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佼 X 陳彥豪】揭開 a Simple Day 的音樂企圖

兩年一度,應該在 2016 年發生的簡單生活節按常理應盛大舉辦它的十週年慶,但主辦單位卻出乎意料的在活動前一個月正式宣告,跟大眾定下了新的約定:「a Simple Day」— 這個橫空出世的新概念在熟悉的場地、熟悉的時日,用熟悉的舞台與策展命名,究竟要帶給觀眾一個什麼不一樣面貌的音樂經驗?

14991972_10154561344046211_3435619193236808976_n

擁有同樣迷惑的人恐怕不少,因此 Blow 編輯部特別邀請主持過多屆金音獎頒獎典禮的黃子佼擔任訪談人,專訪這次的音樂策展人之一,Legacy 總監陳彥豪(江湖人稱阿舌),藉由他犀利的探問,或能稍稍窺探出簡單生活節轉世成「a Simple Day」後的音樂企圖。

_mg_0537_3-1
左為知名主持人黃子佼(以下簡稱:佼),右為 Legacy 總監陳彥豪(以下簡稱:舌)

佼:
我想先問一題我自己比較好奇的,就是免費這件事。因為過去簡單生活節都很成功,票房整體都還不錯,為何這次會採取這個形式?

阿:
簡單說,就是從 2006 到現在 10 年了,每一屆的簡單生活節都是在華山舉辦,這裡對我們而言是很重要的地方。但從今年開始,他的大草原區做了政策上的改變,變成沒有辦法在開放的草原做售票活動。回歸到我們這邊,既然是這樣,我們也必須思考怎麼回應這個狀況。今年的主題是「a Simple Day — 每一天都是真實的一天」,有點反璞歸真的感覺,過去幾屆因為票房壓力,就把秀排得比較肥,這次剛好趁這個機會,就全部回歸到音樂本質,用這樣方式跟大家溝通,因為沒有售票,這樣彼此的壓力都不大,反而更能夠清楚地呈現出簡單生活原本的風貌。

當然,也是有一些贊助夥伴的支持,而且我們這次也真的沒有要以營利為目的,所以才能夠這樣做。

佼:
簡單生活在之前可以說卡司一年比一年強悍,包括香港、國際的巨星,現在做了這麼巨大的轉變,老實說愛音樂的人看你們的節目表一定還是覺得不錯,但一定有某一票的人覺得很失落,你們怎麼跟這些可能有很多的期待的人溝通?

舌:
我們回到品牌面來看好了。比如說日本的 fuji Rock,它已經沒有在鳥主流當代的對卡司的定義(佼:可是 fuji Rock 的咖都很大啊),我要講得不是咖的大小,而是觀眾對於這個品牌的信任感已經建立了,所以他推出什麼觀眾都會買單。另外一種趨勢是,國外一些售票的音樂節,以前在推早鳥票,現在在推盲鳥票,不知道有什麼咖就會去買票,這就是對一個成熟音樂品牌的信任感。

我們當然也希望說簡單生活節這幾年來建立的一點點成績,足以讓觀眾對我們有信心,來看我們所推出的內容。當然,我們還是會緊張的,不過因為不售票,所以壓力沒有那麼巨大。

佼:
或許某一票人對陣容有疑慮,當他知道不售票,也就釋懷了吧。可是當初你們在做這個決定的時候,沒有人像烏鴉一樣提出不同的聲音嗎?

舌:
我啊!(舉手)。
我日常的工作是負責 Legacy 的經營,Legacy 是一個經營售票演會的 Live House,我當然希望大家可以養成買票看演出的習慣,不像以前可能歌手發片在西門町一個角落辦簽唱會,過去好一段時間大家都很習慣看免費的演出。一開始我就有把這樣的疑問提出來,但後來一方面因為場地的限制,一方面也逐漸了解到創辦人 Landy、以及大會主席李宗盛大哥他們的想法後就能接受這樣的計畫。同時想通了,其實觀眾也是跟我們一起成長的,現在演唱會售票這樣的觀念也已經建立了,不用太過於憂慮。

_mg_0431_2

陳彥豪:坦白說,前幾年一直有雜音,譬如說:簡單都不簡單了、變複雜了、簡單都變困難了等等,因此我們覺得今年 10 週年回歸到我們最初的起點,不是不想敲大秀的取巧,而是真正的找回我們音樂上的日常。

佼:
那回到剛剛講的主題,李宗盛怎麼闡述「a Simple Day」的?

