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士、平壤冷麵、落日飛車與高凌風 專訪張基河與臉孔們

採訪、撰稿/日日春放送局

南韓樂團張基河與臉孔們成立於 2008 年,10 年來走過風風雨雨,甚至上過韓國綜藝節目無限挑戰,並出演「無挑歌謠祭」特輯,2016 年曾來台開專屬演唱會。宣布參加台灣的金音創作獎不久,忽然宣佈樂團將於 2019 年 1 月 1 日解散的公告,為 10 年來的活動劃下休止符,未來成員將各自以不同身份繼續活動。

第 5 張專輯不僅是他們的告別作,專輯中的每首歌都清楚說明了解散的原因。關於「初心」張基河在歌裡這麼唱著:「我有可能每天都用同樣的想法、同樣口吻、同樣的表情直到死為止嗎?初心一類的東西,早就被痛快地甩到一旁去了!」在金音創作獎的 GIMA 來搖帥氣而短暫的 40 分鐘表演後,我們跳過陳腐的初心,聊了沙士、平壤冷麵以及對兩國獨立音樂環境的看法。

張基河與臉孔們
主唱張基河、吉他手長谷川陽平

Q:比起兩年前,台灣和韓國之間的獨立音樂交流更加頻繁了,對此有什麼看法嗎?

張基河:最近交流還滿頻繁的,像這次邀請我們來演出,甚至還讓我擔任頒獎人,交流變得滿多的,我覺得算是滿好的一件事。

李民基(吉他手):上次我們來台北表演的時候,有去 PIPE 看了落日飛車的表演,後來落日飛車也在韓國人氣漸漸變高,也常常來韓國。

Q:張臉去年曾經去北美巡演,和亞洲巡演相比,現場氣氛或觀眾有什麼不同呢?

張基河:其實不能說亞洲怎樣、美洲怎樣,當時北美巡迴去了 14 個城市,每個地方的氣氛都不同。因為就以亞洲來說,台北跟東京的感覺也不一樣,首爾也不同。如果單就首爾和台北來比的話,在海外的時候可能觀眾會覺得我們是國外來的客人,我自己感受是覺得觀眾的表情更親切友善,今天也是、上次來的時候也是,當然首爾觀眾也很親切,不過底下的觀眾可能也有不認識我們的,就算不知道我們是誰,也展現出很親切的感覺。

李民基:台灣來看獨立樂團表演的觀眾,有種潮青(hipster)的感覺,就是對於潮流很敏銳的那種族群,好像他們滿常來看獨立音樂表演的感覺。

張基河:韓國感覺雖然差不多,但獨立音樂在台灣似乎更受歡迎的樣子,我這樣感覺啦。

Q:張臉的音樂有很多「韓國的」元素,會擔心這些內容無法傳遞給海外聽眾嗎?

並不會,不管是兩次來台灣的表演或是北美的巡迴,去海外表演的時候,該傳達出去的其實都能夠順利傳達,我們會用最自然的方式表達,因此不會擔心。

Q:忽然間收到張臉解散的消息,請問在十年來的活動中,6 個人各自留下最美好的回憶是什麼?

張基河:我覺得北美的巡演是最美的回憶,因為一整個月都住在一起(眾人附和:我也覺得)。

李宗民(鍵盤手):我個人認為是在日本一起去泡溫泉的回憶最美好。

Q:張臉表示《mono》將會是最棒的一張專輯,有做了什麼特別的嘗試呢?

做了很多嘗試,如果要說一個的話,這次 5 輯採用單聲道(mono),一般唱片會採用立體聲混音,剛好這次專輯也叫「mono」,也使用了單聲道混音。

Q:如果要用一種韓式料理形容《mono》會是什麼呢?為什麼?

平壤冷麵,因為非常俐落,沒有任何累贅。

Q:張基河昨天有參加金音獎頒獎典禮,和韓國的大眾音樂獎(KMA)有什麼不同?

金音獎比大眾音樂獎規模大很多,好像也拿到很多經費的樣子。昨天文化部長就直接坐在中間的桌子那邊,也說喜歡我們的音樂,聽說部長做過不少跟韓國的文化交流,感覺是一位很酷的部長,令我印象很深刻,也有「原來台灣的政府部門那麼關心獨立音樂」這樣的感覺。

吉他手長谷川陽平
吉他手李民基(圖前)與日籍吉他手長谷川陽平(圖後)。

團裡的日籍吉他手長谷川陽平(aka. 陽平兄),經常以 DJ 身份來台灣放歌,每次一落地便上傳和沙士的合照,成為他另類的鮮明印記。

陽平兄的學生時代曾在唱片行打工,後來經客人的介紹聽了韓國 60 年代搖滾界的傳奇人物申重鉉,因而踏上了韓國的土地。長谷川所關注的不僅是日韓音樂,他對於港澳星馬等華人世界的 60、70 年代都相當鑽研,在 City pop 成為亞洲顯學前便不斷地在挖掘 80 年代的聲音。

Q:最近還是常常看到陽平下飛機就和沙士自拍的照片,昨天來台灣也上傳沙士自拍照,你對沙士的熱愛,有沒有延伸至其它台灣的飲食呢?

陽平:如果繼續拍下去,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沙士廣告主角(笑),總之很喜歡台灣的沙士,個人覺得美國的麥根沙士(Root Beer)比較膩,還是比較喜歡口味較清爽的台灣沙士。還有想吃超好吃的滷肉飯,是台灣人都認可說「這邊超棒」的滷肉飯。(請問知道金鋒滷肉飯嗎?陽平(日文):啊我知道,真的很棒,那邊真的很好吃,還有…..)(團員:現在變成日文了。)另外蕃茄刀削麵也覺很好吃,涼麵也很好吃。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到了🇹🇼

A post shared by YoHEi HAsEgAwa (@lghopper_yohei) on

Q:陽平兄來台灣最過最瘋狂的事是什麼?

陽平:大部分在台灣的時間都滿平靜的,好像沒什麼瘋狂的行為……有一間叫「先行一車」的唱片行,每次去都會給我喝高粱酒,喝到後來都很納悶自己是怎麼回飯店的。之前在 Korner 放歌時,認識的台灣音樂人例如:落日飛車、斑斑,很多喜歡的音樂人都過來現場,大家玩得很開心。

Q:陽平兄對亞洲各地的老歌都頗有鑽研,也出過一些 mixtape 。當初是怎麼開始接觸這一塊音樂的?有沒有發現什麼共同點,或是有趣的地方?

對我來說……韓國的狀況是這樣的,那時候在聽亞洲的音樂,就聽到了韓國音樂,開始研究韓國音樂,也走到了現在的位置。一旦開始尋找音樂,越挖越深後,就自然地開始聽亞洲其他地區的音樂。但我也滿喜歡華人音樂,像是在新加坡華人、馬來西亞華人,或是台灣的。

Q:陽平兄很早便開始引介 City Pop ,對於亞洲現在的 City pop 熱潮有什麼看法?

陽平:最近的話有點俗(Kitsch)了吧,現在全世界流行著 80 年代的音樂,某些 DJ 在挖著 80 年代的音樂,發現了在日本有著滿有趣的、挺俗的音樂──也就是 City pop。這個熱潮似乎就從這邊開始的,因為當 DJ 挖到某首好聽的歌的話,就會向很多人傳開來,我覺得滿有趣的。

Q:可不可以分享一首你最喜歡的台灣老歌?

陽平:最近很喜歡高凌風的〈忍耐〉,我覺得台灣歌手很會唱歌,華人圈中台灣歌手最有正統性,很多到海外發展的華語歌手都是來自台灣的,像歐陽菲菲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