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DSPS主唱稔文:我曾夢到五月天阿信說我是音樂家

「有時候夢的秘密不會當下就發現,但唯有記錄下來才有辦法在之後比對。」

今年秋天,DSPS 發行了他們的第三張作品《Fully I》,收錄了五首與自我成長、夢境相關的歌曲。既然如此,乾脆就來聊聊夢吧!比起介紹音樂,也許夢境的延伸是更貼近創作核心的入口。

DSPS 由主唱稔文、貝斯手奕安與鼓手小雞所組成。

我在地鐵內從一個奇怪的出口出來,似乎是一個賽跑的入口,我一直跑著,卻和大家都不同路,最後被帶到一個像是體育館的地方。裡面聚集了各式各樣的人,現場有個人在主持著,說明「這是一個不平凡的集會,每個身在這裡的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賦」。我遇到了我的朋友,和他一起叫披薩吃。

此時,五月天的阿信就走來和我說:「你是音樂家」。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這個夢也許是個暗示:和別人在不同的賽道上賽跑,還有對自己的精神喊話之類的,很有趣。」夢到阿信讓稔文覺得又好笑又丟臉,她開玩笑地說:「雖然喜歡過五月天,但可不可以來個更酷的人。」

《Fully I》的命名靈感來自榮格(Carl Gustav Jung)的名言「I + We = Fully I」,意指「我+我們=完整的我」。提到榮格,除了原型概念和集體潛意識,人們對他最印象深刻的不外乎是他對夢的解讀(以及與佛洛伊德決裂的八卦故事)。對榮格情有獨鍾的稔文表示,這次新專輯的最後一首歌〈土耳其藍的夢〉,就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夢境體驗:

當時徐子聽了〈Folk Song For You〉後,心中有了下一首歌的想像,他便馬上拍了影片、哼唱了簡單的旋律傳給我。我當下直覺聯想到幾個 keyword:水缸、包覆、一束光,感覺是某種魔幻時刻。

他問我怎麼會想到這些字眼,我仔細追溯一下路徑,發現是幾年前做的一個夢:DSPS 在一個校園表演,當天設備出了很多問題,我一直在講話拖時間,台下觀眾非常不耐煩,最後我因為太慌張絆到導線,頭重重的摔倒地上,當下我知道頭開始滲出血,視線也開始越來越模糊,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聽見旁邊的人說:「曾稔文同學已經去世了喔。」夢的下一幕我被丟進一個水缸內,雙手抱膝、水的溫度適中、溫暖舒適,光從水面打進來、藍藍綠綠、波光凜凜非常美麗,我漂浮在水中感到非常安心。

我和徐子說我想到這個夢,他說他也做過類似的夢境:在地下冰晶世界裡,他雙手抱膝坐在一個斜坡的洞中,他說他知道他曾經來過這,好像可以永遠不用出來,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感到無比的安心,光從上面打下來,和我看到的顏色非常像。

徐子畫的夢境示意圖。

我們越形容越覺得這簡直是同一個夢境,後來我突然發現,這個我們一直在形容的感覺,好像胎內記憶,小寶寶在媽媽子宮裡的情境可能就是這樣。

那天晚上我非常非常感動,很有可能這些記憶都存在在大腦之中,以不同的樣子出現,徐子聽見我的歌後有了旋律、讓我想起了很久沒有想到的夢、而他也有類似的夢境體驗。我在夢境的前半死後突然跳進一個水缸可能就是下一個重生,竟然在三年後把這個夢解答出來!隔天,我很快就把〈土耳其藍的夢〉寫出來。

徐子是 DSPS 的前吉他手,在今年覺醒音樂祭演出過後,他已正式從 DSPS 畢業。變成三位團員後,創作編曲跟以往有什麼不同?「徐子是一個非常有個人魅力和個性的人,從他寫的東西或編的吉他都可以深深感覺到。」稔文表示:「徐子離開後,我們第一步就是趕快找人代替他的工作,以便安排的時程可以順利進行下去,所以新的吉他聽起來和以前的不太一樣,有點像 DSPS 少了『徐子味』,歌就回到比較像我個人一點的樣子了。」

從專輯同名歌曲〈Fully I〉中可以聽見 DSPS 現在的樣子。在稔文的歌聲背後,樂器們互相玩耍嬉鬧的感覺十分融洽歡樂,就像每個平靜和煦的日常,不算耀眼卻微微閃著柔光。

