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皮箱 vs.坡上村:跨海連線交互問答

BLOW_皇后皮箱_750X390

繼上一回「皇后皮箱 vs.坡上村 輕熟樂團跨海對談:我們身處的時代」後,靠著無遠弗屆的網路,倆樂團正式於線上面對面,彼此準備了想問的問題,本篇文章更收錄交互提問精華錄影,詳實記下了雙方的互動過程,一起來看看!

皇后皮箱問:音樂創作外,平常還會用其他什麼方式記錄生活?

孫驍:我在 StreetVoice 街聲中國網站擔任網站編輯,平常也是用文字記錄生活。

孫玥:我有一檔播客(Podcast)節目,會找好朋友上台聊聊最近發生的事,坡上村團員也會邀來聊天,會用這種方式把生活紀錄下來。一週更新一期,所以會聊一些近況。

于昊:我一般想知道自己的近況如何,其實會找一堆朋友出來聊聊天吃吃飯,通過他們知道自己的近況如何。

坡上村問:那你們會在什麼情況下會寫歌?

阿怪:我通常都是很奇怪的時候,通常是在路上把我想到的東西用手機錄下來,回家以後再寫下來。蠻快的,手機可以錄音蠻方便的。不管是做事還是寫歌,我都要在一個很放鬆的狀態下,否則我會沒有辦法,很難做事,什麼都做不好,上廁所也會尿不準之類的。

卡菈:他跟很多人不一樣的地方是,有些人要在一個很憂鬱的狀態下才能夠寫歌,他是要這段時間的生活都是很開心滿足的狀態下他才能夠寫。

孫驍:其實我也是,之前手機不能錄音也是隨手拿一個什麼東西在上面寫簡譜。後來也是用手機錄音,也是走路或上課的時候,尤其大學上課的時候特容易寫,一寫寫一本,詞曲都出來!所以我也特別愛走路,一走就一兩小時,自己走,不能帶女朋友走,帶女朋友走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于昊:只有老師在上面講課的時候,特別有靈感想別的。

皇后皮箱問:如果不做現在的曲風,坡上村的團員會各自想要嘗試哪種曲風的音樂?

于昊:雖然我是吉他手,但自己做的話會想做電子,跟吉他沒什麼關係,主要是吉他的音比較少,但鍵盤一個鍵可以設定很多音色,拓展性比較多一點。

孫玥:你比較羨慕我是嗎?(笑)

孫驍:最近聽了很多河南、河北的音樂,聽一些墜子還有戲曲,嘗試傳統民間的風格,買了各種奇奇怪怪的樂器(拿出三弦)。我還買了一個墜胡(拿出墜胡),琴身是銅的,可我還不會拉,先買再說!

孫玥:我是彈鍵盤的,想嘗試比較喜歡偏後搖一點的風格,想偏後搖的樂器多一些,人聲哼唱多一些,詞比較少,氛圍更多。

卡菈:你們沒想要做嘻哈嗎?

孫驍:嘻哈可能我們沒來的鼓手比較想做,嘻哈好像台灣蠻火的?

卡菈:我想做!一起組個團啊!(笑)

孫玥:嘻哈好像一直在台灣都比較偏主流一點,跟 R&B 那些。

孫驍:電子、嘻哈好像都是很搭的,在街聲的榜單上還蠻多的。

阿怪:恩…其實也有很辛苦的,但在中國能看到的台灣嘻哈,可能都比較偏主流些。

拿出二胡
孫驍馬上拿出最近買的三弦,雖然還不會演奏。

坡上村問:樂隊買設備都會去哪裡買呢?

阿怪:台北的樂器行其實沒有很多,去也就是幾家而已。

孫驍:我看到你們有好幾把 Rickenbacker,貝斯手也是 Rickenbacker。我也有一把米色的 Rickenbacker 360!

阿怪:像我們想買 Rickenbacker 這種琴,應該也是要上國外的網站像是 eBay 找,或找上面的二手貨。現在都蠻方便的,台灣本地要找一些稀有的琴會比較難找。

皇后皮箱問:有沒有在舞台上習慣做的事情,或是一定要做的事?

孫玥:有的歌曲有設計過是要邊跳邊唱的那種,有動作,會有類似體操或向左轉、向右轉那種。會有固定的橋段。沒有排過的歌,孫驍不用彈琴的話,他會拿著話筒(麥克風)滿台跑滿台走,蹓躂的唱。我可能因為彈鍵盤,做最多的動作應該就是調整話筒的高度…一邊彈還要一邊唱,有時候抬頭低頭就要一直挪。

孫驍:有些歌會安排踢腿、轉身,像是 Bruno Mars 那種舞台動作。吉他手于昊是老忘移調夾上台,我們有首歌要用 capo,就會「我去拿一下移調夾」就跑下台去拿再跑回來。

阿怪:我常常也會這樣。(卡菈:可是你是放在家裡。這不是下台拿的問題啊…)

孫驍:我會忘記帶口琴,忘在家裡或台下,前幾天演出還找朋友送上台。或有時場地方認為主唱要彈琴,會把麥克風線一圈圈纏在麥架上,或把線用膠條給黏住,我就會把線鬆開。因為我蠻常邊唱邊到處走,我會先檢查一下這 Mic 是不是能拿下來,不然拿不下來挺尷尬的。

孫玥:我現在也會檢查,有的歌我會拿到孫驍旁邊去唱,有些整首歌會有很多合音,我們兩個是要一起完成的,基本上我就不彈琴,所以會有這樣的橋段。

坡上村

坡上村問:那你們上台會有習慣做的事情嗎?

阿怪:我們都會帶酒,以酒代水(卡菈:在台上不喝水都喝酒),表演時間比較長的話就到中間以後就喝醉了。

孫驍:那會彈的會更好還是糟糕?

