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百合花談《燒金蕉》:我一直覺得這不會是路上的人會唱的歌

我看過兩次百合花現場。第一次是好幾年前在公館河岸留言,因為主唱奕碩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弟弟,就去看了,當天印象最深的是:他們唱台語、音樂情緒飽滿、歌很有趣。第二次是今年的覺醒音樂祭,百合花是我少數有停下來聽超過三首歌的樂團,站在烏漆墨黑的草地上四處張望,控台附近站了不少音樂人,大家以一種評鑑的眼神看著舞台。就算我聽不懂台語歌詞,也感受的到他們似乎在做一件很厲害的事。

9 月 20 日,百合花在 The Wall 舉辦了《燒金蕉》發片專場,我被臉書同溫層好評洗版。10 月約了這場採訪,訪前把專輯聽完了,覺得好屌;訪完後,有股衝動和使命感,很想讓所有人都知道關於這張專輯的一切,就不小心寫了 5000 字……。

(左起)Bass手林威佐、鼓手邱莉舒、主唱兼主要創作者林奕碩、吉他手劉棕予。

百合花的組成

大約六年前,就讀北藝大美術系的奕碩跟害喜喜的顏文康、餵飽豬的顏伯聖一起寫了〈怨天地〉、〈魔神仔〉兩首歌,開啟了他的台語歌創作之路。然而三位主唱一起組團似乎搞不出什麼名堂,於是奕碩便找了同樣是北藝大的戲劇系學姊邱莉舒加入。

有了鼓手,那 bass 手怎麼辦呢?所幸就讀傳統音樂系的同學推薦了自己的樂理學生──當時還在新竹念高中的威佐。2014 下半年,百合花開始以三人編制遊走江湖。隔年在春吶演出時,少年白樂團的大家正好在台下看,因此認識了吉他手棕予。

「後來我們變成好朋友,少年白發 EP 時在台南漁光島辦了一場淨灘活動,還有邀請百合花來共演。」棕予表示,自己是在《燒金蕉》專輯做完、要開始巡演時才加入的,因此並沒有參與錄音。

團組了六年,為什麼選擇這個時間點發片?「我寫這些歌,一直覺得沒有必要被大家聽到。」奕碩表示:「有些歌有種時代感,就是要在某個時候出來才會紅。但我們就是,也不知道唱這個歌有什麼屁用,當然我還是會一直做下去,但就覺得沒有必要發片。」聽到這裡,不禁萬分感謝促成專輯誕生的幕後大功臣──打倒三明治主唱王欣茹。

「我有個朋友(就是欣茹),她之前的團 TU EGO FUN PAN 剛好要寫 EP 補助,問說要不要順便幫我寫?所以我就從 30 首 demo 中選了 11 首出來。〈醫生〉是後來錄專輯時才加的。」既然哪一年發都可以,那寫更多歌再來選不就更厲害了嗎?抱持這種想法的奕碩另一方面又認為,自己在寫沒有人講的語言:「很悲觀啊,你要用現實面來看,除了傳統產業,一般工作時誰在講台語?只能在吃飯聊天時講一下,開始討論正事就會講國語。有點像我在台灣寫法文歌,這不是大家在用的語言。」

主唱林奕碩

會找音速死馬小各(鄭各均)擔任專輯製作人也是因緣際會。「之前演出認識了陳穎達,我們有時候會一起彈吉他。有一次我辦展覽他來看,我給他聽我的 demo,然後他說可以找小各,當時我還沒有聽過音速死馬的作品。回家後,他又傳訊息跟我說了一次『我覺得你要找他』,陳穎達通常不會很積極地跟你說要你做什麼,但這件事他說了兩次,非常難得。」

我們在做沒人聽的音樂

奕碩和小各花了非常多時間調整每首歌的編曲,找了南北管傳統樂器如嗩吶、南鼓、雙鐘、殼仔絃等多位樂師進行錄音,在樂團創作中融入戲曲唱腔、南北管元素、童謠與古調元素。

「我覺得補助某種程度上是有社會責任的。像傳統音樂就蠻慘的,你看,就算是講閩南語的人,他們也沒有在聽南北管;在街上看到陣頭時,一定有人會把小孩耳朵摀住,覺得這個音樂很吵。這些人一輩子都在做大部分人會覺得吵的音樂。」所以奕碩就在《燒金蕉》專輯封面清楚標明此作品獲文化部補助「我也沒有想要諷刺,就是想告訴全世界,我拿這個錢,然後用在台灣音樂相關產業那些應該獲得的專業人士身上。像專輯的紙也是特別找台灣廠商做的紙。」

