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se New Puritans:The Wall的氛圍實在很像歐洲某個場地,有種十分龐克的味道

來自英國,以雙胞胎兄弟 Jack 與 George Barnett 為首的 Art-Rock 樂團 These New Puritans,成團之初為 Dior Homme 時裝展創作配樂而爆紅,擔任過 Gucci、Prada、Yves Saint Laurent、Burberry 模特兒的哥哥 George 是地表最帥鼓手,在台上獲得同樣多尖叫聲的弟弟 Jack 則自修樂理主導音樂走向。

2010 年揉合後龐、工業、新古典及日本太鼓的《Hidden》甚至擊敗 Arcade Fire、Beach House 搶下 NME 年度最佳專輯寶座,可說是集才華和顏值於一身,而他們當年來台演出時那邪教般的張狂也造成了極大轟動。接下來於 2013 年發行的專輯《Field of Reeds》更是讓人瞠目且驚魂,除大量使用木管樂器,還用上倫敦大學電子音樂中心教授研發的新穎樂器 Magnetic Resonator Piano 並搭配唱詩班及 35 人管弦樂團,堪稱一張即使放在半世紀後聆聽仍相當前衛、無法被定義的絕美作品。

沒想到這一等竟是六年,如今兄弟倆帶著他們稱為「最流行」的新作《Inside The Rose》二度訪台,將在 11 月 19 日回到 The Wall 開唱。新專輯究竟有多流行?These New Puritans 為何又能再次蛻變成截然不同的樣貌?

以下透過七道簡短問答,來了解向來被視為音樂革命家的 Jack Barnett 這次賣的是什麼藥。

海波浪(以下簡稱「海」):實在非常榮幸能夠訪問 These New Puritans。先說我不是很喜歡把某某藝人或某某專輯貼上老人的標籤,比如說有些樂評評論你們的專輯《Field of Reeds》或你們的藝術成就時,會不斷提到 Talk Talk 這個樂團。話雖如此,你們終於推出醞釀六年的新專輯《Inside The Rose》後,Mark Hollis 的離世還是不禁讓我想起 Talk Talk 之於你們的關聯,發現你們在新專輯尋求的,更平易近人或者可以說更流行的聲音嗎,這跟 Talk Talk 樂團生涯尾聲 Hollis 追尋的恰好相反。可否聊聊你們在《Field of Reeds》之後的轉變?

Jack Barnett(以下簡稱「Barnett」):多謝!我們現在的聲音路線跟之前相比,確實有大幅改變,我想我們並不熱衷自溺的音樂,我們希望我們的作品是能夠被理解的,無論背後的概念有多偏離常規,無論音樂理念對於唱片發行端來說有多硬。我一向都希望能以明確的方式呈現、雕琢出最清晰的樣貌。我不喜歡沒必要的模稜兩可,我要我們音樂裡的每個極端元素都能夠並存,我要最狂的聲音聽起來平易近人。

說到 Talk Talk,我們對音樂的期許很類似。我想我們的東西聽來有很多差別,晚期的 Talk Talk 非常極簡,相較之下我們非常滿;我們的東西比較有結構性,他們的則是沒有明顯輪廓,但我欣賞他們對於音樂在他們心裡該是什麼樣子所奉獻的信念與追尋。Mark Hollis 突破了人家說的流行音樂的疆界,寫出一些史上最棒的歌,這絕對無庸置疑。我哥很喜歡他們,所以他們的理念的確有一點一滴滲進我們。

海:即使《Inside The Rose》跟你們前三張專輯非常不同,每一個環節聽起來都還是很精妙,每次重聽都有不同的細節浮上來,就跟你們其他專輯一樣耐聽而且會持續讓人發現新的層次。對了,「慾望」是這次專輯的主軸?

Barnett:沒錯,還有想要擴大自身小宇宙的那股慾望、身在演算法主宰的時代還有資訊過量時代的感受、愛、性、死亡…這總總一切!我對〈Inside The Rose〉的 MV 非常滿意,那是我哥和 Harley Weir 拍的。那支影片在講你我是如何被吸進腐朽之物和夢編織成的世界。我喜歡那支影片的純真,它不講數位不講矛盾也不講網路,它講的是性與美,但不是現在常見那種精心設計的 R&B/流行歌 MV 呈現的性。它有很多裸露畫面沒錯,但不是很多嘻哈 MV 跟流行音樂 MV 那種乏味的裸露。它比較 real,比較怪。YouTube 上面的版本是為了通過審查剪的,另外還有更露骨的版本,之後我們想以實體方式發行。

海:那個,容我再次自打嘴巴。新專輯讓我有種時空錯置感,有點像八零末的 Depeche Mode 還有 Kate Bush《Hounds of Love》這張專輯給我的感受。

Barnett:講到這有點好玩,Talk Talk、Depeche Mode 跟我們都是在半徑 1.5 公里的範圍內長大的,在艾塞克斯的某個地方,不過時間點當然不同。我們喝的水裡面可能有某種神祕物質!話說 Kate Bush 也住不遠,我沒記錯的話在泰晤士河另一邊的肯特郡。

海:可以形容一下跟 Graham Sutton(Bark Psychosis 主腦)的第三度合作嗎?

Barnett:Graham 超讚,他是聲響大師,他是我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他真的很宅。他一天到晚精神奕奕,這樣很好,因為他的狂熱能感染我,我們可以一起激發能量。他也是我遇過極少數願意奉獻一切只為了把音樂做好、把聲音做好的人。做我們的專輯需要某種特定的,有點極端的思維,因為做我們的專輯會把某些人逼瘋,Graham 卻樂在其中!而且他也是我們這次巡演樂手之一。

海:你們這次終於決定要讓自己在專輯封面帥起來,why?

Barnett:兩個字:「直接」。我們過去從來沒有出現在專輯封面,所以這次我們想說,「why not?」要躲在很潮的數位影像背後不難,但我們就是想要淺白想要直接。那些照都是 Harley Weir 拍的,她很厲害,一定要去找她所有作品來看。

海:2010 年那場《Hidden》巡演後重返台灣是什麼感覺?

Barnett:等不及了!隔了好久喔⋯⋯上次玩得非常開心,那是場很棒的演出。The Wall 的氛圍實在很像歐洲某個場地,有種十分龐克的味道,好的那種。

海:你們最近都在聽什麼?

Barnett:John Tavener、Sparks、Peter Gabriel 的一些管弦專輯、Tool、Gaika 還有 Boymerang。

(值得注意的是「後搖始祖」Bark Psychosis 主腦 Sutton Graham 此次將隨 TNPs 來台演出,樂迷不妨帶上專輯《Hex》、《///Codename: Dustsucker》前去朝聖;另外參與 TNPs 新專輯〈Beyond Black Suns〉一曲,旅居海外的台灣電子女聲 scintii 將擔任開場嘉賓。)

玫瑰瞳鈴眼 These New Puritans – Live in Taipei w/ scintii

日期|2019年11月19日(二)

時間|19:30入場/20:00開演

地點|The Wall Live House(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票價|預售 1200 元 ∕ 浪漫玫瑰園 1000 元 ∕ 現場票 1600 元

購票|博客來售票系統獨家販售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