阿怪:那就要看那個酒好不好了(笑)

Zack:自己感覺會變好,可是台下就不一定了(眾人大笑)。

皇后皮箱問:形容一下你們樂迷的族群與特性?

孫驍:會有一些學生,也會有一些上班的人,但感覺他們都是沒有那麼外向的人,好多人是有點悶騷。

孫玥:可能喜歡坡上村的人,會跟坡上村音樂的性格比較像,也有年齡小一些的。坡上村音樂風格相對年輕一些,陽光一些,而且論地域來講,中國的南方,江蘇杭州喜歡坡上村的人可能更多,比較溫和一些。(卡菈:跟我們蠻像的。)

坡上村問:在臺北有沒有覺得觀眾太少、樂隊太多?

卡菈:我覺得台灣的獨立樂迷他們的聚集力很強,你很常看到他們,聚集能力很強。

阿怪:其實有。比起來我們這邊聽樂團的人沒有這麼普及,中國的話人就會很多。台北樂隊真的很多,台灣樂隊越來越多。其實環境好像是越來越好,包括觀眾好像越來越多,跟五、六年前差蠻多的。

皇后皮箱問:有沒有對現今音樂圈最不滿意的事?

孫玥:我覺得對現在大陸音樂圈付費性好像還不那麼好。(孫驍:感覺掙錢掙的少)其實也就是啦!版權的觀念還沒有這麼好;現在是比五、六年前好很多,感覺還在一個上升期,還可以更好。

孫驍:一個世道就是有些人會得利,有些人則否…那就盡量讓自己變成會受益的人就好了。

孫玥:中國主流的音樂圈中「快餐」也多了些,就是做音樂做得很產業化、既定套路的東西多了一些,主流圈子在認真踏實研究音樂、為音樂本身努力的人相對少了。

阿怪:說得太好了!其實全世界都這樣,音樂量產化反正也好賣,真正會想去做音樂的人少了,做這麼辛苦也沒人注意,共勉之啦!

對談

坡上村問:會因為什麼事特別開心?他人容易察覺嗎?

卡菈:發薪水的時候、吃飽的時候、睡飽的時候、表演完的時候;因為我要表演的時候壓力會比較大一點,表演當下會很開心,表演完會更開心。我開心跟不開心是寫在臉上,藏不住的!

阿怪:我也差不多是這些。(卡菈:你最開心的時候是打電動吧!)對,沒人管我打電動的時候是最開心的。自己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是最自由的時候最開心。平常比較少人知道我做什麼事是開心的,但我開心或不開心的時候應該都容易看出來,不開心臉也是蠻臭的,情緒蠻直接反應。

Zack:我做什麼事情都覺得很開心,我跟你們聊聊也很開心啊!全寫在臉上。

孫玥:我們樂隊也是,性格好的就是鼓手跟貝斯手,性格都比較好,屬於什麼時候都很開心,都隨大家的那種。像我就是屬於性格不好的那種(孫驍:需要大家哄的那種!),容易不開心。

孫驍:孫老師開心我們樂隊就高興!

阿怪:孫老師也會很焦慮嗎?

孫玥:會,我會因為很多事情很焦慮,會盯住大家很多事情,很操心就是。(卡菈:我也是我也是!)

孫驍:鍵盤手都很容易操心!

阿怪:孫老師應該(血型)是 A 型吧?

孫玥:對,A型!(卡菈:對,我也是…)

IMG_7040
鼓手、貝斯手個性特好!

皇后皮箱問:你們是不是很喜歡 The Beatles?

孫驍:是啊!買 Rickenbacker 其實就是因為 The Beatles!Rickenbacker 琴頸有點厚,指板特別平又窄,特別滑,我實在彈不慣。但我有一把 Rickenbacker,之前在上海看過 John Lennon 用的那把 325 還是啥,很短,有搖把,那把才賣九千多人民幣,很便宜,五萬左右台幣。

阿怪:我也會買他們的琴,像是 Gretsch 6119。

孫驍:但我也彈不了 Gretsch 的琴,他的琴橋是動的,我彈琴特別使勁,琴橋就會歪掉,跑弦會跑得特別狠,後來就沒辦法彈了。

阿怪:血氣方剛啊!

孫驍:現在特別想買日產的 Casino(阿怪:我有耶!我超喜歡 Casino ,但是回授很嚴重。)對,很容易 feedback,但聲音特別好聽。

阿怪:我 feedback 會被卡菈講到一個不行,她很討厭我 feedback。

孫玥:鍵盤手都很討厭吉他手的各種噪音。

阿怪:就是要feedback!

(阿怪開始與孫驍越聊越起勁,以下省略一萬字)

阿怪:琴是我在日本買的,很便宜,但沒有附上case,直接軟袋扛回來,

孫驍:顏色是?

阿怪:漸層的,那把琴真不錯,很推薦你!重點是一定要 feedback啦!

皇后皮箱1

坡上村問:如果讓你復活一種已經滅絕的動物,你們會選什麼動物?

卡菈:恐龍吧!暴龍!我喜歡恐龍!我希望他們可以復活。(孫驍:不會危險嗎?)不會啊,要是他們把人類吃掉都沒差!(阿怪:把你吃掉怎麼辦?)那就吃吧!

Zack:長毛象,看起來很可愛。

阿怪:那我要復活什麼呢…賢慧的女人?復活李小龍!(孫老師:阿怪髮型就很像!)

跨海視訊精華!


作者

李鑫

李鑫

被音樂書寫。空氣吉他與浴室樂團主唱,喜歡看表演,喜歡便宜的酒與龐克。喜歡瓦解AT力場的人際互動。把自畫像畫成管狀;手機鈴聲是有趣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