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屬宅宅 94 壞:暴君

201700516_專訪暴君

繼描寫神話故事的《水沙漣傳奇》後,今年暴君的新專輯《孤鷹行》即將於 Legacy 舉辦發片場,這次準備滿滿 2 小時,全力獨撐上下場,預計演出超過 20 首新舊歌曲。

專場倒數一個月,維持著固定的練團時間,創作核心之一的吉他手林祈安(林老屍)現居南投,每到週一下午就必須搭客運北上;住在北部的 Live 吉他手 Jon,同時也是推廣金屬器材與教學、觀念的「金屬狂琴」站長,與身兼「暴噬者」主唱的饒亞哲也雙雙提早抵達。唯獨在桃園就讀大學的鼓手葉濬誠,通話後發現還卡在國道車陣中,團員們笑:「反正鼓手沒人權,不用理他!

戴敬緯(電貝斯):小戴,老闆,大總統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戴敬緯(電貝斯):小戴,老闆,大總統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林祈安(電吉他):林老屍,實況主,主管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林祈安(電吉他):林老屍,實況主,主管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Jon(電吉他 ):保母與公關,中日英粵四國語言,兼「翻白眼手」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Jon(電吉他 ):保母與公關,中日英粵四國語言,兼「翻白眼手」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饒亞哲(主唱):一般員工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饒亞哲(主唱):一般員工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葉濬誠(鼓):掃廁所的(連個正式職稱都沒有),被霸凌者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葉濬誠(鼓):掃廁所的(連個正式職稱都沒有),被霸凌者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瑜子(琵琶):瑜子,唯一且絕對的存在,這次日常練團尚不用她出馬 Photo by Jimmy T's Photography
瑜子(琵琶):瑜子,唯一且絕對的存在,這次日常練團尚不用她出馬 Photo by Jimmy T’s Photography

團員分隔三地,沒有辦法隨時隨地相聚練團,連編曲創作也是分別把自己做好的檔案放上網路空間,自嘲是「Dropbox 樂團」,只要見面就是把歌曲、演出流程練熟,從來都不是 jam 與創作。

本來等待葉濬誠到場的小聊,從電玩講到影集、巡迴奇聞軼事、金屬圈八卦,陪著他們練完團,訪談後段卻讓團員們收起笑臉,憂心起台灣金屬樂團未來。

小戴家,台下狀態下的暴君
小戴家,台下狀態下的暴君
(人還在桃園)台下狀態下的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鼓手葉濬誠
(人還在桃園)台下狀態下的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鼓手葉濬誠

環保金屬孤鷹行 管弦民謠衝到底

小戴說:「我會特別強調這是改編,有一點泛靈信仰。我依舊想要寫山林,但人只看到地面的事,如果你身為老鷹,就什麼都看得到。」改編自 1993 年台灣作家徐如林同名小說《孤鷹行》由山難的故事開始,藉鷹眼之見,投射在環境保護,影射山林被破壞。

這次音樂更多交響(Symphonic)與旋律(Melodic)元素,養份分別來自巴哈《平均律鍵盤曲》、參考對位法、電影配樂家 Brian Tyler;在節奏與旋律,不難聽出黑金樂團 SepticfleshBehemoth 的滋養,甚至以一句「看樹頂微光」,向大前輩閃靈的經典〈玉碎〉致敬。

他說,樂團成員皆非音樂系出身,皆在嘗試中學習,瞎子摸象,與其順從樂理,不如相信自己的耳朵,將自己喜歡的音律去搭配

共同創作與編曲、由電玩宅到影集的吉他手祈安也說,自己從紅白機中 8 bit 遊戲音樂獲得許多音樂啟發,更潛移默化在創作中:「裡面音樂都很棒,midi 音色很陽春,所以每個音軌其實都很清楚。我的耳朵是這樣練出來的,讓我可以很容易去拆解和弦、整合在自己的作品裡。」

有巴哈姆特帳號者請舉手,左至右依序為鬥陣特攻、Fallout 4、暗黑破壞神3、無奈的團長(老屍燦笑)
有巴哈姆特帳號者請舉手,左至右依序為鬥陣特攻、Fallout 4、暗黑破壞神3、無奈的團長(老屍燦笑)

