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簽約唱片公司失足 消失三年的她如何在小舞台上找回自信?

有些人會認識鄭雙雙,可能是因為她在 Live Session 樂人頻道上的幾支翻唱 Adele 的影片。厚實的煙燻嗓,以及流放在細胞裡極具律動感的肢體基因,她把那些西洋歌曲詮釋得相當入味。

當然,有在關注華語歌唱選秀節目的人,一定會對這個名字不太陌生。彼時,鄭雙雙早已經於校園比賽間獲得不錯的成績,甚而還參加《華人星光大道》、《中國夢之星》等歌唱競賽,亦受邀擔任踢館魔王。累積知名度後,她更開始寫歌;募集出版自己的作品,還一度簽約唱片公司。她就像自己曾翻唱過的歌曲〈Skyfall〉一樣,對愛唱歌、想被聽見的夢想,堅定得義無反顧。

不過後來就沒有後來了。在 2015 年過後,鄭雙雙眨眼消失在觀眾的目光之中。

「你好嗎?」那天,寒暄過後,這是我問起她的第一個問題。鄭雙雙應答得緩和,語氣聽得出有著被磨練出來的成熟與仍不服輸的倔強。舞台上的她是帶點距離感的美人,實際上卻會露出小女孩般的燦爛可愛,果真是標準反差感的天秤座。2018 年的鄭雙雙在 Legacy mini 舉辦了一系列的「聽覺動物」演出,25 日的聖誕節將是最後一場。曾經在唱片產業失足的她,是如何找到現在這樣和音樂演出和諧相處的狀態?

IMG_2062

中間沒演出那個時間在做什麼?

消失舞台這三年間,小女子就去辦公室上班。(大笑)

不同於小場地巡迴,為什麼會想定點在 Legacy mini 辦「聽覺動物」?

演到現在,自己有越來越享受舞台。一開始是 Legacy mini 的邀約,我就想說可以試試看。但其實比我想像的還要困難許多,主要是時間分配的問題。每個月都會有不同主題的發想,讓演出可以成為一個系列,這樣才對得起觀眾,可是自己同時還是會有別的工作,還要跟樂手夥伴們討論編曲跟練團,常常一場演出前只能正式練習幾次而已,剩下的真的只能靠彼此的默契了。

這一系列的演出有一個共通主題叫「聽覺動物」,我想表達的是,我覺得每個喜歡聽歌的人都是聽覺動物,不只是我,每個來聽音樂、看演出的人都是,我們都透過歌曲找回自己與過去的關係。那個狀態很像,你無意間在路上看到一個熟悉的畫面,或在耳機上突然聽到一段很久沒聽但曾很喜歡的旋律,都會勾起記憶與感受,回到事情發生的那個當下。

IMG_2026

從大學時期參加各式歌唱比賽到現在,在心境上的轉變與給大家的建議?

可以在每次比賽中成長,更了解自己想要的表演是什麼樣子。我剛開始真的是一個懞懂無知、超級單純的小女生,只是喜歡唱歌,就去比賽,去交朋友。一直到後來,才發現真的不能把比賽當成只是比賽。當然有些人是把這件事情當作累積知名度的速成之道,但我覺只要做出最真實的自己,盡情在舞台上發揮,不論結果,你做到了,就是最好的結果。

如果現在有比賽邀約,你還會去嗎?

我還是會去耶。消失的那三年,我變得有點偏激,非常厭世。而且現在網路資訊又更快了,也看到很快速竄紅的網紅,就覺得天啊,我好反感喔。那時候還是有人想再把我推去比賽,但我都不要了。我的自信心可能是低到了人生最低點,連我唱歌都很不堅定。

從哪個轉捩點開始,覺得要繼續走音樂的路?

