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迷霧森林 這是屬於你和我的 WONDERLAND

3 月 22 日的台北 Legacy,在舞台左右兩棵樹木、魔幻的紫色燈光照耀下,成了一座既真實卻又虛幻的 Wonderland。最早以溫暖的歌詞、醇厚聲線起家的黃玠瑋,歷經聲帶萎縮之苦後,華麗地轉身,投入了自己最早接觸也最喜愛的氛圍類型音樂,邀集才華洋溢的音樂人參與編曲,完成了一張自己心之所向的專輯。

14
這天晚上,黃玠瑋用音樂,帶領台下的樂迷走進時光隧道,看見她一路走來的蛻變。

「如果我用聲音交換一次相遇/你會不會愛上我/如果我用生命交換你的性命/而你會不會記得我」

黃玠瑋帶來的第一首歌〈人魚〉,是她早期的作品,這首歌曲彷彿是一種預言,2013 年,正值首張 EP《面對明日的勇氣》發片宣傳期,大量的表演、練團卻讓她發現自己的聲音出了狀況,看了醫生才知道是聲帶萎縮,讓她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以為自己再也不能唱歌,直到後來受到許多朋友的鼓勵,經過了兩年的休息和發聲調整,才慢慢恢復。

克服了心理、生理障礙,黃玠瑋在 2015 年發行的《親愛的,你聽見了嗎》EP 傳達自己「重聲」之後對聲音的珍惜,封面概念從灰色的電視雜訊出發,配上突起的點字,邀請你專心地聆聽,聽她走過內心的掙扎拉扯後,醞釀出來的全新音樂面貌,展現強大的可塑性。

13

12

「接下來這首歌,獻給敘利亞長期遭受戰爭之苦的人民。……祈禱他們的戰爭能夠早日平息。」收錄在新專輯的〈Syria〉其實也是黃玠瑋相當早期的作品,她在新聞上看到敘利亞長年遭受戰爭之苦、人民流離失所之後,寫下了這首寧靜而巨大的作品。歷經時光流轉,〈Syria〉有了新生命,在簡單的鋼琴伴奏下,溫柔地撫慰所有悲傷的心靈,也帶來和平重生的希望。

《Wonderland》這張專輯如同舞台兩邊布置的樹木,象徵了重生。專輯去蕪存菁地記錄下她從一開始創作到現在,五年來的生命歷程與蛻變,並在 Hello Nico 李詠恩、椰子樂團陳君豪、林瑪黛黃少雍、林昀駿、許家維五位音樂人的精心編曲,完整傳達這些故事。

10

11

9

8

這次的巡迴演出中,黃玠瑋邀請了自己十分欣賞的 Dizparity 擔任嘉賓,還化身成了主持人訪問起 Dizparity 接觸電子音樂的契機,並分享自己其實在就學時期就非常喜歡電子音樂和氛圍音樂。「那些電子聲響對我來說非常地吸引人,它可以讓我在那個音樂當中,聽到非常多的色彩,就好像看到整個世界一樣。所以我那時候就深深地著迷,也一直想要做一張像這樣類型的專輯。」

7

6

後來在訪談中,黃玠瑋提到自己在高中就開始接觸氛圍(Ambient) 類型的音樂,「它可以結合許多不同類型的曲風,成為比較現代、當代流行的樂種。」她也說明,「我認為我創作的核心沒有變,只是創作方法改變了。早期寫歌會從吉他或鋼琴出發,現在的創作模式則比較由聲響音色先出發。」回過頭來看自己的轉變,黃玠瑋說,「我喜歡現在的轉變,對於我來說,是自在舒適且充滿自信的。」

的確,現在的黃玠瑋不僅保持了溫暖的特質,更傳達出一種堅定的勇敢。在與 Dizparity 合作〈chaos〉的時候,電子音效突然出了問題,黃玠瑋便順勢停了下來,輕鬆地說「ok 的,那我們再重來一次。」接下來演唱的〈Wish You a Merry Xmas〉,也在白色燈光照耀下,像是天使一般,用音樂的翅膀飛翔。

2

5

4

演唱會接近尾聲,黃玠瑋沒有看小抄,一一唱名今天與她一同站在舞台上,搭建出 Wonderland 的樂手、燈控、音控、攝影等工作人員,以及站在台下支持她的樂迷。事後訪問,她也仔細介紹和成員們、專輯製作人相識的經過,稱讚著每個人的才華,以及對於他們的感謝,其中她也分享了兩個彩蛋,包括陳君豪是她認識了十年的電吉他啟蒙老師,以及她有一個 PA 爸爸,這次北中南三場巡迴的音控,便是由爸爸親自操刀。

3

表訂演出結束,黃玠瑋在大夥的安可聲中重回舞台,只是這一次,上台的只有她一個人,像是早期一樣,揹著一把木吉他坐在椅子上唱起經典舊作〈百視達〉。

「如果你有想要紀念的人,我們就用這首歌來懷念他們,〈想念你〉。」在黃玠瑋的溫暖歌聲下,我看見身旁的樂迷,靜靜地流下眼淚,這是黃玠瑋歌聲的力量,她也在演唱會真正最後一首作品〈面對明日的勇氣〉,帶給所有樂迷繼續前進的力量。

1

巡迴演唱會結束之後,黃玠瑋在臉書寫下了這一年來的奇幻旅程,溫柔地敘述自己從生病的痛苦深淵中離開,回到了舞台上盡情歌唱,都是因為樂迷們抓緊了她的雙手,成為指引她的光。

「WONDERLAND」
並不是如仙境般美好的奇幻世界,
WONDERLAND所代表的是心之所向,
是草原、是大海、是森林、是沙漠;
是冬天的太陽、是夏日的徐風;
是戰火、是和平;
是憂傷、是憤怒;
是愛、是恨;
是你,也是我。

文、攝影/Shock Lin

標籤 黃玠瑋 Hot

作者

Shock Lin

Shock Lin

用文字替音樂記憶,以攝影凝結時間,我想要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獨立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