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Ruby Fatale 鹿比∞吠陀:不友善的 Glitch 魔女

 

20170306_專訪 鹿比吠陀

Glitch,直譯為電腦設備的小雜訊或故障,時常伴隨著訊號干擾產生的細碎噪聲。隨著二十一世紀初,電腦音樂開始漸漸獲得電子流派創作者青睞,開始取代傳統電子樂器的音色後,90 年代末期的年輕人,在臥室中創造了一整個宇宙:一種全新型態的電腦音樂。有別於狂放的噪音(Noise),花俏的電子合成音色,Glitch 溫柔而富有靈性,抽象與機械性的單純,形成了獨樹一格的美學典範。

這十年,本地電子音樂發展豎立了多作無法忽視的里程碑,不單是各處興辦盛大的電音派對,經過小樹報新歌最近幾輪的引薦,更窺視悄悄崛起的新生代電音創作人。

帶著磁性的性感嗓音,仿若橫空出世的鹿比 ∞ 吠陀自 2015 年底才開始在 StreetVoice 發佈作品,2016 年以首張作品《重力與恩寵》獲金音創作獎「最佳電音專輯獎」。藉由文學啟發,把 beats 鑲上稜角與線緞,悅耳的弦律線條易碎如破片,將 glitch、ambient、breakcore 與管弦樂器巧妙地疊加上人聲,構築起神秘又充斥冷暴力的三維世界。

隨著新單曲〈來跳舞吧!〉釋出,新專輯計畫初現嶄新曙光,藉此機會認識這位低調、深邃、神秘、臭臉的暴力電女,那顆被電子器具包圍的黑暗少女心。

6

電子、金屬、宅女的交集:想靜靜聽 Live 的電音派對主辦者

「Ruby Fatale 鹿比 ∞ 吠陀」的團名,最早是由在台灣負責火人節相關事務、不定時出沒於音樂祭的外國朋友伊恩(Ian Rowen)所提供:「當時跟他聊天,他覺得我已成形的作品應該有個作者名,所以在紙上寫了五個名字。我喜歡深紅色,所以馬上選了 Ruby Fatale,再音譯成鹿比吠陀。『鹿』是我常夢到的動物;『吠陀』源自印度書籍,代表智慧與專注,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有這樣的精神。」

儘管身處電聲流派,也不難在在作品中發現鹿比 ∞ 吠陀深受金屬音樂影響。從前偏愛如 Opeth、Aperfectcircle 與 Katatonia 等民謠與神秘學兼具的陰鬱金屬,還在大學時與朋友組了支 core 團,聽著芬蘭 HIM 惡魔陛下合唱團大開大闔的編曲;現在則著迷日本電子音樂人 AOKI Takamasa 細緻又精準、乾淨的聲音。

8

金屬與電子音樂,兩者都深刻的影響著鹿比 ∞ 吠陀的創作軌跡:「我創作中常用一些尖銳冰冷的頻率可能是受他(AOKI)影響;另一位則是 AKNIT,交流的過程中,他完全把自己的強迫症傳染給我了,也就是因為他,我才會開始自己做導線和改良器材。」

隨著考上北藝大研究所,她追求起更精緻的聲音,單純因為把自己聽到、所喜歡的聲音做出來,意外開始創作。金屬底蘊和同樣海納百川的電子音樂產生巨大的交集,更在她手上成為另一種深沈而靜謐的氛圍。

2

除了創作者身份,Ruby 也是相當活躍的電子活動「不友善派對」的策展人。但其實沒做音樂時,是個不折不扣的宅女,睡覺、手遊拼公會積分之外,頂多去河邊散個步,反而不常跑派對活動或現場演出,去某個音樂展演空間唯一的原因就是想聽聽新聲音,並不是去狂歡或社交。

因為這樣的習慣,讓她興起「希望那個當下是專注、不被打擾的」所以開始舉辦讓人可以放鬆聽音樂的派對活動,不友善派對的重點就是:「不用去 social,也不用管自己潮不潮,記得帶著耳朵去現場就可以了。」Ruby 說。

藉著設定不同的主題如 Vol.2 人聲結合噪訊、Vol.3 工業可能性,結合創作與探索,電子音樂的可能性。她也預告今年四月,將會擴大一步把在日本等外國演出時,所認識的表演者引薦來台灣,進行更有意義的交流。

