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簡單?2HRs、The Tic Tac、I Mean Us

對於玩樂團的朋友而言,「吃」應該是次於音樂、或是跟音樂一樣重要的事(誰不是呢?),練完團吃宵夜、演出完吃慶功宴、音樂祭現場也絕對少不了「助興果汁」!Blow 這次邀請到參演 A Simple Day 「StreetVoice 街聲舞台」2HRsThe Tic TacI Mean Us 三組樂團,從「食」的角度出發,聊聊大家對於「吃」有什麼想法、最近的飲食目標…等。

這些南征北跑、到過許多不同地方演出的音樂人們,除了累積自己的演出經驗、想必也累積了不少美食地圖名單(似乎還有人在本訪談中提供食譜!?)很感謝他們接受了這個跟音樂沒甚麼關係的採訪,也希望大家下次在看這些樂團表演時,腦中不要浮現鹹酥雞、牛肉麵或鐵板燒啊!

20161202_101

除了飽足、維持身體運作,對你來說「吃」在生活中有什麼意義?為什麼?

茶:算是人跟人之間,一種特別的方式。了解對方需要什麼、在乎什麼,透過食物,可以觀察對方的個性。
輝彥:「吃」算是追劇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UJ :「吃素」出於愛護生命、節能減碳。

2HRs:讓日常工作不爽的情緒隨著高鈉高油的精製食物一起昇華,活著就是要大吃不然要幹嘛?

章羣:「吃」,對我來說太邪惡了,因為我對食物的抵抗力很低,時常花多餘的錢在口腹之慾上。我常常一個人完食麥當勞雙人辣味分享餐。
PP:台北人蠻沒創意的,又懶。對我來說,「吃」在生活中有跟朋友維持聯繫的意義吧!大家聚在一起,飼料也會變好吃。
M:我沒那麼在乎吃,能活著就好。只覺得章羣很肥,該減。

i-mean-us_02
I Mean Us 鼓手 PP:「大家聚在一起,飼料也會變好吃。」

團員們常相約聚在一起吃東西嗎?覺得「聚餐」對玩團、生活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呢?

The Tic Tac:通常是練團前會約約一起吃點東西,然後在一起散步去練團室。算是為了練習前的一種醞釀。

2HRs:練完團大家沒特別趕的事情,都會在練團室附近吃飯兼討論團務。和同樣都在音樂場景的朋友相約不外乎喝酒吃肉,吃飽了就看酒量差的變猴子,常常一些共演的計畫都在這些飯局完成的(只要當天沒有太多人喝掛的話)。

章羣:練團完、表演前後,有人喊餓就吃,也通常利用這時間討論團務;唯一一次純粹為了吃而全團動身的是一家基隆的海鮮店,鮭魚肚生魚片非常鮮甜,全團淚滿襟。因為這次的訪問,我開始挖掘舌尖與 I Mean Us 之間的味覺記憶:Wake Up 結束後的路邊碳烤店、深夜西門町自助石頭火鍋、練團室旁熱炒店的炒蝸牛、Revolver 彩排完的金峰滷肉飯、北海岸吃錯的某家路邊攤燒肉粽…。我必須說,樂團的「聚餐」從來都不是主要目的,但人多就是任性,平常一個人沒事可開不了熱炒桌和大火鍋啊!
M:沒什麼朋友,所以玩團以後,終於有了聚餐的經驗 ^_^

the-tic-tac_01
The Tic Tac:「練團前會一起吃點東西,然後一起散步去練團室。算是為了練習前的一種醞釀。」

台灣對於喝酒的印象始終比較保守,在音樂圈卻常常是無酒不歡,大家對喝酒有什麼印象呢?什麼時機、場合下會喝酒?

