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做一些非常幼稚的事」 ─ 專訪拾參樂團 徐德寰、徐德宇

拾參樂團

拾參樂團,樂團界打滾超過十三年,曾入圍金曲獎最佳樂團,去年也發行了他們的第四張專輯,身為拾參樂團的創作主力,哥哥徐德寰(小寶)與弟弟徐德宇(小宇)在音樂這條路上相互扶持多年,多年來的創作總是充滿著活力與愛,不只在音樂創作上,也拓展到藝術創作,先前也幫董事長樂團製作了動畫MV,你可以從他們的作品中看到對於藝術的熱情與執著。

哥哥小寶像是多拉A夢裡的大雄,小宇總是衝第一保護哥哥

先介紹你們的身長背景。
寶)我們是出生在高雄的眷村子弟,住在海軍軍港旁的眷村,是個純樸的眷村。 老爸是海軍,我們小時候他很少回家,就跟軍艦到處跑。
宇)媽媽是家庭主婦,在基督教教會裡彈琴,小時候印象中總有媽媽彈鋼琴的聲音,我們兩個從小就基督教。

小時候感情好嗎? 都一起做些什麼事?
寶)很好,因為老爸常不在家,所以都是媽媽帶我們兩個。小時候都一起打棒球,騎腳踏車被狗追。

小寶小時候會不會覺得小宇很煩?
寶)小時候他很兇喔,他會咬我。我小時候是小胖子常被欺負,我弟小時候超瘦的、頭超大。

▼ 偷偷附上小寶小時候的照片。拾參樂團_小寶_小時候

小寶被欺負小宇會幫忙出氣?
宇)有阿! 他被打到腦震盪,我就去咬打他的那個人。
寶)有一次我們去朋友家,小宇跟我一起去,開一門我朋友就先給了我一拳,我弟看到也是就衝上去咬他。

爆料彼此一件小時候的事?
宇) 我覺得他算是吃屎長大的,常吃到大便,小時候我們去騎腳踏車,騎很快,他過彎壓到地上的狗屎,狗屎直接噴起來。
寶) 喔! 對 ! 那次超慘。 我弟在外面是小霸王,一滴眼淚都不掉的,回到家裡吵翻天,一天到晚抱著媽媽腿哭的那種。他兩歲時,我媽去菜市場買菜,找不到媽媽他就哭,我就騎三輪車把我弟放在籃子裡面,騎到市場找媽媽。還有他玩具買不到,在家裡跳床、發脾氣,跳到人摔在地上手脫臼,最後我爸就買了「聖鬥士星矢」給他。

▼ 小寶跟小宇兩兄弟相差三歲,從那時的照片已經有長大的樣子了。
拾參樂團_小寶小宇小時候

「英搖之路,全因擋不住的奇蹟」

你們的音樂之路怎麼開始?

寶)差不多就是在我高三,小宇國三那時候。好像是因為他去看了『擋不住的奇蹟 (That thing you do)』。

宇)電影其實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從那部電影之後才知道原來是學披頭四後來我去唱片行看到架上擺著 Oasis 的 CD 上面寫著「X 世代的新新披頭四」,從那時候開始聽英式搖滾,開始狂畫英國國旗。我們把牆壁漆成黑色,左邊是「英國國旗」,又邊寫「 I’m a Rock ‘n’ Roll Star」。。

寶)我們用油漆畫一大片英國國旗在床頭,我爸放假回來看到嚇死了。那時候印表機還在386年代,我們把 Oasis 印出來,一邊貼 Noel 、一邊貼 Liam,現在想起來醜死了,哈。

▼  當時房間的牆上貼的照片,左為 Oasis 樂團主唱弟弟 Liam 、右為吉他手哥哥 Noel
Oasis
Oasis_拾參樂團

你們什麼時候才決定要一起玩團?
宇)會組團是我上了五專參加熱音社在學校組團,大約專四那時候,我去參加宇宙唱片徵選自創曲的比賽,然後就來台北試音,試音完之後有個 Demo,當時貝斯手的堂哥是音樂製作人顏仲崑 (Paul),他對我們還蠻有興趣的,就聽了我的 Demo。第二天回高雄,Paul 就打來說想幫我組團,我原本在學校有個團,可是那時的主唱不想要跟我一起來台北發展,只有貝斯手願意,我就說「不然就請我哥來試試」,我哥那時候已經在念大葉大學,就這樣湊在一起。