儘管是宣揚著「不友善」的精神,但她依舊對現在台灣電子音樂創作環境抱持正面態度,自己也在獲得金音獎肯定後,生活有具體的改變,不但在業界拓展了一些知名度,也因為金音獎,多了演出邀約,也正式找到第一分全職的音樂工作。「目前環境非常友善,持續進步,新一代彼此切磋技術交流,創造更多可能性;可能缺少的是對國際發聲的管道,這部分大家慢慢經營,之後一定會有突破。」

繆思來自於文字:先有文、後有樂

在成為音樂創作者之前,Ruby 曾是嗜讀文學作品的文字書寫者,曾出版過一本名為《史考特醫生》黑色奇幻小說,拿到奇幻文學青龍獎,喜歡老派經典如托爾金、愛倫坡、芥川龍之介、安部公房,當然也不忘莎士比亞和與浮士德。〈遺書〉的歌詞:「Forever and forever / Farewell my friend, If I see you again I’ll smile / If not, this parting is well done」便是引渡莎翁悲劇《凱薩大帝》(The Tragedy of Julius Caesar)的知名告別台詞。

3

首張創作《重力與恩寵》,也源自 1952 年,一本由自二戰集中營生還的猶太社會運動家、思想家 Simone Weil 所作的同名書籍,她以女性輕柔、彷彿嘆息的口吻來描述生存意志與人生在世的掙扎,「重力」直指世俗的力量,被肉身苦痛與飢餓驅使產生的行為;「恩寵」則是脫離束縛,空無、寧靜的狀態。

Ruby 坦言,當初創作這張 EP 時自己的精神狀態不好,所以把創作當作一種治癒:「這本書是我的安慰,所以想寫個作品描述我眼中的它,所以放入很多對比與惆悵的元素。」

她補充道:「對我而言,音樂和文字有著相同的根,是在用不同的媒介去傳達相同的情感,彼此之間可以互通有無,每當我產生一些念頭時,它很自然的會以文字的樣貌出現,我再把它轉譯成音樂。」

在此,她也分享創作〈火焰與黑影〉時,最早誕生的文字。

一如昨日,時間削去陽光銳利的邊角,將其拋入幽靜的黑暗中,一切有生命、無生命、移動或靜止的事物,逐漸憶起自己揮之不去的疲憊,在嘆息中沈睡了。
房間的主人也不例外,一日勞頓後,他依舊一無所有,陳列於白晝的歡笑、競逐、惆悵、訣別正緩緩從意識表層剝落,甚至連為這些情緒命名的力氣都消失了。
他僅存的理智,驅使他完成幾個簡單的步驟:先點一根蠟燭,之後去冰箱拿威士忌,用酒精把自己擠進睡眠裡。很快的,房間不再有人的波長,只剩床上靜止的軀殼與壁面上舞動的火光。
主人「離去」後,房裡的東西悄悄活動起來。比如那片牆間黑影,向來沈默寡言的他,正從他所存在的幽暗處凝視著燭台上燃燒的火焰,不自覺地,就被火焰妖嬈、狂妄、強烈而鮮明的舞姿迷惑了。
世上竟有如此動人的存在。黑影心想。毫無顏色與溫度的我,只能以索然無味來形容呢!要怎麼做,才能像她一樣豐富呢?
因此,黑影難得地開口了。
「火焰小姐,」他說:「妳的顏色使我著迷,可否告訴我,怎麼做才能跟妳一樣?」
「我也正想著一樣的問題呢,親愛的黑影。」由於羞怯,火焰燃燒地更熾紅了。「你沈穩的姿態讓我感到安心又放鬆,我還覺得自己輕浮了點。」
就這樣,他們一搭一唱的聊著,最終愛上了對方。
「親愛的黑影,是時候了,擁抱我吧。」火焰熱情地說。「或許如此,我們就可以合而為一,你身上就會沾染我的顏色。」
聽火焰這麼一說,黑影欣喜地移向桌面、展開雙臂環繞著她。火焰也更熱烈地燃燒。
奇怪的是,無論火焰如何用力,那顏色始終不曾沾染上黑影的邊緣,相反的,黑影變得比往常更黑了。
「是我的錯。」火焰凝視著黑影憂傷的輪廓。「是我不夠努力。」
說罷,火焰加快了自焚的速度,從一盞小巧的火光變成圓形的火團,於此同時,房裡的氧氣也一點一滴地消逝。
「火焰,火焰,我想出方法了!」黑影被高溫的火光融化了邊緣,彷彿在落淚。「妳再也不用自責了!」
房中的氧氣在此時耗盡,一度充滿能量的火焰,靜靜消失在黑影的雙臂間。
「自由地跳脫燭台,讓一切著火吧!」黑影惆悵地看著火焰不復存在的空間。「讓裡面的人、桌子、椅子、牆、天花板通通著火吧!」
如此,雖然無法擁有妳的顏色
無法安全的立足於任何角落
無法優雅地殉情
但妳熱烈地吞噬我時
我會永遠棲息在妳之中

