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黃子佼談音樂節目主持:二十年來,問題一樣是沒有收視率。

今年 3 月初,大港開唱倒數二十天之際,主持人黃子佼宣佈參演大港開唱的消息,一夕間引起熱烈討論。單從該篇大港開唱宣布黃子佼參演的貼文即可發現,多年來他對實體音樂的支持,是唱片從業人員有目共睹的。

經常代表「好有感覺音樂」在音樂祭擺攤、販售實體唱片的郭哥便留言提及:「眾多主持人中,佼哥其實是很挺獨立音樂及實體唱片的,在節目中都會幫忙介紹與分享。」閃靈 Freddy 也提到,佼哥每次都會自己買閃靈的專輯,「據說連團長超限量寫真集都有收!」

僅管回顧大港開唱的歷史上,有各式各樣的演出活動,各門各類的表演者,可對於大港以及黃子佼兩方來說,這次的合作仍是十分新鮮而充滿未知的。去年發行首張專輯《Live & Life》的他,在訪問裡明示,大港的表演不只會唱歌,也會說說故事;針對音樂祭的性質調整,自己的專輯反而不是太大的重點。

這樣的回答包含謙虛與專業認知。主持數十年,數十種音樂節目、比賽、典禮的經驗讓他清楚,在這樣的場合裡,主角應該是好音樂。然而,身處主流電視圈的他也最明白,在台灣的媒體環境要推廣音樂是何等辛苦——不僅音樂類節目收視率難有起色、獨立音樂也難入主流媒體視野。

他能做的,是自己買專輯自己放,有機會就在節目裡放不一樣的歌;或以主持技術,為音樂節目、典禮貢獻己力。

因為愛聽歌,所以接金音獎、原創音樂大賽的主持甘之如飴,不論工作再忙或預算有限也割捨不掉。黃子佼自認對各種音樂都沒有偏見,也相信愛音樂的人,視野與心胸都是寬大的。在大港開唱行前,我們願與他聊聊這幾年主持音樂節目的心情與觀察。

黃子佼_大港開唱

Q:當初收到大港開唱邀請的過程與心情是?

一開始收到的時候很開心,因為這是我音樂祭的初體驗。加上高雄現在就很熱門嘛,能夠去沾沾光挺好的。可是下一秒就有點忐忑,畢竟大港的藝人風格比較特別,儘管有些跨界的女神,但整體來講還是偏向獨立音樂與搖滾為主,雖然有不同的舞台。因此也稍微猶豫了一下。

不過我還是相信,喜歡音樂的人,視野跟心胸都是寬廣的,面對不同類型的表演者或風格。當然,針對這樣子的舞台,我也會在表演的內容上做一些調整,有別於一般的商演或者是尾牙、春酒。

Q:《Live & Life》歌曲風格非常豐富,不是單一的樂團編制能夠全數表現的。十分好奇大港當天的表演會是什麼形式呢?

我們的表演模式是找一些跟我很有關係的音樂人、樂手老師,講講故事,唱唱歌,尤其是對於獨立音樂這塊自己的喜好,反而自己專輯的歌未必會多做渲染。

Q:今年的大港演出名單,自己會想看哪幾組樂團/音樂人?

自己滿想看落日飛車還有恆春兮!

Q:曾主持過數屆的臺灣原創音樂大獎、金音創作獎等,這類會接近獨立音樂創作人的場合,您的主持功課會特別專注在什麼面向上?

主持金音獎或原創音樂大獎,我覺得這個順序應該是倒過來的。它們都不是新的獎,多年前也都是別的人在主持,尤其是原創。

金音基本上我是伴隨著它一起成長的啦,可是我認為他們會找我,應該都是觀察到,在主持的領域中對於 indie 的獨立音樂發展,或者是好奇心,我想我是頗為自主性地出擊和參與的。從最簡單的買 CD,到我當年辦音樂雜誌的時候,不單單只會介紹郭富城、許茹芸,也會去挖掘日本的街頭藝人、素人,或者是要求我們的記者,要報導獨立發行的電音作品。

一路以來我的電台節目也一樣,不可能只播蔡依林、周杰倫,也用大篇幅的節目時段去介紹很多,不論是國外 low-fi 的音樂,或者是獨立小眾的。我想就是因為這些性格讓主辦單位邀請我去主持。當然這也是一種跨界啦,畢竟這一類的音樂人呢,有的很低調,有的很害羞,有的狠酷,所以在活動的進行上面可能需要相對的,不完全是那一掛,但是可以稍微平衡氣氛的主持人吧?