茶:我超不會喝,所以一般的情形是不太喝酒。但是,如果是重要的日子,搭配適合的酒來慶祝一下,會覺得十分開心。(當然表演的時候,有點酒水的獎勵、一起共飲會很開心)

2HRs:看看我們熱炒店的密度,台灣什麼時候對於喝酒會保守了呢?走在路上邊走邊喝都不犯法了,與其說無酒不歡,不如說平常做和音樂沒有相關的正職掙飯錢和生活費壓力太大,一碰面不先喝酒解憂也不對。

永純:I Mean Us 算是不太喝的一群人,兩位主唱完全不喝酒,出門在外只喝芭樂汁,不知道該怎麼辦。但和我們淵源頗深的樂團朋友們各個酒品極佳、會喝會鬧,所以聚在一起吃飯看表演是一定一起喝的。但表演前不喝酒是我的小小堅持。

2hrs_01
2HRs:「與其說無酒不歡,不如說平常做和音樂沒有相關的正職掙飯錢和生活費壓力太大,一碰面不先喝酒解憂也不對。」

各位最近在吃上面有什麼目標、想法嗎?成功執行了嗎?

The Tic Tac:UJ 嘗試素食已經快兩年,目標是吃胖一點。輝彥不吃牛已經多年,小茶為了響應救海龜,特地買了玻璃吸管,但還是常常忘記使用…和輝彥兩人常常口頭說要減重。

2HRs:2HRs 團內共有萬隆奧利佛、中山國中阿基師和最近崛起的大坪林波登,各自對不同風格的料理有所長,改天大概會一起下廚也說不定。

PP:常常會高估自己的食量,而點了太多想吃但吃不完的東西,最近在執行酌量點餐不浪費運動。
永純:章羣一定把雙人分享餐吃完,會咬骨髓、吸骨頭的那種。家裡蹲的我,則是健康地將一週餐費從水果、蔬菜、肉到垃圾食物控制在五百元內。

2hrs_02
2HRs 團內共有萬隆奧利佛、中山國中阿基師和最近崛起的大坪林波登,各自對不同風格的料理有所長,改天大概會一起下廚也說不定。

覺得自己的歌曲中,哪一首最適合吃東西的時候聽?吃什麼最搭?為什麼?

The Tic Tac:完全不適合邊吃邊聽。吃東西的時候,應該是稍微放空的時候。不管聽什麼音樂都太想鑽研討論。

2HRs:德布希計畫配鐵板燒,因為錄音時幾乎每天都跟錄音師老王大吃鐵板燒。

I Mean US:沒有。本團目前只有適合做夢和做愛的歌。

i-mean-us_01
I Mean US:「本團目前只有適合做夢和做愛的歌。」

常言道「玩音樂吃不飽」,真的是這樣嗎?各位吃飽了嗎?

The Tic Tac:(嗝)(小茶&輝彥:不要看我!)心靈很飽足。哈。沒想過這個問題。不要有壓力…

2HRs:剛才吃完鹹酥雞配蔬菜湯還有啤酒,嚼嚼。

PP:我覺得是。但我有正職外加兼差,所以勉強不會餓。
M:我吃蠻飽的,我再也不想賺錢了。我想耍廢。
永純:如果有一個懂你的爸媽,或你懂得滷肉,就勉強還可以。我習慣先從蒜頭爆香,再炒入冰糖,洋蔥拌炒至變色後,再放入肉塊逼出豬油,肉的表層也會因為和醣類產生化學效應而有更好的口感。倒入醬油、水、少量米酒,不用浪費錢買滷包,半斤的梅花肉百元鈔票有找,這一鍋吃一個禮拜也不悲傷。

在你認為的「簡單的一天」中,你會怎麼安排一整天的飲食(早、中、晚)?

The Tic Tac:早餐吃得簡單,最好有一杯果汁,去好友阮咪的店裡買一杯咖啡,中午吃個自助餐,晚上如果很冷吃一碗拉麵。

2HRs:簡單的一天當然要吃得複雜一點,早餐就買燒肉蛋餅配飯糰和全糖豆漿、中午吃潮州街老王牛肉麵、晚餐忍到消夜去吃詹記。

PP:火腿蛋三明治+中溫奶(早)、日式定食(午)、媽媽的家常菜(晚)
永純:把滷鍋放進電鍋 x3。
M:看路上有什麼、看路上有什麼、看路上有什麼。

the-tic-tac_02
The Tic Tac:「早餐吃得簡單,最好有一杯果汁,去好友阮咪的店裡買一杯咖啡,中午吃個自助餐,晚上如果很冷吃一碗拉麵。」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