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瞪視人心的虛偽,TuT 主唱 FiFi 新團 Pseudo 首發兩曲+訪談

悶熱的天氣讓人無法意識到秋天已經過了一個月,腫脹的意識隨著晃亂的生活陷入超越負荷的漩渦。人們還是笑著,面對熟悉實則陌生的臉孔仍習慣性的點頭稱是,一天又過了,而明天也不會有改變吧。笨拙的偽裝已經無法掩飾無助失望時,就讓「Pseudo」的音樂伴著你瞪視人心虛偽,尋找存活下去的溫暖藉口。

台灣瞪鞋新生代代表樂團之一「TuT」,自 2014 年發表專輯You got me when I stare at you後,伴隨著極具辨識的吉他聲線以及男女雙主唱,浩蕩的巡迴後便快速為自身打下響亮的名號,久久佔據一票瞪鞋樂迷的播放歌單。然而 2015 年後零星的演出,飄渺的重點行程所帶來的神秘感,雖不減其出色形象,卻在寥寥無幾的新計畫資訊後,隱約透露出樂團發展變調的隱憂。

FiFi 新團 Pseudo 的出現,不免讓粉絲擔憂起 TuT 的後續發展(攝影/Kevin Liao)
FiFi 新團 Pseudo 的出現,不免讓粉絲擔憂起 TuT 的後續發展 (攝影/Kevin Liao)

而日前由 TuT 成員 FiFi 擔綱主唱的瞪鞋、Dreampop 新團「Pseudo」出現,也算模糊驗證了這樣的臆測。Pseudo 由原「髒小說」樂手與 FiFi 所組成,日前首度發表三首歌曲 demo,冷調的旋律被暖溢的音牆層層擁抱,而心碎似的呢喃則從中甜美竄出,帶有「髒小說」式的編曲個性中,FiFi 的聲線也較 TuT 時期看似有更外放的揮灑空間。

所以 Pseudo 的出現究竟會對 TuT 的發展帶來什麼影響?Pseudo 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組合?這些疑問就讓他們在下面替各位親身解答吧。

Pseudo 團名源自程式設計師在菜鳥階段都會寫的「Pseudo Code」

為了避免靈魂乾涸⋯⋯

阿毛(Bass手):去年底暫停了上個樂團(髒小說)的一切,但一陣子後發現自己一點也不想離開,音樂就像養份一樣,不吸取靈魂會枯槁乾涸。

所以自己寫了些歌,然後問 TuT 主唱 FiFi 願不願意來唱。FiFi 答應後一時找不到團員,就約了之前的團員阿道跟范協來 Jam 看看,結果試一試也就是這樣了,後來又在路邊撿到可愛的陳聖道(前紅鞋丹尼合成器手)來彈合成器,Pseudo 成形。

經過幾次練團後請了 Pada(莫可主唱)跟徐子權(午休失眠主唱)在「61 Music Studio」錄了三首 Demo,目前就這樣,有表演可以約喔。

61 Studio 是由 Pseudo 的團長兼 Bass 手「阿毛」和樂團紅鞋丹尼吉他手「騏騏」合力開設,並請到賽璐璐的阿義老師負責規劃施工。Pseudo 目前釋出的歌曲都是在此錄製。
除了阿毛和齊齊外,莫可樂團的主唱兼吉他手 Pada 以及午休失眠的主唱徐子也是 Studio 目前的固定人員。場地除了有開設課程、練團室,也提供專業的錄音服務。

Pseudo?

FiFi:假的。

阿毛:其實取名叫 Pseudo 跟我的工作(工程師)有關,程式設計師在菜鳥階段都會寫「Pseudo Code」,將預計的邏輯用白話寫出來。Pseudo 的字義是「假的、模擬的」,而我們的音樂受到很多 Shoegaze、Electro、Dream Pop、Post Punk 樂團影響,如:The Pains of being pure at heart、The Radio Dept.、STRFKR、DJ Shadow、The Strokes、Interpol 等等。體現在音樂上,主唱 FiFi 跟吉他是主要的 Shoegaze 骨幹,而其樂器則用各式音樂去填滿血肉,如阿樵大小鼓會裝 Trigger(鼓感應器,可傳輸訊號創造電子聲響)來增添電子或迷幻的味道;Bass 也不侷限於瞪鞋的彈法,而是用不同的風格去詮釋每首歌;再加上合成器點綴,Pseudo 的音樂不是框架在 Shoegaze、Dream Pop 的範疇而已,還擁有更多的可能。所以才說是「假的」、「虛擬的」一個口是心非的概念。

范協(吉他手):覺得 Pseudo 這個字的意涵跟我們幾個人的個性也有幾分相似,人與人之間眼神的閃避、虛應、故作冷漠或鎮定還有害羞不自在,阿毛除外。

阿道(合成器手):那個⋯⋯其實我最近考到駕照惹。

第一首歌〈Alive〉

FiFi:我常常五、六點過後就會以半清醒的意識在活動,身處在人群多、吵雜的地方常會覺得自己幾乎要從空間中抽離了;不過表演的時候反而最自在。

有時候存活會忘記真實的自我,而晃盪在所謂「正常行為」的狀態裡。〈Alive〉想獻給容易陷在漩渦裡頭的人,他們面對無止盡的思緒。自己總是用包裝過頭的文字表達想發洩的情感,這首歌詞其實已經非常白話精簡的說出主題,算是稍微踏出防備障礙層的一小步。

化學反應

阿毛:目前預計釋出的三首 Demo 都是我先丟出一個概念,然後大家去編自己的部分。練團的時候一邊討論修改。我創作的方向都是以音樂旋律去寫一個 Line,一開始不會解釋太多,團員們在創作方面其實都挺有默契的,各自發揮就會有很不一樣的化學反應。歌詞都是 FiFi 寫的,之後 FiFi 也有寫幾首歌。其實我們都覺得後面寫的幾首歌比釋出的 Demo有趣,希望表演的時候可以帶給大家一些驚喜。

預告

阿毛:我們之前請了 Pada 在我們自己的練團室「61 Music Studio」同步錄了三首Demo,大家都覺得錄出來的成果不錯。目前計畫先將這三首給大家聽,然後接一些表演,到時候表演希望大家可以來看,因為其他沒錄的歌也超讚。

范協:超讚,還有阿毛最近的髮型很像石內卜。

阿毛:⋯⋯。

阿樵:61 裡面那間練團室的鼓該換踏板了。

阿道:其實…我最近也買車惹。

TuT 雖然在 2015 年仍有持續的重點演出活動,卻遲遲未聞新作的消息。

Fifi & TuT

FiFi:TuT 沒有解散,不過怕大家聽很膩我的聲音,TuT 等九月過後胡華鈞(主唱兼吉他手)完成人生大事,(應該)就會開始繼續啟動,還有一些歌還擱著!

阿毛:TuT超讚。

阿道:買車超讚。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