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與壞透樂團新曲〈怪物〉用傷口熬酒 醉得有血有肉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自組團以來,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迷幻曲風與主唱與眾不同的日常著裝,2019 年 7 月發佈的新曲〈怪物〉便是以主唱 Wednesday 自身經歷淬釀而成,怪物、可怕、醜陋等各種惡意言論逐日累積下,也集結成了一個活生生的噬心巨獸,此時普世價值與備受攻擊的一方,誰又更接近怪物?Wednesday 表示自己像是在月光下找路的人,因為提前見著了生命曙光,而指認成怪物一類,願意繼續前行並不是因為沒甚麼好可怕,而是在感受到恐懼之前,已經明白等在前方的事對自己來說更加重要。

〈怪物〉一曲帶點 New Wave 電子節奏的迷茫復古、顆粒質地與情緒性十足的嗓音,再結合了 MV 影像裡的年代感,能感受到他們這次又將音樂與影像更全面揉合,推向另一個層次,延伸出與以往不同、新舊外掛混開的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

以歌德搖滾血脈為基底的壞透樂團成立於 2015 年,納入 The Birthday Party 的神經質思維、Sister of Mercy 的狂野節奏、Siouxsie & the Banshees 的黑暗美學,且兼備近代英國獨立樂團曲風概念。

風格領袖 Wednesday 為愛而愛,跨界獨立音樂圈

Wednesday 現於知名品牌 plain-me 擔任視覺總監,她的獨特風格曾被美麗佳人 Marie Claire 編輯定義為「無懼旁人眼光,透過裝扮實踐自我美感」,COOL 雜誌譽為「為最前衛打扮、超獨特存在」的當代風格領袖。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壞透樂團成立之初,Wednesday 就已經是負責寫詞和美術設計的幕後團員,香港南華日報筆下「soft-spoken」、「 not enjoy being the centre of attention, she is impossible to miss 」的 Wednesday,實際性格並不是十分外放,所以儘管熱愛獨立音樂,卻不習慣在舞台上唱歌,經過吉他手吹斯達多次邀約後,從去年開始才正式以主唱身分與樂透樂團一起演出,因為愛而走出幕後領域,相信著沉默的人,始終能努力以各種表現形式做出不沉默的事。

Wednesday 談到自己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跟著喜愛的事物慢慢變老,而她的穿著風格最早就是由音樂文化開始啟發的,「我一直是個很喜歡寫字句和思考的人,寫的時候能想得更多,邁入情感思想之際,就像睜著眼睛睡眠,向四方作夢,而壞透樂團的編曲就這麼地讓我的文字長出了靈魂,自己寫的歌自己唱,投射進歌裡的感情相對也多。」

詞曲晦暗氛圍配上 Wednesday 低沉又有點雌雄難辨的嗓音,成就了現在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這個完美組合,「我們想做的並不是當代過剩的情歌,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的音樂就如同我本身穿著風格般,不妥協在流行性下,僅管這樣的做法很難成為票房靈藥,但有存在價值的作品不該只具備美妙旋律,更該有令人產生現象反思和生活想法面的出口,必須像把敲破人們心中冰層的斧子,讓真實情感隨音樂流瀉出來,運用詞曲去黏貼出一道道映照著人生樣貌的有聲鏡面。」

出身聾啞家庭的吉他手吹斯達 轉逆境為創作燃料

在一個無聲世界裡長大、用手語還比講話時間長的小孩,你怎麼也想不到他該怎麼努力,才能接觸到音樂領域?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的吉他手吹斯達就是這樣一個生長在聾啞家庭,朝著音樂路上走的深刻人物。

與社會常識脫節的家庭環境一度令他自卑,曾經質疑未來生命,是不是「只有壞的可能」?而這樣的逆境也成了他持續創作的燃料,為了擺脫社會不公與現實的殘酷,在前往音樂這條夢想之路上,吹斯達遠比一般人更督促自己,也由於自卑,不間斷的訓練對聲響與旋律上的敏感性,而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那一份憂鬱,更來自吹斯達對於生命經歷的回答。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 速食年代裡難能一見的詩意身影

繼代表台灣前進澳門文學節後,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近期則是現身於見證大團、覺醒音樂祭等台灣指標性音樂活動上,他們一上台,你耳裡與眼底湧現的僅存靈魂之詩,那是這時代裡極其少見感受,VJ 閃動的光灑在團員身上,配著 Wednesday 喃喃囈語的詞句,身旁的樂迷淚水像瀑布似的流下,想是歌聲把我們帶進了這個他們所相信的世界,用一種時而嘶喊的、時而細語卻又比語言更美的詮釋,抵達每一位聆聽者的耳朵裡,撿起一地人生裡曾經破碎過的夢,在這幾場演出裡,我們幸福是滿的。

接下來隨著〈怪物〉新曲的數位發行,讓我們有機會再一睹關於 Wednesday 與壞透樂團的靈魂獨步。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