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樂專題】乏人問津到竄紅的十餘年:政大黑人音樂社

各大音樂祭的新寵兒陳嫺靜、去年在人人有功練培訓進入前七的範例三,以及近期於街聲好評不斷的山姆,三人有個共通點——都來自政大黑人音樂社(以下統稱「政大黑音」)第三屆。

2018 年,一片大學嘻哈社團中,討論度最高的 Cypher(即一群人進行說唱接力,但不具 battle 批判、競賽性質)少不了黑音第三屆社員〈正字標記〉,或許出身政大帶了點文青味,與時下 trap 重口味背道而馳,因而在網路引起討論。但在 Cypher 發布前,或許已有不少聽眾透過〈Sheep〉知道政大黑音,這首由陳嫺靜、山姆、Keyno、穎宏寫與饒的歌曲,讓他們初出茅廬,便在 HUG Season 饒舌比賽奪下第三名。

「我很喜歡〈Sheep〉,所以預賽時我給了他們第一名。」曾任黑音社團指導的饒舌歌手韓森,在 HUG Season 任評審時第一次見到這群大學生。作為社團指導,韓森認為黑音同學們都各有特色:「一開始對山姆很有印象,他歌詞寫得很好,嫺靜的聲音很有自己風格,範例三跟我的風格比較類似,我也很喜歡。」

遲至近幾年,黑音的招牌才被擦亮,先前之默默,就連陳嫺靜入學時,都不知道政大有嘻哈社團。回顧源流,政大黑音早在十餘年前就創立,可為何〈正字標記〉成員為第三屆?因為社員短缺,黑音曾一度倒社,而這個社團的興衰,似也悄悄反映了這些年音樂市場的口味變化⋯⋯

初代黑音不想只有嘻哈

政大黑音於 2003 年成立,這個現在以嘻哈為主軸的社團,為何取作「黑人音樂社」?「取這名稱,是想有別於當時以嘻哈資訊為主的台大嘻研、淡大摩音,希望將靈魂樂、節奏藍調等曲風也納入社團重點。」創社社長黃群皓回憶道。

當時,黑人音樂仍不是顯學,若想攝取 Hip Hop、 R&B、Neo Soul⋯⋯等音樂資訊,BBS 是其中一個管道,在版聚還盛行的時代,黃群皓踴躍參與聚會,也因此意外結識許多就讀政大的同好,而大夥還有個共通點:總是千里迢迢跑到他校參加社課。他起心動念,不如在政大創一個社團讓大家就近交流,也促成了黑音的誕生。

因錯過學校行政申請日期,黑音一開始是個地下社團,主要以 BBS 為據點分享音樂文章,後來逐步辦起分享聚會,那時約莫招收到 20 名社員,黃群皓笑說,實際到場參與的應該不多於 5 個。

初代黑音可以說是曇花一下。在黃群皓卸任後,因為無人接手,這社團僅運作了半年到一年的時間。所幸 2005 年,在大計畫唱片行 (參劈小個的唱片行) 玩 DJ 的凱文,再度聚集校內同好,並正式向政大登記立案,黑音由地下同好會轉成正式社團。

「黑人音樂社」同名樂團

在凱文的規劃下,黑音的社課架構才開始完整。考量到創作風氣還不盛行,起初,他將二代黑音定位成分享音樂文化與歷史的社團,偶爾穿插一些 DJ、饒舌課程。

「台大同時期(2005~2006 年左右)有比較沒落些,我們合開了好幾次聯合社課。我大四時,BR 跟 RayRay 大一剛入學,有來找我討論如何將台大嘻研重新復甦。」凱文說,那時的台大和政大有股默契,台大主創作、政大攻文化,兩邊的社員能互相參與課程。

自復興之初,招募社員一直是件難事。現為職業吉他手的詹詠翔,在 2010 年接任政大黑音幹部,他回顧:「那時候,嘻哈和 R&B 不大流行,有一兩年時間,社團招不大到社員,自然也沒有每個禮拜認真辦社課。」該屆社長薛球也表示,當時大學嘻哈社團中,僅重整後的台大嘻研一支獨秀。

當你上網搜尋政大黑音,除了近幾年社員的作品,或許還會聽見幾首「特別的」。標榜著不插電嘻哈樂,編制罕見,以吉他、二胡、b-box 組成,這個以「黑人音樂社」為團名的樂團,曾獲得金旋獎創作組亞軍,定睛一看,那個化名海怪的長髮二胡手,竟是茄子蛋主唱阿斌。

「我們大二下時,商院有辦一個晚會,邀請我們去表演,剛好我會吉他,薛球會b-box、奇斌會拉二胡,就想說,能組個團。那時候我們主唱阿樺什麼都不會,我們就說,那你練個饒舌寫寫詞好了,」詠翔接著笑道:「很意外他都做到了,還做得不錯!」

當時,參與金旋獎、金韶獎、北韻獎等學生競賽還流行,有了一次成功的收穫,他們遂以「黑人音樂社」社團為名,四處參賽,2011、2012 年更積極去台北各大 livehouse 如:地社、女巫店、The Wall 等地演出。

如同每個樂團都會面臨到的問題,因為成員對未來的規劃不同,「黑人音樂社」樂團便停止運作。而社團部分,也因始終沒有新社員能交接,社務持續停滯,於 2014 年左右再次廢社。

