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是與家鄉連結的窗口-阿修&高偉勛專訪

海邊的孩子來到第九屆,過去參與的年輕人也逐漸成為可以獨當一面的青年,這次除了 SumingNawan 阿修、查馬克熱情參與,三組年輕的戰力吳元楷、高偉勛、阿三 & Eric 也將走進聚光燈,擔起傳遞文化聲音的重任。

上一篇專訪,我們從 Suming 輕鬆對談中瞭解活動的來龍去脈,今天我們藉由過去擔綱 Matzka 樂團 bass 手、去年底甫發行個人作品的阿修,以及尚在履行兵役的年輕創作人高偉勛的組合,用不同角度去感受部落傳統的意涵,並且聊聊他們是如何看待原住民音樂創作者的角色。 

Nawan 阿修 Shan Hay 高偉勛

音樂創作成為文化連結的一道窗口

與健談的 Suming 加上略顯靦腆的吳元楷的組合很不一樣,幽默的阿修和充滿想法的高偉勛為這次的會面帶來了截然不同的歡愉氣息,問起參加海邊的孩子的契機,阿修很有風度的「指派」高偉勛先回答。

「去年海邊的孩子 Suming 哥哥有辦一場在宜蘭的表演,那個時候就有找我去做了一個大約十五分鐘到半小時的演出,算是一個比較小的 set;這次 Suming 哥哥也再找我,想說有機會就繼續參加。」高偉勛很流暢地回答。

「我的比較簡單啦,」阿修說,「之前和寶哥( Suming 經紀人)在聊天,就聊到有沒有興趣,可是我跟他說:『 我是山上的捏。』(按:阿修來自知本的卑南族部落)可是你看,海邊跟山上有一個很特別的連結,結合應該會是一件很棒的事情。」阿修認為,其實不只是原住民,大家不用分族群,『海邊的孩子』是屬於每個人的活動,希望大家能一起參與,讓更多人一起關注文化回饋與傳承的議題。

聊到文化,身為一半卑南一半排灣族的偉勛,則站在年輕一輩的親身經歷講出自己的感受,「文化傳承這一塊,最近幾年其實部落文化意識有在起來。像我們小時候雖然在部落長大,但是到要開始讀書時,爸媽就會把我接到市區,漸漸的就沒辦法跟部落這麼緊密。」對於這樣的狀況,高偉勛表示,參加傳統祭典的機會就顯得特別重要,但有時還是會因為課業忙碌而無法參與。呼應了先前 Suming 所說的,文化傳承是無法被國、高中教育取代的。

「發現自己慢慢地跟部落的事情有點脫節⋯⋯所以想藉由創作或者是音樂,表達自己對部落一點小小的貢獻。」

對於重視文化的氣氛逐年興起,在表示開心之餘,高偉勛也無奈於自身的生活限制而感到些許無力,音樂創作此刻就成了與家鄉文化連結的一道窗口。

高偉勛
參加過大大小小演出的高偉勛,以年輕人來說經驗十分豐富,紮實的創作與歌喉令人為之驚艷

抓到那一拍,就是自己人

或許感受到偉勛帶來的些許嚴肅,看似隨性的阿修精明地轉開話題。「像我的部落在知本,在部落其實你說創作,年輕人的話當然也是有啦,可是我要講的是老人家,老人家其實一直在不斷創作,也因為這樣影響到我們,就會開始追隨他們的腳步。」說起部落中老人家邊工作邊唱歌的情境,阿修顯得充滿活力,也說明部落裡長輩年紀越來越大,為了怕這樣的場景失傳,之前會有神父將這些聲音記錄下來,目前則是由青年會接續這重要的工作。

「這些歌都是來自他們心裡想講的話,」阿修繼續解釋,「所以他們唱的東西會不大一樣,像我們卑南族有一個比較特別的地方,是用樂理的方式來講的話,就是在歌裡面,前面他唱四拍,後面一句就突然會變成五拍;或是說本來是大調,突然間因為要唱另一句話,就變成小調了。」