舌:
大哥在我們的記者會上說到:「每一個 extraordinary day,都是由每一個貌似平凡的 simple day 所連接起來的。」他後來有更明確的說明他的意思:「不平凡的瞬間,開始於平凡的每一天。」這有一點呼應到我們剛才說反璞歸真的那個企劃初衷,也其實就是簡單生活節的中心價值:「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坦白說,前幾年一直有雜音,譬如說:簡單都不簡單了、變複雜了、簡單都變困難了等等,因此我們覺得今年 10 週年回歸到我們最初的起點,不是不想敲大秀的取巧,而是真正的找回我們音樂上的日常。

佼:
現在大家的聲音很自由,不是簡單生活節而已,三金也會有很多雜音,但是沒想到你們自己率先就自宮,自己先發掘這些聲音,然後就自己衝了?

舌:
因為我們每一年在發想主題時,都是跟著社會脈動在進行。到了 2016,真的很多事情都跟 10 年前不一樣了,社會氛圍也在改變,總統都是女性了,同志婚姻或許也即將合法,我們必須跟著時代潮流思考自己的轉變。

佼:
其實還是要回到「簡單」這件事,原來你們的中文口號:「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雖然很長,但是我很喜歡,很有意義,包括你們每年視覺的Layout,可能是全世界音樂節裡面我最喜歡的。像國外一些音樂節,上面可能就是一些卡司,很無趣。可是你們每次拍的照片主題我都覺得非常有想法,很酷。

我們剛剛講到 10 年的轉變,簡單生活節一直在推廣的音樂類型是 Urban Folk,你覺得這十年來,台灣在這個領域有什麼改變?或是在藝人的結構上有沒有變化?

舌:
民謠,在維基百科上定義是:「經過口傳過程發展起來的普羅大眾音樂」。對我來說,口傳這個事情其實就是 live、就是現場。從 06 年,那時的陳綺貞、Tanya,到現在黃玠,民謠在台灣其實是形成了一個社會風氣,是一個蠻重要的音樂類型,那時候甚至傳到對岸去,造就了大陸所謂的新民謠,譬如說現在的宋冬野、馬頔。民謠變成了一種文化,譬如說文青,小清新,他其實超越了音樂類型,形成了一種生活風格、態度。日常生活裡有人會被定義成文青,就像有人會被說成嬉皮,文青幾乎就是民謠帶出來的概念。

回到音樂本質,譬如說 Bob Dylan,或說七零年代台灣的民歌運動,可能在演出上是用最簡單的器樂,譬如一把吉他,一個口琴,或是一個鋼琴就可以做出來,它的歌詞無遠弗屆,不只小情小愛,Bob Dylan 可以寫反戰,台灣的民歌運動可以寫蝸牛與黃鸝鳥,什麼都可以寫,除了情歌之外,他們也發展出各式各樣的主題。_mg_0449_2

佼:
其實它就是在寫生活,他關心反戰他就寫反戰,他關心自然他就去寫原野,民歌時期甚至也寫了廟會…

舌:
對,我覺得民謠這個東西在我們日常中是處處可見的,它是一個很好進入,幾乎沒有門檻的音樂類型,可以讓很多人在很輕鬆地開始創作。而這個類型發展到現在,以民謠為底,也慢慢發展出加入一些新的元素進去,譬如說電子、搖滾等等…

佼:
那很奇妙的就是,簡單生活節定調了 Urban Folk 這個方向,但確實過去幾年,你們找了很多不是這個方向的藝人來演出。所以在你的想法裡,他們都是可以融合的、沒有衝突嘛?

舌:
比如說,有一年我們找鄭秀文,大家會覺得她明明就廣嗨嘛!但我們就會和她談,請她來這個音樂節做一些跟平常不一樣的演出,譬如說 unplugged。比如說今年的亂彈阿翔,大家或許印象裡認為他是會在台上嘶吼的、超 rocker 的搖滾硬漢啊,我們也是跟他談一個比較不同的 unplugged 演出。

佼:
就是以演出的形式來改變原來的音樂類型,來結合到 Folk 的感覺就對了。那回到今年演出安排,這次微風舞台上也是有很多組合,尤其是原住民搭漢人的,這是什麼概念?

