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w 封面故事】四月:滅火器的男兒淚

20170420_滅火器_750x390 2

五局下半,滅火器已經漂亮地在桃園擊出滿壘 Home run,來到六局開始前的中場休息,他們決定趁此機會與樂迷回顧生涯上半場,也為了板凳還沒坐熱的新火種,推出精心剪輯、重新後製上半場 Nice Play 成 Highlight 的《進擊下半場》

_MG_9794_2

_MG_9796_2

下午三點,火氣音樂窗外飄著雨絲,結束了上午的訪問,滅火器樂團一行人自在地滑著手機、吃著剛買的中餐,各自小歇,沒有背景音樂,時而有東區街頭急促的喇叭鳴響,歡迎我們進門的是靜謐與團員親切地問候,並請我們稍待。

轉交著女朋友送女朋友的禮物,這群男朋友們笑著說「真搞不懂大嫂們的情誼」,舞台上一呼百應的他們此刻很平凡,甚至不難預見,下個階段就是扛著彼此的小孩在這裡滿場爬,而那些歌曲中的苦楚與憤慨,有著過眼雲煙的錯覺。

鐵漢「以淚洗練」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上半場,不乏振臂高呼、對時局不滿與怨懟、激昂,還有鹹鹹汗水,但這些皆不足以代表滅火器與火種間的默契。最深刻的共鳴,是他們匯聚成長過程中,這些辛苦、不捨、感動、遺憾與希望,那些無法否認,也無法拋開的「淚水」。

一路上不曾少過,不論是一起看《現在很想見你》背對背偷哭;錄《Let’s Go》碰上失戀,坐在巷口痛哭,或面對親情、愛情的遺憾與不捨⋯⋯樂團並不否認,現在淚腺倒比青春期更發達。

上週因為參考短片拍攝手法,看了泰國母親節廣告,這群老男孩眼框泛淚,皮皮說:「現在隨便看一個電影就哭了。看卡通也會哭,像《腦筋急轉彎》。」

_MG_9761_2

錄製《REBORN》時,樂團造訪東北宮古市田老災區,Orio 是哭最慘的:「在養老院裡的歐吉桑、歐巴桑,一直很努力,笑臉迎人;當我們一直對他們說『要加油!』他們也會說『你也要加油!』哇!然後我就沒辦法了!」

全團公認什麼都能哭、最愛哭的楊大正,狀況不好時情緒起伏大,一直都在學習讓自己穩定:「我不否認啦!但已經很久沒哭了。平常我就是比較弓(矜),心理壓力過大又碰到點,過不去就會情緒宣洩。」

Orio 想起第一次看到楊大正大哭:「那時候只有我們(皮、正、Orio),在台中演復出場,他酒又喝多了,演完就整個爆了。在路邊大崩潰,因為喝醉沒力還跪下,一直捶地講『我足毋甘願啊!』因為我們很久沒演出了,那時候又沒有鼓手,難得出來,他就覺得好像自己搞砸了,可是我們根本不覺得啊!」

_MG_9757_2

_MG_9755_2

由於日常比較壓抑,大正很多時候生氣也是被小事戳到就斷神經。Orio 笑說,團員倒是還沒被大正爆過,但可以觀察環境就知道他是不是在情緒上。

大正說:「我不對生物爆,但會爆一些牆壁啊,一些門啊⋯⋯那個門就是被我爆的⋯⋯(指著火氣音樂會議室的門)」

Q.自己的淚腺罩門是什麼?

皮皮:親情是罩門,年紀大就會,很容易。
Orio:親情跟老人,老人我就真的沒辦法。
楊大正:老人跟寵物。
吳迪:我罩門是我老媽。扯到我老媽就不行。去年 On Fire Day,我在台上要講話,感謝我家人,本來都沒事,一講到我媽,整個斷線,就開始哽咽。我家庭背景是單親,一路的走來從疑惑到支持⋯⋯那個實在⋯⋯實在是⋯⋯(編:不誇張又略哽咽了)。

_MG_9763_2

Q.你有什麼地雷絕對不能踩?

