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Dog:這個音樂節是一個滿成功的失敗經驗

今年三月,臉書出現了一個名為「UnderDog 嘻哈音樂節」的粉絲專頁,大大的封面照片標明了活動的時間地點:西門町電影公園、5/20-5/21。一個小時後,動態時報張貼的一篇長文,闡述了他們的理念,「嘻哈現在是 underdog,不被眾人所看好,但我們終將高飛。」認為在音樂祭如雨後春筍的當今,仍缺少一個專屬於嘻哈的舞台。然而這股極欲逆風高飛的氣勢,卻在活動前一個月臨時喊卡,主辦人之一古尚恆親上火線解釋,由於資金缺口無法負擔,活動無限期延期。

時間往後推移,來到原定的活動日 5/20,UnderDog 帶著全新的「DJ Mix 計畫」驚喜復出,期望集結 underground 的嘻哈音樂製成 DJ Mix,尋求和 StreetVoice 合作的可能。不到三周的時間,他們募集到將近一百首作品,最後挑選了 29 首製成 DJ Mix,美術團隊還以專輯封面的概念作為發想,針對每一首歌曲的特性,繪製專屬的圖片,做成 GIF 動圖和影像。

在 Blow 報導了音樂節延期的消息之後,收到了 Underdog 的致謝信,信上表示報導讓他們獲得了更多曝光和支持,編輯部也藉此提出了訪問邀約,想更了解這群默默為嘻哈場景貢獻心力的團隊。但直到收到回信,才意識到團隊大部分成員都還是學生,大家是硬著頭皮在期末考週,完成了這個象徵團隊「Coming back」的 DJ Mix 計畫。

後來,總算在暑假與 UnderDog 團隊碰面,十多人的組織,派出了五位成員代表受訪,包括主辦人:古尚恆、高浩哲;美術組:黃紹綸(Allo)、連翊庭;行銷組:吳宣廷,足見他們對於訪問的重視。

(左起:連翊庭、黃紹綸、古尚恆、高浩哲)
左起:連翊庭、黃紹綸、古尚恆、高浩哲

也許音樂節不是那麼急迫的事情

「其實最早是高浩哲跟我提這個構想,他說『你不覺得台灣做個嘻哈音樂節好像滿有搞頭的!』後來就透過一些關係、人脈,連結到身邊的人,像 Allo 是玩塗鴉的,找到有獨立音樂策展經驗,或是熟悉嘻哈生態的人一起參與。」主辦人之一古尚恆簡單而清楚地描述整個活動、團隊的組成,本著一份希望饒舌圈可以更好的初衷,推動「UnderDog」前進。

UnderDog 在英文俚語是「不被看好、被壓制在地」的意思,中譯名稱「高飛狗」,則引用自 MC HotDog〈安可〉的歌詞,「高飛狗他總是低空飛過」,儘管 Hip-hop 不被看好、不被重視,但是如今看來,它確實像團隊的預料一樣,逐漸起飛。

提到音樂節無限延期的原因,古尚恆坦承經驗不足是最大的主因,「不管是談表演者、談贊助,可能因為太想要做好這件事情,就冒犯到一些人。」原定兩天的音樂節活動,其實都已經敲定了所有的表演者,但是沒有先找好資金,再加上預定的募資企畫延遲上線、達標金額也只是杯水車薪,弄錯了活動執行的先後順序,整起活動只得半路夭折。

誠實地面對失敗、重新振作是 UnderDog 團隊令人敬佩的地方,歷經一年的嘗試,再加上前輩給予的建議,他們翻轉了原本的想法,「或許現在音樂節不是這麼急迫的事情,因為它等於是一年一度、嘉年華式的東西,兩天過去就沒了,可是那熱情能不能延續下去?」經過了這段時間,他們不斷思索台灣的嘻哈生態,反問自己為什麼音樂節做不出來,最後決定讓團隊轉型為 Hip-hop 的推廣組織。

UnderDog 對於台灣嘻哈音樂的想像很大,他們把目光集中於台灣在地的表演者,希望大家不只看到那些已經聲名大噪的饒舌歌手,還能挖掘不為人熟知,但值得認識的表演者,同時也作為資訊窗口,引進嘻哈文化的知識和消息。

目前身兼KKBOX、CooL雜誌專欄作家的古尚恆,認為音樂文字是拓展嘻哈聽眾的另一個面向。
目前身兼 KKBOX、CooL 雜誌專欄作家的古尚恆,認為音樂文字是拓展嘻哈聽眾的另一個面向。