舌:
因為微風舞台的位置是在華山的草原上,感覺在草原上就應該要有些奔放開朗的音樂,剛好我們的原住民朋友裡面,如 Matzka、織樂就有這種特性。但我們又覺得說希望有一些跨界組合來創造特別的火花。這樣的組合方式可以說是歷屆簡單生活節的傳統,有時候,這個組合表面看來是衝突的,譬如說 Suming 和黃玠,就會讓人很期待它們的合作內容。

佼:
這些組合在邀約的時候是你們來配對的嗎?

舌:
是的,是我們來主動建議。譬如說今年巴奈何欣穗,他們算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合作過,我們就主動穿針引線的來做出這個局。有些是他們從來不認識,我們就要想辦法湊作堆。

佼:
那不會有人有反對,或有意見?還是說大家都很 peace,隨便你們搭?

舌:
幸好我們過去做人還算成功,大家都很相信我們不會亂搞啦。

佼:
但其實這樣組合他們很累耶,等於要重新編曲、重新練習。

舌:
對啊,但真的這些演出者都很幫忙,很願意為簡單生活節做些不一樣的事,我們非常感謝他們。

佼:
微風舞台名單裡面有個張楚,就是魔岩三傑裡的張楚?怎麼會想到找他呢?

舌:
剛講到簡單生活節一直以來是以民謠為基底,如果說崔健是搖滾教父,那張楚就是中國非常重要的民謠 icon。現在兩岸交流那麼頻繁,張楚的後輩如宋冬野等來台灣都受到很大的歡迎,我們當然要找一下他們的開山始祖來台灣演出一下。相對的,我們也找了李壽全,今年剛好是李壽全老師那張振聾發聵的《8 又二分之一》專輯發行三十週年。李壽全和張楚的演出都是極少的,這次能邀請到他們是非常難得的。

今年到 a Simple Day 就是這樣,我們可能沒有陳奕迅,沒有張惠妹,但我們還是有大咖,我們的大咖不是那種現今大眾認定的大咖,是李壽全、是張楚,他們在我們心中是絕對的大咖,絕對的 icon。

張楚是個個性害羞的人,幾乎很難透過訪問去了解他,他無法說出什麼,但是成熟內斂,他想講的事情都在他的歌裡面了,你要聽他的現場,才能知道他的想法,他跟人不一樣的觀點。

佼:
那綠意舞台呢?現在看名單有種老中青三代同堂的感覺?

舌:
綠意舞台超級 Chill 的!去年我們在台中做過一次類似綠意舞台的概念,有點像四面台,讓演出者在中間,觀眾在四面,這種安排上,演出者和觀眾是最沒有距離的,演出者也是用最簡單的器樂編制來演出,像剛提到的乱彈阿翔,他可能就只搭一把吉他,身邊坐滿了觀眾。之前觀眾的反應都說綠意舞台是最有 fu 的,尤其到了晚上,大家席地而坐,靜靜享受這種幾乎零距離的表演。

簡單生活 2015 四面台

四面台對藝人是個考驗,這個舞台會有一些裝置,但是即便到了晚上也沒有絢麗的燈光,除了觀眾很近,也因為觀眾不只在正面,十分挑戰藝人掌握全場的能力。今年,演出者當中輩份高一點的有黃連煜、乱彈阿翔,中生代一點的是奇哥昊恩,也有很新的例如巴賴詹森淮,還有雖然很年輕但是有不少歌迷的小球Pia 等等,都是很強的演出氛圍創造者。

佼:
Legacy 舞台的排秀路線看起來也很有意思?

