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音。氛圍。夢幻」專訪澳門名團 Evade 主唱 Sonia

文:[email protected] the G

新的一年快到,立刻有澳門音樂人發行新專輯!澳門電音樂團 Evade 主唱 Sonia 以個人身份發表了專輯《Stars》,以一貫動人心弦的歌聲配上不一樣的迷離電氣氣氛,我當然急不及待要安排這個訪問專訪。

sonia1

Eric:恭喜 Sonia 首張個人專輯的發表!先點一首專輯內的曲目送給我們讀者可以嗎?

Sonia:謝謝你!以下是專輯內其中一首歌:〈Stars〉

Eric:作為 Evade 裡最晚出來做個人作業的成員,有何感想? (*團員 Faye 跟 Brandon 還有現場結他手 Lobo,3位也是澳門圈內知名電音製作人及 DJ)

Sonia: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只是覺得時候到啦,要做這件事啦,於是就做啦!

Eric:〈Stars〉是你專輯內最喜歡的一曲嗎?選這首歌有沒有特別意思?可以詳細介紹一下嗎?

Sonia:〈Stars〉 是一首別具意義的歌。多年前的一天,我在半醒半睡的狀態創作了這首歌旋律,已很喜歡,總是等待發表的機會。但我從沒想到這首歌會是自己去創造、編曲、演奏等等。這是我這人生第一首自己一手包辦所有音樂創作事情的歌曲,而且這歌詞本身也包含了整張專輯的主要意涵,亦無獨有偶地與我在今年12月於「澳門筆匯」發表的一篇小說互相呼應。 當然所有歌曲的發生及存在都有特別意義,所以每一首歌曲對我來說都很重要!

Eric:我知道製作這張專輯的源動力好像有一個蠻有意思的想法存在,可以先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Sonia:是的!某天我在廚房做飯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我要做一張專輯,歌曲數目也感到要做大約7、8首。專輯的大部份收益會用來回饋。我的音樂天賦是上天賜予的,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從未上過專業的音樂課,我的音樂知識,全都是來自經驗與自學累積得來。故我也彷彿明白,現在我得到的,是需要回饋。

sonia2

Eric:專輯中,整體上有什麼訊息希望可以傳達到給樂迷嗎?

Sonia:專輯的名稱為《Stars》,音樂以電子(Electronica)、氛圍(Ambient)與夢幻流行(Dream Pop)的風格為主,整體構思概念以新世代(New Age)為主軸,貫穿著行星、人生、愛、永恆、幻想、探索、真相等內涵,在音樂呈現外,唱片封套及光碟的設計,都是以此為中心思想。主要是希望人們關注身邊真實在發生的事情,例如我們的行星、太陽系與銀河系,以至整個宇宙時間空間真正發生的事。現在的主流媒體不斷作出衝擊及蒙蔽,所以我經常建議人們去聽某些香港的網絡電台節目,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喜歡聽一個香港的網台節目﹣「MJ13」,這節目有可能會呈現難以接受的真相給我們知道,例如: 地球及人類真正的歷史、地球真正的地理及地質學(有些地方主流地圖是沒有顯示的)、用之不盡的免費潔淨能源、太空其他生物的存在及真相、各國政府的陰謀、人類自我隱藏的潛能等等 ,當然也要靠自己去分析、思考及搜集資料去判斷去衡量,但主要是引導人們放下舊有的思想模式,開闊心胸及眼界,去接受我們真正的時空及宇宙,這樣我們的未來才能改變。

我今次發表這專輯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所有歌曲都是432Hz(赫茲)。 432Hz是一個柔和、溫暖、舒服的頻率,身體會感覺到放鬆,甚至有癒合傷口的特性;像是水的頻率、宇宙的頻率、大自然的頻率,都是432Hz。科學家已經證實這是宇宙的振動本質,所有萬物都有一種特定的振動頻率,只要頻率相近的人、事、物,就會互相吸引。但,在1953年國際標準組織(ISO)將規定音樂的頻率統一後,全球的音樂都調為440Hz,而近來關於宇宙是振動(振蕩)本質的發現,暗示這一標準音高的規定可能影響人類健康和助長反社會行為。調頻至440Hz的原因有一種說法,即:納粹的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強制人們使用440Hz,通過這種手段使人們的思想和感情專一化,成為一種特定意識的奴隸。到1940年前後,美國人卻將440Hz國際化,並於1953年使440Hz成為ISO標準 。

我希望這專輯的音樂有喚醒的作用,令人們可以重新思考自己生存的目的及價值, 讓人們向美好方面發展,能與宇宙萬物感到平衡。有研究顯示,多聽432Hz的音樂,會令人們感到美好、平和、喜悅,令心靈變得美麗。希望聽到專輯音樂的人,都能以「愛」為中心去探索自己身處的「大宇宙」及自己所擁有的「小宇宙」。

Eric:創作上,我想你個人會跟 Evade 的創作模式十分不同吧?相比下,我留意你有運用很多實驗的元素在內。反觀唱的部份相對在幾首歌曲中才佔比較主要的角色,有沒有刻意要跟 Evade 的音樂作一個分維?