Orio:辱罵我的家人與很要好的朋友。打巴掌我也受不了。M 體質的說不定可以。楊大正?
楊大正:我不行我不行。
皮皮 & Orio:吳迪也 M 體質啊。
吳迪:(思考許久,打破沈默)…如果在暴力之後隨即而來是激烈的性愛,那就可以。(全團笑)你把它當前戲的一環嘛!我是沒有試過啦!

既然回不去 就再陪自己成長大一次

《進擊下半場》的推出,為的是讓新樂迷能更熟悉滅火器:「裡面挑的歌都是一些成團以來重大轉折,連歌序都有故事性。」大正說,每首歌都很重要,這次總曲目 21 首,是塞到塞不下為止的妥協。

「做這件事情,其實對我們有一個意義。等於是在錄歌的過程中,自己又走了一回。」大正說,錄 vocal 是照著歌序往下唱,「就好像陪自己又長大一次。」皮皮也說:「就像時光隧道!」

_MG_9797_2

大正說:「對我們自己本身是一種回顧,跨下一步前,想想好的、壞的,才能知道如何變成更好的人。」

這次將舊作重錄,並讓吳迪參與了這些作品,從音質、編曲也更為細緻。樂團認為,要做懶人包就做好做滿:「以做音樂人的角度,你一定在以前的作品會有不足的地方,如果今天要重新發行,一定要讓這些作品聽起來是我現在認為是好的面貌!」皮皮說。

這次專輯工期長,但工時短,吳迪說,在那個年代錄音算是困難,但對滅火器現階段來說較為簡單,十分有效率地把作品錄完:「之前錄音的時候,琴可能還要跟別人借,現在都有自己的 custom 了!所以完全不一樣。做這件事情的當下才會發現:『哇!已經來到 2017 啦!』」

_MG_9764_2

是否少了成長過程的原味?Orio 說:「這種東西是回不去的啊!人都會成長,是沒辦法避免的。而且現在有兩個版本,大家就可以自己選愛聽的版本啦!」

學著放下 《進擊下半場》巡演歌單難再現

巡演到現在,樂團坦言開演唱會最大的難題是歌單要怎麼挑。這次巡迴有《進擊下半場》與《Let’s Go 10th Anniversary Special》,樂團也解釋兩者很不同。

「《Let’s Go 10th Anniversary Special》是針對《Let’s Go》的歌準備。但當時有一些歌,現在可能沒辦法呈現,所以會準備約 40 分鐘的 set,重現第一張專輯跑四十分鐘 set 的歌單。」

_MG_9733_2

_MG_9734_2

《進擊下半場》則是精選輯的作品,彩排時樂團才發現這樣的歌單已經好幾年沒出現,選曲出乎意料的平均:「以樂團週期來說,密集的巡迴一定是有新作,但新作出來一定是全唱,其他歌了不起 20 首的話,等於每一張舊專輯只能選二、三首。」大正解釋說。

「我是覺得有些歌是時候可以放下了。今年好好唱,以後就先不列入考慮。主要是說早期風格跟現在要呈現的,很難在同樣一場秀去穿插,例如〈我在哪裡〉是我非常想放進每場演出的歌,但真的很難排,而自己私人的各種因素,至今還是蠻喜歡某些歌,所以決定今年要好好呈現,不要留遺憾到未來。」

滅火器說,現在正在樂團巡迴期,暫時還不需要動腦,所以就把腦力放在每一天的生活,有靈感就記錄下來,新專輯順其自然。大正說:「這兩年密集的忙碌,所以今年的巡迴跑完我要慢下來。以往比較被計畫追著跑,我現在提早開始寫,提早學著生活,也許效果會不錯。搞不好明年夏天寫完又錄完。」

音樂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 變好得靠每個人努力

他們說,以前總聽到抱怨,台灣就是爛,人家音樂祭能請到樂團多屌;可是並不是台灣人請不到,而是撐不起來。

皮皮提到剛落幕的 Coldplay,換別的樂團來(大正:例如 Foo Fighters)可能就不是這個光景:「這跟台灣市場上對於多元曲風的接受度也是有很大的關係。他們沒辦法接受更多更新的,更重的東西,這種是一種削弱的力量。而且台灣樂團某部分又特別傲骨,不想唱大家喜歡的東西,也連帶變成削弱力量的一部分。」