擔當人肉鼓機的葉濬誠認為,《孤鷹行》整體節奏雖然較慢,但還是有 250 BPM、過門參考演奏團 Conquering Dystopia 複雜化的〈振翅〉,或把〈步履〉的 blast beatsnare beat 以倍數編,在節奏上毫無鬆懈,而來自暴噬者的亞哲,也擺脫較為摩登的 deathcore,參考幻日、閃靈與蕭逸的特色,詮釋次世代的暴君,從黑到死,形成層次較多的吼腔 vocal

「電吉他、琵琶、中國笛」持續做為暴君作品中標誌,穿插在大片管弦與插電樂器中的運用鮮明搶眼,Live 吉他手 Jon 解釋,這一次三樣樂器並非只是旋律、和聲關係,而是相輔相成:「三者旋律不但不會互相干擾,音色更綜合成很獨特的個體,是《孤鷹行》中的一大特色。」

《孤鷹行》也讓「法蘭粉」小戴與法蘭合作的夢想成真,〈焦土〉是專輯中的另一亮點。

Jon:「絕對是假公濟私,錄音也只有他在啊!」一提到法蘭,團員馬上吐槽,亞哲也說:「原本我也想去,但我想這是他唯一與法蘭獨處的機會所以就算了。」

小戴解釋,找法蘭是有原因的:「我參考了中國團『深山』一首木吉他與 ambients 音效的作品,然後配上仙女般的女聲。覺得『Wow!這樣配起來超棒的』,接 metal 也接得起來。至於為什麼是法蘭呢?要仙女般、空靈又輕盈的聲音,我實在想不到有誰可以唱,你們可以說啊?有誰?(如圖示)」

請注意 Jon 的白眼,也可以注意亞哲的肚子
請注意 Jon 的白眼,也可以注意亞哲的肚子

小戴補充,這次合作讓他大開眼界:「國語流行歌其實不如想像中簡單,演唱時的咬字與表情都要十分精確、計較。」而擔任法蘭 vocal 錄音師的孟諺,更給了他許多編曲、寫歌上的建議,讓他受益良多。

小戴:「我們有當面聊天,沒有特別聊什麼啦!」
Jon:「有人很害羞啦。」
小戴:「我很克制好不好。可以跟法蘭在阿帕陽台抽煙我已經⋯⋯」
亞哲:「你是想把她菸頭撿回家啦!

而《孤鷹行》效仿如 Fleshgod Apocalypse、Septicflesh 等交響金屬大團,將用心編排的純管弦樂版本收錄,專輯全長超過一小時。

隨著 6/3 於Legacy 的「孤鷹」發片專場,實體《孤鷹行》即將問世,專輯設計找上《受寵若驚》《隨波逐流我不介意》的賴佳韋,因為小戴對他在實體媒材上的運用印象深刻,本次封面的鷹型墨跡也出自賴佳韋手。

請注意 Jon 的白眼
請注意 Jon 的白眼

0 與 1 的軟體音樂:製作水平不該是阻礙

連續兩張作品大量運用管弦交響元素,但你可能不知道,因為錄音經費限制,這兩張所有的管弦樂,都是 0 與 1 的軟體樂器。他們透過網路,自學習錄音製作技術,製作人自己當。小戴也吐露:「軟體音樂製作將是大勢所趨。

有了與管弦樂團共演的經驗,《孤鷹行》使用軟體編寫、模擬所有管弦樂器,這次不會再有小號吹不上去的音高,或是手兩倍大才能按的提琴把位,倘若某天《孤鷹行》真的要找管弦樂團配合,也真的可以演出。

由 EastWest Symphonic Orchestra 軟體管弦樂音源,配合上真實錄音的四大件,外加大提琴、笛子與琵琶,製作期除了到閃靈小黑的 Black Frequency Studio / 黑頻錄音室做吉他 re-amp,不假手他人,都從這間不到 3 坪的小房間中,用 Logic Pro 9 跟滑鼠鍵盤敲出來,過程成為寶貴的學習。

小戴說:「我這樣一間小到悲慘的工作室都可以做好一張專輯了,為什麼大家需要去大錄音室、花大錢去做一張專輯?而且還不一定做的好!CP 值其實很低。我能接受花大錢在立刻大幅改善成品品質,但為什麼要花大錢在 90 變 91 分?而這 1 分的差距,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聽得出來,甚至要使用很專業的音響、加上每天都聽音樂的專業人士,才能分辨出。」