新專輯加盟派樂黛唱片 回歸本心

近期加盟新銳電子廠牌「派樂黛唱片」,新作品也確定會在該廠牌下發行,工作狂般的她,新專輯當然已經有了譜。Ruby 透露這次將從個人經驗出發,以稚子視角,對途中令自己激賞的片刻或人事物進行禮讚,以至於將這張新作命名為《讚嘆 In Awe》。

她進一步說明,專輯預計收錄七首新歌,包括一首由「季風雨」、「落雷」和「不朽之綠」三樂章組成的〈山〉。如果夠幸運,你應該有在 2016 大團誕生現場聽過第一樂章。

Ruby Fatale 鹿比∞ 吠陀專訪
儘管團齡尚淺,Ruby Fatale 鹿比∞ 吠陀已多次登上大團誕生舞台。

「寫這首歌之前,有好幾波強颱連續衝撞台灣呢!好險中央山脈一直在暗中保護我們,對於這麼好的存有,我想寫個組曲歌頌它!大團演出的是組曲中的第一樂章:季風雨,我用綿密的鋼琴捕捉雨聲,也用層層疊滿的鼓顯示山的強悍。第二樂章:落雷和第三樂章:不朽之綠還在製作中,年中會完成喲!」

近日釋出的新單曲〈來跳舞吧!〉也會收錄在新專輯中,此曲以細膩的原音樂器取樣,如開場的顫音琴搭配吉他、鋼琴等弦樂器旋律,甚至點睛地用上薩克斯風與胡琴,讓人在目眩神迷的配器聲響與馳騁的拍點中放下一切拘束,跟著節奏擺動。

Ruby 自己最喜歡的是運用大量古典元素與吉他人聲的未曝光新歌〈Timo〉,她說這是:「獻給黑暗與未知的作品」;另外,她也透露這次將有一首獻給於大稻埕成長的母親、取樣恆春古調〈牛母讚〉,由月琴、琵琶與一些日文組成,原曲來自於女兒出嫁前,母親以簡單的二胡為佐、哼唱出的離別感傷之語。還有取樣東方傳統器樂、性質偏 drone 的極簡實驗歌曲〈寂靜〉,也將同步收錄於首張專輯中。

「這次想做的東西會跟《重力與恩寵》不太一樣,《重》氛圍疏離而充滿苦難意識,因為當時我剛掌握創作技術,所以難免在創作中帶有一些炫技的味道,做這張專輯時我精神狀態比較好,可以把狂躁成分稍微降低,會在編曲中大量加入原音樂器、人聲、自然環境取樣聲。」

卯起來做音樂 宅到家裡沒有床

Ruby 的住處,也是她的創作空間。
Ruby 的住處,也是她的創作空間。

除了純創作,Ruby 最近加入了冰鳥工作室-Ice Bird Studio 從事廣告、遊戲配樂製作,也幫一些藝人生產 Demo,近期也見到民謠姐妹二人組依錚依靜向 Ruby 邀歌,在工作室留影。

她以近日熱門的人類圖分析,說自己是屬於按部就班、執著於完美、一步一腳印的「純生產者」,她笑說:「我覺得這種不停生產音樂到不用出門的狀態對我而言很剛好,也蠻開心的!」

她還透露,剛搬遷入現在兼工作室的住處,有流理臺、餐桌與美美的客廳,卻連床都沒有,因為剛玩音樂時幾乎所有時間都是宅起來寫歌,午餐都懶得出門買:「但這件事交男友之後就被糾正了(床也買了)。」

因為另一半也是音樂創作者,互相學習與啟發,感情生活融洽,她自嘲做出來的東西變得比較 Q、比較和善,高頻尖銳的地方比例降低:「大概是因為談戀愛,可能我也變可愛了吧!」

9

【純趣味 – 快問快答】

貓、狗還是金魚?
金魚

靈魂、肉體還是意志?
意志

變成吸血鬼、狼人還是科學怪人?
狼人

如果可以跟某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跟自己換

最近和朋友或家人認真談論的話題?
有沒有勞健保。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