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派亞洲 Trip hop 音樂新勢力─專訪ElectroO2

文/Troy Zhao

自從上個世紀末,Massive Attack、Tricky 以及 Portishead 等團體在全球掀起熱潮,1994 年「Trip hop(神遊舞曲)」一詞誕生,這種以中慢速節拍融入R&B、dub、house 等元素的音樂風格,儼然成了主流音樂中品味獨具的一個分支,近年臺灣也出現了像「凱比鳥」或「法蘭黛」這樣的樂團,在作品中渲染上神遊舞曲的迷濛色彩,2015 年春季,我訪問到了「ElectroO2」這支完全以Trip hop為創作基底的女子雙人團,這組來自新加坡與臺灣兩地的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百克里音樂學院)畢業生,正卯足全力打造著中文化的 Trip hop。在滂沱大雨中的小咖啡廳一隅,我與人在臺灣的鼓手 Betsy,手機連線給人在洛杉磯的主唱 Cheryl,用她們最習慣的創作方式完成了這次有趣的訪問。

ElectroO2_4
2013 年攝於小河岸,左至右分別為 Cheryl、Betsy 以及現場鍵盤手唐寧。

如氧隨行的音樂理念

「我們的團名 ElectroO2,結合了『電子音樂』與『O2』兩個元素。我們是很喜歡電子音樂的二人組,而且我們認為音樂必須像氧氣一樣自然的存在,並在生活中被迫切的需要。」

ElectroO2,目前由臺灣創作人兼鼓手 Betsy Hsu,與來自新加坡目前旅居美國的主唱 Cheryl Lee 兩人組成。2011 年樂團由Betsy與前團員「崔」成立,與一般獨立樂團不同,由於團員都是專業音樂人,甫成軍的 ElectroO2 旋即投身 Trip hop 的創作工作中,在 2012 年夏天推出了同名專輯《ElectroO2》,並邀請 Betsy 在留學時認識的新加坡籍主唱 Cheryl 跨刀獻聲。

熱愛 Massive Attack、Portishead、Alphawezen 等樂團的 Betsy 說:「Trip hop 不疾不徐的速度,讓人有種不斷行進的感覺,很適合旅行的時候聽。當初我只是在 Youtube 搜尋輕一點的電子樂,卻意外找到了 Trip hop 團體 Alphawezen,覺得這種曲風節奏不重,元素簡單,旋律琅琅上口,真的是太!好!聽!了!(大笑)但再深入搜尋卻發現 Trip hop 的中文作品非常稀少,所以才開始嘗試自己創作。」

8455-1024x949

走在時代尖端,隔著太平洋也能寫歌!

之後崔離團,Cheryl 正式加入樂團,並於 2015 年初發行了第二張作品《跨越》。這張作品緊抓 Trip hop 的靈魂,從「旅行」的概念作為出發,文字與弦律的描繪更為細膩,音效與聲音處理也比前作更為飽滿。Betsy:「但即使隔著太平洋,每首歌我們都還是一起創作,一人負責曲一人負責詞,或一起編曲,並且都在空中完成(T:事實上這次的訪問也是囉!),就連錄音也是透過 Skype 溝通,常常做完都搞不清楚到底誰做了什麼。(大笑)」

她接著說:「作品第一首歌〈一個人旅行〉,原本是寫給在紐約工作的朋友——這張作品的側標撰寫人蘇郁涵(2013 年金音獎得主/旅美爵士鐵琴演奏家)。在國外生活什麼都要靠自己,非常辛苦,原本是打算要寫一首描寫生活到底有多苦的歌曲(笑),但後來我將這種心情轉化為一種旅行,雖然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去面對,但也要享受這樣的過程!」

而除了旅行,她們也寫內心層面的作品,就像這張專輯最早寫的歌〈不想回家〉,探討了家庭中言語暴力帶來的陰影,曲末 Cheryl 更加上了鼓舞人心的歌詞「When dawn breaks, everything’s new again.」希望能為作品與聆賞者帶來更多盼望;〈End of the Day〉則是在描寫已結束的初戀或最真摯的友情,她們更錄了丟銅板擲筊的聲音,為當下的情感祈願。