寫段旋律、找個會看譜的人來演奏,對奕碩而言是件非常可惜的事。「例如我今天用了愛爾蘭曲調,就會有人筆戰我;賣咖啡的說自己是義大利深烘焙也有可能被罵。但做傳統音樂時大家就茫了,因為沒有人知道那是什麼。」悲傷的是,在傳統音樂界頂尖的藝術家,生涯顛峰可能也只是得個薪傳獎、在民間教教課罷了。「大家不在乎這件事,我就覺得,如果要融合的話不能開玩笑,要好好做。」

〈醫生〉的間奏是傳統南管的〈風打梨〉;〈燒金蕉〉取用北管的鑼鼓點與「入弄」的旋律;〈逐家攏仝款〉在「莫名其妙」那段所唱的旋律,亦是從「入弄」的旋律修改而成。

「入弄」是陣頭很常會聽到、將同一段旋律不斷重複的形式結構,「就是行進音樂的一種,你就想像在路上演奏,有很多路人經過,如果音樂有起承轉合的話路人可能只會聽到某一段,所以要一直重複,要保持熱鬧的感覺。」

前面提及,百合花為了錄製專輯,花了大把時間改編曲。「〈燒金蕉〉的新版本完全超越我對這首歌的想像。」bass 手威佐解釋,舊版本比較簡單、像童謠,演出時大家會 focus 在歌詞,就覺得是在開玩笑,「但新編曲很誇張,前面有點 funk,然後出現北管,又忽然有個 swing、變得有點爵士感,反而大家的注意力會比較放在音樂上。」

Bass 手林威佐

當所有人都太過認真、做什麼事都要掏心掏肺時,沒有這樣做就會被說是在開玩笑?奕碩對此感到不解:「當然不是說掏心掏肺不好,我也是有喜歡很多正經的歌,但當我不這樣做時,很多人會說『喔你大概沒有要玩那種帥的樂團、只想要好玩有趣』這樣,他已經把你分類在別的地方了。Jack Black 有說過一句話,人家問他,你唱功這麼好、你們團(Tenacious D)的音樂也很酷,但為什麼要一直開玩笑?他就說『因為世界上認真的樂團太多了』,我也覺得大家都太認真了。」

樂團與傳統音樂的融合

傳統音樂的結構,常用詞句與鑼鼓詩作為單位(例如這首〈台東人〉),雖然奕碩寫歌依然在固定拍的框架底下進行,但部分橋段如〈早知莫投胎〉開頭旋律就不是用固定拍子來思考。

這種邏輯與一般玩團會遇到的編曲想法差很多,我問團員們,剛加入百合花時會覺得很難跟上嗎?「這個問我就對了!超慘的!我剛開始加進來時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吉他手棕予反應超激動,看來是被困境荼毒了許久:「一直聽聽聽,還是聽不出來南北管跟搖滾樂的關係是什麼,只好直接去問奕碩,他彈給我看,然後一段一段慢慢問。練這張專輯收穫很多,但真的是蠻燒腦的,跟以前接觸的東西完全不一樣。」

吉他手劉棕予

傳統音樂通常是幾條旋律線在做變化,不是用和聲概念,因此奕碩有時候會故意把和弦的感覺削弱,在沒有傳統音樂的部分才會疊比較多和聲的東西。「例如笛子跟月琴演奏一樣的旋律可能要高八度,但有時候太高了又要直接低八度,就會有時高有時低,但都還是同個旋律。我自己覺得很像儒家思想:你要跟大家差不多,不要做很誇張的事情。

〈緊中冷〉便是一首可以用同個和弦一直彈下去的歌,它還是有和聲,但重點不在和聲,聽眾不會特別去意識到和弦,強調許多旋律和節奏變化。

「北管有個傳統曲式叫『緊中慢』,在輕快的節奏上唱慢的旋律,聽起來很自由。〈緊中冷〉很好玩,我把『緊中慢』前奏的鑼鼓加超快,但我朋友不知道怎麼打,所以我們是先打慢的,用電腦把它調快,再去學那個被調快的聲音,超難!」奕碩將曲式結構的特質延伸到歌詞創作,〈緊中冷〉是他去芬蘭交換學生時,抱著一把月琴彈彈唱唱寫出來的,描述人類在快速的時代裡感覺到冷,如同歌詞唱著:「世界愈行愈緊/人就愈來愈冷/天氣若愈來愈冷/人就愈走愈緊」。