MV 導演 renzo masuda 是在東京認識的,「第一次見面是在青山月見ル君想フ的後台,他拿出手機,說自己最喜歡〈19 歲的秋天之歌〉,我說今天不會唱、要不要來隔天的表演,從此之後在東京的每一場演出 renzo 幾乎都會到,幫我們用 V8 拍影片、用底片拍演出照。」稔文想起剛認識那天,回家看社群才發現以前早就看過他拍的照片了,「有時候覺得很幸運,很像你沒帶著目的表現自己之後,喜歡的東西也會向自己靠近。」

〈Fully I〉 MV 的誕生,也是受到 renzo 的邀請,「他說無論如何很想拍我們的 MV,所以幾乎是在出發前才決定,他在幾天內做好一切的前置,努力用英文解釋給我聽。拍攝第一天的放飯時間我忍不住問他,很麻煩、又很累、可能還很少錢,為什麼要做這麼辛苦的事?他只回我,因為這是首很好的歌。」

《Fully I》的專輯設計相當特別,以刺繡的方式呈現,精緻而充滿手作溫度。設計師是稔文的網友曾厤榆(222space),稔文第一次搭訕人家,就是為了邀請他做這張新專輯:「我關注他很久了、一直很想跟他合作!後來我只給他聽歌,還有簡單的專輯概念,他便以驚人的速度和超強的直覺力做出和概念很符合的作品。」

厤榆也說:「我一直相信人與人之間都有著微妙的影響和連結,看了專輯理念簡直和自己不謀而合,歐買尬、宇宙真是太酷了!」

10/11 台北 The Wall、10/18 台中玩劇島、10/27 高雄 Live Warehouse,《Fully I》發片巡迴即將展開,團員們透露,除了有專場限定 cover、很久沒唱的 unplugged set,這次還邀請到嘉賓知更進行特別合作,台北場也準備了限定的舞台裝置。「不得不說,我自己認為我們是超級認真在準備演出的樂團,每一次不管是演奏上或是企劃上,都想給大家不一樣的菜色。這次發片也是卯足全力,每次演出都是抱持著『無論如何這場表演不給大家看到太可惜了』這樣的心情!」

相較於音樂節,專場更是能夠好好感受一個樂團的時刻,每場演出也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這次也是我們第一次的 one man show,希望這個重要的里程碑可以和大家一起參與。」

DSPS「Fully I」 RELEASE TOUR

台北場
10/11(五)台北 The Wall
售票網址:https://tinyurl.com/y429rsf4

台中場
10/18(五)台中 玩劇島
售票網址:https://tinyurl.com/y496vrdv

高雄場
10/27(日)高雄 Live Warehouse
售票網址:https://tinyurl.com/yyslqrzw

 

【採訪後記】

其實在採訪過程中,關於夢的篇幅不小心聊了太多……,然而不跟大家分享實在可惜,所以就以附註的方式補充在這裡,歡迎大家一起進入稔文的夢境世界。

2015 八月的夢:

和朋友走在家裡附近的巷子,在我讀的小學的門口,遠遠看見遠方建築物後有兩架粉紅色飛碟往我們的方向駛來,在頭上停下,從天而降了兩顆扭蛋。把手捧在身前扭蛋就直直落在手中,我和朋友一人一顆,扭蛋裡面放了張摺起來的紙條,打開後寫著一行中文字『你是被命運眷顧的人』,還沒來得及問朋友拿到什麼,就從夢中醒來。

2016 九月的夢:

我在一個空間,一開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地方,很像神隱少女大寶寶的房間、也有點像惡童當街裡面小白在警方那裡那種房間,很多顏色、東西很多,裡面有很多 CD,空間不大,但是非常高,四周都是裝滿 CD 的木頭櫃子延伸到看不到的地方,有很多木頭梯子可以爬到櫃子的上面。

我好像是掌管那個空間的人,後來發現,那是類似鬼門關的地方,就是介於天堂與人間的中間,大家在死後會在這個空間裡面挑出一兩張此生對自己最重要的專輯,然後再從門離開(門的後面都是光)。

當時遇到了兩個認識的人,感覺是從不同時空出現的(歲數跟認識時差得很多、也兜不起來),應該是超越時間的地方,一個以前認識彈貝斯的人選了 Oasis 和奇哥的專輯……。


作者

JohnnyWen

JohnnyWen

吹音樂編輯/樂團貝斯手/鋼琴老師;玩音樂、被音樂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