此外,Cheryl 更寫了〈媽媽的愛(Mother’s Love)〉送給母親。Cheryl:「亞洲國家的父母大都希望小孩從醫或從商,因此決定要走上音樂之路很不容易。正因為很少人能有幸受到父母的支持與祝福,所以媽媽對我從小到大表演的肯定讓我感動不已,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全力衝刺的動力。這首歌我也想送給所有全力支持小孩夢想的媽媽,是向妳們致敬的作品喔!」

1414694456-119437578_n

被《星際效應》無限啟發的全新力作
〈媽媽的愛〉的編曲受到Betsy非常喜歡的電影《星際效應》(上圖)所啟發,她看完久久不能自己,音樂與氣氛都在腦袋中盤旋,且剛好這部片也在講親情,於是便把這些感覺加入編曲中;《星際效應》的衝擊最後甚至大到足以影響整張專輯的設計。

Betsy:「我們跟專輯設計師真的講了很多關於《星際效應》的事情,所以在內頁繪上了星星以連線每首歌,並透過漫遊宇宙的設計呼應了 Trip hop 的概念,色彩上也採用很宇宙的風格。此外,通常 CD 都是先壓白色再上彩色,但這張專輯拿掉上底色的步驟,還原了光碟原有的金屬色澤,加強了星際的感覺。加上專輯講的是我們的故事,所以也強調了像故事書一樣的章節呈現。」

「之後這首歌還會推出由我自製的 MV,現在正在惡補軟體,並且持續募集照片中。除了照片,我也會製作很多類似《星際效應》的太空畫面喔!」

我想讓觀眾感受到最真實的衝擊力!

即便已吸收了許多民眾熟悉的元素,但畢竟對臺灣大眾來說,Trip hop 仍屬陌生的音樂,而在 LIVE HOUSE 以搖滾樂團為主的印象裡,電子音樂的演出似乎又更加衝突,Betsy 也直接回答了我的疑問。

「因此我們在電腦特效之外仍緊抓『人』的情感。2013 年的演出我們採用 live band 加上 programing 的組合,雖然以團為主並不是 EP 中作品的模樣,但這樣做反而呈現出另一種不同的風格。今年二月我們採用更簡單的方式,我打鼓、Cheryl 主唱,再加上一位鍵盤手,其他都採用 programing,讓整體效果變得更電子更貼近 ElectroO2 的原貌,類似 Zero 7 現場超多樂手再加上電腦的表演方式。樂團加上 programmer 是個趨勢,我們也希望現場能有電腦操控現場表演兼具,不過我還是堅持表演必須要用真鼓,唯有真鼓才能讓觀眾感受到最真實的衝擊力!」

cover

除此之外,目前 Betsy 也擔任搖滾樂手「流氓・阿德」的鍵盤手,其中〈放。捨〉的編曲更是出自她手,加上她在百克里主修編曲與打擊樂,因此我也詢問了她對編曲的看法,她回答我:「當時阿德老師找我這個鼓手當鍵盤手時,我還以為他找錯人了!(笑)但還是抱著挑戰的心情接下了這份工作。其實編曲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織度』(texture),也就是頻率的分配,一個好的編曲應該盡量涵蓋高、中、低頻率,以樂團的方式來想的話,鋼琴可以負責較高的頻率,吉他彈奏中間頻率,貝斯就用在低音的頻率,爵士鼓就涵蓋了高中低三個頻率;然而如果從頭到尾只用鋼琴編曲,就要盡量使用到鋼琴從高到低的鍵,才不會讓樂器都只集中在一個窄音域,不只是讓音樂更寬廣,久了也會造成聽覺上的疲勞。其次就是創意了,多嘗試新的樂器組合、新的音色,找出自己最喜歡的和聲方式和聲響,在慣用的手法之上加入新的元素,真實面對自己的想法,忽略多餘的顧慮,當完成作品的時候就跟中頭獎一樣的開心!」