暴君產出專輯的工作空間
橫的拍,暴君產出專輯的工作室
就這麼大。專輯錄製、混音、後期都在這裡完成
直的拍,就這麼大。專輯錄製、混音、後期都在這裡完成

他認為,只有「製作」的門檻降低,更多人才能夠自己做歌、做專輯,帶起更多交流討論。

「我多數取得這方面知識來源都是網路,國外其實很多音樂人都很推崇 in the box——所有的事情都在電腦上完成,不用什麼類比器材、類比 console。只要一台電腦、耳機就可以完成所有事情,這樣推廣製作才有效率。因為進入障礙低,學音樂製作的人變多,交流才會多,才會比較,同樣的東西多了才能交流,也不用存錢花十幾萬去刷器材。

小戴說,這次是把管弦元素玩到至極,《孤鷹行》也是管弦風格暴君的句點。

他自爆下張作品可能更不黑:「下張沒有 blast beat,頂多大提琴跟豎笛,琵琶與笛子,更多的木吉他,滿滿的木吉他!像 AmophisInsomnium 的綜合體,不比快比狠,一切簡單化。我會形容他是和風洋食,基底是北歐民謠,配旋律的方式比較東方。」

小戴放在兼工作室家中的部分樂器,有部分開始用於下張專輯創作,還有他最近開始練劍道的竹劍,算是創作取材(?)
小戴放在兼工作室家中的部分樂器,有部分開始用於下張專輯創作,還有他最近開始練劍道的竹劍,算是創作取材(?)

暴君版「渡邊直美」、「長州小力」巡迴大受歡迎

今年初再度踏上東瀛巡迴,各站場次皆熱銷售罄,反應熱烈,東京臨時加場,五、六十人的小空間水泄不通,更不論先來後到,沒有觀眾是抱胸叉腰當死魚,一律蜂擁到台前,快擠到台上,讓暴君深感與台灣的大相徑庭,也預計將自己的海外重心以日本優先。

暴君官方 Twitter 為服務日本樂迷已採全日文經營,最近在 Twitter 上與粉絲熱絡互動:因為樂團有「渡邊直美」與「長州小力」,但為了避免這次《孤鷹行》首發演出變成綜藝場,在此就不多提。

小戴提到去年朝聖 Laud Park 的盛況:「看歌迷就知道他們不是來打醬油的,不像台灣是聽一下某團然後順便聽金屬團。有那種頭髮都白了的老夫老妻,穿著滿滿 patches 的背心,上面都是鞭團,手牽著手一起看演出。」還有天沒亮就大排長龍的周邊攤位、中午沒到就開始衝撞的金屬頭。

日本的樂團愛好者甚是狂熱,也讓他想起先前巡迴的經驗:「日本的活動海報都會寫著大阪場價格、靜岡場價格、東京場價格,然後有三日聯票價,我想『奇怪,怎麼會有人大阪看完去看靜岡,靜岡看完跑東京?』很貴又很遠。沒想到還真的不少人這樣,追著巡迴跑!聽三場一模一樣的演出。」

曾居於加拿大的 Jon 也說,歐美樂迷普遍不太理人,並不會特別理睬嘉賓、暖場團,有時還會出去抽煙透個氣,但日本樂迷對演出狂熱異常,從頭站到尾,換場也不會離席。他笑說:「靜岡跟東京巡演沒有布簾,大家在上面插線換場,還因為這樣有點尷尬!」

當地 Livehouse 附設極度專業的練團室不算少數,甚至後台設有梳妝盥洗用的 shower room,稍有規模的場館還會設置監看前台與觀眾區的系統,以便樂團準備 on set。

就這次訪日,不只感受到日本場地與人員的專業,更發現女性投入 Live FOH、stage 的比例非常高,這次將近一半巡迴場次都遇到女性音控人員,對此也十分感嘆。小戴說:「樂團很仰賴現場來生存,現場要好,就表示工作人員要專業、硬體要好。」希望台灣的環境能因為樂團文化蓬勃,連帶重視專業技術與硬實力的人才培育。