為什麼找小寶當主唱?
宇)我也不太清楚耶,他好像一開始彈貝斯。
寶)以前放假回高雄時,還有去參加音樂比賽,我們就 cover Oasis 〈cigarettes & alcohol〉,那時候高雄玩團其他人都聽重金屬或是槍與玫瑰啊,所以小宇在熱音社還被排擠『你一個熱音社社長給我搞英式搖滾? 』那個年代(90年代)剛好有點音樂類型分開的感覺。
宇)所以其實自己喜歡英式搖滾,在那個環境不多,所以想說乾脆就找我哥好了,至少興趣一樣。

如果弟弟小宇當初沒找你玩團,你會去做什麼事?
寶)學動畫吧,大學的時候那時候還去南藝實習,因為南藝有個動畫所,好像是2000年的事,但是同一年我就上來台北組團了。

你們把事業放在同個地方,父母有反對?
宇)非常擔心,但一開始算是還蠻幸運的,像我們遇到第一張專輯的鼓手前源,因為我們一直缺鼓手,直到找到他才算是團真的組好了。七月找到他就開始錄音了,十月就發第一張專輯,那時候我們根本沒有去 Live House,就直接硬梆梆地被推出去。
寶)那時期算是唱片業蓬勃的末期,家人聽到發唱片就覺得可以去試試看,到後來其實覺得很辛苦,一開始父母是很興奮,看著我們上電視、辦簽唱會,但第一張非常不紅,之後我們還是想玩樂團,那個時候父母就開始擔心了,覺得「小孩子走上不歸路」「早知道那時候就不讓你們去台北」之類。

「我們常做一些非常幼稚的事」- 小寶
拾參樂團

碰到沮喪時你們如何激勵對方?
寶)這幾年都很迷惘,墜入一種非常沒有安定感的生活,很像在流浪,跟我們現在的年紀也有點關聯,尤其這五年,會有未知的害怕。那個狀態已經是「如果再不把皮繃緊」,那就什麼都沒了,所以激勵的方式就是,互相緊盯著對方。
宇)我想不管「迷惘」有沒有講出來,氣氛上感覺很濃烈。如果說感性的部分,可能是感覺到什麼真理,會讓我們兩個心靈提升的,譬如說:他看了書,覺得藝術應該是什麼? 我們應該要回歸什麼? 會在這方面去向對方精神喊話,用看到的事物去提醒彼此。

吵架最嚴重的一次?
宇)我嘴巴旁邊有個疤,有一次在工作室吵架,小寶抓起一個桌腳往我這邊甩過來,我閃不掉直接刺進去,當場整個嘴唇爆掉、噴血,趕快送急診。因為他力氣比較大,真的要打架他會贏。
寶)我出手太重了,生氣起來整個變很 Man。我們以前工作室的大門上有個拳頭,門破了一個洞,故意不把它補起來,看著那個洞,提醒我們兩個吵架不要動手。

那一次吵架小宇掛彩,但是小寶沒事?
寶)我也有曾經被他折到閃到腰,爬起不來,一邊打一邊喊:「拜託不要再打了! 拜託!」 我們常做一些非常幼稚的事。(笑)

通常誰先動手的? 如何化解?
宇)動手應該是我先,但口角是很容易產生,一句話被激到都可能會發生這種事。但很快就和好,幾乎都是馬上。不過最近也比較少了,我覺得其實跟我們一直窩在山上的工作室有關係,有壓力就會很容易吵架,走出來就發洩掉了。
寶)他生氣就會像小時候一樣,要衝上來咬人,不爽就要咬人。