「現在,ElectroO2 除了有很容易唱的弦律與親切的詞曲風格,我們也很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喜好。我認為只要是『誠實』的音樂大家就會接受,也許接案的時候必須配合客戶的想法做修飾,但是自己的專輯就是想誠實的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百克里音樂學院即興實戰

有別於 Betsy 主修編曲及打擊樂,Cheryl 在百克里主修的是電子音樂及電影配樂。對她而言,無論是美國還是臺灣都是個充滿驚奇的地方。她說,以前聽 Björk(冰島女歌手,中譯「碧玉」)總覺得不習慣,但到了美國唸書後,才發現竟然有這麼多種不同的音樂曲風在東方都沒有人做!

「在百克里,我們主要學習實務面,例如怎麼做電子音樂或電影音樂,音樂風格主要靠自己去看演唱會多聽多吸收,當然老師也會分享他自己覺得『哇!這個超屌!』的音樂,在那裏各種曲風都有,跟在東方完全不一樣!」

由於百克里有許多來自中南美洲的樂手,因此求學期間兩人接觸也到大量拉丁音樂。「課程有上,同學也會彈,Cheryl 還在拉丁爵士樂團表演過,樂手們的成長背景讓他們能輕鬆的完美詮釋正統拉丁音樂。除了拉丁還有 R&B,許多作品的誕生並沒有什麼理由,因為同學們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對他們來說神韻與精髓都是信手捻來。」Betsy 補充。

Cheryl 接著說:「百克里還有『即興合奏課』,課堂上約 5-6 人,通常會以類似樂團的形式呈現,有主唱、吉他手、貝斯手、鼓手,並且視各合奏課的曲風做調整,如果是爵士的合奏課可能還會加入薩克斯風之類的銅管樂器。而我上的即興合奏課是用電腦和合成器取代所有的樂器,不像其他合奏課是以練習歌曲的形式進行,我們以『即興集體創作』為目標,大家可以使用任何一種樂器,一個人先用合成器彈出開頭的句子,其他人再像接龍一樣將句子衍伸,最後就完成一首很久很久很久……大約五、六分鐘長的曲子。這堂課主要是激發大家的創意和聆聽的能力,聽聽別人在做什麼,再用自己的方式改編和創新,類似即興演出的概念。國外做音樂真的靠感覺,而感覺則建立在理論上,與東方很不一樣!」

Betsy:「那邊也很重視學生的參與感,我曾在學校修過一門課,同學各自操作一台電腦進行編曲,十分鐘後就互換電腦繼續編寫。前一個人做主歌,換你接手就做副歌,輪到下一台電腦又是另一個挑戰,很好玩。學生之間的交流很豐富,老師也很尊重學生的意見,如果學生對老師的意見質疑,老師也會去找出答案,所以發揮空間很大,很多時候都沒有標準答案!」

金杯鼓的發源地—「幾內亞」遠征記

除了百克里的生活,Betsy 因為主修打擊樂,因此還跟著老師去了一趟金杯鼓的故鄉——幾內亞,見識到雷鬼樂與當地生活的緊密連結。「雖然百克里有許多來自南美洲的同學,因此很常聽到雷鬼樂,但幾內亞之行帶給我的震撼更大。一年四季都處於高溫的幾內亞,一切步調都很緩慢,路上所有的司機都在放雷鬼,在那個氛圍中,會發現當地的風、雨、氣溫跟路人行進的速度真的與雷鬼超搭,在臺灣真的無法想像!」

市區
幾內亞首都 Conakry

從小在都市長大的我,從沒想過世界上有這樣的地方。在當地,不論是人行道還是馬路,地上都沒有畫任何交通標線;需要搬運東西時,不使用交通工具,全都頂在頭上;街道上只有極少的供電,到了夜晚更是一片漆黑。那裡沒有低頭族,所以當我們拿出手機的時候會吸引一大群小孩搶著玩,即便語言不通(幾內亞官方語言為法文),但看見我們手上的相機,他們還是會指著自己說「photo!photo!」要我們幫忙拍照。