_MG_9809_2

比起同年紀一樣懷有夢想的人,他們說自己多了一分幸運,為了不辜負這樣的幸運,樂團會繼續努力下去,帶來更好的創作與更好的演出。

大正說:「音樂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你真的很喜歡,希望這件事真的在台灣發生的話,不管是業者也好、樂迷也好,大家去想辦法讓音樂的討論度產生,整體的風氣要靠樂迷、廠牌跟樂團,每個環節一起努力。」

_MG_9752_2
楊大正:「我們現在已經有這樣的 fan base了,你可以告訴我,我們該往如何的方向走?歌迷也可以想一想,我們如何一起完成更大的場景?」

大正說,音樂市場從 CD 開始不好,這幾年也開始擴及展演:「不只我們,是整個產業,你可以問整個場館,Show 的數量與票房,數據來看都是往下掉的,所以會很擔心。如果你喜歡這件事情的話,希望你可以一直支持下去。唯有你一直支持下去,我們才會到達更美好的地方。」

Q.如果能以抹去「滅火器」的方式,去改變一件事、彌補遺憾或一個夢想,會是什麼事?

楊大正:去換台灣獨立!
Orio:家人的健康,保全他們一輩子的健康,好好的。
皮皮:世界和平。這陣子看敘利亞,用化學武器、無差別攻擊,超恐怖的。
吳迪:換我去當美國總統。搞定台灣,搞定全世界!(團員:你先搞定性愛啦!)

下半場,活得像個平常人

從停不下來的少年仔,到現在平均年齡將 35 歲,隨著年紀增長,時間漸漸不夠用,皮皮說:「必須懂得放下,現在考慮到更多的他人,考慮到歌迷、對話的群眾,我們要替他們負責。

皮皮:「要好好過生活。」楊大正:「這不簡單!」
皮皮:「要好好過生活。」楊大正:「這不簡單!」

閉上眼都是樂團團務的日子過了十七年,掌控全團進程的楊大正,正學著放慢腳步過生活:「即便我下班、很廢的在滑手機,但⋯⋯這樣就好了。多留一點時間給身邊的人、花點時間約會。以前沒辦法理解,可能是我家人不在台灣,也可能因為以前的對象也是工作狂,所以沒特別的事,就會一直想工作。現在覺得,生命不是只有工作。」

_MG_9768_2

「這年紀就是健康了吧!」吳迪說,自己有位年紀相當的好友,生活過得很健康,不菸不檳榔,卻得舌癌。「我一路看著他手術切除、化療⋯⋯人生就停滯了。得先找到機會活下去,才能談未來。而且因為是舌頭,完全沒辦法吞嚥,沒有味覺。現在靠營養品,實在是非常痛苦,希望最好不要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_MG_9753_2

吳迪說,下半場也要能健健康康活著,就有無限的機會去做任何的事:「我也不會在這個時間點把未來說死,很多事我都感興趣,也都覺得可能到某個階段就會去做某些事情。」

Orio 說,學著怎麼過得像一般人還蠻有趣的:「有一陣子一直在演出,碰上一個週末沒表演,我就睡到中午,起床習慣坐在陽台上抽菸,陽光就照進來。忽然想起『原來今天是禮拜六!原來禮拜六中午的太陽是這個樣子的。』好舒服,我覺得好悠閒,當下就覺得蠻幸福的,好好地抽一根菸。」

_MG_9770_2

他補充說:「小時候你會覺得多複雜多困難的事情你都想要做、要做到,長大後是不管多麽簡單的事情你都不想失去。」

 

_MG_9730

滅火器《進擊下半場 Begin The Second Half》巡迴售票中

4/22(六) 台北 Legacy 「鐵漢柔情」場 https://goo.gl/pztFVI
4/28(五) 高雄 Live Warehouse https://goo.gl/V1Y7R3

 

 

後記——「這個可以寫。」

吳迪:打手槍也是有與時俱進啦。
楊大正:現在越來越專業啦!
吳迪:解析度從這樣(手勢 HD),變成這樣(手勢 Full HD)
Orio:打得有品質!
楊大正:還有自己樂團的專屬器材,生涯里程大成就!
Orio:打得舒服!打的暢快…
皮皮:往死裡打!
楊大正:不然 TENGA 為什麼會找我們?你看○○○敢講這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