Hip-hop也是一種獨立音樂

這樣的想法,促使了 DJ Mix 計畫的誕生,他們鼓勵大家上傳自己的作品到 StreetVocie,這個動作,除了想要引起 StreetVoice 的注意,更因為他們認為 Hip-hop 也是一種獨立音樂。

早在 2007 年,StreetVoice 主辦的台客搖滾嘉年華,曾設立「嘻哈台客大擂台」,作為嘻哈專屬舞台,邀請大支、TTM參劈MJ116 等陣容演出。StreetVoice 網站更記錄了當時饒舌歌手百花齊放的瞬間,像是蛋堡AP 滿人JNCO 荊軻,三人就分別在自己的頁面,上傳了共同創作的《黃金年代》EP,介紹欄位還留有當年各自寫下的創作背景,為當時中文饒舌的黃金年代記上一筆。

「可是中間就是有斷層」古尚恆一語道破現在 StreetVoice 缺失的一環,想藉這個機會重現 StreetVoice 網站的 Hip-hop 榮景。「Hip-hop 也是一種獨立音樂,所以我覺得在 StreetVoice 上面被大家看到,是一件滿值得大家投入的事情。」

高浩哲認為嘻哈聽眾永遠都是固定的那一群,未能擴散出去是當前的困境。
高浩哲認為嘻哈聽眾永遠都是固定的那一群,未能擴散出去是當前的困境。

為了這次的 DJ Mix 計畫,美術團隊也重新做了一套新的視覺,塗鴉師黃紹綸說明,「我們做了一個狗頭的剪影,因為第一次活動停下腳步,有點像去沉入 underground,但是我們又再次從黑暗的地方出現。」主要負責歌曲專屬插畫的連翊庭,也配合「Coming back」的主題,捨棄了先前的鮮豔調性,只用灰、黑、白、黃、紅等簡單的顏色繪製,並以專輯封面的概念出發。

黃紹綸(右)是UnderDog設計部的負責人,被同為台大嘻研社的古尚恆邀請加入。被黃紹綸一起找來幫忙的連翊婷(左),擅長電腦繪圖,就讀設計相關科系。
黃紹綸(右)是 UnderDog 設計部的負責人,被同為台大嘻研社的古尚恆邀請加入。被黃紹綸一起找來幫忙的連翊婷(左),擅長電腦繪圖,就讀設計相關科系。
擅長手繪的黃紹綸在訪問空檔塗起鴉來
擅長手繪的黃紹綸在訪問空檔塗起鴉來。

「我們團隊在募集人力上,是滿珍貴的,可以找到一群有能力,對於嘻哈音樂節的想像是有共識的。」黃紹綸謙虛地說,每一次的討論過程都是一種學習,也讓他們更了解嘻哈音樂這塊領域。坐在一旁的連翊庭也補充,「其實我在加入團隊之前,對台灣的嘻哈真的很少接觸。」雖然 UnderDog 未如預期,真正辦了音樂節和大眾溝通,卻已經透過身邊的人,慢慢讓嘻哈音樂發酵。

搞不好嘻哈是救台灣華語流行音樂的一個機會

提到真正獨立的饒舌潛力股,話題聊到了一手包辦寫歌、錄音後製、平面設計、影像剪輯和自辦活動的鐵巨人,對於他能獨當一面完成這麼多事情,大家肯定他的執行力。而當時剛出第一支作品的 Gil G,大夥則一致給予「酷」的評價,看到一些謾罵,高浩哲也從過來人的身分替她抱不平,「Rich chigga 也是做一模一樣的事情,為什麼國外的東西,你會覺得很屌,但是台灣人自己做的時候,你就要開始酸,我覺得沒有必要。」高浩哲更舉例 Desiigner 以〈Panda〉爆紅的時候,也才 19 歲,20 歲左右在國外算是饒舌歌手的黃金期。

吳宣廷也提出自己的觀察,他認為近年來有許多主流歌手開始運用嘻哈元素,尤其像是 Starr Chen 這些嘻哈出身的製作人開始主導藝人的作品時,嘻哈音樂的潛藏著更多的可能性。

來自世新街音社的吳宣廷把社團的行銷經驗,帶到 UnderDog
來自世新街音社的吳宣廷,把社團的行銷經驗帶到 UnderDog。

「搞不好嘻哈是救台灣華語流行音樂的一個機會。」高浩哲在訪問的尾聲這麼說,這句話也許是寓言,但更像是未來的趨勢。「UnderDog」雖然在第一戰宣告失敗,但這個團隊依然擁有堅定的信念,不斷站起來為推廣 Hip-hop 的理念奮戰,相信距離嘻哈高飛的日子也不遠了。

UnderDog 嘻哈音樂節 DJ Mix 歌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