因為假設這麼大的活動,還是找同溫層的人主持,他就會非常的流於「自爽」,或者是在主持的經驗上面,駕馭不了這一些性格詭譎的創作音樂人。我猜是因為這些原因啦。

但反過來講,我自己也是有反骨性格的,總是做主流歌手的記者會,或早年做了一些歌友會到這幾年的粉絲見面會,當然還有三金,都相對是大眾主流。總覺得好像自己有一些能力,應該去照顧一下不同族群,貢獻一下我的職業技術。

另外也是好奇,因為本來就喜歡聽嘛,可是一定有遺漏。我舉個例子,像我就因為金音獎的關係,認識了邱比、認識了槍擊潑辣,我都好喜歡他們的音樂喔!可是在娛樂新聞上面,更不用說電視新聞、主流媒體、多數的電台節目根本是 follow 不到這些作品,而偏偏我是處在那個環境。

有時候上網買 CD 也會遺漏,逛唱片行會遺漏,所以我自己也收到很多新的養分,並且找到新的菜。所以提到這兩個活動,正是近幾年我割捨不掉的。不論工作再忙、它的預算有限等等,我都還是非常樂意去參與。尤其是原創,每一年都是六個小時,非常恐怖,很硬啊。不過所得到的那種養分真的是無價。

主持功課的面向喔,對我來說已經不是功課了,因為我從小還沒入行開始,我就是左手聽金瑞瑤,右手聽羅大佑、李恕權。一下聽劉文正,一下又聽楊林,對我來說那不是功課,那就是一種自助餐性格,什麼都想嘗試一下。冷門的,熱門的都會去接觸,喜不喜歡是一回事,對我來說它就是一種興趣,已經不算功課了。

金音獎主持人-黃子佼 (1)
黃子佼在2018年主持金音創作獎時,曾帶領入圍新人獎的樂團一同主持。

Q:從「音樂報報」、「元氣唱片行」到「全球中文音樂榜上榜」、「樂團新勢力」,您有超過二十年的流行音樂類節目主持經驗。依自己的觀察,認為現在的流行音樂類節目遇到的挑戰是什麼?

做音樂類節目的話,其實老實說,一路以來,不管是早期的「音樂報報」或者是到去年的「樂團新勢力」,可能中間已經隔了二十年了,其實問題是一樣的,就是沒有收視率啊。就是早期這些節目也是電視台力挺,但是它的收視率可能比陶晶瑩的娛樂新聞差五倍,所以最尷尬的事情是,它(這類節目)終究還是一個娛樂性不高,然後不管是資訊還是表演,音樂性很強、資訊性很強,可是對於以收視率為王的市場來講,是非常辛苦的。

因為收視率的考量是所有的觀眾嘛。它可能從四歲到四十幾歲一起來做評比,當然我們相對很容易吃虧。可是也沒辦法,總還是要有人做啊。這也是我一直很病態的地方,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可是我們不做,那誰做呢?或者是別人做,會不會把它做的零零落落?我自己給自己的一個壓力跟期許。

到現在網路的發達也不錯,大家自己上網找音樂,那我們現在的心態也就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好像是打開大家的視野看世界,現在的心態是提供一個相對主流的舞台,讓很多不同的音樂人可以表演。

有些歌手可能永遠上不了跨年晚會、三金典禮,但是是不是還有節目可以讓他們唱歌、秀一下、拓展一下,走出舒適圈跟同溫層,看看能不能吸收到別的觀眾?對他們來講也可能是個新的里程碑,除了在小型 live house 或音樂祭表演,能不能到一個可能上一秒是蕭敬騰,下一秒換成他們的舞台。

這種感覺也不錯,就是融合啦。我本來覺得不要太分敵我,假設都愛音樂。事實上現在也有很多 crossover 的邀歌,大家跨來跨去也挺好的。所以在所謂相對主流的電視媒體上面露個臉,有人不小心看見,或者是被家鄉的媽媽長輩看到,「喔,金歡喜」,這也是一種功德啦。現在做節目的心態比較是這種感覺啦,當然收視率還是一個無法突破的障礙。

黃子佼_大港開唱

Q:看到最近幾隻 MV 裡的佼哥和主持時的佼哥頗不一樣,很少看著鏡頭演唱的畫面。直到現在,唱歌對您來說是不是還是很緊張的事?

MV 沒有對鏡頭的畫面應該是導演的想法吧,這個剪接我是沒有參與的,也許就是換一個邏輯,因為主持的時候總是面對著鏡頭,唱歌的時候他可能希望我換個身分,就像我瀏海會換一邊的道理。

唱歌當然會緊張,可是主持也是會緊張。但那樣子的緊張並不是害怕,而是未知。

就像我上台主持前,我也不知道今天來的記者或觀眾心情如何。尤其像三金典禮更恐怖,(幕)打開來,台下都是入圍者、家屬或者是他們的粉絲,基本上沒有一個人是衝著你來的,那個壓力很大,都會緊張。

那唱歌的未知在於說,音響啊、喇叭啊,每一場都有不同的可能性。因為我還沒大到可以帶自己的音控人員嘛,所以就會很緊張。台下觀眾的反應也是,有些是很熱情,有些是很冷靜。這種緊張都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有太多不可控制的因素。

表演這一塊我認為只要做好準備就不會害怕了,比較難控制的是觀眾的心情、反應,以及他們會不會願意聆聽你的作品,或者是你的論述。這些是令人比較緊繃的一面。至於 MV 真的就是意外吧,可能導演就覺得看鏡頭不適合。

黃子佼_大港開唱

黃子佼將於 3 月 24 日 17:40 的卡魔麥舞台登場。


作者

阿哼

阿哼

於是我假裝自己哼情歌,假裝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