而當地人的熱情就是我們最珍貴的禮物,記得第一天抵達的時候已經凌晨,整個城市一片漆黑,老師摸黑帶我們找到了他的家,他多年沒見的家人立刻給了他最深最深的擁抱,接著他們也緊緊擁抱同行的我們,即使太暗看不見彼此,他們也毫無顧忌的給我們最溫暖的歡迎。

2. 工人:

工人
老師與正在興建旅館的工人

在美國學金杯鼓的時候,發現有很多打法是「call and response」,像是對話一樣,同學打一個節奏,我用另一個節奏回應,甚至會因為不同的場合而有不同的語法,這樣的音樂非常吸引我,因為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讓我想了解是什麼樣的環境會造就這樣的音樂。照片裡是老師與正在興建旅館的工人,晚上收工之後他們就開始拿樂器做樂,即使沒有經過正統的音樂訓練,但是幾乎人人都能很自然的打鼓。在經濟不繁華的國家,似乎不需要特別去推動,文化也能自然而然在生活當中呈現!

小孩

幾乎我們所到之處都會有許多小孩來跟我們打招呼和拍照。和我同行的阿姨帶了很多舊衣服和玩具送給他們,大部分的小孩在拿到禮物之後就會很高興的離去,唯獨照片裡的這個小孩,一直跟著我們走了好長的路,阿姨給他禮物之後他還是一直緊跟著我們,語言不通的我們不知道他想要什麼,直到最後阿姨掏出了一張美金鈔票,小孩拿了之後才飛也似的跑開,留下備受衝擊的我們。

我無法想像從小就活在資源缺乏的生活裡是什麼樣子,而長大後的她,又會成為什麼樣的人呢?(感傷)

夕陽

在低污染的幾內亞海灘看到的夕陽,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的一次。這次的旅程對我的生命有絕對非凡的意義,我永遠記得坐在車子裡,吹著暖暖的微風,襯著車子裡放的雷鬼音樂,是多麼相配的美好;也永遠記得當地人的熱情,這些都是我在西非最美的回憶。

ElectroO2看見音樂排名

主動出擊經營自己

既然團員都在海外留學,對於臺灣音樂人在面對韓、日、中三方夾擊的情勢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呢?

Betsy:「舞曲能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讓人想跳舞進而被接受,所以發展舞曲也許會是不錯的方法!此外,能兼顧軟硬體的發展環境也很重要,這也是前陣子大家在吵小巨蛋等演唱會使用場館的原因。而身為專業音樂工作者,我們看見臺灣人贏在創意,但往往缺乏自信,建議大家有機會一定要勇於前往歐美音樂季或樂器展吸收資訊,當然,網路行銷也要嘗試經營,千萬不要將自己的未來設限在亞洲地區!」

由於團員的專業背景,ElectroO2 的作品在美國已經有了不小的迴響,在她們將音樂上傳到中國的「看见音乐」音樂網站之後,甚至擊敗了眾多中港臺音樂人擠進收聽前十名。

Betsy:「ElectroO2 一直以來都沒有經紀人,凡事自己動手,因此我們任何地方都可以去,沒有限制。加上我們有語言優勢,往國外發展的門檻也會降低。而關於歐美市場,一直都是『你問才有』的狀態,目前我們主動寫信去反應也都很好,所以也建議大家將眼界放在世界,唯有勇敢的去問,才能為自己爭取更多機會喔!」

「而且雖然許多人將 ElectroO2 歸納在電子音樂,但我們的專輯並沒有這麼純粹的電子,我們聽很多流行歌,曲子的感覺也更偏流行一些,這是實話,做音樂就像前面說的要『誠實』嘛!(笑)我們只想把自己喜歡的東西做好,就這麼單純而已。接下來我們會製作 Cheryl 的個人專輯,目前也已經開始密切規劃了!而 ElectroO2 的二度臺灣與新加坡巡演也在規劃中,中國也有網友來信希望我們能過去表演,到時候希望可以不停的巡迴呀!(大笑)」

 

標籤 ElectroO2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