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角度 投射出本質的自我 – nowhere樂團《名為自我的那些》

《名為自我的那些 》
《名為自我的那些 》

自己對自己認知所產生出的自我、別人對自己所產生出的「你」都是自我的一部分,如同三稜鏡,看的角度稍微不同、光線進來的角度不同,顯現出來自我就會發生變化,但是最核心的本質卻仍然是相同的。在紙殼包裝上也設計了多種翻摺的過程,也是一種自我尋找的縮影。

關於 nowhere樂團 x《名為自我的那些》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 EP 的風格。

吉他烏賊:成長、叛逆、無奈
BASS 懷妹:尋找、遼闊、渺小
主唱信慧:反叛、明亮、好聽

Q:錄製這張 EP ,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吉他烏賊:第一次緊張到才錄完半首歌的節奏吉他左手就僵到沒力(弱)跟有人在某首歌拚命地咬字不清(笑)。
主唱信慧:咬字不清是我嗎(驚)我印象比較深的是被要求唱出呆呆的聲音。
BASS 懷妹:由於這張 EP 中貝斯的部分是由前貝斯手小美所錄製的,因此我只是在旁邊幫團員加油而已,哈哈哈。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自己對自己認知所產生出的自我、別人對自己所產生出的「你」都是自我的一部分,
如同三稜鏡,看的角度稍微不同、光線進來的角度不同,顯現出來自我就會發生變化,
但是最核心的本質卻仍然是相同的。在紙殼包裝上也設計了多種翻摺的過程,
也是一種自我尋找的縮影。
希望各位在聆聽這張 EP 的時候可以透過歌詞、圖像、設計試著找到或者回想起真正的自我是什麼樣子的。

Q:說出此這張 EP 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吉他烏賊:「懂得 就別說得透徹」〈Colors〉
主唱信慧:「我們也許都在複習 藉由每一天來累積 那屬於自己的型態」〈名為自我的型態〉
BASS 懷妹:「我們還不明白自己的顏色,混雜了多少盲目的調和」〈Colors〉

Q:挑 EP 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吉他烏賊:〈Colors〉─ 給正值初出社會階段前後的人們,在社會化的同時別忘了回頭看看過去的自己。
BASS 懷妹:也是〈Colors〉 ─送給對未來感到無力的人們,希望他們可以回憶起至今所做過的種種努力,相信自己的價值,並且面對接下來的困境也努力的去戰鬥。
主唱信慧:〈我不是〉-給在社會框架和自我中心掙扎的人們,不需要去迎合或滿足誰的期待。

Q:發行這張 EP 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主唱信慧:聽眾願意付錢買我們的音樂、來聽 Live 並覺得值回票價。
吉他烏賊:目前希望就是盡量把 Live 做的不輸錄音。
BASS 懷妹:奠定我們創作的風格,並且在接下來嘗試加入許多不同的元素。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3/8 台中浮現首場;3/20 桃園ThERE CAFE;3/25 台北公館河岸;
4/10 台南TCRC;4/12 高雄百樂門;4/17 台北女巫店;4/25 台東鐵花村;5/16 台中ForroCafe
還有若干的誠品書店,我們的四月超充實的呢!(燦笑)

第一次這樣跑巡演,也很感謝這些場地願意讓我們去演出,希望有臨近大家的場次可以看到大家!
詳細的訊息可以看樂團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nowhere2013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吉他烏賊:迷魂香(不知不覺地改變別人)
主唱信慧:迷魂香好像不錯
BASS 懷妹:Victor Wooten 所提到的邱比特炸彈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吉他烏賊:椎名林檎
主唱信慧:宋冬野
BASS 懷妹:洪申豪

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吉他烏賊:冰島
主唱信慧:亞洲各大城市 (亞洲巡迴的概念XD)
BASS 懷妹:擁有一大片遼闊蔚藍天空的國家。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吉他烏賊:愛是唯一 Once
主唱信慧:壁花男孩 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主唱信慧:盧凱彤/我不是(用一把吉他重新編曲)
吉他烏賊:楊乃文/我不是
BASS 懷妹:雀斑樂團/我不是(感覺落差會很大)

Q:如果可以選擇別團的樂手加入,你們希望誰成為團員之一?
主唱信慧:Tizzy bac 的惠婷
吉他烏賊:熊寶貝的大提琴翡翠
BASS 懷妹:半導體樂團的小馬

標籤 nowhere樂團

作者

iNDIEVOX

iNDIEVOX

iNDIEVOX,indie 是「獨立」的意思,vox 是拉丁文的「聲音」,所以如果你不習慣念英文,也可以稱我們為「獨立音樂網」。 iNDIEVOX 一直有個希望,就是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音樂類型都能放肆發聲,而 iNDIEVOX 將和台灣獨立音樂場景一同成長、茁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