百合花的歌詞沒有講大道理般的囉嗦,字裡行間未道盡的空白,卻讓人心思不禁往故事裡鑽。「我寫歌時常常會放一個角色進去,如果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很難寫出某些歌詞,但創造角色就可以用比較誇張的方式描寫一些事情。」像〈藝術家〉這首歌,正因為角色塑造,讓不同人聽起來有不同的投射。棕予覺得這首歌相當幽默:「因為我不是學藝術的、平常也不會去看展,所以我對美術館的感覺就像歌詞寫的那樣。但後來聽奕碩講了寫歌的想法,跟我想的又不太一樣。」

奕碩:「我在做的是裝置藝術,但大部分人對美術有個認定,覺得藝術就是繪畫,應該要很美之類的,但我不是在做美的東西,我很難跟別人解釋自己在幹嘛,也常常被問為什麼要做這種讓人不舒服的東西?」〈藝術家〉的創作源自於奕碩的裝置作品「藝術聯誼會」。「介紹這個作品會講很久……,總之我在那邊放了個收音機,裡面有三、四首歌,都是同一個概念:預設一位 50 歲以上的老人,他講台語、聽老台語歌,不懂藝術在幹嘛。用這個角度去寫了幾首跟藝術有關的歌,編曲和唱法也參考那些老歌。〈藝術家〉是其中一首,我覺得它的歌詞開闊度是可以放在專輯裡的。」

此外,奕碩還刻意參考郭金發的唱法來詮釋〈藝術家〉:「他的聲音很圓、很沉很低又有抖音,而且又會唱又會寫,我很喜歡。而且我模仿他的唱法,那首歌才會明顯地讓人意識到,我在用另一個方式唱歌。其實〈藝術家〉也有點在調侃我自己,我用另一個角度來寫我在幹嘛。」

相信有不少人認識百合花是從〈跤麻麻〉開始,這首歌讓他們獲得第三十二屆政大金旋獎「創作大賞」以及「最佳作詞獎」。

「政大金弦的影片是寫〈腳麻麻〉,但收錄專輯我們就把它改回〈跤麻麻〉。漢字系統下面很多語言,不能亂用。」奕碩非常強調台語字的寫法,例如「吐槽」應該要寫成「黜臭」:「你想像我是一顆泡泡,裡面很臭,但外表看起來是個可愛的泡泡,然後別人就這樣戳一下,啊,全世界就知道我很臭了。但如果寫成『吐槽』就完全沒有這個意思啦!」他邊講邊演一顆泡泡,團員們也很有默契地在一旁「黜臭」。

〈跤麻麻〉是專輯中相對比較安靜的歌,也是邱舒近期最喜歡的一首歌(她強調每個時期所喜歡百合花的歌都不同):「不管編曲如何變化,這首歌的本質一直都有留到現在。我覺得它蠻悲觀的,在悲觀的情緒下看待人跟人的關係。但我和奕碩的聲音質地唱起來讓它的色溫變亮了,給人一種鬆鬆溫溫的感覺。單看歌詞是暗的,但歌聲和編曲特性會把這首歌 light up 起來。」

鼓手邱莉舒

我問奕碩,如果別人聽了你的歌,解釋歌曲方式跟你創作時想的不同時你會怎麼辦?「很好啊,我就是要維持這個狀態,就像你生一個小孩,你不要逼他變成什麼樣子。」

百合花以《燒金蕉》入圍了第十屆金音獎「最佳專輯」、「最佳搖滾專輯」、「最佳搖滾單曲」以及「最佳新人(團)」四項大獎,問及對入圍金音有什麼想法?奕碩回答:「不管有沒有入圍,這張專輯的價值從來都不會變,但我一直覺得這不會是路上的人會唱的歌。有個獎項讓我們入圍,應該可以讓更多人知道,音樂是有許多不同面向的。」

【燒起來,百合花熱鬧巡迴】
11. 24 (日) 台中 玩劇島小劇場 Little Play
https://reurl.cc/ZnW4YM
11. 29 (五) 高雄 LIVE WAREHOUSE
https://reurl.cc/nVDgZ1
12. 07 (六)台北 女巫店(現場售票)

攝影:Yuming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