舌:
Legacy 舞台的發想是從 Legacy 已經做很久的一個女歌手系列都市女聲所延伸的。女性唱作人在台灣的流行音樂佔很重要的位置,他們跟男性唱作人還是有很不一樣的地方,她們可能比較細膩,也有的比較神經質。我們比較難真的做到像國外的「Lilith Fair」那種集合所有優秀女性唱作人的音樂節,但我們希望能在這次的音樂策展上,把 Legacy 的環境打造成小酒館,有點微醺的感覺,台上是那種爵士女伶,當然類型不只是爵士,有一點點異國情調,一點點你去一個小酒館看到一個很厲害的女生在台上唱歌,那樣有些浪漫的驚喜感。

比較特別的演出例如說,像蘇珮卿,她原來是有點爵士的以豎琴為主奏的演出,但這次很特別的搭了一個挪威的電子雙人團體,加入電子元素。我們本來是建議她帶她自己另一個印度風格的樂團,結果她從印度的民俗樂變成北歐的電子樂。有時候就是這樣,這些火花會不經意的忽然間燃燒起來。

另外,王若琳大概也是台灣最怪的妹,這樣說來,Legacy 舞台好像都是怪妹組合(笑)。

_mg_0427_2

佼:
這不會是你潛意識的選擇吧?你就是很想推薦這種怪妹的音樂?

舌:
我覺得這些怪妹們加起來就是一個精彩的期待,大家可能沒想到這些演出組合起來會有什麼樣的 chemistry。Legacy 是一個室內舞台,大家跨入那扇門,就會有一種期待,期待得到一種不同的享受。

佼:
經過這十年,當然,你們今年做了一個很大的轉彎,尤其是卡司的選擇,以及免費的這件事。那你覺得簡單生活節下一個十年該怎麼走?

舌:
其實收不收門票目前對我們內部來說已經不是一個 issue 了。就品牌的核心精神來說,每一年我們都還是按照社會氛圍來走,包跨藝人的選擇、音樂舞台的呈現、市集的策展等等。其實過去的簡單生活節到現在的 a Simple Day,都是一個很入世的活動。我們定義它是創作人的平台,設計師、農夫都可以算是創作人,在這裡我們會為他們規畫適合的舞台。我們提供什麼樣顏色的平台,都是依據每一年的社會氛圍在做改變的,我真的不知道未來十年是怎麼樣,但是套一句李壽全老師的歌詞:「未來的未來,我期待」。

_mg_0395_2

陳彥豪:簡單生活節以功能性來說,我希望是一個最大的、讓你接觸到美好人事物的平台,包括很多很多你不認識的、沒有聽過的音樂人,但你聽過以後一定會喜歡的那種。

佼:
你剛剛講到品牌,過去台灣各個產業裡,只有少數人知道如何做自己的品牌,那你們簡單生活節對於自己品牌的定調是如何?希望在觀眾心目中你們是怎樣的一個平台?

舌:
簡單生活節以功能性來說,我希望是一個最大的、讓你接觸到美好人事物的平台,包括很多很多你不認識的、沒有聽過的音樂人,但你聽過以後一定會喜歡的那種。以目前大多數人不買 CD,也沒有主媒的報導,能跟觀眾接觸的機會只有演出的情況下,我們希望這些音樂人有機會透過這個平台被更多人認識。

簡單生活節還算一個成熟的品牌,我們如果說有什麼社會責任,那就是透過我們的品牌影響力去引導觀眾去認識這些我們覺得值得推薦的好音樂。

佼:
那最後,我想問,今年你以策展人的角度,有什麼特別期待的演出嗎?

舌:
當然,微風舞台的張楚是第一次來台灣,他就是那種會讓你熱淚盈眶的演出者。他在舞台上的肢體沒有任何情緒的抒發,沒有譁眾取寵的舞台動作,沒有互動,可以說台上的他就是台下的他,可是我第一次在大陸聽到他的現場,就是撥了電話拿起手機對著喇叭,把他的聲音傳給在遠方心愛的某人。

還有李壽全,我在台灣也從來沒機會看過他的現場演出。

有個很重要的舞台是街聲,在華山入口的草坪上,兩天總共 16 組的演出者,都是我們覺得最厲害最具有未來可能性的新生代樂團。

這次名單可能是我這十年來最喜歡的,非常大的原因就是這個舞台的 16 組藝人真的會給大家帶來不一樣的感覺,是質地很好的台灣新生代音樂人。

很多人覺得以前台灣是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最近開始憂心會被對岸超越,的確如今他們音樂的質與量都在快速的提升。但是我覺得,是真的還好有街聲舞台上這些創作者,他們在各自角落深耕,維持著我們音樂上的競爭力。

a Simple Day 節目表

01
Day 1 節目表 12/3(六)
02
Day 2 節目表 12/4(日)

a Simple Day 活動詳情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