聊到這,在一旁休息的 Suming 補充說到,阿美族也是四拍,但是會因為跳舞而在特定的地方變成五拍,而是否能抓到這多出來的一拍,甚至是用來辨別你是不是自己人的默契考驗呢!不過如果一天造訪部落參加慶典,其實也不用太緊張,「只要真的有認同那份情緒,就會抓得到了啦。我們可以在三分鐘內,從認同、到排斥、再到認同一個人,人類學家來的話可能要三年吧!」Suming爽朗地大笑。

因為 Suming 的加入,阿修也開始跟著一搭一唱起來,還比較起在部落中,會樂器比較吃香,還是唱歌比較吃香;雖然看似一陣笑鬧的閒聊,但一旁的我感受到的是不同於平日與人相處的真誠相處,同時對部落的生活也增添了更多的想像。接著,就順勢與阿修與高偉勛聊起他們是怎麼看待原住民在音樂圈中扮演的角色或使命。

阿修
去年底甫發行第一張專輯《請呼吸》的阿修,幽默的功力為這次訪談帶來不少笑聲

自然而然,傳承就是我們音樂的樣子

「使命阿…其實,在部落裡不會有使命這件事情,」阿修有點苦惱的說,「一般都是自然發展為前提。說到原住民與不是原住民的角色差異,應該是我們生活不一樣的關係;像過去部落沒有很先進的東西,晚上娛樂不知道要幹麻,就拿吉他亂唱,久而久之就會互相學習,後來才發現就這樣傳下去了。我們的音樂比較像這樣子。」

比起居住在都市的人們,音樂的學習管道往往是社團和音樂教室、樂器行,阿修說,過去剛接觸樂器是因為看到長輩彈奏覺得很帥才有樣學樣,也因為歌唱在部落中的重要性,學會彈吉他後,在各種活動裡因此得到了不少演出機會。

「因為唱歌的話有樂器會加分啊;唱歌可以有很多人,可是樂器只會在一個人身上啊,像鋼琴只會在一個人身上啊,吉他也是。就會有哥哥叫我去幫他彈,他來唱這樣。」對於這樣的經驗阿修感到十分奇妙與驕傲。而像這般部落中長輩、晚輩間關係緊密的傳統,如今則透過阿修、高偉勛等年輕一輩的音樂創作,自然地體現出不同於其他歌曲的文化特色。

面對阿修與高偉勛的回答,著實讓我對於剛剛提出的問題感到矛盾,或許要刻意扮演什麼「角色」、追求「使命」,反而是一種本末倒置的誤解吧。在全心扮演著自己的他們面前,我盡力隱藏著有點心虛的情緒,問起這次演出是否有什麼特別的安排。

關於這次的演出

「我平常寫歌比較寫一些偏流行歌的東西啦,跟阿修哥哥比較不一樣,他的東西很獨特。我這次會唱一些比較個人的東西,當然因為演出主題關係,母語創作的東西還是不會少的。」偉勛自信的說

「我去年 12 月才發行專輯,現在就是一直在不斷地宣傳,讓更多人能知道我,我以前是在另外一個團的,所以很少人會知道我,現在做自己的作品,就是以專輯為主,讓更多人知道我的故事,也希望透過這次機會,把部落的精神讓更多人理解。」阿修誠懇的說。

流暢的對談讓訪問很快地接近尾聲,而阿修和高偉勛則把握時間討論起當天演出的合作內容。就這樣很自然地,結束了這次愉快的對話。離開時,遠方傳來阿修笑鬧的聲音:「你很可怕,你已經寫很多歌了耶,拿一首來給哥哥唱唱吧⋯⋯

海邊的孩子

2016海邊的孩子演唱會

日期:2016.5.15(日)
時間:13:00 開始
地點:離線咖啡 Offline Cafe(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演出陣容:Suming 舒米恩、吳元楷、Nawan 阿修、Shan Hay 高偉勛、Zamake 查瑪克、阿三 & Eric
購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sumingstudio/event-post/18042


作者

懶摸

懶摸

喜歡是淡淡的愛,愛是深深的喜歡,懶摸是一點點的魯蛇,魯蛇是社會化失敗的懶摸。獨立刊物 Poster 創辦人之一,緊褲襠樂團主唱兼吉他手,正在進行與人群溝通的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