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靜的漆黑中,與自己對話吧 ─ Hello Nico《閉上眼睛》

hello-nico_%e8%a1%8c%e9%8a%b7%e5%ae%a3%e5%82%b3%e7%85%a7-01

閉上眼睛的時候,能感受到自己和周遭的關係,在身體裡面自言自語對話,也許吵了一架,同時也更了解自己,等睜開眼睛,實踐對自己誠實的說法。


 

關於 Hello Nico X《閉上眼睛》

請用一句話推薦這次的新作品。

宇庭:把自己留給自己。
Jimmy:新的嘗試、新的驚喜。
詠恩:靜靜的檢視認識自己的內心。

請問製作和錄音期間,發生了哪些令你們印象深刻的事?

信伯:〈看不見?〉這首歌,每個人的部分都是改了又改,連續幾次的練團,都還沒有一個定案,每次都做了很多嘗試,但隔一次又被完全推翻,好不容易一直到錄音之前才把它確定下來。但〈面向自己〉完全相反,記得那時候只有一些簡單的架構,但是練團那天音樂一下,什麼感覺都對了,讓我爽了一整天。(雖然最後細節還是搞了好幾個星期)
Jimmy:沒什麼特別印象深刻的,但錄弦樂是新嘗試,合作很愉快。
詠恩:這次 vocal 在自己的錄音室錄製,覺得特別溫馨;與弦樂的合作過程也獲得了很多新的體會。

請介紹這張 EP 的創作概念,以及想傳達給聽眾什麼樣的感覺/訊息?

宇庭:閉上眼睛的時候,能感受到自己和周遭的關係,在身體裡面自言自語對話,也許吵了一架,同時也更了解自己,等睜開眼睛,實踐對自己誠實的說法。

聊聊 EP 視覺設計跟音樂的關連。

宇庭:封面想呈現閉上眼睛雖然漆黑,但心裡是波動的,光影時明時暗,像我們總飄忽不定的尋找生命的意義,沒有答案,只有各種角度和深淺,而且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看見怎樣的景色。內頁的膚色襯底,是當時認為最充滿希望的顏色。可以試試在漆黑裡用手電筒打在封面,我覺得像在水裡。

11066480x480

請挑出 EP 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一個特定族群。

宇庭:〈看不見?〉我希望未來人可以和自然共處,很難,但總要集結共同的念頭,在未來適時放手,放開自私,去理解我們以外的生命一樣重要,沒有平衡的自然,也無法生存。理想是能創造的,但需要眾人的思想也達成溫潤平和,很難很難,但我想保持希望,自己也還在練習。

信伯:〈面向自己〉。現在每次我要彈這首歌的時候,都還是會想到達到第一次跟大家一起編這首歌的狀態,那種什麼都不用說,就這樣就對了。而且這是第一次在樂團裡要幫忙唱和聲,真是害羞,哈哈哈哈哈。

Jimmy:〈面向自己〉。每個人小時候我們跟著大人的身影,長大後跟著社會的腳步,停下腳步回頭看,才發現我們早遺失了自己真實的樣貌,遺忘了純真的快樂,希望每個人都能認識那個深藏已久的自己,一步步地找回原來的單純與快樂。此外,蠻喜歡現場演奏這首歌的氛圍,每次都感動。

詠恩:〈Intro〉送給大學將要畢業的人。這首歌我想像的畫面是昆蟲變態的過程,其實就是人的成長,會有破繭而出的那個時候,而我覺得大學畢業就是這個時候,所以送給他們。

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可否分享創作的過程?

宇庭:靈感來是生活的感受,把在乎的話說出來而已,創作過程和以前差不多。
Jimmy:靈感來自於大家的分歧。

可否聊聊彼此聽的音樂?這些音樂如何影響到你們這次作品?

信伯:前一陣子很喜歡 Lucy Rose,其實聽她聽好久了,但她馬上就要來台灣演出了!所以最近又要拿出來複習一下。
詠恩:最近最喜歡聽 Jack Garratt 跟 Aurora。但是剛好這次 EP 的歌都跟他們無關(笑)。

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與音樂祭,有什麼想法嗎?可否分享你們觀察到的音樂現象與音樂環境?

宇庭:精神層面總是在冒出芽後很快被寄生吞噬,表面呈現凌駕之上,但不是全盤否定,只是整體給我的感覺。
信伯:現在好像越來越多高中生開始聽台灣樂團了,以前我們高中時候都聽歐美的樂團比較多。希望能夠欣賞樂團或音樂的族群能夠越來越大,也希望這些新朋友的加入,能夠孕育出更多優秀的樂團!
詠恩:現在好多好聽的團,而且資訊越來越開放,大家都進步的飛快,是好事,如果音樂的消費能有更好的支撐就是更好的事。

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有什麼看法?自己的音樂對於土地或社會環境有連結嗎?