你們兩個眼中對方?
宇)我覺得哥像「女生」,他可能不知道自己現在已經35歲了,很多時候要把他拉回現實一點,他的想法太夢幻,越來越不切實際,他只想用熱情去做事,需要有人提醒他未來的方向在哪。但我覺得好的作品,還是來自於他的幻想,很多時候成敗的關鍵來自於他的獨特。
寶)小宇的個性,外在看起來就比較像哥哥(笑),他很有天分,我常跟他吵架,小宇的角色是能幫助事情完成,所以吵了一圈到最後還是得聽他的。像寫歌,我起了個頭,其實沒有一個範疇,但他就知道我要表現什麼,他就會把句子修到比較好聽。

小宇的個性是比較嚴謹的嗎?
寶) 他的個性就是—會把事情安排得很好,思考比較有邏輯,像小時候我們一起畫畫,我畫畫是那種一定是會塗出去的人,他就會說「你為什麼塗出去?」,他一定會把邊收的很漂亮,畫畫上是、音樂上也是。

你們兩個每天都在一起嗎? 音樂相處外會做些什事?
宇)幾乎,都住在一起做一樣的事阿! 晚上他一定要跟女友講電話,女友打來誰都擋不住。
寶)接案子、畫畫、丟丟球吧!

跟家人玩團的好處是?
宇:其實有好有壞,很多人說你們這樣是兩個人算一個,因為兩個人對於音樂的思維比較像,也有好處,創作時兩個人的想法近,一起做比較快。
寶:對啊! 樂團應該要四個人一起丟出想法,有些事情都是我們兩個先達成一個共識,這樣團員的親密度會有差,不過還好貝斯手君平跟鼓手廖We 也都一起很久了。好處是有時候我想歌卡住時,小宇可以直接接手。

「風雨而生的最新作品,只求幸運降臨。」

拾參樂團_專輯

你們在舞台上會互相較勁?
宇)在台上就互相 cover,但下台會罵,他常常台上動作太大,過來把我的線踩掉、變壓器踩掉,我莫名其妙被害了。
寶)我不爽的是,他在台上常會給我那種「你沒搞好的眼神」。
宇)對對! 這不行要改掉。

媽媽有聽過拾參的歌嗎?
寶)有。我媽其實還是很支持我們去做藝術創作,只是她擔心我們的身體和生活無法 cover。但她聽到我們的歌是開心的,上次我們在小巨蛋演出,她還衝到最前面跳舞。

聊一聊最新作品《 Lucky 13》 吧!
寶)這張的出發點是,不要再做一些一樣的東西,不同以往很英搖的曲調,開始去聽一些不同的音樂,試一些三拍子的歌,氛圍上也因為我們這五年比較不穩定的心情,而有些影響。

就跟我們這幾年心境有點像,有點被逼到歇斯底里的狀態。我們有個概念 50 比 50的人生,你敢不敢去賭你想要的東西? 你生活已經被逼成這樣子,所以我們有個金幣,正面是 Lucky13、反面是邪惡的小丑,用這樣的概念去完整張唱片。一樣有流浪馬戲團的氣息。

宇)這張專輯我們準備很久,我們又一個五年沒發唱片,從2008年《馬臉水手的夏天》到現在,又一個五年過了。樂團最久應該兩年發一張,這也是一種紀錄,可以讓自己一直在生產,卡太久反而想太多。這次與以往相較下沒有那麼的討喜跟明亮,沒有像以前那麼的正面,宣傳跟音樂上都是,但也沒有到很自溺,反正就是比較暴力、也較野蠻一些。

這幾年心情,有讓你們有想過要放棄?
宇)其實沒有耶! 不知不覺中時間就過了,偶爾會聽到「以為你們不玩了」,我就說「有阿! 我們每個禮拜都有練團啊!」 對自己來講,還是有在堅持。
寶)我們想抓到一個新的狀態,從創作上來說,如果寫出一首一樣的,就打自己槍。希望不論是從創作、生活或設計都有新的開始。所以還是要堅持玩下去,希望今年能再發一張。


作者

TingFei

TingFei

深陷獨立音樂圈,喜歡音樂,更喜歡與人接觸,相信音樂始終來自於人性。