三代黑音

彷彿歷史重演,倒社沒多久,就有另一群熱愛黑樂的人們,緊鑼密鼓籌備重啟。2016 年政大黑音第三度成立,雖初代成員較熟悉的樂種為嘻哈,但為不愧對「黑人音樂」之名,社課仍儘可能拓寬研究嘻哈之外的樂風。復社初衷,除音樂,文化、種族的研究,也是黑音的重點。

元老之一的威廉,因高中曾加入嘻研社,一入學就被找來當教學幹部:「曾經有堂課是由復社社長馮晨上的,該堂課以漫威影集《Luke Cage》為討論基礎,透析了非裔美人在美國文化中如何融入與創新,造就出自己獨特不凡的文化。有趣的點在於,嘻哈文化不僅止能以音樂、噴漆等外顯形式展現,在黑人社群中,甚已是種內化的生活方式,馮晨用影集來為大家解析文化在生活上的體現,真的開了我的眼界。」

重啟的黑音,除延續以往「研究」的精神,也開始注意到創作的重要性。「或許跟台大一直以來對台灣嘻哈音樂圈的影響有關,如今大家無所不用其極創造出屬於自己學校的風格,也因此創作成了現在社團相當重要的一環。」威廉也認為加入創作教學,比起純粹討論學術,會更有利於招收社員。

這波復社,後來順利搭上了嘻哈元年的列車,黑音不再是以前那個招收不到社員的社團,隨著時代又蛻變成新的樣子。

黑櫻滿開

2019 年 5 月 31 日,作為政大學生成發常用場所的四維堂,浩浩蕩蕩搬進了四面舞台,燈架、各角度攝影準備機就緒,音樂從大講台上的 DJ 台流淌。七點一到,主角「黑人音樂社」成員分批登場,長達兩個半小時雙舞台的演出,樂迷不少,顏社主理人迪拉、春艷、老王樂隊主唱立長⋯⋯也紛紛到場。

演出前幾週,他們才將「不誤正業」企劃上架 flyingV,最終成功募集八萬。為何需要募資?企劃上寫著這場演出「不只是學生社團成發」,他們賣周邊、拍宣傳照、跟燈光音響公司配合⋯⋯只為在校園裡辦場「大型演唱會」。

三屆社員,同時也是「不誤正業」總召的 Keyno 說:「我們想創作、想紅、想站上幕前,這點其實讓我們跟過去的黑音幹部有過些摩擦,但其實我們從來沒有忘記推廣文化,只是換了一種方式。」

這一年,政大黑音逐漸打響名聲,相較於先前幾屆,創作的重要性被提升,除以社團名義參與各項比賽、演出,成員也嘗試發表個人作品,由於黑音不鑽研於特定曲風,開放的空間能刺激討論,造就彼此風格多元。做饒舌對他們而言,最重要是「能說自己想說的話」,來自人文薈萃的政大,對詞也特別琢磨,基調大抵走清新掛,加上嘻哈正夯,收穫了不少先前不曾聽饒舌的粉絲。

創作盛行,或許能歸因於戰隊制度,由幹部擔任「導師」,並透過分隊積分競賽,帶領新社員創作。三屆社長山姆表示,戰隊制度承襲傳統,但由於第四屆社員暴增,實際執行的方式做了些變動。同時,他們也把戰隊驗收擴大成對外演出,刺激社員認真看待,提升作品品質。

在人人都能夠上傳作品的年代,黑音的創作為何能被注目?「他們很棒的是有分工合作。」韓森老師從旁觀察:「像 Keyno 他會負責拍攝、剪輯政大黑音的 MV,Jim 負責音樂部分,如編曲跟混音後製,還有桃子,她會設計 MV 的字卡、標準字,所以他們就能做出很完整的作品。」

陳嫺靜也表示,他們嘗試拍 MV、做 logo,或者以社團名義報名各種演出,確實有把社團經營認真當一回事:「與其說是在經營廠牌,不如說是彼此有意識,讓大家聽到『政大黑音』的時候,能撕掉學生社團『不專業』、『青澀』的印象。」

不要想:我是學生,這樣已經很棒了吧?

距〈正字標記〉Cypher 發布已過了一年,社團在三屆打響名聲,隨著幹部卸任,未來社團如何走,端視學弟妹的造化。可幾位成員醞釀出的底氣能否延續,為嘻哈圈注入一股新活水,大家都拭目以待。

回顧政大黑音這十幾年的歷史,多多少少與嘻哈市場的興盛羈絆在一塊。大學嘻研社做為孕育新血的搖籃,隨著製作技術門檻下降,加上網路的便捷,近幾年有逐步「廠牌化」的趨勢,黑音也不例外。顏社主理人迪拉認為,他們某種程度上,有將顏社、人人有功練等其他廠牌,作為經營的參考對象。

看完「不誤正業」的演出,迪拉不諱言,畢竟是學生社團,表演程度稍有參差不齊。然而看到這群剛起步的嘻哈囝,仍讓他想起自己的學生時光與野心:「我自己大學的時候就蠻認真幹這件事的。講真的,不要說國外,Leo 也是大二、大三就確定自己要做音樂,18 歲就要玩認真的,他沒有想說:『我是學生,這樣已經很棒了吧?』這觀念很重要。」

圖片提供/出口影像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