信伯:一開始我總覺得我跟在地化扯不上邊,大家都覺得在地化或是本土化,是一個很草根的感覺的文化,但是我就是一個台北的小孩,連台語都聽不太懂,感覺這些都離我很遙遠。但是後來覺得,我就是確實生活在這裡啊,也同樣關心社會環境,共同生活的人事物都一起塑造了我的生活,當然也確確實實地影響了我的音樂,這都是不可分割的,不可能沒有連結吧。

接下來的表演活動行程?下一波計畫與最想做的事情?

信伯:都一直在巡演,最近迷上彈 synth,一直想要有時間好好玩一陣,最好能有朋友來搞個新的 project,然後我都不要彈電 bass。
Jimmy:9 月、10 月我們會到大陸巡演,12 月會到新加坡馬來西亞演出,中間在台灣也有幾場,詳情請參閱官方粉絲團。
詠恩:持續海外的演出,台灣的稍後會再公佈。其他想做的事情是參與影片或是舞台劇的配樂吧。

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團員說?

宇庭:過程回想起來,其實開始覺得有趣可愛了。
信伯:愛你們這種太噁心了,我一定不會講。我還是負責傻笑就好了。
詠恩:我愛你們,非常。

hello-nico_%e8%a1%8c%e9%8a%b7%e5%ae%a3%e5%82%b3%e7%85%a7-05

 

【快問快答】

你在音樂中得到了什麼,讓你願意堅持下去?

宇庭:明白傳答的力量,為了改變世界我要堅持下去,我就是那個可笑的人。
信伯:我也不知道到底得到了什麼,但任何時候他總是一直陪著我。
Jimmy:各方面的成長,以致更想挑戰下去。

如果可以跟一個音樂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信伯:任何一個 keyboard 手都可以跟我交換,但是也要把 keyboard 的技能換給我,總不能我換成 keyboard 手的身份,但是不會彈吧……。
Jimmy:沒有,我喜歡做自己。
詠恩:史提夫汪達吧。

對你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信伯:有點高,又沒有太高。
Jimmy:就像氧氣一樣不可或缺。
詠恩:音樂是我的好朋友,陪伴我成長。

你如何分配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信伯:沒有分配這種事。
Jimmy:音樂與生活已融和在一起,所以沒有特別如何分配。
詠恩:沒有分配。

可否說說你平常蒐集音樂資料的方式,與聆聽音樂的方式?

信伯:我總覺得音樂聽不完,每天光是 YouTube 就推薦我一堆。我是 Spotify 的忠實用戶,整理好了一堆播放清單,依照不同情境分配,有些是帶耳機的時候聽,有的是開車時候用汽車音響可以聽的。最近想要弄一個藍芽喇叭的清單,但是還沒有什麼想法。
Jimmy:YouTube、Spotify。
詠恩:我會訂閱一些 YouTube 頻道,上面常常會有各種新的音樂,也剛好是我有興趣的。

可否分享你個人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

宇庭:和恐懼共處。
信伯:是不是該好好運動了。
Jimmy:爐石戰記,讚!

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Jimmy:希望被地球上的每個人聽到。
詠恩:每個孤單的人。

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Jimmy:Twenty one pilots。他們音樂很多元,現場表演蠻ㄎㄧㄤ的,一起ㄎㄧㄤ剛好。
詠恩:想跟 bon iver 合作。

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詠恩:電影的話我想不太到,但是導演的話可能會是新海誠,因為畫面很美。

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信伯:Janek Gwizdala《It Only Happened Once》沒有原因,直接想到。
Jimmy:《Without Words:Synesthesia》。聽了就想哭,沒有為什麼。
詠恩:Jack Garratt 的《Phase》。深具啟發的一張專輯,無論是內容或是製作上。

近期想推薦哪個廠牌或音樂人、樂團,原因是?

Jimmy:Twenty one pilots。不管是詞曲或現場演出都很有態度,有種侵略性,愛他們為音樂癲狂的模樣。
詠恩:最近也很喜歡凛として時雨,原因我只能說有創意又熱血到不行,畢竟我這個人很不熱血的。

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Jimmy:「問題不在於世界是什麼樣子,而在於你是什麼樣子。」
詠恩:「我累了先去睡。」

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宇庭:珍古德、勇氣、善良、愛。
Jimmy:Hillsong。
詠恩:這…好像沒有。

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們想參與的?

信伯:我想去看 Lucy Rose!!!!!
Jimmy:我是職業宅男,哪都不想去,只想在家。

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宇庭:發呆。
信伯:我們團約打桌球,約了超過一年,只有打一次。
Jimmy:打電動。
詠恩:睡覺。

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宇庭:學瑜珈,老了身體很卡。
信伯:我想好好彈 keyboard!自從上次巡演彈了幾次之後,就越彈越喜歡。
Jimmy:滑板。運動兼耍帥,CP 值高。
詠恩:騎重機,理由我還沒想到。

hello-nico_%e8%a1%8c%e9%8a%b7%e5%ae%a3%e5%82%b3%e7%85%a7-04

標籤 Hello Nico Hot

作者

吹編輯

吹編輯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