金屬團生態出現斷層 台灣金屬只剩「潮」

如文化部公布的資料顯示,樂團補助興辦 11 年至今,入選樂團以標榜金屬為主要曲風的樂團有 Infernal Chaos(2007)、獄無聲(2007)、閃靈(2013、2014)、LYRA(2015)與去年發片後才候補上的 Masquerader,共五團。甚至在金音獎名單,也只見閃靈、火燒島血肉果汁機與 Masquerader 上榜,無法否認,金屬音樂,在台灣是小眾中的小眾。

台灣雖然樂團文化看似蓬勃,而聽樂團的人變多,台灣的金屬頭是否有因此變多?可能是個更大的問號。

平時也從事教學的亞哲、祈安和濬誠,提到學生多希望速成出師、崇拜花俏的轉鼓棒表演而不練基本功;攝取的音樂內容非常單一,不離五月天、ONE OK ROCK,更遑論吃苦練技術比例更高的重型、極限音樂曲風。

週一晚上 20:00 一到,器材架好,準時開始練團,全團進耳機對節拍器,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練習
週一晚上 20:00 一到,器材架好,準時開始練團,全團進耳機對節拍器,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練習

以指標性的血肉台中專場票房估計,這一場 sold out 人數,是否就代表台灣至少有這麼多人喜歡聽金屬?其實不然,Jon 說:「通常只是好玩,看血肉俗擱有力很有趣,所以國外金屬大團到台灣還是撐不起來。」

祈安直言,台灣其實是根本無法支撐樂團,甚至無法支撐這個文化場景的人數。反觀日本是可以的:「基本上以台灣來說,很鳥、很冷門的樂團他們是根本沒票房。」

台灣金屬團處於休眠、半解散狀態不在少數,步入人生下個階段、團員更動或散團也比比皆是,不免讓成軍 8 年的暴君,注意到台灣金屬可能面臨的危機:新生金屬樂團斷層。

專業的金屬樂團吉他手,練團時全程踩椅子也是合情合理的
專業的金屬樂團吉他手,練團時全程踩椅子也是合情合理的

亞哲說:「ICON promotions 之前有在問我們,所以我們有特別去算。如果以發過片、有在活動,立即可以準備一小時演出的金屬樂團,只有十團。

「如果只算發過專輯(EP不算),有在活動的台灣金屬團,也只有二十團。這還是硬湊才湊到二十團。」小戴說,現在成員最年輕、有發片,有在活動、跑巡迴的金屬樂團,竟然是已成軍 6 年的火燒島

亞哲想起日本 promoter 曾跟他們說:「在東京只要打一通電話,是有兩百個團 on ready 可以隨時演出的,現在來可以馬上演一個 set,曲風還跟你一樣。全台灣可以演一小時的有沒有兩百團?

他直接了當作結:「大家聽團都還是聽潮流啦。為了一個潮字,並不是內心真的喜歡。

【後記】免驚。

練完團後,時間已近晚上十二點,祈安趕車,葉濬誠隔天還要上課,都已離開。小戴、亞哲與 Jon 跟我在 61 外,繼續細數現在台灣金屬音樂人各種阻礙,也對團員的人生歷程和家庭背景做了一次 review,小戴的爸爸是音響迷,熱愛古典樂,也讓他踏上音樂創作,從第一反對到了解後全力支持;亞哲生於天主教和泛藍保守派的家庭,現階段還與家人抗爭,自己也在奮力掙扎;Jon 的家人則是從不解到默許,他更常以加拿大人的身份看台灣大環境,還有本地金屬音樂該如何尋找出路。

看著他們深刻認知「自己玩的音樂先天就很難在台灣成功」的事實,也不難理解,為什麼他們總用著一種看似輕浮、戲謔、玩世不恭的態度,認真地面對自己的樂團與音樂生涯。

當下我還蠻後悔,最後把話題帶到這種沈重的方向,返家路上傳了訊息給大總統小戴,跟他賠個不是。

幾分鐘後,他的訊息傳來:「不會啦,這就是日常呀~」

「免驚」

這是大總統小戴的寵物,看著祂洋溢溫暖的神情⋯⋯免驚!
這是大總統小戴的寵物,看著祂洋溢溫暖的神情⋯⋯免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