲網站於 2006 年在台北成立,致力提供獨立音樂創作人交流發表,每天精選無數最新上傳的潛力作品,促動獨立音樂創作者的作品得以傳播到更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