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迷醉而清醒,音樂壟罩整個身體——記最後大浪的現場

文字:黃亭皓

去聽大港開唱音樂祭,「最後大浪」的表演辦在高雄駁二特區的屋頂。下著小雨,看到一群人以半圓的形狀圍著,想說怎麼看不到表演的人,走近才發現沒有架舞台是像街頭藝人那樣站在地上。從沒聽過這個樂團的音樂,他們弄出的聲音真是怪異得迷人,也讓我有種進入迷幻的經驗。

大夥在屋頂圍站著樂團,感覺這樣看演出很自然。(攝影:大港開唱)
大夥在屋頂圍站著樂團,感覺這樣看演出很自然。(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吉他手小肆彈著一把我從沒看過的琴,他自己鋸掉電吉他的側邊加裝一個箱型盒子,上面有調整聲音的旋扭跟各種線路連接。因為一般來說會是分開的,吉他會接著地上的多台效果器。有三個人吹小號,三把製造出了讓聽覺視野更寬闊的效果。有個人操著一台上面有旋鈕和觸控鍵盤的機器,調整吉他的空間系效果*、小鼓的效果,製造聲音的延遲。(後來得知那器材是 mixer 跟聲音延遲器),還有以柔軟的線條「咚、咚、咚」走著,製造低頻的貝斯;營造節奏讓我身體隨之晃動的爵士鼓跟手鼓。

吉他手小肆把效果器加裝在電吉他側邊,太屌了我從沒見過,不時會被吸引直盯著它看。(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最新發行卡帶《天鵝船》同名歌曲,上述影片裡可以聽到吉他手小肆的效果器跟哈米的 mixer 所製造的聲音。

三支小喇叭的聲音疊起來,越吹越大聲,感覺空間散發出了壯闊感。讓我直覺想起大陸搖滾樂團萬能青年旅店,一把小號吹出的寬闊感,感覺周圍十分的空曠啊。某兩三個段落也都讓我憶起萬能青年旅店的弦律,最後大浪應該很喜歡他們,不然就是在向他們致敬吧。樂手還在小號裝上金屬弱音器、吹嘴連接著效果器,聲音變得扭曲又或低沉厚重,也弄出像是在很長的隧道裡迴盪的聲響。

小號前端裝上金屬吹嘴的效果器。(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小號前端裝上金屬弱音器製造特殊尖銳的聲響。(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上述影片中 6:00 到 10:30 可以聽到小號裝上連接著金屬吹嘴的效果器,所發出奇形怪狀的各種聲音。

音樂像是在空氣中亂竄,以折射的路線衝刺。電吉他在小肆手裡狂飆,像是兩支麥克風靠太近造成的聲音,再擴大十倍。「PA,全部調到最大!」小肆對著音控師大喊。讓樂手在耳機的監聽系統裡能聽到最需要的樂器音量大小。「再大!再大!」他一直喊。他用那把吉他弄出了像是摩擦粗糙的硬質物體,發出低啞的聲音;時而破音或者發出回音;也發出比電吉他還輕一點,會讓我想跳動的聲音。還有一種像是傳統電視被關掉那瞬間的聲響,把它倒轉、前進或是扭轉變形的聲音。

我感覺到迷幻,有點ㄎㄧㄤ*,聲音被延遲、扭曲,體驗到空間感正在變化。一種異常的愉悅湧上。樂手浸入音樂裡頭,享受而專注的樣子;ㄎㄧㄤ到極致,卻又那麼清醒。小肆的頭髮左右甩動,猛力刷著琴弦;弄效果的鍵盤手哈米戴耳罩式耳機,低頭扭轉旋鈕。雨還下著,下大了。天氣涼得我穿一件厚外套剛好。鼓手耕豪一身短袖,喝了口台啤,在積滿雨水的銅鈸上啪地打下,雨水像是慢動作播放,從銅鈸頂部向四周飛散,雙手規律地甩下「啪!」「啪!」「啪!」聲音擴張到四周。

17546918_1895609827375628_3890653842678044725_o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17546909_1895610014042276_7651257353096480273_o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雨水持續淋在器材上頭,表演沒有要停止的跡象。哈米在 mixer 前端蓋著毛巾,樂團正後方架著攝影機兼收音麥克風,攝影大哥跟貌似助理的人換起電池,蓋上毛巾要繼續錄。

畫面不只迷幻,還有動容的投入。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Photo Credit:大港開唱

結束表演之後,我竟呈現一種呆滯,還沒有恢復清醒的狀態。那些聲音一直停留在耳朵裡,即使過了整整一個小時,把這些經驗通通在紙上寫了下來,心裡仍然在顫抖。前面描述了迷幻的經驗,說真的,我只進入了一點點。身體還沒有完全鬆開,仍然在意別人會怎麼看過於沉浸的我可能做出的怪異姿勢。那天身旁有個捲髮的女生,身體晃動的姿勢像被附身一般,甩動頭髮低著頭少有抬起,毫不在意別人眼光。猜想她完全進入了狀態。

回到台北我又經驗了迷幻,一次是我正在寫這篇文,沒想到寫著迷幻經驗的文字也能浸入其中。文字下筆更順暢了一點點,但仍然需要停頓去想怎麼寫。另一次是聽著卡帶《天鵝船》,開始晃動腦勺身體,嘴角傻笑起來,把耳機催到平常不會調的最大聲;眼睛半閉,意識矇矓,彷彿進入了不屬於現實的世界;迷幻得比大港開唱表演當下還要深,我想也因為這兩次不那麼在乎旁邊的人而更能進去狀態裡。

那天晚上跟朋友在咖啡館聊到這場表演:「如果不是清醒的,那音樂沒法震動人。」為了想解釋迷醉又清醒,突然這樣跟她說。他們沒有意外地會成為繼甜梅號和大象體操這兩個無人聲的樂團之後,我的愛團。

*空間系效果(器):能夠控制殘響(Reverberation),殘響是聲音在不同空間中反射、傳遞上會有不同效果的現象。也能製造出各種回音。通常會把聲音變糊,得酌量使用。詳細介紹請讀〈打開空間環境的聲音魔術師:Reverb〉
*ㄎㄧㄤ:援引自 iNDIEVOX 〈不只是ㄎㄧㄤ歌〉的介紹。這個詞其實來自於電子音樂的迷幻文化,「迷幻」常指(但不限於)在聲音上有更多的延遲與反響,或是使用更多的分散和弦等,讓歌曲更有空間感與停滯感的現象。60 年代老迷幻搖滾與來自亞買加的 Dub 也是很重要的養分。而在視覺上「ㄎㄧㄤ」常用來形容各種迷幻影像。2015 年網路票選的十大 ㄎㄧㄤ 歌,不能免俗的都是以電子音色為基底的歌曲。 雖然ㄎㄧㄤ 是追本溯源到電子音樂的文化脈絡,但在台灣意識形態與在地文化的轉變下產生不同的面貌,ㄎㄧㄤ,成為了延伸的形容詞。也可以這麼說,陷入自己架構的世界並享受就是ㄎㄧㄤ、出神失控了也是ㄎㄧㄤ,有許多噪音、龐克音樂,都具有ㄎㄧㄤ的特質, ㄎㄧㄤ 歌其實是一種釋放的方式。

(本文為作者投稿,吹音樂編輯刊登,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如果您有不同的意見、想刊登新聞、或者是毛遂自薦文章,請來信至 [email protected]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