Sonia:在創作的模式上,相對來說是比較自由,因為 Evade 始終是一個團體,要顧及團員們的感受、想法及意見;但現在是個人,可說是自己想怎樣做就怎樣做!哈哈!其實跟 Evade 的創作都沒有所謂的分維,我只是想嘗試自己新事物,對我來說,很多音效的素材及程式都很新奇,故總好奇地想加入某些聲音在歌曲中,聽聽會有什麼效果出來,所以這些日子都試了不少東西!哈哈!其實唱在專輯中佔的位置都很重要,始終我都是一個主唱嘛!

Eric: 製作上,我知道這是你一個人用宅錄的型式完成,當中有沒有預到什麼難題?

Sonia:難題從一開始著手做這張專輯的音樂,彈奏、錄音、編曲等等,到完成專輯的所有音樂,之後至設計、印刷光碟及封套,問題都沒有停止出現。一年多前,我是一個主唱,做歌、彈奏、編曲等等都倚賴我的隊友,所有做歌程式及程序,我是一竅不通的。但竟然有天發起做歌的念頭,整個做歌的過程是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地出現,當問題出現的時候,我的心一邊就想放棄啦,為何那麼辛苦呢?但另一邊的心就很想越過問題,全因自己不服輸又好勝的性格,總是覺得上天有心攔一攔我,讓我走得不那麼暢順而已。

另外,生活上也是一個大難題,眾所周知我是兩個女兒的媽媽,我要上班,沒有請工人,父母只偶爾來幫忙一下,主要一家人的起居飲食都由我一人負責,即是所謂的接送小孩上學放學、煮飯、洗碗那些,幸好我的丈夫璁幫忙分擔家務,讓我晚上有僅餘的時間可以創作,他也負責整張專輯的藝術設計,所以很謝謝他!另外,也有很多人協助我完成整張專輯,其中有一位不得不感謝上天的安排,我竟在街上碰到一位朋友,他叫 Eric,仗義地幫助我轉換音樂的格式,幫我解決了一個極大的難題,在此,真的謝謝你呀! (*Eric = 筆者…)

Eric: Evade 的吉他手 Brandon 也以電音製作人 Burnie 的代號為你誇刀製作 remix, 團友有在製作過程中給你意見嗎?還是整個作業也是秘密進行?

Sonia:當然是公開進行啦!其實 Faye 原本都想Remix一曲,但最後因為他太忙,故唯有下次了!其實兩位隊友都有幫助我及給我一些建議,但主要是 Brandon 教導及協助我比較多,完全不厭其煩地接聽我的問題電話,總之也是超級謝謝他!

Eric:我個人十分好奇專輯中〈Grils〉一曲,field recording 裡面的主角大概是你孩子們對吧?我自己覺得這曲運用上 Organ 的琴聲及鐘聲正正帶出了家庭溫暖感及小孩子純潔童真的一面。你是怎樣想的?

Sonia:是的,是我兩位女兒的聲音,主要的想法是孩子長大得很快,好像很多事情都未及認真感受就過去了,就好像我跟她們錄音的時間,小女兒還是牙牙學語,大女兒還在上托兒所,但現在小女兒已經懂得說很多話,大女兒也在上幼稚園了。故這首歌一來是紀念某個時期的她們,另一方面是表達時間的流逝。

Eric: 小孩子有影響到你的音樂或文字創作嗎?

Sonia:有的,當我生了大女兒之後,我已經覺得自己觀察的視野不同了,是比較廣闊及深層一些,這也許亦是自己的成長吧!

sonia3

Eric:我很開心聽到你專輯中帶有長達12分20秒的曲目 ,這應該是樂迷們沒有預料到會在專輯中聽到的驚喜作品。由環境感蠻重轉合到破裂沉重的拍子,這是要給聽眾一個放縱嗎?(*這應該打破了澳門非官方最長歌曲記錄… 之前是由筆者的團 Forget the G 以 11分48秒保持… 哈哈)

Sonia:真的沒有料到呀!哈哈!其實這是一首現代舞的跳舞音樂,想法意念及時間長短都是按照舞者的要求去做,但最後因為演出時間的問題,他們縮短了時間,但我本人很喜歡這個長版本,經他們的同意後,可以收錄在專輯中,其實也是一件榮幸的事!

Eric:發行這專輯的夢想達到以後(而且是在港澳台三地發行),下一個要達到是跟音樂有關係的嗎?

Sonia:下一個目標大約就是要與 Evade 的隊友們一同完成 Evade 的新專輯了,因為我們都希望明年或後年可以推出。

Eric: 我知道你1月10號會在澳門 LMA 作第一個個人演出 (*同場有來自台北的「織品工廠」及「音速死馬」),包括我在內…我猜我們澳門的朋友們一定很期待!現場的演出會運用什麼特別手法嗎去演釋嗎?

Sonia:事實上都很緊張,人生的第一次呀!現在還在嘗試一些自己未試過的呈現方式,仍在籌備及練習當中,希望到時會順利成功地呈現給大家欣賞。

Eric:期待你的現場演出也希望你的專輯在港澳台三地大賣!

Sonia:謝謝!

Sonia Ka Ian Lao –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soniakaianlao

Evade –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ademacau


作者

奧利佛 Oliver

奧利佛 Oliver

1982年生;音樂人、唱片製作人、活動策展人、文字工作者;政治及公共行政學士、媒體文化文學碩士;「飢餓藝術家」樂團主唱;「黑市音樂」創辦人;「呼叫音樂節」策展人;「StreetVoice 街聲」香港音樂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