能在舞台上演出的感覺一直是最吸引我的部分,但能讓我確定要繼續往下走,是因為我開始寫歌。可能唱久了,在這個環境久了,發現自己的聲線有一個特質跟別人不一樣,會想也許可以用聲音創作一些東西。

我媽是古典背景出生的,我小時候就有學鋼琴,不過我媽都很嚴厲地罵我,後來我就放棄了。直到大學畢業的某次失戀,很想要寫點什麼來抒發心情,才又重新去摸鋼琴。〈Marquee〉是我寫的第一首創作,當時的我跟很久沒見面姐妹們去喝酒,調適情緒後就寫出這首歌。雖然我不是量產很多的歌手,但每次寫歌都等於記錄了當下自己狀態的抒發,若剛好也同時可以療癒某些人,這給了我很多的力量,讓我想繼續走下去。

曾簽入唱片公司,現在則與製作人楊鈞堯合作。可以聊聊這兩種工作狀態的不同嗎?

當自己還沒有堅定且確立自己想要做的風格與形象前,一個新人簽進公司,我覺得只會讓自己更迷惘。當時的我確實沒有一首非常紅的代表作,以至於唱片公司只會用他們想的方式去做。當然他們很有經驗,可是並不一定每個人都合適。那段時間,讓我覺得每次溝通都是一種挫敗,還有一段時間,我坐在鋼琴前會流眼淚,很多時候變得什麼都不想了,只想聽自己想聽的音樂,自己也不太唱歌。

現在的狀態,因為我也跟小堯認識很久了,第一張創作 EP 就是找他當製作人。我們的合作狀態就很輕鬆、自在,彼此也都直話直說,比較不會有壓力。我覺得要不要簽公司,真的要看合作對象夠不夠合拍。

另外,最大的心境轉變是,曾進去辦公室工作的經驗,會讓我更想要珍惜自己的時間與這一切。現在我會覺得只要可以繼續在圈子裡做我喜歡的事,快樂最重要。可以跟自己很親近的朋友喝酒、聊音樂,寫寫東西,生活上過意得去,我覺得就夠了。真的要把自己放在那個狀態裡,才能繼續留在這裡。

從比賽選曲到創作,你的音樂總給人洋派感覺。對你來說,這是一種特色或者困境?

應該算特色吧。當然,這曾一度是困境,過去有很多意見告訴我,自己唱中文歌跟唱英文歌是有一個落差存在的,甚至以前唱歌比賽的評審老師們都會說你這樣的中文咬字很不行,一定要字正腔圓,不能用唱英文的方式來唱中文。但我現在就覺得不會困擾,而且能把英文歌唱得好是我的特色,但只有把英文唱好,好像也沒有什麼,如果想聽〈I’ll Never Love Again〉,就去聽原唱 Lady Gaga 唱就好了,她唱得那麼好,有人能夠唱得比他好嗎?那我唱英文歌就沒什麼意義了。現在的我開始會把那些歌轉化成我們的語言詮釋。

接下來有什麼計畫?

預計明年會發行新的作品,風格可能更偏內心層面,因為上一張 EP 裡收錄的創作偏青澀,但經過這幾年這麼多波折,新作品會有更多細膩情感面的東西,更多是在告訴大家我是什麼樣的人。歌迷給我的回饋也是他們會被我歌中的情緒有所感動到,如果用調酒形容,我覺得是盤尼西林(Penicillin),這一種帶著煙燻味的經典威士忌調酒,之所以會叫這個名稱是因為它味道很強烈,像特效藥,有療癒大家的功能。

聽聖誕-02

【Legacy mini @ amba】鄭雙雙 聽覺動物 – Merry Christmas 聽聖誕 ft.碰!樂團/N-Ray胡恩瑞

演出日期:12/25
演出地點:Legacy mini @ amba
網路購票:https://lihi.biz/JkITA


作者

Legacy

Legacy

Legacy傳 音樂展演空間以多元的節目規劃、演唱會級的專業器材、跨領域的專業團隊,成功塑造音樂產業起點與生活空間結合的典範,成為音樂唱作人必訪的指標型舞台。並以聲音、視覺和文字傳承現場演出的熱情與力量,持續製造新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